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三十五章 平定天津(下一)

    三支弩箭疾若流星,眨眼间便深深地射入了聂高的背脊,聂高浑身一颤,重重扑倒在地。

    此时周围的战况也接近尾声,百余名东厂已被如狼似虎的西厂番子们尽数屠戮。

    马四阴笑数声,手一挥便待命人打扫战场,顺便给没死的人补刀,武扈看了看天色,沉声道:“秦堪离我们不到五里,来不及了,赶紧把失手全搬到丘陵后,消除一切打斗痕迹和血迹,然后准备火油罐和机弩,所有人埋伏官道两旁……”

    看了看官道西面的尽头,武扈忽然扭头瞪着马四:“那些冲出重围的白莲教官兵什么时候到?”

    马四一滞,神情惶然道:“武大人,约好了申时一刻到这里,突出重围后他们往北逃了四五十里,六卫大军追得太紧,一时不好摆脱,而且三千人四散而逃,集结起来也需要时间……”

    武扈冷冷道:“这个局布了这么久,就是为了今日此刻,你最好别让我失望,现在未时三刻,再过半个时辰他们若还没到,今日伏击取消,但是你,马四,你脖子上的那颗脑袋可就不怎么安稳了。”

    马四汗如雨下,急忙点头:“一定会到的,武大人放心,绝不耽误刺杀秦堪。”

    武扈重重一哼,眼中鄙夷之色愈浓。这马四除了白莲教使这个身份之外可以说毫无是处,做事也很不靠谱,白莲教妖女唐子禾苦心经营多年的天津局面,马四接手以后便一天不如一天。其中虽不乏刘公公指示的故意为之的因素,但武扈相信,就算这人没投朝廷,让他主持天津香堂也好不到哪里去,典型的无能小人。

    “把东厂番子的尸首全部抬到小山包上去,别让锦衣卫发现,秦堪是个精明人,万不可小觑。”

    百余具尸首被西厂番子们飞快抬离官道,乱七八糟堆到官道旁的小山丘后面,触目惊心的尸首中。身中三箭的聂高手指忽然动了一下。忙碌的西厂番子谁也没发现……

    沾了血迹的路面被刮掉一层,然后细细洒上黄土,上面再盖一层似融未融的白雪,所有厮杀的痕迹全部抹去。路面恢复了原貌。仍如往常一般平静。

    平静中杀机蛰伏。

    ******************************************************************

    周岷领着三千人的队伍在林地中艰难穿行。

    三千人是白莲教反军。刚刚从朝廷大军的围追堵截中突围而出,周岷是天津左卫的千户,两年以前加入白莲教。成为白莲教在天津三卫里的重要人物。

    入白莲教的人不仅仅是前途无望的军士,事实上不得志的将领也有不少,或因为上司的刻意打压,或因为同僚将领之间的种种排挤,很多原因造成了他们的不得志,然而因为他们得到过权力,却无法获得更多的权力,贪欲难填,万分不甘,他们的心理防线比普通军士更容易攻破。

    周岷入白莲教是巧合,也可以说是唐子禾的刻意为之。

    两年前周岷得了一种怪病,身子时冷时热,而且体力迅速衰退,整天病怏怏的没精神,拿不起刀挽不起弓,这种毛病对一名带兵的将领来说无疑是很要命的,军中大夫瞧不出毛病,几乎算是判了周岷的死刑,后来下面的热心军士建议请天津城的唐神医一试,结果唐神医药到病除……

    局外人看来,这件事自然有一种浓郁的阴谋味道,可周岷不是局外人,他看不清。

    从此他对唐子禾感恩戴德,卫中升官无望,索性义无返顾入了白莲教,更由他亲手发展了一大批教众。

    天津校场点兵时是他指使军士在下面煽动人心,千户之间发生冲突时是他命人抢先出手,占尽先机,朝廷官兵围困时也是他领着反军杀出一条血路,在天津城外五十里方圆内与朝廷大军周旋迂回。

    天空阴沉,路边雪已渐融,三千人沉默无声地匆匆赶路,队伍非常安静,只听得到将士们粗重的喘息声。

    周岷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心中却怒火万丈。

    自唐子禾叛出白莲,接手的马四大肆宣扬唐子禾不忠不义,人人得而诛之。令周岷这位曾经受过唐子禾活命之恩的将领心中万分不满,这种不满一直压抑着,因为他是白莲教徒,拜的是无生老母,不得不听命于白莲教总坛,唐子禾跟马四之间有了什么恩怨周岷并不清楚,可他却很反感马四其人。

    这种反感在今日此刻升到了极点。

    原本说好的天津三卫带头起事,北直隶十万信众同举义旗,结果六千多信徒被朝廷杀得只剩三千,好不容易冲出了包围圈,马四却命令将士们回转大张庄,任务是击杀朝廷钦差。

    这道命令让周岷出离愤怒。

    将士们付出死伤过半的代价冲出重围,又要他们冲回去,只为了击杀一个朝廷大臣,马四难道不清楚此时的天津城外,有多少朝廷大军对他们围追堵截吗?为了区区一个朝廷大臣,却令他们不得不重新陷入朝廷大军的包围圈,而且是他们自己送上门去的,他周岷麾下将士的命难道连草芥都不如?

