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三十八章 西厂高手

    二百名鸟铳手列队。

    这二百名鸟铳手隶属御马监,秦堪奉旨出京,张永当时得了五十万两银子解了燃眉之急,为了感谢义薄云天的秦侯爷,不仅大方地借调了两千勇士营将士,更将这二百名鸟铳手也无私地奉献出来,“吃人嘴短”这四个字张公公将它表现得非常典型。

    原本秦堪以为用不上他们,一直让他们充作钦差仪仗,没想到今日居然真用上了。

    鸟铳手三排由蹲到站一字排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官道旁的山丘,第一轮齐发,草丛里便听得许多闷哼惨叫,漫天的弩箭顿时为之一缓,第二轮齐发过后,箭雨已完全被打压下来,只有零零稀稀几支箭不痛不痒地射出来。

    秦堪的右臂钻心的疼痛,头一次发现手臂脱臼居然如此痛苦,疼得冷汗直流的同时,眼睛却一直盯着鸟铳手们放枪,对两轮火枪的威力也大致有了数。

    时下大明的鸟铳仍采用前管填药火绳激发式,过程非常繁杂,先从枪管塞火药,用小铁棍夯实,然后填铅弹,最后再将一根引火的火绳从尾部顶端牵引出来,使用时点燃火绳,火绳燃烧至枪管内部,引燃管内火药形成小爆炸,由此激发铅弹射出伤敌,其原理其实跟几百年后的烟花差不多。

    秦堪目不转睛地看着整个填药和激发过程,默数了一下时间,发现要完成整个击敌的过程,按前世的时间来算,差不多需要两三分钟左右才能开一枪,而且火药不能受潮,若到雨雪天气,鸟铳这东西完全派不上用场,等于废掉了。

    秦堪的眉头拧了起来,离京前他还在构思,要不要让低调训练的五百少年兵全部配上火器,以后成为一支专为他效命的神机营,然而今日亲眼见到鸟铳的开枪过程后,发现这个东西若上了战场基本等于一次性消耗品,开一枪以后只能丢弃不用了,毕竟战场上机会稍纵即逝,敌人不会风度翩翩等你两三分钟第二次填药装弹宰他们的。

    大明最大的敌人在北方,北方鞑子最大的长处是骑兵,而大明能拿得出手的只有火器了,如何扬长避短却是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终大明一朝近三百年也没有解决,最后终究落得被北方异族入侵的下场,终结了大明的国祚,最后一个汉人王朝轰然倒地。

    大明的火器确实是长处,但这个长处还不够长,火器方面还需要改良。

    …………

    …………

    被十余名亲兵围着的秦堪正在思考这个汉人王朝的未来,外面两百名鸟铳手已放了好几轮枪,敌人被压制得抬不起头,其余的官兵则左右两边开始包抄上山,整个局势已渐渐转守为攻。

    武扈趴在草丛里,盯着数十丈开外被亲兵层层护卫着的秦堪,目光怨毒。

    如果能除掉秦堪,刘公公必加官厚赏,未来前程不可限量,他的前程,就在前方十丈外,似乎唾手可得。

    眼中厉色一闪,武扈脸上露出疯狂的表情。

    两根手指伸入嘴里,武扈打了个尖利的哨声,趴在草丛里的西厂所属听到哨声立马从山丘各处站起身,手中钢刀一挥,剩下不到三百人竟向秦堪所在地发起了疯狂的进攻。

    武扈不是鲁莽之人,敢以区区四百人伏击秦堪自然有他的底气,他的底气便是四百所属。

    西厂自正德元年复开,刘瑾为了让西厂有效地节制锦衣卫和东厂,重新组建西厂时很下了一番功夫,对人员的挑选方面非常严格,西厂的上层架构自然是宫里的太监,而自大档头以下,则大肆招揽身怀武功的江湖人士。

    朝廷虽说对江湖人士有些反感,许多大臣都说过“侠以武犯禁”之类的打压之言,然而刘瑾却不在乎那么多,那时他初掌司礼监大权,且对锦衣卫和东厂正是异常忌惮的时候,刘公公正需要手中有一支超凡的武装力量对厂卫进行遏制,江湖人士便成了西厂组建之初的中坚基础。

    上有一帮习惯了宫中勾心斗角的太监为西厂保驾护航,把握方向,下有一群亡命之徒供其驱使,短短一年内,西厂确实对锦衣卫和东厂形成了不小的牵制,戴义经常在秦堪面前哭诉刘瑾如何欺负他,这其中便足可见西厂的发展怎样蓬勃了。

    这次刘瑾欲拔除秦堪这根眼中钉算是下了血本,西厂派出来的人都是武功顶尖的高手,个顶个儿的厉害,可谓全明星豪华阵容,这也是武扈哪怕在三千反军未能按时到达的前提下,敢以区区四百人伏击秦堪的原因。

