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二十九章 虚实真假

    石头死了,一个普通的白莲教徒,至死还向往着真空家乡,深信着无生老母。

    葛老五流泪盯着唐子禾:“唐姑娘,上次的埋伏你还以为是马四布置的吗?”

    唐子禾哭得梨花带雨,眼神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慌乱,咬了咬牙,道:“是!就是马四布置的!我和他结的仇最大,我们反出白莲,他接手天津香堂,也有能力调动人手……”

    葛老五厉声喝道:“唐子禾!你醒醒吧!咱们跟谁结的仇最大?不是马四,是朝廷!是秦堪!咱们这些年干的就是反朝廷的买卖,朝廷才是一心要将咱们置之于死地的最大敌人!”

    唐子禾抿着唇,摇头道:“不,秦堪不会这么做!他要置我于死地,一声令下封闭城门,我便困死城中,何必多费周章在城外树林里设伏?”

    “多费周章设伏是因为他想将咱们一网打尽,他要杀的不止你一人,唐子禾,你一直是最擅谋略的,现在怎么了?如此明显的事情摆在面前你竟看不出?难道果如马四所说,你对那秦堪生了情意?官衙里没对他下杀手,果真是为了顾忌咱们的大业,还是……你舍不得他死?”

    一句话捅破了那层薄薄的窗户纸,唐子禾浑身一颤,羞恼中恨恨盯着葛老五,美眸冒出了杀机。

    “葛老五,我唐子禾领着弟兄们出生入死这些年,你觉得我是这种不顾大义的人吗?官衙里没对秦堪下手,是因为目前天津的局势太乱。白莲教内忧外患,若杀了明廷钦差,朝廷必然兴兵报复,总坛派来一个马四已经让咱们天津香堂不稳了,这个时候再招惹朝廷,咱们必有灭顶之灾……”

    唐子禾咬着唇说了半晌,眼泪却扑簌直落。

    世间的事,语言可以解释一切,一张嘴那么多的迫不得已,那么多的时势所逼。然而。语言可以欺人,能欺心吗?

    葛老五和数名老弟兄听着唐子禾的解释,神情却越来越失望。

    这个集体,已接近崩裂的边缘。

    “葛老五。你们已不相信我了?”唐子禾只觉得一阵心痛。当初反出白莲教。数年打下的基业说抛便抛,那时她也未曾这么痛过。

    “唐姑娘,我们不相信的是朝廷!醒醒吧。这么多弟兄二话不说把命交给你,只求你多少爱惜一下弟兄们的性命,咱们是反贼,一辈子都改变不了的身份,对一个朝廷大官生了情意,你不觉得荒唐吗?”葛老五痛心疾首道。

    唐子禾冷冷道:“口口声声说是秦堪设伏,葛老五,证据呢?”

    一支带着斑斑血迹的箭矢出现在唐子禾眼前,葛老五握箭的手微微颤抖。

    这是一支制作很标准的箭,箭体黝黑,箭长二尺九寸,尾部翎羽制作精细,锐利的精铁箭头杀气凛然。

    民间猎户武人多有自制箭矢者,然而做得如此精巧讲究的,却只有京师造作局所制,专供京师皇城团营厂卫之用的大明军队制式箭矢,雕翎羽箭。

    唐子禾盯着这支黝黑的雕翎羽箭,一颗心徒然沉入了不见底的深渊。

    “秦堪!”

    山野间回荡着唐子禾心碎后的厉声尖啸。

    *****************************************************************

    是日,兵部的调兵文书发付河间,保定,真定三府,军令紧急,三府共计六个卫所的指挥使接到兵部调令后不敢怠慢,尽起麾下大军,缓缓朝天津进发。

    六卫三万余军士以西,北,南三面,对天津形成了军事上的包围钳制态势,除了东边的渤海,天津城已处于朝廷的重重包围之中,悄然无息间,大明北直隶战云密布,杀气盈野。

    六卫大军离天津尚有二百余里时,天津三卫的三位指挥使恰到好处的病了,病得很及时,也很统一,全部得了风寒,开的药都是一模一样,三份药合在一起买,拿的是批发价……

    …………

    …………

    天津城内,百姓们仍旧过着不平静的日子。

    不论日子过得好坏,人的嘴总停不下来,有心人制造的话题喧嚣尘上,谣言越传越真,钦差秦侯爷欲裁撤天津城,更欲痛下杀手将三卫将士全部杀头以邀军功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满城百姓惊恐不安了,在这座生活了好几代人的小城里,百姓们过着平静的生活,纵然贫困,却也知足。人难离故土,城中谣言四起,忽然传出钦差大人欲迁满城百姓,将好好一座天津城废弃,令百姓们顿时感到非常愤怒。

