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一十三章 相生相克

    寿星公虽然吃的不是砒霜,但确确实实中了毒,而且中毒还不浅。

    可以肯定,绝非他自己嫌命长了,一个家庭美满仕途平顺的中年男子不会这么想不开的。

    梁胜躺在地上,身子不住地抽搐,唐子禾一手把着他的脉,另一只手飞快翻开他的眼皮,仔细瞧着他的瞳孔。

    梁府已乱了套,梁胜的妻妾儿女们呼天抢地般欲冲进来,却被守在门口的李二领着锦衣校尉拦住了。坐在外面的一两百位宾客听说今晚的寿星公竟被人下了毒,目前性命危在旦夕,大家纷纷着了慌,欲告辞离去时,却发现整个天津卫指挥使司已被上千锦衣卫围成了铁桶一般,任何人也出不去。

    不仅如此,连城外驻守的两千勇士营官兵也紧急入城,参将孙英浑身披挂,毫不犹豫地接手了天津城的防卫,并且紧闭城门,全城戒严。

    消息是李二传出去的。事情刚发生,李二便马上将千余锦衣卫调到指挥使司四周,从前院到内院全部封锁,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梁胜中没中毒不关李二的事,但秦侯爷也在席间,梁胜若中了毒,侯爷便也有中了毒的可能性,如果这是人为的谋杀,就必须要把凶手揪出来,封城封府都是必然的程序。

    …………

    …………

    梁胜中毒,在座的官员武将们纷纷变色,神情惶然地摸着自己的脉,不断试着深呼吸,接着众人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无不适之处,悄然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还是有些忐忑。

    唐子禾对外面的吵嚷喧嚣毫不理会,她蹙着秀美的柳眉。美眸微微阖上,专心判断梁胜中毒的深浅程度。

    秦堪很淡定,倒不是因为他不怕死,而是身前有一位天津闻名的神医,就算他真的中了毒,想必这位神医也一定能救。

    说不清来由,不论有病没病,人们对悬壶济世的大夫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感,有大夫在便觉得安全。秦堪也不例外。

    此刻秦堪离唐子禾很近,近在咫尺。

    唐子禾眼睛闭着,长长的眼睫毛像两把刷子似的,不停地微微颤动着,秦堪静静地注视着她。却觉得有些感慨。

    这姑娘也就十**岁的样子吧,前世十**岁的姑娘,还是一个刚上大学的青涩女生,而唐子禾却已成了活人无数的女菩萨,在天津这座小小的城里,在全城百姓的心目中,她拥有着比朝廷还高的名望。一个十**岁的姑娘能做到这一步,委实称得上成就非凡。

    ——如果收费再便宜一点那就更完美了。

    …………

    …………

    不知过了多久,在厢房内所有人急切的目光下,唐子禾终于睁开眼。然后缓缓松开了把着梁胜脉搏的手。

    “梁大人确实中毒了,而且中毒很深,他的脉象既浮且乱,脸色青灰。瞳孔无光,显然命悬一线……”唐子禾面无表情道。

    “谁干的?竟敢在堂堂指挥使府邸下毒谋害当朝卫使。好狗胆!不要命了吗?”三卫之一的右卫指挥使马松龄勃然大怒,脸上掩饰不住的惊惧。

    唐子禾没说话,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精致小巧的白玉瓷瓶,从里面倒出两颗黑黑的药丸,又命家仆扳开梁胜的嘴,将药丸塞进他的嘴里,然后顺着他的下颌到脖颈处一推一揉,药丸便入了肚里。

    站起身,唐子禾一脸凝重地扫视着桌上的酒菜,每一道菜每一坛酒都用鼻子轻轻闻几下。

    闻到最后,唐子禾指着席上一道名叫松江花鱼的菜,冷冷道:“这道菜里掺了藜芦汁,鱼腥味盖住了药味,梁大人就是吃了这道菜中的毒……”

    众人大惊,秦堪也不由色变,因为这道菜他也吃过。

    唐子禾冷冷朝众人一扫,道:“你们慌什么?藜芦虽是毒物,却也是一味药材,单吃藜芦只不过有点恶心呕吐,要不了命的,你们死不了。”

    秦堪不解道:“那为何梁大人吃了这道菜却成了这般模样?”

    也不知是不是秦堪的身份太高,令唐子禾颇有些忌惮,回答秦堪的问话时,唐子禾冰冷的脸色好了许多,甚至朝他露出一丝甜美的微笑。

    “侯爷可听说过医道之学所谓的‘十八反’‘十九畏’吗?”

