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九十一章 太庙请罪(中)

    秦堪出的缺德主意不止是阴损,简直要命了。

    文官们搅黄了老太后的寿典,显然没想到他们已触犯了皇帝的逆鳞,自弘治帝驾崩后,朱厚照对亲情二字一向看得非常重,大臣们什么时候闹事不好,非得在老太后的寿典上让整个皇家难堪,朱厚照的报复随之而来。

    此时此刻跪在太庙东殿里,大臣们也都明白朱厚照的报复之意了。

    什么“君臣共治”,什么“同甘共苦”,什么“从善纳谏”,全都是屁话!就为这一刻埋伏笔呢。

    当场便有许多大臣脸色不好看了,不少人怒眉一掀便待开言,张了张嘴,却颓然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能说什么?说陛下不该太庙请罪?是他们自己异口同声请求的呀。说陛下不该把大臣们强行捆绑一起斋戒?君臣共治,同甘共苦也是他们整日挂在嘴边上的呀……

    这十日里就算活活饿死几个,恐怕也怪不到陛下头上。

    压抑着愤怒和憋屈的太庙东殿气氛很沉默。

    君臣请罪就在这样的气氛里诡异地开始了。

    大臣们人人脸上平和肃穆,但秦堪知道,这里面起码有一半的人想狠狠扇他们自己一记大耳光。

    嘴贱的下场啊,把皇帝逼急了,谁能讨得好去?老太后的话没说错,这天下,可不是还姓朱吗?

    …………

    …………

    第一天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去了,大臣们跪在蒲团上一言不发,跪得双膝麻木者,可以站起身原地活动一下腿脚,然后继续跪,不会有人参劾对祖宗不敬,毕竟人的双腿血液长时间不畅通,会致人残疾的。

    夜幕降临,空荡荡的殿内光线渐渐黑沉,立时便有小宦官走进来将一盏盏精致华丽的宫灯用长竿高高挂在大殿上方的雕龙玉柱上,殿内瞬间一片光华四射,亮若白昼。

    一阵阵的肚子咕噜咕噜叫声传来,此起彼伏。

    大臣们老脸苦成了一团。

    一大早进宫给老太后贺寿,接着便是跟昏君做艰苦卓绝的斗争,直到现在天黑了还没进一粒米呢……

    第一天没过完大伙儿便有些受不了了,……这昏君不会真让咱们活活饿死吧?

    朱厚照,秦堪和刘瑾三人背对着大臣跪着,听着身后传来一阵阵无法掩饰得住的咕咕叫声,三人嘴角勾起幸灾乐祸的笑容。

    一盏茶时分后,御膳房的数名小宦官抬着几只大桶走进殿里。桶里装的是清水,真正的清水,皇宫后侧玉泉山上采来的,不带一丝油荤。

    小宦官手里拿着一叠碗,猫着腰见人便发一只,见人便发一只……

    大臣们无可奈何的捧着空碗,然后看着小宦官跟喂猪似的,用水瓢舀起一瓢清水,依次将众臣的碗装满。

    许多大臣顾不得仪态,也实在饿得不行,当下也不管清不清水的,端起碗便一口喝干,然后可怜巴巴再盯着小宦官。

    令大家失望的是,清水也是有配额的,一天只有三碗,不多也不少,拎着大桶发水的小宦官完全无视大臣们的目光,一路走一路发过去。

    终于发到朱厚照等三人的面前,小宦官先放下桶,谄媚地给朱厚照磕了个头,另一名小宦官取过一只白底青花雕龙刻凤的精致贡品瓷碗,给朱厚照满满地添了一碗清水,水瓢滑落桶底,小宦官的双手垂下,变魔术般从他的宽袖里滑出半只油腻的烧鸡,另一只袖里则是三块翠绿新鲜的桂花糕,由于朱厚照的背影挡着,任谁也没发觉宦官的小动作,烧鸡和桂花糕就这样顺顺利利地落到了朱厚照的手里。

    秦堪和刘瑾也没饿着,另外两名发水的小宦官如法炮制,将精美的吃食巧妙地放到了秦堪和刘瑾的手上……

    三人背对大臣跪在最前排,将吃食一丝一丝地掰碎,然后不着痕迹地喂进自己嘴里,就这样背着大臣们饱餐了一顿。

    吃完将蒲团前的清水一饮而尽,朱厚照情不自禁张嘴打了个饱嗝儿……

    静谧的大殿里,巨大的饱嗝儿声音悠悠回荡,不仅身后的大臣们楞住,连朱厚照三人也楞住了。

    秦堪反应最快,急忙侧过身面朝朱厚照跪着,沉痛道:“陛下您都饿得打嗝儿了,陛下,敬天地法祖必须心诚意诚,陛下再饿也要挺住啊!”

    朱厚照呆楞以后,也迅速地点头:“朕……挺得住!”

    大臣们隔着老远左看右看,也看不出破绽,于是齐声道:“陛下仁德孝诚,广泽四海,天下幸甚,社稷幸甚……”

    话说得漂亮,却是稀稀拉拉有气无力。

    大臣们的命不如朱厚照三人好,到这会儿只灌了一碗清水,业已饿得有点眼花了。

    想到未来还有九天仍要饿着肚子度过,众人不由悲从中来,人群里不知何时传出几道啜泣的声音。

    今日进这太庙,真不知还有没有命出来……

    …………

    …………

    前排面对着祖宗画像和牌位,朱厚照身形不动,嘴角却咧开了大大的笑容,掩不住幸灾乐祸的味道,目光露出久违不见的兴奋神采。

    日子过得太平淡,正德皇帝终于找到事做了。为了达到狠狠整治大臣的目的,他愿意跟大臣们耗着,耗十天也无所谓,前提是十天后这些大臣还能活着。

    “刘瑾,今儿烧鸡太油了,朕不喜。”朱厚照低若蚊讷道。

    刘瑾一楞,急忙赔罪:“是老奴思虑不周详,老奴知罪。”

    “明日早膳呢,咱们仨人就来几块酥肉馒头吧,配点小咸菜,记得松软一点,嚼起来没声儿的,别让大臣听见。”

    “是。”

    “午膳呢,朕要清淡一点的,骨头大棒子炖萝卜,记得炖烂一点,入口即化,那个好吃。秦堪,你午膳吃什么?”

    “陛下,臣还是觉得烧鸡不错……”

    “行,刘瑾,明儿午膳给秦堪带烧鸡。”

    “……是。”

    “晚膳呢?秦堪,你晚膳吃什么?”

    “……臣,还是吃烧鸡。”

    “你这是专门克鸡的命格啊,难怪朕的世袭三代威武大将军……唉!”

    满殿饿着肚子的大臣闭目养神,前排三人却窸窸窣窣间把明天的菜谱定好了。(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06:51:19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