    寒风呼呼吹拂而过,周岷看着身后的将士们,他们很多都是自己亲自拉进白莲教的老弟兄,跟着他这位将领一心求奔光明,却没想到这条路越走越黑。

    周岷渐渐发觉自己这三千多人已成了棋盘上的棋子,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操控着,这只大手或许是白莲教,或许是朝廷,不论是谁。总归在棋盘上将他们挪来移去,或用或弃。

    悲凉和愤怒在心中反复交织,周岷的面孔越来越冷硬,心中渐渐有了几分悔意,或红阳女还在……

    …………

    …………

    三千人马跑了好几个时辰,早已又累又乏,无奈总坛的马教使说过,申时一刻必须赶到大白镇,周岷心中愤懑,却不得不遵令而行。将士再累也都咬着牙赶路。

    幸好今日白莲教起事时所穿的衣着仍是明廷卫所军队的暗红色制式军服。而追堵他们的六卫三万余大军也是同样的制式军服,周岷下令抛了旌旗,如此一来,天津城郊方圆全部都是穿着大明军服的将士。各乡各庄里保分不清谁是叛军谁是朝廷王师。几个时辰过去。竟也无惊无险。

    走到离大白镇还有十里左右的大张庄时,官道旁边的小山腰上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口哨声,声音激昂顿挫。颇具节奏。

    领头的周岷一楞,接着忽然高举右拳,三千人马顿时停步。

    深吸一口气,周岷朝山腰吐气开声:“淤泥源自混沌启,白莲一现盛世举。请教山上是我白莲教哪支香堂的兄弟?”

    开场的这句诗是白莲教行走江湖的切口,即江湖黑话,跑江湖的虽然都是些粗鄙汉子,但黑话都是很文雅很有意境的,从古至今皆然,比如脍炙人口的“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这句楹联对仗工整简洁,显然意境深远,当然,至于后面紧跟着的“摸啥摸啥,脸怎么红了”之类的黑话,必是座山雕麾下某个没文化的痞子凑字数的狗尾续貂之作,其意淫荡之极,大失韵味。

    周岷的这句诗也是如此,江湖话来说,这叫“盘海底”,即打招呼,摆堂口的意思。

    原本这些话大逆不道,不该大庭广众之下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不过如今周岷和三千将士已然公开反了朝廷,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周岷话刚落音,山腰的树丛阴影处缓缓走出一个人,穿着很普通的农妇衣裳,眉目容貌却绝色倾城。

    周岷一楞,接着大喜过望,眼眶顿时泛了红:“红阳女!”

    远远瞧去,唐子禾的神情略有些激动,很快恢复了以往熟悉的淡漠神色,见周岷和他身后的三千多人狼狈的样子,唐子禾秀气的眉梢微微一挑。

    山丘很矮,唐子禾从山腰走到官道只费了半盏茶时辰,她的后面跟着葛老五等几名老弟兄。

    周岷激动得还未开言,他身后一名百户却忽然站出来,指着唐子禾大怒道:“原来你就是红阳女,你这叛徒!弟兄们,马教使说了,凡我白莲教众,见此妖女人人得而诛之,咱们一起杀了她!”

    唐子禾的身份一直未对外公开过,哪怕是三卫里的白莲教徒,知道她身份也极少,周岷算一个,至于这位百户却没资格知道,若非刚才周岷脱口而出,旁人不可能知晓。

    锵!

    百户拔刀出鞘,欺身便上。

    一柄雪亮的钢刀毫无征兆地架在百户的脖子上,周岷的神色已从激动变得淡漠,冷冷道:“郑百户发号施令好不威风,好不煞气,当周某死了吗?”

