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四十章 情义取舍

    夜深人静,秦堪坐在帅帐内,凑着昏黄的烛光,下笔如飞在奏疏上书写着天津之行的一切巨细事宜。

    从进天津城后授意平江伯截留漕粮,到严命天津乡绅发动宗族力量查缉检举白莲教,再到火烧官仓给白莲教布置圈套,最后逼反白莲教调动兵马围歼等等,大小一应经过秦堪将其写得清qingchu楚,洋洋洒洒数千字。

    搁下笔,秦堪揉了揉发酸的手腕,将奏疏从头读了一遍,接着又拿起笔,神情有些犹豫  。

    大乱之后必大治,否则天津这座城经他这么一折腾,多半要废掉,朝廷与白莲教在天津城内外闹得如此jiliè,真正受苦的却是百姓,一座小城出了邪教,再惹上兵祸,接下来的日子还要面对朝廷官兵的搜索查缉,城中纷乱不休,百姓哪来的安宁日子?

    朱厚照玩乱了东西可以拍拍屁股不管,秦堪做不到。

    耳边似乎想起与唐子禾的最后一次见面,腊梅绽放的前院里,他曾亲口描绘出未来天津的蓝图,这张图绝非信口乱说,他是确实想把天津建设起来的。

    滨临渤海,东接朝鲜日本,南邻琉球,再往南去便是东南亚,北方有着天然的原始森林,能够提供足够的海船原木,西边紧邻京师,更是永定河,北运河等漕河的物质集中地,如此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天津不应该只是一座小土城,它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

    调拨钱粮。促工兴商,设立州府行政衙门,重建天津三卫,甚至可以组建一支小规模的以火炮火枪为主的海军舰队,为以后南来北往的商贾船队保驾护航……

    秦堪眼睛发出了亮光,嘴角轻轻一勾,神采忽然间飞扬起来。

    当天津按他的构思一步步成为大明最繁华的城池,大明无论朝堂大臣还是民间商贾都无法忽视它的时候,“开海禁”这个酝酿已久的想法,差不多可以正式实行了。阻力或许不小。但是,一座极度繁华且滨临大海的城池放在那里,其势已成,朝堂上那些勾结浙商闽商享受走私巨利的大臣们还会像以前那么理直气壮搬出祖宗成法来反对么?

    定了定神。秦堪思索许久。终于在奏疏上另起一行。下笔疾言。

    “臣尝闻圣人之言,所著所立者,唯‘民生’二字矣。民者,社稷之本也。臣奉旨查缉天津白莲教,白莲反贼恶积祸盈,荼毒百姓深矣,天津建埠百余年,城中反贼肆虐,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民有饥色,野有饿殍,民为天子之民,何以独薄天津耶?臣又闻‘恩荣并济,上下有节,为治之道,于斯著矣’……”

    一道请求朝廷建设天津的奏疏在秦堪笔下洋洋洒洒写就,秦堪在奏疏中详细阐述了天津地理wèizhi的重要性,以及建设这座滨海城池的必要性,然后提出几点建议,其一,广纳流民乞丐,扩充城池,其二,设天津府衙,任命行政官员治城,其三,鼓励商贾进驻天津,皇家内库带头在天津设立采办局用以吸引商贾……

    至于分配流民土地,以及建造船厂,开市舶司为将来开海禁埋伏笔等事宜,秦堪思考许久,终究一字未提。

    一口吃不成胖子,有些事情只能循序渐进,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慢慢渗透,慢慢影响,而且尤其要注意不能触犯地主和权贵阶级的利益,否则等待他的必然是整个朝堂的疯狂打击,事则必败。

    奏疏写毕已快天亮,秦堪轻轻吹干了奏疏上的墨迹,嘴角露出坦然的笑容。

    世人对他贬褒不一,天下皆言他是奸佞宠臣,然而这位奸佞宠臣却在以自己的方式一步步改变这个世界,一步步实现当初曾经立下的誓言。

    当这位奸佞忍辱负重耗尽心神匡扶社稷之时,朝堂上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们在干什么?