    前面秦堪的鸟铳手放倒了一批西厂番子,再加上官兵两侧包抄,武扈终于急了,于是做出了孤注一掷的决定。

    今日若能拼了性命击杀秦堪,死多少人都是值得的,回京后刘公公必有重赏,若秦堪安然无恙,而西厂却死了这么多高手,回京后该死的便是他武扈了。

    随着武扈的一声令下,西厂所属纷纷扔下机弩跳出草丛,放弃了远程攻击,众人疯了般朝二百名鸟铳手冲去,几轮火枪下来,已杀了西厂近百人,这个威胁必须先除去。

    很快西厂番子便冲到鸟铳手身前,一旦陷入近身搏斗,鸟铳完全没了威力,西厂番子如虎入羊群,一时间鸟铳手惨叫声此起彼伏。

    西厂高手武力不凡,出手往往一招致命,老辣狠毒之极,远远看着的李二脸色凝重了,肩上中的箭还没拔下来,疼得龇牙咧嘴,却大声呼喝着两侧包抄的校尉合拢收缩,挡在秦堪身前的百余名校尉也纷纷抄刀顶上。

    随着一声声惨叫,鸟铳手在西厂高手面前一个个倒下,这批高手出招狠毒,下手专攻致命处,倒下的人鲜有伤者,尽皆丧命。

    情势越来越危急了。

    “侯爷,让亲兵护着你先撤吧,这几百人不是好路数,出手厉害得紧,咱们怕是拦不住……”李二急道。

    “放屁!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区区几百人吓得我落荒而逃,本侯的脸还要不要了?李二,你再敢言退,本侯便在阵前斩了你!”秦堪厉声道。

    耳中听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秦堪面部狠狠抽搐几下,脑子却在急速转动着。

    难怪这区区几百人也敢伏击自己,原来不是猛龙不过江,这群人手里确实有几分真本事的,刚才小瞧他们了。

    此时包抄的校尉们也已合拢,但包抄已无效果,西厂高手们根本不等他们攻击,便全部冲上了官道与鸟铳手们混战在一起,瞧他们的身手,收拾完鸟铳手后便该轮到校尉们了,看样子显然校尉也绝非他们的对手。

    双方厮杀到现在,原本兵力上小有优势的秦堪,此刻优势已荡然无存,情势再发展下去,被这几百敌人活捉甚至击杀的可能越来越大。

    李二跺脚急道:“侯爷,既然不跑,眼前这情势怎生应对,还请侯爷拿个章程。”

    秦堪深吸了一口气,目光一瞟,看到方才西厂高手潜伏的草丛,然后屈指一弹李二肩后插着的弩箭,李二疼得老脸一白,倒吸一口凉气。

    “这玩意是弩箭吗?”

    “是……”

    “有弩箭便应该有机弩吧?”秦堪若有所思。

    “那是自然……”

    “既然他们扔下机弩玩近战,那咱们就扬长避短,李二,分出二百人到草丛里,找到他们扔下的机弩……”

    “啊?”

    “射他们!”

    李二呆了片刻,接着兴奋地朝身后一挥手,二百名校尉果断跳入草丛中,很快在草丛里找到了近百具机弩,可见为了击杀秦堪,西厂委实下足了本钱。

    百具机弩此刻换了主人,弩中尚有余箭,就在西厂高手忘情屠戮鸟铳手时,不知不觉间,百具机弩已对准了他们。

    不得不说,这简直是神来之笔,连正在厮杀的武扈也没想到,自己命人扔下的百具机弩给他招来了**烦。

    秦侯爷的急智本事,绝非小小西厂档头能比拟。

    一刀劈死一名鸟铳手,不经意间抬头一看,武扈和西厂高手们顿时魂飞魄散。

    百具机弩离悄然离他们十步之遥,呈半圆型将他们围住。

    李二目注官道中央,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手中钢刀一晃,大喝道:“放箭!”

    嗖嗖嗖!

    弩箭齐发,数十名西厂高手饮恨倒地,余者惊惶躲避。

    混乱中,武扈悲愤万分,怒喝道:“好卑鄙!咱们把鸟铳捡起来跟他们拼了!”

    所有人毫不犹豫下意识便俯身捡鸟铳,然后动作一滞……沉默了。

    如果秦堪能保持风度给他们时间让他们气定神闲填药,夯实,装火绳,点火……那么双方可堪一战。可现在……

    现在西厂众高手手中的鸟铳比烧火棍强不了多少。

    迎着锦衣校尉们怜悯的目光,武扈面色惨白,仰天绝望地一叹。

    “跟他们拼了!”西厂高手振臂高呼,手中的鸟铳抡得虎虎生风。

    嗖嗖嗖……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时间提醒:2017-11-25 19:18:50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