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三十章 驱逐白莲

    不按牌理出牌说的就是秦堪这种人。

    正常人被污蔑了,大多勃然大怒,自辩者有,骂娘者有,涵养好的气在心里,表面却挤出一丝强笑,说一句“谣言止于智者”,然后努力摆出一副智者的姿势,回到家里关上门,一个人撞柱挠墙扎娃娃……

    秦堪不一样,不恼也不气,他用自己的方式报复回去。

    报复的方法很简单,辩无可辩那就索性不辩了,谁造我的谣我就造他的谣,我脏了你也别想干净。

    于是,秦堪和白莲教在天津开始了又一轮斗法,说得好听这叫舆论战,说得不好听叫互泼脏水。

    …………

    …………

    天津城同一天里发生了六起骚乱杀人事件,凶手皆是“白莲教徒”,所杀者皆是“平民百姓”,杀人的理由琳琅满目,拒绝入教者杀,不交香火钱者杀,最离谱的理由,某位百姓跟巡街的锦衣校尉笑了一下,这位喜欢笑的仁兄两个时辰后,卒。

    一桩桩的血案,一具具被抬进官衙的尸体,一群群凶神恶煞的白莲教凶徒……

    紧张恐怖的气氛在城内越来越浓郁,百姓们终于发现,往日和颜悦色的白莲教变得完全陌生,他们已变得像一只只疯狗,冲天津城里的百姓露出了獠牙,反而一队队神情肃穆的锦衣校尉虽然冷硬如旧,对百姓的态度依然恶劣,但从没给百姓们造成过实质的伤害。

    朝廷与白莲教的天平,在百姓心中渐渐倾斜……

    秦侯爷一只手兴云布雨。令天津风云变色,民间颇具群众基础的白莲教数日之内形象大变,一群有理想有节操的革命者立马变成了执刀当街砍人收保护费的流氓混混,人人得而诛之。

    百姓惧而不敢言,直到最后,秦侯爷给白莲教泼脏水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成为百姓由惧到怒的转折点。

    …………

    …………

    这件事的功臣是李二。

    李二是个人才,这个人才最大的优点就是做人很实在。

    实在的人通常不会演戏,演一出砸一出。

    李二是锦衣卫千户,常凤是副千户。以二人的官职。自然用不着亲自挎刀巡街,所以在天津百姓眼中,李二和常凤都是生面孔,演戏这种事。自然只能由生面孔去演。

    李二和常凤换了身衣裳。各自对调了身份。常凤成了被追杀的百姓,李二则是凶神恶煞的白莲教痞子。

    于是以李二为首的一群白莲教徒挥舞着刀,在天津城内追杀常凤。第一次扮演反贼,李二兴奋极了,扬着刀兴高采烈地追着,常凤在前面一脸惊惶地逃命。

    演得都挺好的,最后演砸了。

    按照约好的程序,常凤脚下一踉跄跌倒在地,李二冲上去补刀,当着围观百姓的面把他“杀”了,再说两句恶狠狠的场面话,给白莲教泼泼脏水,戏就算落幕了。

    谁知李二高兴之下钢刀一甩,手却没握稳,刀飞了。

    噗地一声闷响,众人愕然扭头一看,李二的刀不偏不倚插在一名围观百姓的大腿上,眨眼间血流如注,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真血。

    受害者一声凄厉的惨叫,令演戏的锦衣卫们头皮一麻,有些惊慌地瞧着李二。

    李二来不及反应,受害者旁边十来个汉子忽然站起身,神情不善地将李二等人围在中间,再瞧受害者和这群围观者的长相打扮,一副松松垮垮吊儿郎当的样子,李二心下一紧,情知不妙。

    围住李二的这群人在唐朝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当时人们管他们叫“游侠儿”,说是“游侠”,实则干的都是一些聚众斗殴,耍钱,敲诈百姓等等恶事。

    历史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游侠儿的名字渐渐变了,当然,他们的德性很固执,一点也没变,随着千百年来改朝换代,游侠儿的称号也沧海桑田,令人唏嘘,后来人们称他们为泼皮,痞子,无赖,闲汉,混混……等等。

    这类人喜欢逞强斗狠,惹急了往往变身为亡命之徒,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都敢干,实在是大明和谐社会的极不稳定因素。

    误伤痞子的感觉很不好,被一群神色不善的痞子围住的感觉更不好,搁了平日穿着官服的时候,李二哪会怕他们?通常都是这群人抢先磕头当大爷似的被供起来,然而今日……

    今日不同,今日李二是身份是白莲教头目,而且这个身份不能露馅儿,一露馅儿侯爷和他们这几日的脏水算是白泼了。

    为首一名痞子走到李二眼前,隔得非常近,几乎鼻头贴鼻头了。

    痞子一张嘴臭气熏天,带着浓郁的天津地方口音。

    “嘛意思?你砍你的人,拿刀插咱兄弟是嘛意思?你想恁么地?划个道道儿来。”

    “我们……是白莲教……”李二想发火,堂堂锦衣卫千户被痞子围住,实在是件很憋屈的事。

    痞子嗤笑:“介尼玛无法无天了,你当你们白莲教是朝廷衙门啊?说得嫩么光明正大,我就想不通了,朝廷禁你们一百多年,越禁你们底气越壮,都敢当街杀人了,我们也是干的欺负老百姓的买卖,介尼玛叫我们情何以堪?瞧我那兄弟,没招谁没惹谁,看个热闹被你们插了一刀,冤到姥姥家了,说说,刚才是不是插得倍儿有满足感?”

    李二哭笑不得,介尼玛嘴贫得……

    被追杀的常凤不高兴了,跟这帮痞子废什么话呀,耽误了时辰回头侯爷又得大骂咱们一顿。

    常凤是个暴脾气,这也是他做到副千户后迟迟无法再升官的最大原因。

    本来趴在地上摆好被杀姿势的常凤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劈手夺过一名“白莲教徒”手里的刀,在众人惊愕的目光注视下,常凤一刀将一名痞子的大腿捅了个两洞对穿。

    贫嘴的痞子顿时勃然大怒:“介尼玛恁么个意思?杀人的被杀的都朝咱们捅刀子,介尼玛是伤害我们的软弱和善良啊!兄弟们,德楞德楞他!”

    众痞子纷纷大怒,一涌而上,砖头石块陶罐没头没脑朝李二常凤等人砸去。

    街面一阵大乱,混乱的人群中,一个不知名的痞子忽然高喊了一声:“驱白莲,砸香堂,把这伙祸害街坊的家伙赶出天津!”

    这句话点燃了天津城里久抑的怒火。(未完待续……)  
时间提醒:2017-11-25 19:10:28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