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七十一章 宴请刘瑾

    刘瑾和马永成都很尴尬。

    刘公公近来风风火火的查帐揪贪官,忙着抄家。当然,大明如今的规矩略有改变,抄家之后没收的财产不再充归国库,而是充归刘府库房。

    进项太多,日进斗金的刘公公竟忘了当初内库曾经送过他五十万两银子。

    五十万两当然不是小数目,然而跟朱厚照要修建的豹房工程款比起来,实在还差很远,况且以刘瑾那种貔貅性格,吃进肚里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吐出来?

    于是刘瑾理所当然将自己这个最大的蛀虫无视,恶狠狠地道:“别人呢?别人贪了多少?查!狠狠的查!”

    马永成愈发尴尬,涨红了脸道:“不瞒刘公,我自己……拿了二十万两。”

    刘瑾白眉一竖,正要发火,转念一想,这家伙和自己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呀。

    悻悻哼了一声,刘瑾道:“还有呢?”

    “还有谷大用十万两,丘聚五万两,罗祥高凤五万两……”不愧是内库管家,马永成对贪污帐目如数家珍。

    总而言之,两月前充入内库的二百万两矿税银子,除了用于正途的数十万两,剩下的就这样被七虎瓜分完了。

    之所以说“七虎”,是因为里面少了张永。

    倒不是张永高风亮节,只因刘公公与他不对付,二人深结仇怨,另外六虎都是有眼力的人,刘公公如今权势熏天。谁也不敢和张永走得太近,怕被刘瑾忌恨,贪污银子这么有快感的事情,自然也将张永排除在外了。

    刘瑾越听老脸越绿,马永成念出这一串的人名,他谁也办不了,因为包括他在内的七只蚂蚱,全拴在一根绳上。

    拴七只蚂蚱……

    多么逆天的绳子啊。

    都是东宫里出来的老人,大家如今在宫里各居高位,陛下与他们的情分颇深。而且宫里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像一个个圆圈。互相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交集,刘瑾纵然是内宫第一人,却也不敢犯众怒。

    “你们这些混帐,陛下欲建豹房。难道……难道杂家去跟陛下说。内库没银子了。因为全被你们贪了?”刘瑾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不是‘你们’,是‘咱们’……”马永成急忙纠正,大是大非的问题上。马公公还是很能坚持立场的。

    刘瑾狠狠瞪了他一眼。

    重重叹气,刘瑾道:“银子进了你们的肚里,怕是掏不出来了,如今之计,唯有……加赋!”

    司礼监外忽然传来一道沉稳的声音:“刘公,万不可加赋,早晚生大祸!”

    二人愕然扭头,却见张彩急步走进来。

    “刘公,纵然再艰难,亦不可向天下加赋,若激起民变兵反,对刘公而言必是一桩大祸,那时陛下都保不住你了。”张彩恳切说道。

    刘瑾倒是从善如流,见张彩说得如此严重,立马便打消了加赋的主意。

    “那你说怎么办?陛下欲建豹房,内库却早空了,一百多万两银子对不上数,这事若被捅出去,杂家……”

    张彩烦恼地挠挠头,他也没辙,毕竟他只是刘公公的谋士,谋士不是财神。

    司礼监内气氛陷入低迷,三人长吁短叹许久,刘瑾侧头看向张彩,问道:“你来有事吗?”

    张彩如梦初醒,掏出一张名帖递去,道:“刘公,山阴侯秦堪邀刘公赴宴。”

    刘瑾一呆,接着勃然大怒:“还来!这孽畜上回设计害得杂家还不够吗?这回他想弄多少个青楼女子来羞辱杂家?”

    张彩忙道:“不会的,秦堪派来的人说了,这回保证吃素的。”

    ****************************************************************

    秦侯爷破天荒邀请刘瑾,刘瑾无论如何也要去一趟。

    如今朝政尽握于刘瑾一人之手,可并不代表刘瑾可以站在巅峰高呼天下无敌,英雄寂寞了,因为这世上还有一个他深深忌惮的敌人。

    最忌惮的敌人请他赴宴,刘公公不能不去,否则输人又输阵了。

    夜幕降临,京师仁寿坊一家名叫“富贵楼”的酒楼大门高高挂上了灯笼,五城兵马司的军士早早将附近清了场,两排骁勇侍卫大门前按刀而立,威风凛凛令人生畏。

    今晚锦衣卫指挥使秦侯爷宴请大明司礼监掌印刘公公,两位都是威名赫赫顶了天的大人物,安全工作自是重中之重。

    酒楼已被秦侯爷包下,楼下空荡荡不见一人。

    一身黑色儒衫的秦堪坐在楼上的雅间里,慢悠悠地品着酒,雅间里,一名不知从哪个青楼请来的名妓怀抱琵琶,铮铮之音仿若大珠小珠落玉盘,柔和处又如春雨江南绵若无骨,名妓的一双美眸却死死盯着离她不远处独酌小饮的秦堪,眼中的爱慕之色连瞎子都看得清楚。