    秦堪苦笑道:“十八摸本侯倒听说过,十八反嘛……”

    情知自己性命无碍,在座的所有官员纷纷松了口气,听秦堪如此说,所有人皆朝他投来一个暧昧的眼神。

    唐子禾朝他扔了个鄙视的眼神,却不得不强笑道:“侯爷倒是风流又风趣,所谓十八反,是咱们医道的禁忌,天生万物皆相生相克,有的药材掺在一起可以治病救人,有的药材掺在一起却能杀人于无影无形,这十八反便是千百年来的医者总结出来的配药禁忌,虽名为‘十八反’,实则并不止十八种,梁大人今日吃了藜芦,却正应了十八反里其中的一反,故而中了深毒。”

    秦堪奇道:“藜芦与什么药材相反?”

    唐子禾淡淡一笑,道:“侯爷,我这里有祖师爷传下来的一首歌诀,诀曰:‘本草明言十八反,半蒌贝蔹及攻乌,藻戟遂芫俱战草,诸参辛芍叛藜芦’……”

    秦堪自然不蠢,闻言琢磨了一下,道:“诸参辛芍叛藜芦……梁大人寿宴之前服用过参药?”

    唐子禾叹道:“梁大人早年投身军伍,军阵厮杀滚打,落下了一身的毛病,上个月他旧伤发了,请我出诊,我给他开了方子,其中有一味丹参为主药,丹参主治活血通经,排脓生肌,梁大人吃了一个月,已见大好,谁知今日却有人在菜里下了藜芦,丹参与藜芦相配,救命的良药便成了夺命的剧毒……”

    秦堪神色凝重道:“知道梁大人在服药期间,而且更知道方子里的丹参是主药,于是下了十八反的藜芦……好算计,好手段!这人是个下毒的高手,天津城里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唐子禾忽然伸出纤纤食指,指向自己玲珑琼鼻,道:“数遍全城,唯独我有这个本事下毒。”

    所有人皆一楞,接着哭笑不得的摇头,众人一脸不信,都觉得唐子禾在说笑话解闷儿。

    秦堪也下意识摇头,笑道:“唐神医若欲杀人,何必如此费事?再说,杀人需要动机,唐姑娘与梁大人只是医患关系,除非梁大人欠了你巨额诊费没还,不然唐姑娘应该不会下此毒手。”

    唐子禾白了他一眼,然后板起俏脸扫视着屋中的众官员,冷冷道:“梁大人中毒虽深,但我出了手,他的命丢不了,我是大夫,只管治病救人,梁大人跟什么人有恩怨,谁下的毒之类的事情,我管不着,各位大人自己瞧着办吧。”

    众人纷纷点头,其中很多人神情犹疑,一名官员终于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唐神医,梁大人中了毒,他刚才过的菜喝过的酒,咱们都吃了,咱们真的没事吗?”

    唐子禾冷冷道:“有没有事我怎么知道?如果菜里还有别的毒,等你们毒发不就知道了,只要你们没死,我就能治。”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却渐渐变得难看了。

    一名官员惊惧之下脱口道:“如果毒发太快,……死了呢?”

    唐子禾叹了口气,扔给他一个音容宛在的同情眼神。

    …………

    …………

    梁胜被抬进了内院卧房,唐子禾也跟着进卧房为梁胜解毒去了,寿宴闹出这么一场闹剧,差点出了人命,所有人自然没心情再吃吃喝喝,看着桌上一道道制作精美的菜肴,大家眼神惊惧,仿佛桌上盘着的是一条条五彩斑斓的毒蛇一般。

    出事的当时李二便派人拿下了今日为梁府准备寿宴菜肴的厨子和杂工,连梁府前院后院的下人们也一个没少地集中监管起来。

    唐子禾的猜测没错,果然是有人下毒,下毒的是梁府大厨新收的徒弟,当锦衣卫将厨房后院团团围住时,那位新徒弟惨然一笑,吐了一口乌黑的鲜血,当即毙命,显然无论事成与不成,他已做好了身死的准备,连毒药都早早的服下了。

    线索到了这里便突然断掉了,无法再深挖下去。

    众官员待在出事的厢房里仍旧不肯散去,纷纷低声讨论着今日之事,每人的眼珠子却不住往屋外瞟,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刚才一直站在门口的李二对今日之事了解得清清楚楚。他也深知这些当官的此刻脑子里在想什么,于是李二两脚一跨进了屋,当着大家的面冷冷道:“锦衣卫已将唐子禾唐神医征用,梁大人的毒解了之后,唐神医将移步锦衣卫指挥使衙门,为我家侯爷仔细诊断到底有没有中毒,这几日唐神医便在锦衣卫官衙住下了。各位大人若不放心,明日来锦衣卫衙门请唐神医抽空瞧瞧。”

    缓缓扫视众人,李二重重道:“唐神医已被我家侯爷定下了,各位大人皆是儒雅君子,不可行横刀夺爱之恶事,下官先行谢过。”(未完待续)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5:45:1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