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一炮断情

    葛老五的表情一直很平静,他的目光没在炮管,而在唐子禾那张凄怨的俏脸上。

    每次提起她对秦堪暗生情愫,唐子禾总是表现得非常暴躁,死不承认有这回事,然而此刻不得不在情与义之间做出取舍时,这张凄怨的俏脸已说明了一切。

    葛老五已不忍心说什么。

    他是大老粗,不懂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在他心里,为死去的弟兄报仇比什么都重要。

    黯然注视着唐子禾颤抖的纤手,葛老五也在心中无声地做着取舍。

    今日若唐姑娘下不了手,他便与她分道扬镳,从此做个自由自在快意恩仇的江湖人,唐姑娘的大业与他再无干系,葛老五不惜命,但他的命只交给值得交的人,唐子禾没什么不好,然而她心中那一缕不合时宜的情愫,却会成为所有弟兄的催命符。

    唐子禾盯着官道上越来越近的马车,脸色也越来越苍白,最后贝齿狠狠一咬,颤抖的手终于点燃了火绳……

    嗤——轰!

    如同山崩般的巨大声浪将二人震得一个踉跄,直起身子往官道看去,却见马车瞬间碎板木屑横飞四溅,几块残肢断臂伴随着鲜血从马车里四散而落,周围护侍的锦衣校尉一阵惨叫,身下骑着的马儿纷纷受惊,一边嘶鸣一边不停地跳跃甩动,直到将背上的骑士摔下地,马群长嘶一声跑远。

    混乱中一片血肉模糊。

    葛老五睁大了眼,他也没想到攻城火炮居然有如此大的威力,难怪唐姑娘说杀鸡用牛刀,再看唐子禾,却见她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软软地瘫坐在地上,怔怔看着马车外散落的残肢断臂,泪如雨下,心痛如刀绞。

    使劲一擦眼泪,唐子禾站起身直视葛老五时,她的眼中已没了泪水,可同时也没了神采,像一口干枯的老井,再也泛不起一丝涟漪。

    “葛老五……”

    “在。”

    “你亲眼瞧见了,现在我再问你,弟兄们的仇算不算报了?”

    葛老五心中叹息,重重点头:“唐姑娘,老葛这条命从今以后卖给你了!你造朝廷的反,老葛给你举反旗,你上山落草当大王,老葛动刀给你宰肥羊,你心思淡了退出江湖嫁人,老葛给你当家丁护院!”

    唐子禾抿了抿唇,向官道上那滩模糊的血肉投去最后一瞥,绝然转身。

    “快走吧,官兵们反应过来就要搜山了。”声音比山谷的寒风更冷。

    葛老五连连点头,颇有些不舍地拍了拍身旁的火炮,大嘴咧了咧,身躯如鹞子般灵巧一闪,隐入茂密的丛林中。

    “侯爷,京里锦衣卫已到位待命,只等侯爷回京后一声令下,他们便动手。”

    车辇摇摇晃晃,秦堪有些困倦地打了个呵欠,淡淡道:“发动以前不可走漏风声,事情干完之后就无所谓了,叫下面的人把嘴管紧,我的仁厚是他们三辈子修来的福分,换个心狠手辣的指挥使,干完这事早把他们灭口了。”

    李二急忙笑道:“侯爷放心,我已叫常凤快马加鞭回京了,他也是从南京便跟着您的老人儿,这事由他领头不会办砸的。”

    秦堪点点头。

    侯爷算是好脾气,轻易不动气,当官这几年涵养越来越高深,到了他这个位置,世上还有什么值得他动怒的?朝堂里的勾心斗角,各施机谋,在他眼里只有输赢二字而已,委实不值得动气。

    然而西厂这次天津城外伏击他,却令他久抑的怒火终于喷薄而发,无可遏止。

    堂堂国侯被一个死太监算计,差点因此丢了性命,秦堪怎能不发火?他在前面为朝廷为社稷殚心竭虑,有人却在他背后捅刀子,这笔帐若不算,以后侯爷如何在京师大臣们面前抬得起头?

    久违的杀气在胸中翻腾酝酿,上一次动杀气,东厂数千番子的性命为代价才换得他暂息雷霆,这一次呢?

    敢招惹就要敢承担,刘瑾付得起代价么?

    车辇摇摇晃晃行走在官道上,天津离京师并不远,可以说两城紧紧相邻,朝发夕至,不知不觉仪仗已走了一半路程了。

    辇外的春日晒得人暖洋洋,令秦堪有点瞌睡,再次打了个长长的呵欠,秦堪一只手撑着腮帮,打算眯瞪一会儿,忽然想起什么,扭头看着李二,指了指前方,神情微微不耐道:“你安排的人在哪里动手?路都走一半了,那个姓李的御史好像还活得好好的,怎么个意思?”