    年轻英俊,官高爵显,有才名,有官声,这样的风流人物哪个名妓不喜欢?名妓使出了浑身解数,不仅将学到的琵琶艺技发挥到极致,一双勾魂的大眼也毫不避讳地直视着秦堪,眼中露出极为勾魂的妩媚之色。

    可恨的是,这位年轻的侯爷仿佛是个瞎子,不仅没拿正眼瞧过她,而且还将目光投向窗外,似乎窗外那一团漆黑的夜景也比她这个名满青楼的名妓要好看一百倍。

    名妓只能暗暗气苦,却不敢抱怨半句。

    未多时,一乘华丽官轿在酒楼前停下,刘瑾穿着暗黄色蟒袍,一派气定神闲地走出轿子。

    踏进雅间,刘瑾一眼便见到里面独酌的秦堪,刚堆起几分笑容,却见雅间里还有一名弹琵琶的女子,刘瑾笑容一滞,接着露出惊恐之色。

    秦堪哈哈一笑,挥手令名妓退下。

    自从上回秦堪下套,刘瑾被四名青楼女子调戏过后,刘公公便患上了女人恐惧症,至今未愈。

    女子退出雅间后,刘瑾的脸色这才恢复如常。

    “刘公公。”

    “秦侯爷。”

    二人互相拱手为礼,接着哈哈大笑,状似亲密无间。

    自秦堪从辽东回京,他和刘瑾却很少见面,二人之间不对付早已满朝皆知,彼此实在提不多大的兴趣见对方。

    二人落座,秦堪主动给刘瑾斟满了一杯酒,然后端杯朝刘瑾一举。

    刘瑾也端杯,皮笑肉不笑道:“侯爷先请。”

    秦堪知道,这绝对不是刘瑾跟他客气,而是怕他在酒里下毒。吃多很多次亏的刘公公面对秦堪时有着十二万分的警惕。

    小人!

    秦堪二话不说仰头饮尽,朝他一亮杯底,刘瑾这才开心地把自己杯里的酒喝了。

    “侯爷,你上回可坑得杂家够苦啊。”刘瑾怆然长叹。

    秦堪愕然:“刘公公何出此言?”

    刘瑾重重哼道:“明人不说暗话,侯爷还装什么糊涂?量产那个狗屁佛朗机炮,把刘大夏那老匹夫赶出朝堂,这两件事都是你想干的,结果你给杂家下了套儿,杂家上了你的恶当,两件事杂家帮你办了,最后得好处的是你,背恶名的却是我……”

    秦堪叹气道:“刘公公身边是不是出了小人?这根本是无稽之言,从头到尾我都没有露过面,站得远远的,无限敬仰地看着刘公公呼风唤雨大杀四方,无缘无故的,刘公公怎怪到我头上了?”

    刘瑾冷笑:“这么说来,两件事与你无关?外面传言全是胡说八道?”

    秦堪正色道:“纯粹放屁,刘公公不可轻信外人挑拨,而令亲者痛仇者快啊。”

    与秦堪说话有一个很神奇的效果,说不上两句便会勃然大怒,偏偏还发作不得,大部分只能回家挠墙皮。

    刘瑾忍住心头怒意,嘿嘿冷笑两声,事情反正已过去,他也懒得再提了。

    “说到坑人,我倒是听说刘公公好像坑过我啊……”秦堪慢吞吞道。

    这回换刘瑾愕然了:“侯爷何出此言?”

    秦堪冷笑道:“据锦衣卫密报,撺掇陛下派我去辽东送死的,正是刘公公……”

    刘瑾大怒:“这是哪个王八蛋造谣害杂家呢?杂家做人向来堂堂正正,怎会做出如此奸恶之事?”

    秦堪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笑道:“如此说来,此事与刘公公无关?是下面的人胡说八道?”

    刘瑾正色道:“当然无关,咱们都是东宫出来的近臣,朝堂上正该抱成团儿一致对外,杂家怎会害你?侯爷不可轻信小人谣言,而令亲者痛仇者快啊……”

    秦堪叹气,这个没文化的,连台词都不改……

    于是二人再次举杯,皮笑肉不笑地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都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都是有能力在朝堂呼风唤雨的权臣,都是同样的没节操,做过的恶事打死也不承认……

    这样两个人凑在一起,对彼此都是种煎熬。

    刘瑾的耐心显然没有秦堪好,二人对饮几杯后,刘瑾直奔主题。

    “不知侯爷今日宴请杂家,所为何事?”

    秦堪笑道:“刘公公,最近……可缺银子?”

    这句话又引起了刘瑾深深的警惕,看着满桌山珍海味,刘瑾忍着怒气道:“这顿饭该不会是杂家出银子吧?”

    ***************************************************************

    ps:还有一更……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5:32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