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九十八章 驾到天津

    这晚秦府家主终于夙愿得偿,与两位娇妻同卧一榻,大被同眠芙蓉帐暖,随风潜入夜,润物滋滋声……

    更令秦堪惊喜的是,大着肚子的金柳也捱不过他的一再要求,终于羞答答地按他的意愿摆好了后进的姿势,一声声羞不可抑的娇吟,晓看红湿处,春潮带雨晚来急……

    随着夫妻三人被浪里最后一声长吟,摇曳不定的红烛终于流尽了最后一滴烛泪,掩去了满室春光。

    天刚亮秦堪便起了,看着熟睡中的两位娇妻秀眉仍蹙得紧紧的,似乎昨夜的疯狂令她们消受不住,连睡梦中也感到阵阵的不适。

    最大的遗憾是,杜嫣终究不肯让怜月怜星脱光了进房给男主人推背,能与金柳一起三人同床,想必已是杜嫣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没人服侍,秦堪自己穿衣,忽然想到一阙古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想着想着,秦堪噗嗤一笑。

    都说这是一句千古情痴的绝美佳句,可是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分析呢?从不后悔被她宽衣解带,哪怕被她折腾得形影憔悴也在所不惜……分明是无比含蓄的淫句呀。

    柳三变仕途不顺,一生混迹青楼,有了这个背景,如此理解他的这句词,未必不通情理。

    …………

    …………

    朱厚照的圣旨早在昨晚便有小宦官送到了秦府,府里上下一同跪聆旨意后才明白。原来家主提前置办年夜饭,只因又要离京了。

    随同圣旨而来的,还有全副的钦差仪仗,以及禁中百名技击高手。

    鉴于天津三卫如今混乱不堪的现状,秦堪思索许久,于是派人进宫奏请,调御马监麾下勇士营二千官兵同行,朱厚照二话没说答应了,御马监掌印张永更是全力配合,不仅很痛快地将勇士营拨给秦堪。更将御马监所属唯一的一支二百人的鸟枪队调给了他。

    鸟枪并不止神机营才有。京师十二团营和御马监麾下或多或少都有火器列装,只是相对而言神机营的火器装备数量最多,故以“神机”名之。

    至于锦衣卫所属,秦堪也调动了一个整编千户随行。

    卯时刚至。秦堪领着这支三千余人的队伍。打着仪仗出朝阳门出城往天津而去。

    ****************************************************************

    天津位于京师东南方。离京师只有二百余里,距离非常近,快马一日可至。

    三千余人的队伍步行两天便已清楚看到天津的城墙。

    天津原名直沽。元朝时又改名叫海津,是军事重镇和漕粮转运中心,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更担当着京师屏障的重要作用。

    “天津”是由永乐皇帝亲自赐名的,靖难之役时,永乐皇帝从当时的北京起兵,夺九门,废官衙,发兵直沽,直沽聚兵之后渡河偷袭沧州,发动了正式的靖难战役,而直沽也就成了永乐皇帝的龙兴之地,攻占南京登基为帝之后,永乐皇帝第二年将直沽赐名为“天津”,所谓“天”者,即天子之意,而“津”者,则是渡口之意,天津二字的意思是天子兴王师渡河之地。

    赐名后的同年,永乐皇帝派遣将领筑城设卫,一共设三卫,分别为天津卫,天津左卫,天津右卫,每卫满编五千六百人,三卫共计一万六千八百人。

    奇怪的是,天津驻兵如此之多,但天津城内除了军事和漕盐衙门外,并未设地方行政官府。直至今日,天津城里也只有三卫指挥使司和漕盐衙门,城内百姓居民二千余户,却是由指挥使司这些军事衙门所管辖。

    天津城并不大,筑城之初城墙周长九里左右,整体结构东西长,南北短,看起来像一把算盘,故天津也有“算盘城”的别称。城墙最初全由夯土所砌,仁宣之后天津城的地理位置越来越重要,于是开始将土城墙改建成砖墙的工程,由于工程实在太过浩大,所耗国库甚巨,几代帝王更替,天津的砖墙工程仍旧没完成。

    如今的天津城只是一座夯土和砖墙合建的小城,城外破旧潦倒,一条丈许的土路弯弯曲曲直通城门,城头并无城楼箭楼,一眼望去光秃秃的,此情此景,哪有后世半分人口逾千万,繁华之极的直辖市的影子?

