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零四章 施之以威

    “红阳女,天津城的香堂是咱们教中信众最多最好的香堂,如今已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事,总坛那边可时时刻刻盯着呢,就等天津高举义旗,总坛再发动天下信众给明廷迎头一击,若是红阳女左右推延,怕是总坛那边很快有反应了……”

    唐子禾的目光愈发冰冷:“反应?什么反应?”

    中年汉子嘴唇嗫嚅一下,道:“红阳女,咱们天津的老弟兄都是极信服你的,咱们亲眼瞧着你将天津的香堂从无到有,壮大到今日的地步,可是……果子熟了,瞧着果子眼馋的人也就多了,果子是你养大的,但摘果子的人,却不一定是你了,红阳女,你要留个心眼儿才是呀。”

    唐子禾美丽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此刻的她已不复指挥使衙门里那冷艳孤高的模样,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睿智精明。

    “葛老五,话可不能只说半截儿呀,索性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

    名叫葛老五的中年汉子小心地扫了一眼堂内的几个人,大家都是同生共死过的,也都是唐子禾的心腹亲信,没什么好隐瞒,于是葛老五道:“前些日子总坛不是过来一个索要咱们天津香堂信众名册的家伙吗?那家伙是个贪杯的,我出面请他喝酒,一斤烧刀子下肚,那家伙管不住嘴了,从他嘴里掏了些东西出来……”

    “他说什么了?”

    “他说如今总坛的那几位长老对咱们天津香堂很是不满,如今咱们白莲教已渗透进了天津三卫。连天津左卫鸟枪营也有上百个弟兄入了白莲教,三卫加起来数千信众,都是正经的朝廷人马,列阵厮杀比别支白莲教的乌合之众强了不知多少倍。天津香堂有了这股力量,明明可以高举义旗兵指京师,端了明廷狗皇帝的老窝,而红阳女你却迟迟不肯发动,长老们很不满,总坛已商议过,不日恐怕要派下一个人来……接替你的位置。”

    唐子禾闻言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容:“都是些目光短浅的家伙。兵者。危也,死生之大事,真以为义旗一举便能席卷天下?弘治皇帝和诸多名臣花了一辈子时间治理下来的江山早已渐渐巩固,朱家皇权威信深入人心。哪怕当今皇帝昏庸无道。宠信刘瑾等奸佞小人。但朝廷尚有李东阳,杨廷和,张升这些老臣苦苦支撑着。一年两年也动摇不了江山根本,天下百姓大部分还是只认姓朱的,此时举义旗,绝无胜望!”

    一介女流,却将朝廷格局和天下大势分析得头头是道,朱唇翻启间,眉宇竟透着一股指点江山的恢弘气派。

    葛老五是粗人,对唐子禾所说的一切虽不明,但觉厉,挠了挠头道:“依你看,何时才是发动之时?”

    “至少再过一两年,往小了说,要等咱们在天津三卫中的信众达到了大部分,往大了说,也要等刘瑾把这座好好的大明江山祸害得风雨飘摇,李东阳等人已无力再保住上一代人苦苦经营一生的社稷,举国官员百姓上下惶恐不安,那时才是咱们高举义旗直击京师皇廷的最好时机!”

    葛老五咧嘴笑道:“红阳女,你别忘了,朝堂里还有秦堪这号大奸臣呢,有了刘瑾和秦堪这两号最大的奸臣,用不了一两年,这大明江山就该被祸害得遍地疮痍了……”

    唐子禾摇头:“不,你错了。秦堪不是奸臣!”

    葛老五一呆:“秦堪不是奸臣?可……全天下都说他是奸臣呀。”

    唐子禾叹道:“秦堪其人,从两年前作《菜根谭》时我便时有关注,能作出堪比圣人之言的锦绣名作,岂是奸臣品性所能办到的?再看以后朝中每有大变,秦堪的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人人皆骂他国贼奸佞,然而细细琢磨起来,他究竟干过哪一件祸害江山之事?”

    “如此说来,秦堪是……好人?”

    “他是一个忍辱负重的好人,但……他却是我白莲教最大的敌人,这次他来天津,咱们白莲教更需隐忍藏迹,因为他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总坛那些蠢货竟叫我们提前发动,岂不可笑?”

    葛老五愁眉苦脸叹道:“可是……总坛派来接替你的人马上就要到天津了,红阳女,咱们如何应对?”

    唐子禾眼中闪过一道冷芒,笑容竟又换了一副妖艳模样:“接替我?他有本事接替我吗?”

