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零八章 棋逢对手

    民居内的那把火以及民居男主人戛然而止的呼救,自然出自唐子禾的手笔。

    人为制造出来的混乱给了葛老五和活着的白莲教众们一线生机。

    副千户常凤显然没想到白莲教胆大至此,今晚不但烧了官仓,连民居也烧了,腹背皆敌,民居深处更是不知敌人深浅,有那么一瞬间,常凤也失了主张。

    今晚事态发展,前半部分皆在秦侯爷的意料之中,侯爷不仅预料到白莲教欲烧官仓的举动,而且连他们的撤退路线都料到了,所以锦衣卫布置从容,杀敌淡定,一切尽在掌握。

    常凤率校尉们伏击时甚至隐隐生出几分优越感,对侯爷的神机妙算自然佩服得五体投地。

    一切本在掌握,直到此刻……

    民居内竟然隐藏着反贼,而且烧起了大火。

    若说常凤也是秦堪帐下一员骁将,跟随秦堪自然见过不少风浪,大火烧起来后他的第一个念头很理智,这必然是敌人的故布疑阵,意在营救处于包围圈中的白莲教众。

    常凤是理智的,但民居内携家带口逃出来的百姓却不能指望他们也理智了。

    百姓是从众的,一人逃了,千百人都会跟着逃,而且逃起来跟没头苍蝇似的,火借风势,大火很快会烧到他们的家里,不逃奈何?

    情急之中百姓可不管你朝廷是不是在缉拿反贼,哪里空旷便往哪里去,于是千百人一齐朝西市慌忙涌来。

    如此一来,便给葛老五等人提供了逃出生天的机会。

    锦衣卫还来不及呵斥百姓退后,葛老五等人配合非常默契,拧成了一股绳般朝包围圈里最薄弱的地方冲去,一阵浴血厮杀,终于还是有三十余人逃出了锦衣卫的包围,突围后众人登上城墙,一个纵身便跃下,消失在夜色中。

    常凤气得两眼喷火,然而终究已被他们逃脱了,徒唤奈何,扭过头看着地上躺满受伤或死了的白莲教众,常凤怒道:“把这些杂碎都抬回去,活着的给好好治治,治好了老子再从他们嘴里掏点东西出来!一群混帐王八蛋,上千人还留不住区区百来人,侯爷留你们是造粪肥田的么?”

    瞧着葛老五等人突围的方向,常凤恨恨跺了跺脚,嘴里骂骂咧咧,飞起一脚将面前一名校尉踹得一滚,然后怒气冲冲回官衙向秦堪领罪去了。

    …………

    …………

    混乱奔逃的百姓人群中,唐子禾一袭黑衣混杂在哭喊的人群里,和周围的人一样,仿佛怕被浓烟呛到似的用衣袖捂着口鼻,娇好绝色的容貌被遮了大半。一边跟着百姓们狼奔豕突奔逃,一边注意着西市街口的情势,直到看见葛老五带领活着的三十余人奋力杀出重围,消失在城墙外面,唐子禾悄然松了口气,趁着夜色下的混乱没人注意,身形一闪,消失在另一条黑暗的巷道中……

    混乱不堪的一夜,小小的天津城随着今晚的这场大乱而无人入眠,百姓不敢睡,官员不敢睡,锦衣卫们忙着抓反贼,反贼们忙着逃命……

    秦堪自然也不能睡,他是今晚这场混乱的制造者,制造出事端必须要有所收获,否则便是损人不利己了,所以秦堪在等,等着常凤的消息,等着今晚最后的收成。

    官仓的大火仍未扑灭,大火里面明显掺了火油,火势一起很难灭掉,秦堪此刻甚至能听见百户将领气急败坏的叫骂声。

    当常凤一脸羞惭地走进官衙的后院,跪在秦堪面前请罪时,秦堪嘴角的笑容愈发深刻。

    “如此天罗地网之下,竟然还被他们跑了三十几个,这帮人的厉害倒出乎本侯意料之外呀,一直提醒自己不能低估他们,没想到终究还是低估了,早知如此,西城门外应该再布一道埋伏才是……”秦堪微笑着喃喃自语,神情间却也不见丝毫恼怒之色。

    常凤愈发羞愧无地,伏首大声道:“侯爷,属下办砸了差事,请侯爷责罚!”

    秦堪大度一笑:“罢了,人算不如天算,世上本没有天衣无缝的计谋,也没有毫无破绽的圈套,逃便逃了吧,说来也是本侯思虑不周,与你无关。”

    李二踏上前一步,沉声问道:“侯爷,这三十余人纵然逃了,可身上多少也有伤,要不要派人大索城郊,将这伙人揪出来?”

    秦堪摇头道:“今晚西市民居的这把火烧得蹊跷,显然白莲教中有人接应他们,既然他们逃出去了,想必对方已将他们妥善藏好,我们的搜索无异大海捞针,如今本是朝廷与白莲教争取民心的时候,此时大索城郊未免扰民之甚,仔细算来,终是失大于得,算了吧。”

    夜空中的雪越来越大,鹅毛般洁白的雪片轻悄飘落院中,与地上的积雪混成同样的洁白,如水滴入海,不可再辨,一如那逃走的三十余人。

    秦堪仍坐在院子里,刺骨的冷风吹拂着他的面庞,微微疼痛,但头脑却从未有过的清醒。

    忽然想起前世的影视大片,片中智谋型人物的代表诸葛亮无论由谁装扮,无论处于什么季节,一把鹅毛扇却是绝对少不了的,原来这把鹅毛扇除了耍帅,确实也有冷静头脑的用处。

    手指关节无意识地敲击着茶几,秦堪拧着眉喃喃自语:“今晚这般布局竟也被他们逃了小半,西市民居内杀人放火,时机恰到好处,心计之深,手段之毒,令人叹服。好一招声东击西,由此观之,白莲教里必然有一个以上的智谋人物,这个人不简单呀,有他在背后出谋划策,难怪天津的白莲教渐成气候……”

    “侯爷,下一步怎么办?”李二上前一步问道。

    秦堪抬头瞧了瞧天色,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揉了揉脸道:“下一步……当然是睡觉。熬夜对皮肤不好,不仅对女人的皮肤不好,对男人的皮肤也不好,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们都不懂么?女人的漂亮是睡出来的,男人的英俊自然也是睡出来的……”

    “侯爷,属下一直以为女人的漂亮是被睡出来的……”(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时间提醒:2017-11-25 19:23:06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