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拖不欠

    唐子和与马四在城外农庄斗法之时,天津的锦衣卫开始大索全城。

    四个城门已被勇士营封死,唯一的深海港口大小船舶一律只准进港不准出港,天津城内原来的一个锦衣卫千户所,再加上秦堪从京师带来的千名校尉,两千多人在李二和常凤的带领下,如两千多只下山的猛虎,杀气腾腾地全城搜捕唐子禾的下落。

    城内的甲保和城外的乡绅再次被召集起来,唐子禾的画像被分发到众人手中,李二阴沉着脸,加重了语气告诉所有人,隐瞒不报或藏匿朝廷钦犯等同于谋反,是诛九族的大罪。

    众人见昔日万家生佛的女菩萨竟是隐藏身份多年的白莲教中人,不由万分震惊,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便是不敢置信。

    有那心思不纯的乡绅立时互相交换了一个不纯的眼神。

    据说唐神医前些日子被钦差秦侯爷以非常蛮横的姿态接进官衙住了几日,以唐神医那绝色的容貌来说,没有哪个男人不对她动心,秦侯爷自然不能免俗,恐怕是侯爷对唐大夫动了色心,但唐大夫是神仙般的人物,怎肯委身于凡夫俗子?二人同处一个屋檐下,侯爷求之而不得,怕是恼羞成怒,于是索性撕破了脸,不然无缘无故的,唐大夫也不可能从天津城的女菩萨突然变成了朝廷钦犯。

    说她是白莲教妖女,打死各位乡绅里保也绝计不会信的。

    不信归不信,乡绅和里保们也没胆子敢公然质疑朝廷钦差,接了画像后唯唯诺诺地应承下来,眼神交流之时,目光却分明带着几许戏谑暧昧之色,显然,通缉唐子禾一事在他们心里已定性为大人物的桃色事件,所谓白莲教头脑云云,终是大人物拿得出手的借口,看不出秦侯爷斯斯文文的读书人模样,求欢不成却生杀心,倒真狠得下心辣手摧花,真真是红颜薄命,郎心似铁呀……

    秦侯爷无缘无故躺着中枪……

    秦堪脾气好,并不代表他的手下脾气好,见各位乡绅和里保一脸暧昧的恶心样子,虽没说一句话,但表情和眼神分明已诉说了一切,李二忍了半晌终于忍不住了,一记耳光将笑得最暧昧最难看的某位里保扇得满嘴血。

    “都把你们的龌龊心思收起来!唐子禾确实是白莲教的妖女,今日官衙内欲行刺侯爷,被智谋无双英明无比的侯爷当场识破,唐子禾畏罪潜逃!此乃千真万确……”李二继续给秦堪脸上贴金,冷笑道:“咱们侯爷官高爵显,不但年轻且生得俊俏倜傥,是京师里多少官宦人家大小姐梦中脱衣脱裤扳腿撅臀欢迎光临的风流人物……”

    一帮子校尉恶狠狠地补充:“不仅欢迎光临,而且欢迎下次再光临!”

    李二怒道:“咱们侯爷什么红fen**阵仗没见过?区区一个唐子禾,侯爷会看在眼里么?”

    众乡绅里保顿时高山仰止一脸崇拜,秦侯爷的光辉形象被李二这帮家伙无限拔高。

    “总之,唐子禾是朝廷头号钦犯,这是有真凭实据的!各位乡绅里保严密注意各乡各县,若锦衣卫发现你们有隐瞒或藏匿钦犯的举动,……老子要你们全家集体过个热热闹闹的清明节!”

    唐子禾领着葛老五等人离开了城郊农庄。

    马四已逃,农庄自然不再安全了,再说唐子禾已没打算继续逗留天津,这个建了多年的白莲教聚集点算是正式作废。

    至于天津的白莲教将来如何发展,会不会被朝廷剿灭等等问题,唐子禾已不再关心。

    既已决定叛教,白莲教的一切便与她无关,哪怕天津的白莲教是她和一众老弟兄辛苦多年打下来的基业,哪怕白莲教在她的经营下渐成气候,教徒甚至渗进了天津三卫,离起事就差那么一点点火候,她也没有一丝心疼和惋惜。

    该舍便舍,绝不迟疑,这才是枭雄人物应该具有的心襟和气度,唐子禾虽是巾帼,却从不输须眉昂藏。

    …………

    …………

    一行人步行上了官道,朝北而去,刚走了不到数里,葛老五停下来凝神听了听身后的动静,神情一变,打了个示警的手势,众人急忙钻进了官道旁的小树林里。

    只见天津城门方向远远跑来几队锦衣校尉,出城上了官道后,几队互相打了个招呼,各自向城外乡间散开而去,校尉们人人执刀,杀气腾腾的样子。

    唐子禾等人躲在林里静静看着校尉们散入乡间各个村落,葛老五忽然嗤笑道:“都说这姓秦的钦差多么算无遗策,多么智勇双绝,我看不过如此,离事发都多久了,官兵才慢吞吞的出城严查我们,有这么一会儿的工夫,黄花菜都凉了,朝廷的官兵都是废物……”

    唐子禾没说话,却无比冷森地瞧了葛老五一眼。

    葛老五摸了摸鼻子,尴尬道:“呃,唐姑娘,我说错了吗?”

