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七十七章 骑虎难下(上)

    正事办完,秦堪在侍卫的簇拥起身准备离开。

    至于雅阁里这些商人,秦堪看都没看一眼。

    他不歧视商人,事实上前世的他本身就是商人。

    他歧视的是这些为了私利而出卖家国大义的商人,若按他以前的脾气,今晚雅阁里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只是最近秦侯爷变得仁慈了许多,金柳肚里有了自己的骨肉,就算是为自己的孩子积德而放生吧。

    任何时代总免不了出现这些可悲的人,为了利益而将兵器生铁军械卖予外邦,他们似乎从来没想过,将来有一天被敌人锋利的刀剑加颈屠戮之时,那些锋利的刀剑或许正好是自己卖出去的。

    悲哀的人最悲哀的地方在于,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是悲哀的。

    秦堪快走到门口时,胆子忽然变大的张掌柜恭敬在他身后叫住了他。

    “贱民万死,斗胆再问侯爷一句,还请侯爷赐教。”

    秦堪转过身,笑道:“你问。”

    “贱民只想问一句,今晚之事……是侯爷自己的意思,还是另有其人?”

    这话问得很大胆,张掌柜硬着头皮,却不能不问个清楚。

    无缘无故的,事先没有一点风声,这位秦侯爷将他们召集起来,一见面便杀了一个,到底是皇帝陛下想对他们这些商人动手,还是内阁,或者……厂卫?

    冤有头债有主,这些掌柜只是小角色。他们必须知道正主才能回去给后面的大人物有个交代。

    秦堪盯着额头冒汗的张掌柜,笑着扬了扬手中的一叠借条,道:“你们看清上面的字了吗?最后的落款是谁?”

    众人不敢置信:“司礼监刘公公?”

    “这不可能!”张掌柜脱口而出,接着惶恐低头:“侯爷,贱民万死,但刘公公他……”

    秦堪哈哈一笑:“本侯说什么了?本侯什么都没说呀。”

    …………

    …………

    看着秦堪的背影离开酒楼上了马车,消失在夜幕下的街道尽头,一直安安静静的雅阁忽然跟炸了锅似的,众掌柜争先恐后跑下楼,找到门外各自的家仆。苍白着脸大声传令。

    “快!赶紧告诉大人。今晚咱们被人抢了!”

    ****************************************************************

    司礼监里檀香萦绕,香味很浓烈,浓烈得呛人。

    这倒不是刘瑾的品位有问题,实在有他的苦衷。

    太监是生理残缺的一类人。他们既不属于男人。也不属于女人。

    这种残缺的人无论地位多么高贵。由于生理原因,方便解手的时候总是很难处理干净,而且日常行动里。也总是难免小小失禁,遗漏那么一滴两滴在裤裆里,身上便残留着一些骚味臭味,于是他们便只能往自己身上抹一些香料,或是将香草,旃檀等物放在随身携带的薰香小铜球中,用以遮盖住骚臭味。

    权倾朝野的刘公公自然也不例外,臭味这东西不会因为他手握重权便会给他面子,顶多臭起来很独特罢了。

    秦堪可谓是司礼监的稀客,这地方阴气森森如阎王殿,如非必要,他是绝对没有兴趣登门的。

    前脚刚迈进司礼监,浓烈至极的香味便熏得秦堪情不自禁败退,退到门口一丈之地深深呼出一口气。

    “嗬!这味道……你们司礼监打算熏腊肉过年?屋子里是人待的地方吗?”秦堪皱眉。

    领路的小宦官神情尴尬,想怒而不敢怒。眼前这位爷连老祖宗都怕他三分,自己算哪根葱?

    “外面何人喧哗?不要命了吗?”屋子里传来刘瑾充满怒意的声音。

    秦堪深吸了一口气,一副跳粪坑的悲壮表情,示意小宦官掀门帘。

    烟雾缭绕里,刘瑾穿着蟒袍,神情不怒自威坐在暖炕上,见秦堪进门,刘瑾皮笑肉不笑地嘿嘿两声:“侯爷大驾莅临司礼监,可真是稀客呀。”

    秦堪微笑着拱手招呼:“刘公公好雅兴,弄得满屋子烟雾,令人如临蓬莱仙境,刘公公是想位列仙班吗?”

    刘瑾:“…………”

    “侯爷今日不会是专为了损杂家而来吧?说正事便是。”

    这地方秦堪一刻也待不下去,自然也不想跟他废话,从怀里掏了一叠纸出来递给刘瑾。

    刘瑾皱眉扫了一眼,脸色越来越阴沉。

    “侯爷,这三百万两银子的借条是怎么回事?为何落款全是杂家的名字,杂家何时借过钱?”