    这女人似乎有着无数张不同的面具,冷艳,孤傲,睿智,以及现在慑人心魄般的妩媚。

    她,是天生的魔女。

    ****************************************************************

    “侯爷饶命!”

    随着锦衣卫天津指挥使衙门前堂的一声充满惧意的齐呼,前堂顿时扑通跪满了一地。

    秦堪翘着腿浑若未见,悠然地垂头品啜着茶水。

    面前跪倒的,皆是天津城内城外的宗族乡绅,人不多,总共也就十来个,天津只是个小土城,城内城外所谓的乡绅自然多不到哪里去。

    人少容易管理,也更容易吓唬。

    锦衣卫吓唬人算是行家中的行家,更何况眼前这十来个乡绅本身也不干净,如今的天津严格说来是一座实行军管的小城,军人只知打兵打仗,对治理城市自然一窍不通,乡绅们朝三卫里的百户千户们使点银子,哪怕干下杀人放火的事也能摘得干干净净。

    这些事情军人不愿管,可瞒不过天津城里的锦衣卫,以前锦衣卫却是不想管,毕竟同处一座小城,与这些乡绅抬头不见低头见,只要没做得太过分,终究不想太伤和气,只将他们的胡作非为记录在案,今日秦堪要用这批人,只消拿出以往他们的犯罪事实朝他们面前一甩,于是这满堂道貌岸然的乡绅们全部跪下了。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些法子秦堪不是不懂,但是这种事他不习惯做得太过委婉,堂堂大明国侯,手握数万锦衣卫的指挥使,连内阁大学士都得敬三分的人物,对这些小土城的小乡绅犯得着太客气么?

    施之以威才是正道。

    堂内一群人就这么跪着,只看得到一片黑压压的头顶,和十来具不停颤抖的身躯。

    秦堪仍旧慢条斯理品着茶,品得很仔细,却对眼前这群颤抖的人们视而不见。

    仿佛过了一年般久远,摆够了气势的秦堪这才慢吞吞地俯身从地上拾起一叠被乡绅们吓得散落到地上的纸,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其内容自然不像天官赐福般祥和。

    指了指跪得离他最近的一位乡绅,秦堪笑道:“你便是东郊刘庄的刘族长?”

    “是,是……侯爷,饶命。”

    秦堪目光投注到纸上,一字一字念道:“正德元年六月,为夺村农刘贵的三亩上好水田,乃污告刘贵窃其水牛一头,刘庄宗祠判打折刘贵一手一腿,三亩水田尽入刘族长之手,刘贵一家八口沦为佃户……”

    刘族长脸色惨白。

    “啧啧,好手段,无毒不丈夫,厉害……”秦堪敬仰莫名,没口称赞。

    没再理会身躯抖如筛糠般的刘族长,秦堪的目光又投向另一位六十岁左右年纪的老人。

    未语人先笑,秦堪朝他露出一嘴森然的白牙:“这位怕莫便是柳树庄的陈员外了?”

    陈员外比刘族长更不堪,也不敢答话,面朝秦堪磕头如捣蒜。

    “弘治十八年九月,陈员外垂涎同村陈进宝之发妻美色,遂下毒将陈进宝致死,霸占并奸淫陈妻至今……”

    说起陈员外的光辉事迹,秦堪更是忍不住将手里的纸一卷,不轻不重朝他头上敲了几下,赞不绝口道:“禽兽啊,你艺高人胆大啊……”

    前堂又是一片齐刷刷的磕头声。

    见吓唬得差不多了,秦堪将手里的这叠纸收了起来,语气已渐渐变冷。

    “各位宗族乡绅,人在做,天在看,你们干过什么事,锦衣卫一条条给你们记着呢,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犯的事,杀头抄家足够了,知道本侯为何不杀你们,反而将你们请来衙门喝茶么?”

    堂内的乡绅不是蠢人,闻言顿时找到了一线生机,忍不住惊喜互视。

    “侯爷但有差遣,草民万死不辞!”

    秦堪啜了一口茶水,慢悠悠道:“你们皆是天津城附近有头有脸的乡绅,各村各庄的头面人物,村中大小事务悉由你们一言而决,对各家村民也了如指掌,比如谁家办红白喜事,谁家看门狗下了崽,又或者……”

    嘴角勾出一抹笑容,秦堪语速放得更慢了:“……又或者,谁家偷偷摸摸入了白莲教,家里悄悄供上了无生老母,这些事情,不要跟本侯装糊涂说你们不知道。”

    ****************************************************************

    ps:心跳加速,很不舒服,今日一更算了……早早上床躺着去……  
时间提醒:2017-11-23 07:41:42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