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零三章 白莲红阳

    存粮是不够的,太过被动,明刀明枪去查更不行,太过主动。

    跟炖汤一样,火大了不行,火小了也不行。欲将火候把握得恰到好处实在太难了。

    请宗族乡绅相商是早已在心中盘算好了的,若欲不动声色将潜伏在天津的白莲教头目揪出来,而且不至于闹出兵变,秦堪颇费了一番心思。

    如今的大明已没有世家门阀,取而代之的是士大夫文官阶层的崛起,其中也包括越来越多的商人暗里兴风作浪,提供金钱作为政治献金。

    但不可否认的是,大明如今最重要最基础的势力,仍是各个地方的宗族乡绅,他们在属于自己的一片领地里,行使着比县太爷更大的权力,在乡民们心目中拥有着连县太爷都比不上的威望。比如秦堪出身的山阴县秦庄,整个秦庄的行政事务便全是由秦家老族长一言而决。

    历朝历代,宗族永远是朝堂赖以继续统治的坚实基础。

    秦堪今日要见的,就是天津城内城外的这批坚实基础。

    …………

    …………

    第二日午时,天津城内城外的宗族乡绅们怀着忐忑的心情,惴惴不安地坐在锦衣卫指挥使衙门前堂,等待秦堪这位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的召见。

    当穿着蟒袍面冠如玉的秦堪脸带微笑缓缓走出前堂时,一众本地的宿老耄耋和德高望重的乡绅们纷纷站起身,然后全部在秦堪面前矮了一截儿,前堂内只听得一阵扑通扑通膝盖着地的声音。

    秦堪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一盘刚开局的棋盘上,秦堪稳稳地落下了第二颗子。

    下棋自然要有对手,每人轮流落一子才叫下棋。

    秦堪召见宗族乡绅的同时,天津城外一个偏僻不起眼的农户家中,一群穿着普通质朴的中年人簇拥着一名年约二九的芳华女子,众人皆朝西而跪,他们身前摆着一方香案,案上一尊沉香木所雕的无生老母像,香炉上九支刚点上的香头忽明忽暗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一片沉寂中,众人三跪九拜,跪拜的姿势与寻常百姓礼佛时略有不同,磕三个头,然后深深的趴在地上,标准的五体投地姿势。

    口中诵念着晦涩难明的经文,不知过了多久,众人压低了声音齐声喝了一句“无生老母,真空家乡”,拜神仪式这才结束。

    被众人簇拥着的年轻女子缓缓转过身,露出一张冷艳熟悉的绝美面庞,赫然竟是昨日给牟斌疗伤换药的唐神医。

    唐神医的名字自然不叫“神医”,实际上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唐子禾。

    事实上她在白莲教里的身份很超然,被称为“红阳女”,所谓“红阳”,在白莲经义中将世界一共分为三个阶段,青阳,红阳,白阳。

    青阳是指混沌未开之时,那时没有天和地,但已有了明和暗,于是无生老母派燃灯佛下界统治这个世界。

    红阳则是指如今的现阶段,这个阶段黑暗压倒了光明,世界面临着恐怖大劫,明暗相斗之后,光明必胜,弥勒应运临世,最后世界人民喜迎白阳时期来临,就如同女人辛苦熬过了大姨妈时期,迎来了幸福的白带……

    自永乐年唐赛儿造反失败,不知所踪之后,白莲教其实已四分五裂,互不统属,各自为政忙着造反事业,而且各个白莲教内的职位称呼非常混乱,“红阳女”这个职位,有的白莲教有,有的没有,根本没有统一的人事制度。

    但所有的白莲教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一齐尊称当初造反失败的唐赛儿为“白莲圣母”,而且历代红阳女皆为孤儿,不论赵钱孙李,皆冠以“唐”姓,一则为了纪念这位矮子中间拔高个,好不容易闹出点大动静给大明朝廷添过堵的白莲女英雄,二则假借唐赛儿的余威,装神弄鬼愚弄乡民说是唐赛儿托世,冠以唐姓便更具说服力,以此增加自己的市场竞争力。

    世道艰难,哪一行都不容易,造反也是一样。不拼命想些花招抢占市场份额,如何发展如火如荼的造反事业?**的星星之火何时才能燎原?朝廷不遗余力的剿杀不说,同行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的。这年头虽说愚民很多,但骗子更多,相比之下,傻子明显不够用,增加自身竞争力才是王道。

    红阳女便是白莲教中增强竞争力的一张王牌,发展教众信徒时特别好用,每一任红阳女除了宣扬自己是唐赛儿托世之外,还会表演一些例如隔空抓鬼,沸油捞钱之类的把戏,实可谓辛酸发展,惨淡经营。

    当然,红阳女除了是白莲教的形象代言人之外,在教内的地位也颇为超然,类似于朝廷钦差的身份,不同的是权力不算太大,完全没有秦堪这种正牌朝廷钦差一言而定千万人生死的魄力。

    唐子禾所属的白莲教却是北直隶地界上规模较大的一支,之所以规模较大,全托唐子禾个人之功,土生土长的她,发现了天津这块风水宝地,于是这支白莲教迎来了事业上升期。

    …………

    …………

    拜过无生老母后,众人陆续坐定,唐子禾坐上首。

    一名教中头目模样的中年男子起身抱拳道:“红阳女,明廷派钦差来天津,显然意在剿灭我天津白莲教,这回派的人不好对付,跟以往寻常的厂卫不同,秦堪这狗官杀人不眨眼的名声天下皆闻,而且为人狡诈,诡计多端,北直隶总坛已三次差教中弟兄来问,咱们要不要提前发动?”

    唐子禾闻言,冷艳的俏脸浮上恼怒之色,洁白的贝齿咬了咬下唇,道:“总坛远在数百里外,天津之事他们一概不知,却只知催我们发动,庙算已失,何来胜望?派人去总坛回话,那个秦堪我已见过,正在寻机接触,此时仓促起义,事必败。”

    PS:白莲教中青阳,红阳,白阳之说,史上确有其事,非我杜撰……(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时间提醒:2017-11-25 11:37:56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