    烟雾熏得秦堪眼睛通红,他用袖子捂着口鼻,指了指借条:“刘公公误会了,你能拿到手的只有二百万两,剩下的一百万两是我的。”

    刘瑾楞了一下,接着大怒:“杂家借三百万两,反而被你拿了一百万两,你这是讹诈么?”

    “刘公公还记得咱们的交易么?”

    “当然记得。”

    “你看啊,你缺钱,我承诺给你弄来钱,钱已堆积在我家库房里,想要随时可以来拿,我的承诺算不算做到了?”

    一听银子已堆积在侯府库房,刘瑾神情一喜,接着又变得阴沉:“但你没说给杂家弄来的钱是要还的,照你这般做法,杂家为何不自己去借?”

    秦堪叹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自古便天经地义,欠钱哪能不还呢?况且还是好几百万两银子,刘公公不会以为这些银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吧?”

    刘瑾冷笑道:“就算欠债还钱,杂家拿到手的只有二百万两,要还也应该只还二百万,凭什么你拿去的一百万两也要杂家来还?当杂家是冤大头么?”

    秦堪摇头喃喃道:“我辛辛苦苦为他奔走借银子,这人难道一点也不感恩么?我乃堂堂国侯,跑腿费至少也得给个一百万吧?”

    刘瑾怒道:“国侯再金贵,也不值一百万呀,侯爷,你这分明是讹我!”

    秦堪眨眨眼:“看来刘公公不肯要这笔银子,更不肯在借条上盖印了?”

    刘瑾断然摇头:“这笔银子杂家不要!你自己借的,便自己还去吧,杂家不沾分毫!”

    秦堪也不失望,很痛快地收起了借条揣进怀里。

    “好,就算本侯与刘公公的这笔交易吹了。买卖不成情意在,下次再合作便是。”

    捂着口鼻,秦堪快速离开了司礼监。

    刘瑾嘿嘿冷笑不停,俗话说久病成良医,被人坑久了也会多长几个心眼的,左都御史和兵部侍郎给你了,顺便还捞了一百万两银子,没付出分毫还想占便宜,当世人都是蠢猪么?

    烟雾缭绕里,刘瑾得意的面容若隐若现。

    得意没多久,刘瑾的脸色渐渐变了,变得又惊又怒。

    “不好!陛下……”

    刘瑾仿佛被人踹了一脚似的忽然一蹦老高,气急败坏朝乾清宫跑去。

    ****************************************************************

    乾清宫内也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幸好朱厚照没有刘瑾那么重的口味,香味并不太浓烈,闻起来很舒服。

    被宦官领进殿,秦堪只觉得偌大的宫殿冷冷清清,迈进门便觉得周身一股寒意。

    九五至尊,天地一人,住的房子确实够大,然而住在里面果真幸福吗?

    秦堪越来越理解朱厚照不想住在宫里的苦衷了,空间愈大,那种孤独寂寥愈发深刻入骨,日子久了谁也无法忍受。

    朱厚照盘腿坐在暖阁的炕上,兴致勃勃地翻着书。张永静静地侍立在旁,见秦堪进门,张永笑着朝他点头示意。

    书自然不是什么好书,四书五经这些东西,朱厚照是翻都懒得翻一下的,他手里的书却是张永从外面给他淘换回来的春宫。

    见秦堪进来施礼,朱厚照扬起手中的书笑道:“秦堪,快来瞧,这个姿势颇为有趣儿,一人只有两手两脚,却能摆出如此奇异的姿势,实在令朕叹为观止。”

    秦堪叹道:“陛下,理论要与实践相结合呀,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这个东西研究再多,终归不如亲自提枪上马好……”

    朱厚照深以为然,连连点头。

    秦堪嗫嚅半晌,忍不住问道:“陛下……还未与皇后娘娘同房?”

    朱厚照哼道:“那个恶婆娘,朕绝不与她同房!让她顶着皇后的金冠守一辈子活寡吧!”

    “陛下可有中意的嫔妃?”

    “也没有,其实男女这回事没什么意思,朕大婚之前宫里遣了四位宫女与朕同房,弄得朕……咳,她们弄得朕好痛。”

    秦堪愕然:“陛下说反了吧?应该是你把她们弄得好痛才对。”

    “她们也痛,可朕觉得自己比她们更痛,事后一想,这事儿真没意思,远不如春宫里说得那么有趣儿……”

    秦堪愕然不语。

    这种事不好启齿,估计朱厚照也不好意思跟外人提,可秦堪实在无法想象宫女怎么把朱厚照弄痛了……

    除非……四名宫女里面混进了男人?

    ****************************************************************

    ps:还有一更,可能有点晚,到现在还没吃晚饭,出去找找食物先,回来继续码字……  
时间提醒:2017-11-25 15:46:3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