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二十六章 暗藏杀机

    唐子禾和葛老五浴血搏命突围之时,天津北城郊外一座破旧荒芜的关帝庙外人影幢幢。

    关帝庙是成化年间修建的老庙,百姓喜欢见庙就乱拜乱许愿,从不管庙里供的神仙管不管得着他们的琐事,而且百姓的信仰也很不专一,同一件事情或许还得同时拜托好几个神仙,穷苦百姓拜神时送几块糠饼,几串野果就算是供奉,情当神仙已收了他们的好处,也不管送的礼物多寒碜,反正收了好处就得帮他们办事……

    基于这个优良传统,关帝庙落成之后很是红火了一阵子,庙里香火一时颇为旺盛,关帝爷可怜,当地百姓太不讲究,发财啦,长寿啦,求子啦……该他管的不该他管的,一股脑儿全求到他头上,就跟司礼监的刘瑾似的。

    后来大概是百姓发现这位关帝爷收了好处没办什么实事,于是大家不怎么买帐了,慢慢的,关帝庙的香火淡了,时至今日,关帝庙已成了一座荒芜的废庙。

    此时破败的关帝庙内站着两个人。一个穿着黑色绸面夹袄,长相平凡的中年人站在锈迹斑斑的关帝神像前,他的面前站着的却是一身富贵行商打扮,神情略带几分狼狈的马四。

    中年人名叫武扈,却是西厂的一名大档头。

    以刘瑾的秉性,自然不会放心让马四来天津对付秦堪,且不说信任的问题,单就个人能力而言,马四绝非秦堪的对手。

    在唐子禾和葛老五面前威风八面的马四此刻朝着武扈点头哈腰,像一只摇头摆尾求抱抱求蹭蹭的狗,一脸谄媚讨好的模样,令武扈微微有些反胃,尽管他在刘瑾面前差不多也是这副样子。

    “别的本事稀松,逃命保命的本事倒是世间一流,马四,你厉害呀。”武扈冷着脸,眼中露出一抹讥诮,也不知是讽刺马四当初在西厂大狱里摇尾乞怜,还是讽刺他在唐子禾的神仙醉下逃得一命。

    马四呵呵陪笑,假装没听懂武扈话里的讥诮之意。

    “说来还得多谢刘公公,多谢武大人,幸好小人离京时被刘公公赐了一颗玉蟾雪莲丸,听说是宫里的贡品,有了它,小人才得以逃过唐子禾那毒妇的刀口,小人对刘公公和武大人的感激之情实在是……”

    “行了行了!”武扈嫌恶地皱了皱眉,冷冷道:“唐子禾等人离开天津,不论北上还是南下,我都已安排了人手半路伏击,这些事情用不着你操心,京师来了指令,刘公公命你用最短的时间掌控天津的白莲教香堂,包括天津三卫里面已入教的将士……”

    马四一楞,接着赶紧笑道:“是,小人是白莲教总坛派出的教使,唐子禾虽然跑了,但白莲教天津香堂的架子没倒,小人这个身份还是很有用的,掌控天津的白莲教很容易,五日之内小人可保证全盘接手整个天津香堂,包括天津三卫里的教徒,掌控之后小人便将名单交给武大人,然后率全体教徒投诚朝廷,不投诚者全部杀之……”

    武扈忽然打断了他,怒道:“混帐东西!刘公公只叫你掌控天津香堂,谁叫你投诚了?你以为你还是邪教的狗屁教使,可以乱作主张么?”

    马四一呆,道:“不……不投诚朝廷,掌控了香堂以后小人叫他们做什么呢?”

    武扈冷冷道:“按你们白莲教的原计划,伺机起事造反!”

    马四浑身一颤,神情惊恐之极,扑通朝武扈跪下:“武……武大人,这是为何呀?小人已是西厂所属,不再是反贼了,小人怎敢做这大逆不道之事?”