    秦堪骑在马上,远远扫了一眼天津城,不觉舒出一口沧海桑田的感慨之气,然后命勇士影二千官兵于城外驻扎,而他则领着一千锦衣卫入城。

    城门处,天津三卫的指挥使和漕盐衙署官员已早早等候在此,三位指挥使领着各自麾下的将领恭谨立着,城门已被兵丁封锁,百姓军民不得出入,远远瞧见钦差团龙大旗猎猎飘扬,众文官武将打起了精神,举步迎上前去。

    领头的不是三位指挥使,竟是一名四十余岁的文官,秦堪于城门前百丈下马之后,文官走上前躬身行礼,行的却不是跪礼。

    “剌封平江伯兼漕海运总督,领太子太保陈熊,拜见天使钦差秦侯爷。”

    秦堪微笑还礼:“原来是平江伯当面,陈家世代忠良,代天子总督漕运海运已五代,为我大明互通南北稻米丝绸瓷器茶叶,可谓劳苦功高,本侯当不起平江伯的礼呀。”

    说起这个陈熊,虽然在弘治正德两朝名不见经传,可他的祖上却很有名,其祖陈瑄,是洪武建文年间有名的水利专家,永乐起兵靖难之后,陈瑄颇识时务,很快站对了队伍,主动迎降燕王,靖难之后被封平江伯,从陈瑄那一代起便总督天下漕运,世代相传承袭,可谓漕运世家。

    众多文官武将里,之所以由陈熊领头出迎钦差,倒并非因为他官职最高,而是阖天津全城只有这么一位世系了爵位的官员,就跟京师早朝大臣排班一样,爵位高的排在最前面,爵位代表的身份地位,是那些寻常官员无法攀比的。

    陈熊拘谨地笑了笑,在天津城别的文官武将面前他或许可以自傲一番,然而秦堪的爵位却是侯爵,比他又大了一阶,更领着令世人闻风丧胆的锦衣卫,又是天子最宠信的臣子,而且此刻的身份是代表皇帝的巡狩钦差……

    诸多身份相加,小小的平江伯在秦堪面前哪来的狂傲资本?更何况秦堪的名声他也多少听说过,眼前这位笑容儒雅,风度翩翩的年轻钦差,动手杀起人来可是眼都不眨的呀。

    二人寒暄几句,陈熊立马为秦堪介绍天津城其余的文官武将。

    对漕道盐道官员,秦堪也没仔细记住名字,却特意记住了三卫指挥使的名字,三人皆四十余岁年纪,身着三品武官绯袍,中间绣着老虎补子,神态恭敬之极。三卫指挥使分别是天津卫指挥使梁胜,左卫指挥使王炎生,右卫指挥使马松龄。

    与三位武将笑谈一会儿,秦堪暗暗记住了他们的相貌,至于为人秉性一时倒瞧不出究竟。

    …………

    …………

    留下勇士营城外驻扎,在一众官员武将的陪同下,秦堪领着千余名锦衣卫和二百人的鸟枪队进了天津城。

    天津城内比他想象中的整齐,永乐二年筑城时却是花过心思规划的,一排排规格大小相同的民居整齐地列于城中,有专门的东西二市,也有江湖艺人聚集的杂耍戏班,巡城的军士来往如梭,东城门外有一座吞吐庞大的码头,码头上有扛包的民夫,赶车的车夫以及扯着嗓子叫骂吆喝不已的商人,小小的城内竟已渐具繁华气象。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秦堪微笑不变,心中却疑惑丛生。

    如此一派繁华景象,按理说白莲教应该生不起事呀,为何厂卫所属在这城里频频折损?

    平静繁华的表象下,这里究竟暗藏着怎样的杀机?此时此刻,有多少白莲教众在阴暗处冷冷盯着自己这个朝廷派来的钦差?

    入城后婉拒了将陈熊漕运衙门后院作为临时官驿的盛情邀请,一干官员陪同秦堪来到设于天津的锦衣卫指挥使衙门。

    天津城里的锦衣卫指挥使衙门是永乐十五年所设,当时永乐皇帝打算迁都北平,于是在迁都之前专门在天津设立了锦衣卫指挥使衙门,以作为探听京津地区官场民间舆情的前哨战,直至迁都之后,又于京师设了南北镇抚司和经历司,天津锦衣卫指挥使衙门便渐渐没落了,但这个机构却一直存在,不曾裁撤。

    如今天津城的锦衣卫指挥使衙门里住着的是一位老熟人,牟斌。

    秦堪进天津城后第一个要见的人便是他。

    曾经的老上司,一手掌握天下数万锦衣卫的指挥使,如今却被贬谪天津当了一个小小千户,而且还落得被白莲教徒刺杀,几近丧命的下场。

    跨进略显破落的锦衣卫指挥使司的大门,秦堪的心情没来由地低落许多。

    *****************************************************************

    ps:还有一更……这章里资料略多,以老贼的行文习惯本不该弄这么多资料的,可是左思右想,这些资料不能不写,不然大家会看得满头雾水,明朝的天津其实就是一个小土城,这是必须要大家形成概念的,绝不是我们如今熟悉的四大直辖市之一,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没法比……  
时间提醒:2017-11-23 06:00:58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