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六十五章 惊觉上当

    兵部衙门仍如往常一般平静,繁忙。

    刘大夏坐在内堂的书案后,紧拧着花白的眉毛,盯着面前的公函逐字逐字地审阅,手里的小号狼毫笔不时在公函上写几个字,然后将公函合上,放到一旁归类。

    儿子刘祖修失踪已三天了,这三天来,刘府派出许多下人满城打听,甚至连郊外一些庙宇农庄都去问过,仍然杳无音讯,刘府全家都急坏了,最焦急的莫过于刘大夏,然而焦急归焦急,每日衙门应卯办公,刘大夏仍风雨无阻,国事与家事在他心里分得很清楚。

    处理完一份公文,刘大夏搁下笔,揉了揉眉心,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随即强压下心中对儿子的担心,又取过一份公文翻开,继续批阅。

    衙门前门一阵嘈杂,一名宫中小宦官手捧黄绢匆匆而入。

    一直走到内堂前,小宦官这才尖着嗓子大声道:“有旨意,兵部尚书刘大夏接旨——”

    屋内刘大夏楞了一下,然后不急不徐整了整官袍乌纱,缓缓走出了屋子,面朝皇宫方向跪下,沉声道:“臣,刘大夏恭聆圣意。”

    “制曰:朕尝闻从来帝王之治天下,未尝不以敬天地法祖为首务,是故乘时抚运,既协于讴谣,及物推恩,革故鼎新,资政大夫衔实授兵部尚书刘大夏,累官兵部职方司郎中,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及至兵部尚书,朕闻刘卿前绩善躬布仁德,吏治克家,绪于政声,朝野颂扬,卿以天顺八年入仕,时年久疴,体衰老迈,朕何忍忠勤之士惟负荷之艰,肱股之臣焦思劳神,是故朕兹以覃恩,准予卸职致仕,进封刘大夏太子太保,右柱国大夫,授华盖殿大学士,存恩泽荷天家之庥命,增耀门闾,钦哉。”

    小宦官念完了圣旨,然后缓缓将黄绢卷起来,笑眯眯地朝刘大夏一递。

    呆若木鸡的刘大夏神情麻木地接过圣旨,脑子却仍嗡嗡作响,他还在反复咀嚼圣旨的内容,越想越觉得不敢置信。

    陛下……这就同意我致仕了?如此迫不及待,竟连挽留一下的表面工夫都懒得做,径自下旨恩准了?

    刘大夏呆楞无言,一颗心却仿佛忽然坠入了冰窖,从头凉到脚。

    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刘大夏两行老泪无声地滑落眼角。

    大明中兴啊,弘治盛世啊,这个欣欣向荣马上要走向强盛的帝国,换了这么一位年少昏庸的皇帝,帝国还能走向强盛吗?

    刘大夏无声地痛哭着,乌纱两侧露出的苍老白发,诉说着这些年为大明的辛苦操劳,到头竟是一场镜花水月。

    握着圣旨的手颤抖得愈发厉害,刘大夏深吸一口气,老泪纵横但语气却非常平静,面朝皇宫方向以头触地,怆然道:“老臣,领旨谢恩。”

    小宦官嘿嘿笑道:“司礼监刘公公说了,陛下国事繁忙,刘大人领旨之后赶紧回家收拾行李准备归乡吧,宫里入夜落闸,就不必进宫向陛下辞行了,老大人为国操劳一生,陛下和满朝文武都会记得您的,未来史书里,老大人也将彪炳千古,名垂万世。”

    刘大夏没理会小宦官,麻木地站起身,身躯踉跄着走进内堂。

    未多时,在兵部衙门大下官吏震惊不舍的目光注视下,刘府长随拎着一个小包袱,一手搀扶着身躯佝偻苍老的刘大夏,缓缓离开衙门,上了刘府的马车,朝府中行去。

    衙门对面静静停着一乘不起眼的蓝昵官轿,直到刘大夏的马车走远,一身便装打扮的严嵩凑到官轿帘前轻声道:“侯爷,圣旨已下,准予刘大夏告老了。”

    官轿里沉默片刻,传来秦堪轻轻的叹息:“这哪是准予告老,分明是将他赶出京师……”

    严嵩笑道:“侯爷的青云之志与刘大夏的个人前程,孰轻孰重?”

    秦堪又沉默了许久,忽然扬声道:“李二……”

    一身黑色短衫打扮的李二凑近轿帘:“侯爷,属下在。”

    “告诉丁顺,刘祖修可以放出来与刘大夏相见了,前几日刘瑾受辱,必恨刘大夏入骨,刘大夏此番离京归乡,刘瑾必派西厂高手半途刺杀,你马上传我谕令,派锦衣卫肃敌高手百名紧急出京,一路护送刘府一家安全回到家乡华容。”

    “是!侯爷,就怕刘瑾不肯善罢甘休,西厂若派出一拨又一拨的刺客,咱们恐难以应付。”

    “无妨,叫丁顺干点事情出来转移西厂的注意力,比如杀几个番子,又或者厂卫之间打一架,闹点事什么的。不能让刘公公闲着呀。”

    “是,属下明白了。”

    刘公公很闲。

    刘大夏一家愁云惨雾在家收拾行李准备归乡之时,刘瑾翘着二郎腿坐在司礼监得意地哼着小曲儿,悠闲的神态不时散出一股杀机。

    往死里得罪了大明内相,刘大夏一家还想安然回乡?简直是笑话!