    武扈眼神冰冷,缓缓道:“天津白莲教造反,无论成与不成,刘公公都不在乎……”

    嘴角露出一抹讥诮的笑容,武扈盯着马四,道:“区区三卫,一万多人马,就算他们全部入了白莲,就算能裹挟北直隶数万百姓乱民,你以为就能成气候么?马四,刘公公从来没将白莲教放在眼里,京师有御马监,有腾骧四卫,有十二团营,还有北直隶各地驻扎的千军万马,一声令下随时可进京勤王,刘公公何所惧哉?区区几万反军,能翻得起多大的风浪?刘公公所患者非天津三卫,非白莲邪教,所患者唯秦堪也!”

    “秦堪?”

    “对,所以刘公公命你接管天津香堂后依旧伺机起事,要打得秦堪手忙脚乱,他一动,咱们才有机会将他除之,起事后的白莲教有你带领,又有西厂的人随你一同渗透进去,充任反军各职司,待除去秦堪之后,你们再将白莲反军引入朝廷官兵提前埋伏好的死路,一鼓作气围而歼之,那时刘公公在陛下面前又是一桩泼天的功劳,不仅更得陛下荣宠,满朝文武又有谁敢再反对刘公公?”

    马四心头一寒,对刘瑾愈发敬畏莫名。

    为了除去政敌,大人物们下手可真狠,哪怕付出动摇社稷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当然,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这社稷不姓刘……

    天津官衙内。

    唐子禾走了,秦堪郁闷的心情却一直没缓过来,羞怒也好,失落也好,总之这两日天津锦衣卫官衙内气压颇低。

    秦侯爷心情不好,下面的人愈发小心翼翼,侯爷被唐子禾那个女人小摆一道的事情,牟斌和李二更是对外下了封口令,谁敢泄露半个字,直接拿进南镇抚司狠狠杂治。

    城里大张旗鼓搜白莲反贼,秦堪心里清楚,多半已抓不到唐子禾了,这女人精细如神,不会傻乎乎待在城里等他来抓的。

    李二站在秦堪身旁小心翼翼地禀报着:“侯爷,三卫指挥使今日上午聚在一起又商议了一番,所商之事却是三卫开赴蓟县开荒,过了二月龙抬头之后,三卫将士便要点齐兵马出发了,据说京里刘瑾连下了好几次条子催促,说皇庄属地,事关重大,不可误了春耕,否则军法无情……”

    秦堪哼了哼,脸色愈发不好看了:“这个死太监,为了向陛下邀宠献媚,为了给我拖后腿,他倒是不遗余力,鞠躬尽瘁。”

    李二笑道:“如今三卫指挥使也为难了,朝中内外皆知侯爷和刘瑾不对付,侯爷查天津白莲教还没查完,三卫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被刘瑾调离天津,您和刘瑾都是京里的大人物,三位指挥使谁也不敢得罪,手里握着兵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商议了一上午也没议出个结果来,三人急在心里,还不敢对侯爷说……”

    秦堪苦笑道:“其实是他们想多了,就算他们依了刘瑾的调令率军离开天津,我也不会拿他们怎样的,这事儿怨不着他们……”

    李二目光顿时有些奇怪,讷讷道:“侯爷……您不会这么大方吧?三卫离了天津可误了您的大事呀,您几日前不是还说过要将三卫指挥使的儿子扔井里去吗?”

    秦堪瞪了他一眼,道:“那只是个构思!再过几个月我的孩子就要出世了,我已是当爹的人,做人做事当然要开始积点德,不然将来孩子降生,满堂宾客抱过来一瞧,哟,孩子不错,长得粉雕玉琢,鼻子眼睛嘴巴都有,什么都不缺,再将孩子反过来一瞧,咦?这孩子怎么没**呀?他爹究竟干过多少缺德事……”

    李二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秦堪叹了口气,拍了拍李二的肩,异常关心地道:“……令尊为人和善纯朴吧?”(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时间提醒:2017-11-21 14:07:42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