    唐子禾美眸注视着林子外官道上的动静,口中冷冷道:“我从城里官衙出来,走时只封住了秦堪的经脉,却没封住他的嘴,此时离事发已三个多时辰,官兵才姗姗出城追查我等,葛老五,用你那智勇双绝的脑袋想想,这是为什么?”

    葛老五的脑袋显然不如唐子禾所说的那般“智勇双绝”,起码有八成新,使用率低得吓人,唐子禾很明显对他太过盛赞了。

    使劲挠了挠头,葛老五讪笑道:“这事我可想不通……”

    唐子禾幽幽叹了口气,目光变得迷离难测。

    “我对秦堪手下留情,秦堪也对我手下留情,所以官兵拖了许久之后才姗姗出城,这一回合我和他互相拖欠,最后不拖不欠……”

    还有半句话唐子禾忍着没说。

    今日此时,二人不拖不欠,来日重逢,是否不死不休?

    一丝烦躁和伤感在她心中反复萦绕,唐子禾洁白的贝齿死死咬住了嘴唇,眼眶红了红,使劲眨了几下,又恢复如常。

    葛老五一直默默盯着唐子禾的面孔,见她俏脸时红时白,时喜时悲,葛老五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忍不住讷讷劝道:“唐姑娘,朝廷无好人呀,朝廷的官儿……坑害的就是咱们穷百姓,长得再俊俏,手上也沾过血,这种人可万万不能对他动了心,别的且不说,这人官高爵显,家里不知多少房妻妾侍婢,唐姑娘你毕竟干过杀官造反的营生,朝廷容不下你,秦家恐怕也容不下你……”

    唐子禾俏脸一红,然后又是一白,羞涩之后心中暗暗气苦,也不知这莫名的羞意和悲苦从何而来。

    葛老五正滔滔不绝地说着她和秦堪之间的种种不现实,忽然间一颗淡红色的药丸闪电般飞进葛老五的嘴里,葛老五的话戛然而止,涨红了脸捂着喉咙大声呛咳起来。

    神色恢复如常的唐子禾冷冷瞟他一眼,道:“这是我自己配制的哑药,哑你五个时辰,这张臭嘴再乱说话,我还有一种可以让人烂舌头的药,一直未曾试过药效……”

    葛老五涨红了脸,神情惊慌地朝唐子禾连连摆手,一众老弟兄纷纷幸灾乐祸大笑起来。

    扭头注视着远处的天津城,唐子禾眼中终于浮上一丝不舍,眼眶一红,唐子禾轻启朱唇喃喃念道:“我花杀后百花杀,满城尽带黄金甲……”

    苦苦一笑,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恢弘场面,怕是永远看不到了。

    诗是反诗,然而人呢?以后她是继续另起炉灶,再举反旗,还是从此隐姓埋名,平凡过此一生?

    这一刻,唐子禾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迷茫。

    …………

    …………

    林外的锦衣校尉散去,官道已安全无虞,唐子禾扬了扬手,众人起身便待继续朝京师方向走去。

    意外来得很突然,杀机在悄然无声间就这样徒然降临。

    唐子禾和老弟兄刚站起身,林中静谧的黑暗处,一支散发着森然杀气的利箭从林中深处射了出来,噗地一声闷响,唐子禾身边一名老弟兄捂住喉头,两眼徒然睁大,随着鲜血迸现,身躯一软便栽倒在地。

    没等众人回神,嗖嗖嗖一连串的弓弦颤动的声音,无数支利箭从阴暗处朝唐子禾等人射来。

    “唐姑娘速退!有埋伏!”一名老弟兄将手中钢刀舞得密不透风,回过头朝唐子禾瞋目大吼,分神的瞬间,四五支利箭同时射中了他的前胸。

    唐子禾脸色苍白,眼睁睁看着朝夕相处的老弟兄一个两个地倒在箭雨中,她的神情已然呆滞,任由葛老五等人拉着她往林子外面退去。

    “是谁?是谁设的埋伏?是马四,还是……秦堪?”

    混乱里,无神涣散的目光投向远处的天津城墙,唐子禾下唇被自己咬出了血,殷红的鲜血顺着光洁雪白的下巴缓缓流下。

    秦堪,是你设的埋伏吗?难道……我看错了你?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8:05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