    西厂的高手早已出城,等候在两广官道上,只等刘大夏一家送上刀口,必是灭门的下场。

    自大明仁宣之后,官场上的风气渐渐变得平和,大臣与皇帝斗得昏天黑地,大臣与大臣之间也斗得日月无光,任何朝代都有政敌和对手,有对手就有胜负,总有一方力所不逮,落个黯然退出朝堂的下场,然而不论当初在朝堂上斗得如何惨烈,官场里仍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斗到其中一方罢官回乡,斗争便到此为止,胜利的一方绝不再落井下石,气度大一些的甚至亲自城外相送,奉送仪程,多年仇敌一笑泯恩仇。

    不寻前仇,不翻后帐,祸不延家小。此所谓“君子政治”。

    无论大明官场风气如何糜烂,吏治如何腐败,不得不承认,这个朝代有着后世所远远不及的闪光点,值得后人敬仰学习。

    然而这个良好的规矩发展到正德朝,却被刘瑾一手破坏了。

    太监终归是太监,这一类人因为身体的残缺,心理也渐渐扭曲变态,这种变态比偷窥女人大便严重多了,谁敢得罪他他便弄死谁,真正要人命。

    一想到刘大夏一家大小倒在血泊里的情景,刘瑾便乐得呵呵直笑,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阴森可怖。

    屋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刘瑾笑声顿止,一颗心往下一沉。

    每次听到这种匆忙的脚步声,便代表着没什么好事发生。

    一名小宦官匆匆入内,胡乱行了个礼,急道:“老祖宗,不好了,刘大夏一家已收拾了行李,乘车出京,朝中近百位大臣十里亭外相送……”

    刘瑾道:“百官相送有什么打紧,刘大夏四朝元老,朝中门生故吏甚多,没人送才叫奇怪呢。”

    “不仅如此,刘大夏一家上路时,除了刘府几名老仆之外,隔着半里地竟有百余名精干武士陪同上路,西厂番子回报,估计这些人是锦衣卫的肃敌高手,奉了秦堪之命护送刘大夏一家回乡,老祖宗派出的刺客恐怕无法出手了……”

    刘瑾一呆,接着勃然大怒:“秦堪!秦堪!王守仁你保了他,刘大夏你也保他,你一定要跟杂家作对到底吗?”

    话刚说完,张彩满头大汗走了进来。

    “刘公,刚才下官从宫外听到消息,刘大夏的儿子刘祖修出现了,他儿子哭个不停,说五天前被人灌醉后绑了票,一直不得自由,直到今日才被放出来……”

    刘瑾怒道:“放屁!刘祖修被绑,前几日叫青楼*子来羞辱杂家的人是谁?”

    张彩目注刘瑾,缓缓道:“刘公再仔细想想,那晚您真的亲眼瞧见刘祖修现身了么?”

    刘瑾一呆:“…………”

    张彩声音愈发低沉:“秦堪欲量产佛朗机炮,在刘大夏那里碰了钉子,那件事以后,刘公不妨想想现在,佛朗机炮在刘公一力推行下,造作局开始大肆量产了,得罪了秦堪的刘大夏,也被刘公亲手扳倒了,如今刘大夏被迫致仕,大臣们对刘公多有诟言,甚至辱骂刘公者不在少数,这些如乱花迷眼的事情背后,秦堪一直没有露过面,但他想做的事,刘公全帮他做到了……”

    刘瑾神情怔忪,如遭雷殛,两只小眼睛睁得大大的,脸色由红转白,由白变绿。

    “上了那恶贼的当了!”刘瑾忽然重重跺脚。

    带着极度的愤怒,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悔恨,刘瑾颤声道:“来人!快!命造作局停了佛朗机炮,还有,追回刘大夏,请他回朝继续,继续……”

    说到这里,连刘瑾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张彩叹道:“佛朗机炮刘公乾纲独断,为了量产它甚至廷杖了几名激烈反对的大臣,如若叫它停产,刘公朝令夕改,威严何在?追回刘大夏更不可能,那是圣旨恩准他致仕返乡,岂能说改就改?……刘公,承认吧,我们,输了一城啊!”

    刘瑾失魂落魄地坐在炕角,方才志得意满的样子荡然无存,一种深深的羞怒和悔恨狠狠吞噬着他的心,不知过了多久,刘瑾忽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仰望司礼监的房梁嘶声厉吼:“秦堪!秦堪!你要坑杂家多少次才肯罢休?够了吧?啊?你够了吧!”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4 17:21:19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