    天津城又开始动荡不安了。

    …………

    …………

    阴云密布的气氛中,城里忽然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连绵的春雨连下了几日,街面上空寂无人,三三两两的小摊贩躲在沿街商铺的屋檐下避雨,看着阴沉的天空,愁意深深地叹着气,叹息着自己和家人未知的前程。

    一声杀猪似的尖叫划破了春雨下的寂静。

    “杀人啦白莲教杀人啦!救命”叫声戛然而止。

    街道两旁商铺屋檐下的百姓愕然扭头望去,却见一群头绑白巾的剽悍汉子手舞着一柄锋利雪亮的钢刀,刀刃上的血迹鲜红刺眼,顺着刃面缓缓滑落,滴到泥泞的路面上。

    几名百姓打扮的人在前面发疯似的逃命,布满血迹的脸上一片惊惶绝望,一边跑一边高喊着救命,后面一群剽悍汉子拎着刀飞快赶上了他们,眼中戾色一闪。一刀挥落,落在最后的百姓啊地一声惨叫,倒在满地泥泞里,鲜血流出,血水与泥水混杂,融成一片触目惊心的景象。

    屋檐下避雨的百姓们见此一幕,纷纷心惊胆战,想跑,又怕被白莲教的凶徒们不分青红皂白把他们也杀了,众人顿时吓得呆呆站在屋檐下。动也不敢动。

    你追我赶中。白莲教汉子将最后一名逃命的百姓一刀劈死,为首一名穿着黑衣的白莲教徒恶狠狠地朝地上的尸首狠狠吐了口唾沫,大声骂道:“狗娘养的,进了咱们白莲教不交香火钱。当白莲教的香堂是善堂吗?”

    屋檐下的百姓顿时惊愕万分。

    白莲教在天津城里早已是家喻户晓。百姓不管合法还是非法。谁对他们好他们就买谁的帐,这些年总有街坊说起张家的老大李家的老二入了香堂,城中贫困百姓还偶尔得到白莲教赈济的粮米。可大家从没听说过白莲教居然向百姓收香火钱呀……

    难道如今白莲教的规矩变了?

    怔忪间,街尾传来杂乱的脚步声,黑衣汉子轻蔑地往后一瞟,哈哈笑道:“狗官兵又来拿咱们了,弟兄们,扯呼!”

    巡街的锦衣校尉跑到杀人现场,见泥水里一地尸首,惋惜地叹口气,一队人继续追白莲教,另一队人则忙着收敛地上的尸体。

    一名总旗模样的人瞟了瞟看热闹的百姓,若有深意叹道:“世人愚蠢,总以为白莲教是个什么好东西,一批又一批不要命似的入香堂,拜老母,还一个劲儿的诋毁朝廷,为白莲教说好话,人要作死啊,拦都拦不住!把这些人都抬进官衙,回头找找苦主,没有家眷亲人的就抬到城外刨坑马马虎虎全埋了!”

    杀人的白莲教来去如风,收拾残局的锦衣卫也来去如风,两柱香时辰过去,街上又恢复了寂静,站在屋檐下的百姓则一脸呆滞地看着地上残留的鲜血,血迹殷红刺眼,百姓们面面相觑,一股寒意从心底里油然而生。

    …………

    …………

    五六具尸首被抬进官衙前院,衙门的大门刚关上,尸首们却忽然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沉寂的气氛徒然一变,抬人的和被抬的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没过一会儿,刚才扮作白莲教的十几名汉子也换了一身干净衣裳悄悄闪进了院子里。

    刚才杀得昏天黑地的一群人这会儿你捶我一拳,我拍你一掌,嘻嘻哈哈闹了起来。

    “老常,干得不错啊!”李二狠狠捶了常凤一拳,“瞧你刚才一身杀气,劈刀的架势十足,活生生的反贼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天生就是干造反买卖的料呢,刚才劈老子那刀劈得挺狠的,老子的背都青了一大块儿,说,平日里对老子到底有多大的不满,全指着今日公报私仇呢?刚才好像还骂老子是狗娘养的,嗯?”

    常凤咧嘴笑了笑:“这不是做戏嘛,侯爷吩咐了,既然做戏就要做足,不但架势摆出来要像个样子,还要揣摩人物的心理和性格……”

    李二气得一脚狠狠踹得常凤一个趔趄,笑骂道:“去你娘的心理和性格!你小子分明是想假戏真做弄死老子,然后你再坐我的位置对不对?”

    “李千户,你可冤枉死我了……”

    “后面还有几场戏,该换老子追杀你了,你记得喊惨一点,喊得就跟屠夫刀下凄厉挣扎的猪似的……”

    “行行,您就瞧好吧。”

    “还有,老子也要当着百姓的面骂你一声‘狗娘养的’……”

    常凤无奈道:“您随便吧。”

    “你得高高兴兴答应一声‘哎’……”

    “姓李的,老子真后悔刚才怎么不真把你一刀剁了!”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时间提醒:2017-11-23 07:46:37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