    忠奸黑白每一朝,岂能信青史?

    *****************************************************************

    六卫大军仍扎营天津城外,在大军的威慑下,锦衣卫入城开始缉查残余的白莲教徒,原天津三卫剩余的数千将士也纷纷自解兵器,配合锦衣卫肃清可能存在的白莲教徒。

    一片纷乱忙碌中,钦差秦堪启程回京了。

    剩下的事情已用不着秦堪亲自处理,查缉天津白莲教一事大致算是功德圆满,其中略有遗憾不足,然而世事哪有那么多的完美无缺?

    …………

    …………

    天津西城门外。

    六卫指挥使,原天津三卫指挥使,漕运总督平江伯陈熊,以及漕运盐道衙门各级大小官吏纷纷恭立城门外,为钦差大人送行。

    平江伯陈熊代表文武官员向秦堪敬过饯行酒,秦堪向诸官员拱手告别。

    转身的瞬间,秦堪分明看到包括陈熊和六卫指挥使在内,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悄然松了口气。

    这种类似于送瘟神的释然表情令秦堪感到很不满,甚至有种扭头进城再住几日的冲动。

    仪仗启行,秦堪看了一眼低矮破旧的城墙,然后低身进了车辇。

    脑海中无端浮起唐子禾的俏脸,那个清冷的女子如今身在何方?曾经答应过她,数年之后定让她看到焕然一新的天津,她可曾记得这句诺言?三千反贼杳无消息,他们是不是跟唐子禾走了?若这位巾帼女子仍旧心怀造反之志,三千人跟着她恐怕迟早会成大明的心腹之患,未来将掀起多大的风浪?

    脑海里的俏脸渐渐模糊,幻化作无数疑问。秦堪坐在车辇里沉沉一叹。

    …………

    …………

    城外大白庄边的官道一侧,茂密的树影下,唐子禾穿着粗布衣裳,黑亮如瀑布般的秀发用一块蓝色碎花巾帕包起来,一副农家妇的打扮,静静地盯着官道尽头,不言也不动。

    她的旁边围着一群剽悍汉子,也是寻常的村夫打扮,众人既敬且畏地瞧着唐子禾。

    三千反军已分批乔装赶往霸州,唐子禾却留了下来。不顾葛老五等人的竭力劝说。执意留下来做一件她认为必须做的事。

    葛老五无奈也只好陪她留下,三五个老弟兄忠心耿耿,哪怕如今天津城附近风声鹤唳,官兵大索城乡。他们也义无返顾。

    春风带着几分暖意。轻轻拂过山岗。唐子禾的鬓边几缕调皮的黑发不听话地飘扬,黑发轻拂过腮边,痒痒的。像春天里少女的情怀。

    “唐姑娘,打探消息的弟兄刚刚回来,狗官的仪仗已然上路,离此大约还有十里……”葛老五迟疑地拍了拍身旁幽黑的火炮,道:“这铁玩意儿……行不行啊?”

    唐子禾冷冷一笑:“百丈之内它可以轰开城池的大门,你说它行不行?用它来轰狗官的车辇,实在是杀鸡用牛刀了……葛老五,叫弟兄们填药装弹,记住,咱们只有发一弹的机会,一弹过后官兵必然反扑,咱们没时间发第二弹,所以这一击不论成与不成,都要果断远遁。”

    葛老五连连点头:“弟兄们省得的。”

    “填药装弹以后,叫其余的弟兄们赶紧撤入山林,葛老五,你留下。”

    “是,我定与唐姑娘共进退。”

    唐子禾冷冷道:“我叫你留下不是为了共进退,而是要你亲眼瞧着,瞧瞧我下不下得了手对秦堪发炮,我唐子禾会不会为了一个忘恩负义的狗官而罔顾弟兄们的血海深仇!”

    葛老五一惊,接着干笑道:“姑娘言重了,弟兄们跟你这么多年,怎会不相信你?只是此地危险,姑娘系三千弟兄的前程于一身,不如请姑娘教我如何发炮,然后你先和弟兄们撤走,我来干掉那狗官!”

