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一十八章 煽动剿杀

    秦堪不是佛,更不愿做屠夫,这场骚乱里,他只希望有缘人越多越好。

    天津城内四处火起,满城皆闻喊杀声。

    漕运衙门的朱漆大门紧紧关闭,门前的广场上,一千名锦衣校尉严阵以待,前面还有一百人手执劲弩,静静地注视着街道的尽头,广场中间和两侧已被校尉们点上三堆大火,火光衬映着广场上的皑皑白雪,白与红交相辉映,壁垒分明,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远远传来喧嚣声,叫骂声,渐行渐近。

    十余名或魁梧或瘦削的汉子领头,他们的身后跟着百多个拿着棍棒的男子,这些人后面,却是一群手无寸铁盲目跟从的百姓,足有上千人。

    一行人浩浩荡荡朝漕运衙门进发而来。

    衙门前广场上燃着的三堆火映入眼帘,刺眼的火光更刺激了众人的狂暴。领头的汉子右手忽然高举,一块石头脱手而出,狠狠向远处列阵以待的校尉们砸去。

    砰地一声闷响,一名校尉不幸被砸中了头,当即血流满面晕厥过去。

    李二和常凤按刀而立,见此情形不由勃然大怒。

    锦衣卫或许顾忌西厂,或许顾忌民间士子书生的舆论,顾忌有名望的儒士或大臣,但他们从没顾忌过平民百姓,如今竟被百姓欺负到头上,这可是破天荒第一遭。

    牢记着秦堪的嘱咐,李二赤红着眼按刀上前一步,扬声暴喝道:“前面的百姓止步!勿被白莲邪教所误。杀官造反是诛九族的大罪,你们担当得起吗?放下棍棒后退,本官恕你等无罪,否则,乱箭射杀!子女后代永为贱民!”

    领头的十余名汉子冷笑,其中一人转过身大喝道:“你们不要信朝廷和狗官的话!今日之乱若就此罢手,朝廷来日必有追究,抄家灭族已是定数,若一往直前砸了衙门,说不定还有条生路。岂不闻‘法不责众’?咱们已退无可退了!城中无粮。官府**,咱们本已没有活路,若不闹出大动静,朝廷哪会管咱们的死活?”

    这一声煽动使得原本有些犹疑的百姓顿时心下一横。壮起胆子向列阵的校尉们一步步逼近。

    跟在后面盲从的百姓们却有不少人脸上变色。很多人发现自己糊里糊涂跟着队伍走。却原来是一桩抄家灭族的大祸,于是很快队伍尾端盲从的百十名百姓趁前面不注意,悄悄转身溜走了。

    李二和常凤死死握住挂在腰侧的刀柄。通红的眼睛盯着越来越近的人群,直到此时他们还是没有下令攻击。

    二人是秦堪从南京时便一直跟随的老部下,他们深知秦堪的性格,虽说侯爷竟然坑太监,坑大臣,甚至连王爷都坑过,但侯爷从来没干过害老百姓的事。侯爷不喜欢干的事,他们也不想干。

    然而,此时此刻,终究该做个选择了。

    …………

    …………

    双方越逼越近,一触即发之时,漕运衙门后方暗巷的方向,一支焰火忽然带着尖利的啸音冲天而起,接着在初雪后的晴朗天空中绽开了一朵烟花,烟花洁白如莲,碧空下乍现乍寂。

    李二和常凤瞧见这朵半空炸开的白莲,情知不妙,赶紧吩咐校尉扑进巷子搜索放焰火的人。

    领着百姓逼近锦衣校尉的为首十余名汉子一楞,接着互相交换了一下目光,最后高举双手大喝:“咱们跟官府拼了!”

    如同发起了进攻的信号,上千号人如潮水般向广场涌来,偌大的广场上,一道黑色的洪流朝校尉们席卷而去。

    混乱的人群中,方才领头的十余名汉子忽然放慢了脚步,任由百姓们朝官兵冲去,而他们却悄然将身子一矮,眨眼间,人群中便不见了他们的身影。

    看着越逼越近的乱民,李二黯然一叹,喃喃道:“侯爷,咱们已尽力了。”

    常凤锵地拔出腰刀,满带杀意地暴喝道:“放弩箭!凡执棍棒兵器者,射杀当场!”

    嗖嗖嗖!

    一阵漫天箭雨,领头高举着棍棒木叉的百余名乱民顿时躺下了一小半。

    李二也抽出了腰刀,喝道:“锦衣卫拿贼,无关者退散,从贼者杀之!”

    言毕,五百名锦衣校尉出列,跟随李二朝乱民们冲杀而去。

    “朝廷杀人啦!朝廷杀平民百姓啦!是姓秦的狗官下的令,他不把咱们百姓当人啊!”一句别有用心的煽动,在惨叫声中格外清晰。

    刀光过处,血溅五步,惨叫四起,天地低吟。

    ****************************************************************

    坐在官衙院子里,耳边听着衙门外传来的激烈厮杀声和惨叫声,秦堪面无表情,目光无神地注视着初晴的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唐子禾从后院悄然走出来,她的脸上带着几许潮红,额头渗着细细的汗珠,见秦堪立于院中岿然不动,唐子禾深呼吸几口气,调匀了急促的喘息,然后走到秦堪身后。

    “侯爷……”唐子禾轻轻唤道。

    秦堪转过身,笑道:“唐姑娘气息紊乱,跑哪里去了?”

    唐子禾强自一笑,道:“外面很乱,民女刚刚从后门出去偷瞧了几眼,侯爷,您的一声令下,外面已经死了很多百姓……”

    秦堪打断了她:“死的不是百姓,而是乱民,我说过,手里没有兵器者才算百姓,拿起了兵器就是乱民,乱民便是朝廷剿杀的对象,不容手软。”

    “可这些乱民在一个时辰以前,也是安分的百姓……”唐子禾盯着秦堪,目光很复杂,有恨意,也有迷茫。

    秦堪淡淡道:“所以这笔帐不能算在我头上,而应该算在白莲教头上……这些原本安分的百姓被白莲教挑拨煽动,蛊惑他们送死,朝廷剿了他们却坏了名声,白莲教便从中拉拢民心……唐姑娘,背后挑唆煽动百姓变成乱民的黑手才是罪人,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他,该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时间提醒:2017-11-21 14:10:21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