    李二呵呵一笑,眼里杀机一闪而逝:“侯爷别急,阎王的催命帖子很快就要发到李腾手上了,再往前走四十里,有个山沟子名叫二里岗,那里风水好,适合埋御史……”

    秦堪点点头,不再说话,放下车辇帘子,闭上眼开始打盹儿。

    忽然远处轰地一声巨响,车辇周围的仪仗官兵大惊,纷纷拔刀出鞘,将车辇围得跟铁桶一般,神情戒备地四下张望,数百名校尉在总旗和百户带领下朝巨响的方向跑去。

    秦堪一脸惊讶,刚才这声音很熟悉,分明是……放炮啊,掀开车帘,朝李二瞟了一眼,有种非吴下阿蒙自当刮目相看的意味。

    情不自禁朝李二竖了竖大拇指,秦堪真心赞道:“好大的手笔,居然想到用大炮轰他,李腾这得多大罪过才有幸获此殊荣……你家小妾也被他睡了?”

    李二一脸茫然,吭哧半晌,呆呆地道:“侯爷……属下没安排大炮啊,就只在二里岗埋伏了十几个弟兄……”

    秦堪也楞住了:“刚才那声炮响是怎么回事?”

    二人呆呆地互视,片刻之后,二人猛地一个激灵,脸色大变,齐声惊道:“有埋伏!”

    话音刚落,前去查探的校尉匆忙跑回来,抱拳大声道:“禀侯爷,三里外有敌情,监察御史李大人的马车被大炮轰得粉碎……”

    秦堪急忙道:“李腾呢?”

    “也粉碎了。”

    李二惊怒交加,拔刀在手大怒道:“他娘的,谁拔了老子头筹?”

    “闭嘴!你当是逛窑子呢?什么狗屁拔头筹!”秦堪怒叱,抬手朝官道边的小山一指:“刺客是冲我来的,李腾命背,为我挡了一劫,刺客必在此山中,派人搜山!”

    “是!”

    …………

    …………

    一个时辰后,搜山的锦衣校尉匆匆赶回,抱拳禀道:“侯爷,属下等在山腰发现火炮一门,沿着蛛丝马迹一路追查,在山林深处远远看见一男一女飞快躲进深山,属下正继续跟踪追缉……”

    秦堪皱眉:“一男一女?可瞧见他们的模样?”

    “男的不认识,女的……女的好像……”校尉迟疑片刻,不大确定道:“女的好像是曾经在天津官衙里住过一阵的白莲教妖女唐子禾,属下以前见过她几次,方才远远瞧了一眼,依稀有些相似……”

    秦堪惊愕道:“唐子禾?怎会是她?不可能是她!”

    “侯爷,属下刚才共有十几个人追踪刺客,都觉得刺客像她……”

    秦堪心中泛起极度的不舒服以及深深的疑惑。

    他和唐子禾的立场不同,这是彼此都知道的,互相有点朦胧的好感,暗生几许撩人的情愫,这些情愫令彼此都手下留了情,天津官衙里,唐子禾一针在手,本可置他于死地,她却没有下手,她离开后,秦堪本可下令关闭城门大索全城,他也没有这么做,大家都给自己给对方留了一步余地,刀光剑影的争斗里不知不觉蒙上一层旖旎暧昧欲语还休的色彩。

    然而今日,唐子禾为何忽然对他痛下杀手?

    尽管李腾当了替死鬼,但秦堪清楚,唐子禾要杀的是他。

    连大炮都用上了,足可见这一击多么的义无返顾。

    什么原因令她态度大变,突然要置他于死地?恨他下手太狠,毁了她多年来在天津打下的白莲教根基,还是别的原因?

    秦堪沉默许久,心情忽然变得低落,见校尉还站在他面前等他指示,秦堪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把所有人都撤回来吧……”

    李二和校尉一呆:“侯爷,弟兄们已经缀上刺客了……”

    “把人撤回来!”秦堪加重了语气,冷冷扫了李二一眼。

    “是!”

    抬眼看着面前郁郁葱翠的山峦,所谓伊人,正在深山中,跋涉着一条和他截然不同的路。

    秦堪沉沉叹了口气。

    他发现自己与唐子禾真的渐行渐远,无法再有交集了,他和她,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

    “侯爷,那个李腾碎了一地,侯爷回京了如何跟朝廷交代?”李二又添新愁。

    “碎了一地”,这词儿用得新鲜且贴切。

    “李大人回京路上偶遇白莲教反贼,不幸遇难,为国捐躯……”秦堪叹道:“我早说过,这位御史大人今日印堂发黑,必有大凶之祸,果然被我言中……本侯这张嘴曾在报恩寺里开过光啊。”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5:48:56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