    唐子禾执拗地摇摇头:“我信错了狗官,害弟兄们因此丧命,我欠他们的,我亲手还!”

    …………

    …………

    车辇行走在官道上,车轴似乎有些老化,发出令人倒牙的吱吱呀呀声,秦堪揉了揉腮帮子,不得不放下手里的一本《孟子》。

    对待圣贤道理,秦堪的态度是不学习也不批判,姑且听之,姑且阅之。不过适当的充门面还是很有必要的,这是个圣人之言畅行于世的年代,如同前世曾经疯狂流行的港台歌曲一样,不管喜不喜欢,总得学会哼几首。

    不论君子还是流氓,多学点文化知识终归没坏处的,不能因为跟文官斗殴稳占上风便骄傲自满,用嘴皮子杀得对方丢盔弃甲才是上乘。

    掀开车辇的帘子,秦堪往外瞟了一眼,骑马护侍于车辇外的李二立时拨过马头,朝他凑近。

    秦堪皱着眉,朝仪仗前方一辆蓝蓬马车指了指,然后无声地瞧着李二。

    李二尴尬地挠挠头,面孔浮上羞惭之色。

    “属下无能,侯爷恕罪,这姓李的御史真的命大,昨夜属下代侯爷宴请六卫指挥使和李腾,找了个借口干脆就将宴席设在天津卫指挥使司的后院,梁胜和另外两卫指挥使作陪,后来属下频频敬酒,把李腾灌得烂醉,吩咐下面的心腹校尉将他送进了梁胜的后院厢房歇息,趁梁胜仍在喝酒的空档,把梁胜的小妾打昏了,然后将李腾送到梁胜小妾的床上……”

    秦堪冷冷道:“李腾若真把梁胜的小妾睡了,按理说现在不应该活在人世,咱们此时也应该正在给李腾的牌位上香才对,后来发生什么意外了?”

    李二干笑道:“侯爷,后来其实并无意外,属下等人掐好了时间,打算半个时辰后找个由头让梁胜回后院捉奸的,结果……咳,结果梁胜回去后,他的小妾好端端脱光了躺在床上,李腾却不见人影儿了……”

    “怎么回事?”

    李二面色越来越古怪,忍不住朝仪仗前面的马车瞥了一眼。笑道:“留在后院暗中放风的弟兄说,李腾和梁胜的小妾确实办了事,不过却办得飞快,李腾那家伙不中用,居然三两下便打了个哆嗦,交货了,拎上裤子说了句‘好舒服’,然后扭头便跑,其过程实可谓‘迅雷不及掩耳’,咱们的弟兄还没回过神。姓李的爽完便跑得没影儿了……”

    笑了两声。李二抬头赫然看到秦堪冷冷的目光,顿时吓得浑身一凛,急忙沉痛道:“侯爷,属下失算了!”

    秦堪很想把脚伸出车辇窗外。将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狠狠踹下马去。转念一想自己刚刚读过《孟子》。委实不宜太过粗暴,于是深吸一口气,忍住了满腔的怒意。

    “罢了。人算不如天算……”秦堪仰天黯然长叹:“何苦来哉?不但没把他弄死,反而给他拉了个皮条,让他爽了一把,爽完还不给钱,咱们图个什么?……李二啊,你说咱们贱不贱呐?”

    李二面红耳赤:“侯爷,按属下的想法,直截了当一刀把他剁了拉倒,侯爷的法子是不是太……呃,太委婉了?”

    秦堪叹了口气,把手中刚读完的《孟子》隔着车窗递给他,怒其不争道:“有空多读书,看看圣人是怎样为人处世的!”

    李二大吃一惊:“圣人也干过这事儿?”

    “叫你看看圣人是怎样的委婉啊混蛋!”秦堪咬牙怒道:“遇到事情只知道打打杀杀,以为一刀剁了就能解决问题么?”

    “属下知错了……侯爷,那个李腾的车驾就在仪仗前面,姓李的今日连面都没露,招呼也不打,对侯爷非常不敬。回京以后怕是少不了邀一帮子言官参劾侯爷,不大不小也是个麻烦……”

    秦堪冷冷道:“前面你可布置了人马?”

