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四十二章 侯爷回京

    过程虽有偏差,但结果总算殊途同归,重要的是,李腾的性命在回京的路上交代了。

    秦堪没想到居然是唐子禾对李腾下了手。稍稍揣度一下这件事的始末,秦堪忽然有一种黑色幽默般的荒诞感觉。

    钦差仪仗启程自然无法瞒住唐子禾的耳目眼线,多半是听说仪仗已上路,唐子禾便早早布置了杀招,却没想到秦堪肚里冒着坏水儿,憋着心思准备算计政敌,于是让李腾走在前面,为了照顾御史大人的面子,还给他派了锦衣校尉护侍马车左右,让他死得风光一点,气派一点。

    于是误会就这样产生了。

    唐子禾将李腾的马车当成了钦差车驾,一炮轰过去,李腾魂归离恨天,怀里揣着的参劾秦堪的奏疏也随着一同灰飞烟灭,唐姑娘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背影婀娜多姿,冷酷中透着潇洒,却没想到自己其实杀错了人……

    更冤的是李大人,没招谁没惹谁,心平气和与世无争走在路上,无端端的被人一炮轰成了人渣……

    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不管发生任何事情,“让领导先走”其实是非常有必要的,不要觉得气愤,有时候说不定能收获意外的惊喜……

    …………

    …………

    叫人撤回追缉唐子禾的人马,秦堪的决定令很多官兵不解,只有李二呆楞片刻后,嘴角露出暧昧的笑容。

    当初唐子禾和侯爷同住一个屋檐下,二人其实过得清清白白,然而落在李二这些属下的眼里,若说侯爷和唐神医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却是打死他们也不信的。

    后来唐子禾的白莲教身份暴露,李二等人吃惊的同时,也很有默契地不在秦侯爷面前提一个字,心里却纷纷惋惜天意弄人,这对郎才女貌的璧人终究落得劳燕分飞的结局。

    谁知今日唐子禾竟意外出现,虽然登场的方式太过震撼,但显然侯爷对她余情未了,否则不可能放她一马,任她一击不中飘然远遁……

    读书人果然都是痴情种子呀!

    无声的沉默气氛里,李二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各种“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狗血场景一幕幕上演……

    秦堪怔怔看着层叠起伏的山峦,呆立许久,黯然一叹,无力地挥挥手。

    “收拾李大人的骸骨,派人向京师报信,我们启程吧。”

    当京师巍峨沧桑的城墙出现在秦堪眼底时,秦堪长舒了一口气。

    这次天津之行太累太苦,好在一切都过去,终于到家了。

    想到“家”这个字眼,秦堪眼里不由浮上浓浓的暖意。

    金柳快临盆了吧,不知她肚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在这个医学落后的年代,女人生孩子如同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也不知金柳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给金柳找大夫和稳婆必须排进日程了,找最好的大夫,太医院有几位老医官据说口碑不错,京师市井里还有龙二指等等名医,再找几个经验丰富的稳婆,把这些人全部请进侯府里,让他们住下,随时准备接生……

    喜悦,忧愁,担心……种种情绪萦绕心间,一想起请大夫,脑海中无端又浮现出唐子禾的俏脸。

    如果她不是反贼该多好,凭她那绝色倾城的面容,还有一手神鬼莫测的高明医术,明逼暗骗都要把她弄进侯府,治病也好,参谋也好,暖床也好,用途多么广泛……

    走到京师城门下已是城门快关之时,李二请示道:“侯爷是直接回侯府还是先进城安顿,明日再回去?”

    秦堪想了一下,还没开口,忽然见远处一道人影朝他慢慢走来。

    亲兵们顿时紧张了,纷纷拔刀戒备,将那人拦在外围不准靠近。

    只听一道焦急而尖细的声音远远唤道:“侯爷,是杂家呀!杂家戴义……”

    秦堪一楞,然后挥了挥手,亲兵们这才将戴义放过来。

    戴义穿着一身黑色的丝绸便装,微胖的身形将衣裳隆起,走路迈出的步子四平八稳,后面还有几名番子打扮的人紧紧跟随,如今戴义已颇具几分东厂督公的气势。

    戴义走到秦堪跟前,满脸谄媚笑容却令东厂督公的气势弱了几分,见到秦堪后戴义长长朝他打了个拱,笑道:“恭喜侯爷剿除天津白莲教旗开得胜,班师凯旋,杂家给侯爷贺喜了。”

    秦堪楞了一下,神情顿时有些不善了。

    天津的白莲教虽然被他揪了出来,但众所周知,三千白莲教反贼全跑了,一个都没捉住,何来“旗开得胜,班师凯旋”之说?

    眯着眼打量戴义,秦堪暗暗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这家伙莫非在讽刺我?要不要像对待李腾那样想个法子弄死他,再扶持个会说人话的太监当东厂督公……

    仔细盯着戴义的表情,却见他一脸喜庆,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杀猪过年般的欢乐情绪,表情不像作伪,似乎是真心向他道贺,并无讽刺的意思,多疑的秦侯爷这才渐渐打消了弄死他的构思。

    “原来是戴公公,久违了……”秦堪客气地朝戴义拱手。

    戴义笑得非常灿烂:“久违久违,侯爷为陛下分忧,为大明社稷奔走征战,辛苦侯爷了。”

    二人寒暄客套了几句,秦堪问道:“城门快落闸了,戴公公还在城外,是为了……”

    戴义笑道:“东厂下面的小崽子传来消息说侯爷今日回京,杂家特意等在城门外,当然为了迎接侯爷的大驾……”

    秦堪感动坏了:“戴公公高义,本侯铭记于心……公公喜欢玩火吗?”

    突然转折的话题令戴义楞了好半晌:“玩……玩火?侯爷的意思是……”

    这时一名锦衣校尉匆匆从城内跑出来,跑到秦堪身前抱拳道:“侯爷,锦衣卫人手已备,只等侯爷令下。”

    秦堪呵呵一笑,拽着戴义的袖子便往城内走。

    “相请不如偶遇,戴公公,走,带你玩火去……”

    戴义顿觉不妙,擦了把冷汗道:“侯……侯爷,玩……什么火?”

    “为了庆祝本侯班师凯旋,本侯决定火烧西厂以壮行色,锦衣卫指挥使亲自点火,东厂督公隆重出席,聊充嘉宾观礼……”(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14:02:08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