    郑百户没想到周岷竟会将刀架在他脖子上,不由又惊又怒,受制于人却不敢发作。

    唐子禾正眼都没瞟郑百户,她看着周岷,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周岷,你们终究还是发动了。”

    周岷索然叹道:“总坛严令,周某不得不遵,我带兵多年,岂不知此非起事良机?然而马教使却……”

    话说到这里,周岷再次重重叹气,闭嘴不语,眼眶却泛了红,仓促起事,猝手不及,好不容易经营数年发展起来的六千余教众,仅一次突围便死了一半,剩下这一半又要深陷朝廷的重围之中,而且周岷敏锐感觉到,马四拿他们作棋子的意图越来越明显,周岷怎能不又悲又怒?

    唐子禾愧疚道:“有始却无终,是我对不起大家……”

    葛老五却忍不住怒道:“非是唐姑娘有始无终,实是马四欺人太甚,竟设伏欲害我等性命,我们已不被白莲教所容,为求活命,唐姑娘不得不带我们反出白莲教,白莲教总坛为掌天津香堂兵权,他们连老脸都不要了,今日总坛杀我们,岂知明日不会对你们如法炮制?白莲教如此无情无义,亏你们还傻乎乎的给他们卖命!”

    周岷神情有些复杂,个中因由他岂能不知,只是不便点明罢了,看着唐子禾欲言又止,最后只好转移话题问道:“红阳女,你们已……离开白莲教,为何还在天津附近?躲在这小山上却是为何?”

    唐子禾一滞,眼神不由往山腰一瞟,山腰的树影深处,有一门架好的攻城火炮,正等着收割秦堪的性命,然而此刻人多嘴杂,此事怎好明言?

    于是唐子禾勉强一笑,道:“天津方圆全乱了,无论官道还是山路,朝廷官兵来往不绝,我们躲在山上只想避避风头,等风声小了再作打算。”

    顿了顿,唐子禾道:“你们呢?听说你们卯时起事,为何到这般时候了却还在天津城附近?我以为你们会攻城然后夺取海港,扬帆出海求自保,你们率众突出朝廷重围却是为何?周岷,你是带兵多年的老将,避重就轻之兵法难道不懂吗?”

    周岷面色羞惭而愤慨,叹道:“我焉能不知避重就轻之道?可是马教使严令我等回师,申时一刻以前赶到大张庄,以我三千之众伏击朝廷钦差秦堪……”

    唐子禾眼皮一跳,呆了片刻,接着眼中怒色大盛,瞪着周岷森然道:“周千户,你好不容易领弟兄们突出重围,如今天津周边方圆四面皆敌,朝廷大军对你们围追堵截,这个时候你不远走高飞,却还领着弟兄们回师自己往那火坑里跳,你是吃久了太平粮不知怎么打仗了吗?”

    唐子禾曾是白莲教天津香堂的最高首脑,对周岷不仅有活命之恩,更是由她亲自将周岷发展进白莲教,周岷对唐子禾可谓又敬又惧,此刻唐子禾疾言厉色,再加上自马四执掌天津香堂以来的种种作为,以及白莲教起事后对马四的种种不满,周岷脸色时红时白,眼中犹豫和杀机闪烁不定。

    被刀架住的郑百户忍不住指着唐子禾喝道:“叛教之徒好生放肆!马教使如何行止与你何干?你以为你还是当初那个不可一世的红阳女吗?白莲教已对你下了截杀令,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的性命……”

    唐子禾俏脸浮起浓郁的杀机,仍旧不拿正眼看郑百户,却朝着周岷冷笑不已:“周千户,这才几日不见,你调教的手下越来越有出息了……”

    刷!

    一道雪白的刀光掠过,郑百户两眼圆睁凸出,双手死死捂着脖颈处,手指的缝隙里很快有鲜血渗出,血越流越多,如喷泉般狂涌,郑百户的嘴无声张合几下,最后重重扑倒在地。

    突然而至的巨变,令队伍前方的所有将领们惊呆了。

    周岷面无表情地将沾满了血迹的钢刀在郑百户的尸首上擦了擦,暴烈喝道:“刘青山,宋无病,曹元,严遂……把这几个马四的狗腿子全砍了!”

    周岷身后的亲兵忽然发动,钢刀毫不犹豫地挥出,一阵猝不及防的惨叫声过后,队伍又恢复了沉寂。

    周岷似解脱又似决然地长舒口气,扔掉手里的刀,面朝唐子禾重重跪下,沉声道:“唐姑娘,我等三千多弟兄前途黯淡,马四以我为棋子任取任弃,白莲教薄寡如此,这样不仁不义的教派舍了也罢!我们愿尊唐姑娘为马首,求姑娘带我们三千弟兄走出一条活路!”

    ******************************************************************

    ps:大章不宜拆分,写完这几章再按一天两更的老规矩来……

    另:恭喜书友百砂出品(沈学良)新婚大喜,祝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未完待续……)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06:54:27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