    “已设好埋伏……”

    “那还用我说吗?当然一刀把他剁了!”

    李二:“…………”

    “还有,告诉仪仗走慢一点,离李大人的车驾远一点,等下李大人挨刀的时候咱们可以充分做到毫不知情,本侯观李大人今日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避之为上。”

    ****************************************************************

    黝黑的火炮已架好,炮口被唐子禾精心调过,正对着官道尽头方向。

    炮管内夯实了火药,一颗实心铁弹塞在炮管里,尾部扯出一根长长的火绳。

    一名老弟兄匆匆跑来告诉唐子禾,钦差仪仗离此不足三里。

    唐子禾身躯不易察觉地一震,站起身朝官道尽头望去,却见远处空旷的地平线上,两面明黄团龙旗迎风飘扬,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当先一辆蓝蓬的马车不紧不慢地走在前面,旁边无数穿着飞鱼服的校尉按刀而侍,一行数千人的队伍由远及近,不知不觉间已进入了火炮的射程之内。

    唐子禾两眼顿时泛了红,眼中流露出复杂得连自己也不懂的情绪,怔怔地盯着越来越近的马车,握着火折子的白玉纤手微微颤抖。

    葛老五扭头瞧了唐子禾一眼,无声地一叹,然后目注官道上的马车,目光瞬间阴冷。

    情与义,终究要分个qingchu,走到这一步,必须取舍了。

    “唐姑娘,狗官的车驾近了……”葛老五忍不住提醒道。

    颤抖的纤手轻轻一晃,火折子迎风点燃,然后慢慢凑进炮管尾部的火绳。

    耳畔不合时宜地回荡着秦堪那熟悉的声音。

    “……志向是个遥不可及的字眼儿,我更愿把它当作我未来几年必须逐步完成的工作进程。”

    “……我要奏请朝廷在天津开巡按御史衙门,如此一来,官府,三卫,御史,三权分立,各自制衡监督,最大限度杜绝官吏贪污,乒百姓……”

    “……另外我还要奏请朝廷,开天津外埠,小范围的试着先开海禁,若与异邦正常商贸,沿海城市鲜有不富者,城富则民富,民富则国强……”

    唐子禾长长的睫毛颤动不已,闭上眼,秦堪比划着手势,在她面前勾勒天津未来蓝图的样子浮现在眼前,那么的神采飞扬,那么的意气风发,fǎngfo决定芸芸众生命运的天神,带着深深的慈悲俯首注视着苦难世间。

    应该是那一刹吧,fǎngfo拍开了尘封醇酒的泥封,醉人的芬芳令自己的心瞬间沦陷。

    “……你来,我养你。”

    耳边又回荡着这句旖旎的话语,唐子禾浑身一颤,俏脸泛上如醉酒般的酡红,随即看着官道上越来越近的马车,泛红的俏脸忽然又变得惨白。

    死死咬着下唇,唐子禾眼中迅速浮上晶莹的泪光。

    曾经有过那么一瞬,她真想抛掉一切果如秦堪所言,住进他的侯府里被他养着,做个幸福简单的小女人,所谓千秋大业,所谓彪炳青史,终究只是镜花水月,怎抵得夫郎插入她发髻里的一根碧玉簪,然而……说得那么好听,你为何两面三刀,背过身便害了弟兄的性命?

    那一支朝廷制式雕翎羽箭绝了他和她所有的可能,她已退无可退。

    葛老五的声音惊醒了她满腹的哀怨:“唐姑娘,……算了吧,这些年苦了你,也累了你,秦堪的这条命权且记上,当是弟兄们报答你的这番苦累。”

    唐子禾悚然一惊,接着咬了咬牙:“弟兄们的大仇不报,我有何面目领那三千弟兄?”

    火折子在树影里发出微弱的火光,火光毅然朝炮管的火绳凑近……(未完待续……)  
时间提醒:2017-11-25 19:07:4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