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五十一章 相逢一笑

    甜蜜欢欣的气氛随着秦堪尴尬的介绍而终止了。

    杜嫣的笑靥渐渐凝固,拧着秀眉眯着杏眼,不大友善地盯着眼前这位美丽飒爽的蒙古土特产。

    土特产显然对秦堪的介绍很不满意,杜嫣瞪着她,她则瞪着秦堪,秦堪嘿嘿干笑不已。

    丁顺和众侍卫动作很一致地忽然仰头看着蓝天白云,眨眼间表情缥缈,神魂不知云游几重天外。

    不知过了多久,杜嫣瞧着塔娜冷笑道:“如此活色生香还会喘气儿的土特产,倒是不多见,相公每次总能带来惊喜呢。”

    冷笑的表情再配上不友善的言语,瞎子都看得出这位正室夫人不怀善意了。

    塔娜秀眉一皱,虽然汉语并不精通,但杜嫣的意思她还是听得出的,于是冷冷道:“这位夫人想必是秦大人的妻子了,我与秦大人清清白白,你没必要用那种吃人的眼神看我,管好你家男人才是正经,我是朵颜卫遣派的向贵国皇帝陛下朝贡的使节而已。”

    毫不客气的话令杜嫣柳眉一竖,当即便打算挽起袖子动手,秦堪见状不妙,赶紧拦下了她,顺着塔娜的话头,只说她是朵颜卫朝贡的使节,这才消了杜嫣的怒火。

    “使节呀……”杜嫣轻蔑朝塔娜一瞟,笑意嫣然道:“穿着大红裳的女使节可真不多见,不知道的还以为千里迢迢赶来咱们大明出嫁呢。”

    塔娜勃然大怒,她本是番邦女子,大红衣裳是她的喜好,根本不知大明域内穿红衣代表出嫁,但杜嫣这句话里的讥诮意味她还是听得出的,与人吵架她嘴拙,草原上解决问题的方法通常比较简单。

    “来人,取我战马长刀!”

    杜嫣仰天一笑,正待应战,秦堪阴沉着脸将她拉到一边。

    “嫣儿,你不能动手。”

    “为何?”

    “这只土特产除了是朵颜卫朝贡的使节,也是相公我的救命恩人。”

    “啊?”杜嫣脸色变了。

    “当初辽河一战,相公被鞑子围得铁桶一般,正待横刀自刎殉国之时,她领朵**兵来救,这才令相公死里逃生,捡回了一命。”

    杜嫣脸色青红不定,方才的满腔恼怒早已烟消云散。

    “既然是相公的救命恩人,我怎敢再与她动手?但是……相公,她若一路上主动挑衅我怎么办?”杜嫣复杂地瞧了塔娜一眼,摇着秦堪的手撒娇。

    秦堪沉声道:“这个好办,揍她。”

    打架终归不是好事,武功再高,长得再娇媚,一旦动起手来,比两只抢骨头的狗好看不到哪里去。

    平息了两个女人的争斗,仪仗大军继续前行。

    五日后,京师的城墙遥遥在望,经历了数月辛苦的官兵们终于露出了兴奋的神情,不顾百户千户们的呵斥,队伍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人人脸上挂着由衷的轻松和眷恋。

    离城尚有十里时,一名穿着绛袍的太监笑吟吟地等在官道边,却正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兼东厂厂督戴义。

    见秦堪仪仗走近,戴义急步上前穿过枪戈如林的前军,走到秦堪的座骑前站定,瞧着下马一脸笑容缓缓迎向他的秦堪,戴义眼睛眨巴几下,瞬间落下泪来。

    没等秦堪拱手作礼,戴义几步抢上前握住他的手哽咽道:“秦帅……秦帅平安无事,国之大幸,陛下之大幸,亦我等知交之大幸也,平安就好,平安就好啊!”

    秦堪微笑道:“戴公公有心了,此番九死一生,再见故人,恍若隔世呀。”

    戴义轻轻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急忙笑道:“瞧杂家这张烂嘴,以后可不能称您秦帅,而是侯爷了……侯爷您是不知道,当初噩耗进京,杂家心里疼得两宿没睡觉,头发都白了一大半儿,侯爷,您可是杂家的天,杂家的主心骨呀,您若有什么不测,刘瑾那老王八第一个要对付的便是杂家,不瞒您说,杂家前些日子正打算收拾包袱偷偷逃出京了呢,幸好山海关又报来佳讯,侯爷乃千金之子,以后万万不可亲身犯险了,多少为杂家这些躲在侯爷羽翼下的忠属想想,你若有个好歹,咱们的天可就塌了啊……”

    戴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罗嗦个没完,尽管明知多少掺着利益成分,秦堪还是有些感动。

    “让戴公公担心了,以后秦某一定小心谨慎,戴公公今日出城十里,是特意迎我么?”

    戴义笑道:“陛下派人给侯爷宣旨,杂家想念侯爷,于是抢了宣旨太监的活儿,亲自出城先见侯爷。”

    语气一顿,戴义表情一肃,道:“陛下有旨,山阴侯,锦衣卫指挥使秦堪赐穿蟒袍,许骑马禁宫行走,秦堪入京后即刻进宫面君。”

    秦堪赶忙拱手应了。

    …………

    …………

    一千余人的仪仗不急不徐地入了城。

    走时浩浩荡荡三千多人,回来少了一大半,不少人还是重伤在身被袍泽抬着回来的,与去时的风光相比,这支队伍无疑落魄了许多,然而这一千多经历过血与火,生与死鏖战的官兵,尽管样子落魄,可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强大自信和无法形容的顾盼神采,却与当初吃太平粮的京兵大不相同。

    千余人列队缓行,迎面扑来一股子带着血腥和硝烟的味道,仿佛一千只从野外窜进城的恶狼,任何敢于挑衅他们的敌人都将被无情撕成碎片,吓得京师路人纷纷惊慌闪避,连巡城的五城兵马司军士和东西厂番子们也忙不迭地退到一旁。

    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是,秦堪的入城虽引来无数百姓敬畏的观望,但朝中的大臣们却没有一个迎接他的,巍峨的皇宫外,只有一群锦衣卫属下以大礼相拜。

    秦堪一副荣辱不惊的微笑,吩咐丁顺雇了一辆马车送杜嫣先回家之后,又与众属下寒暄了一会儿,这才领着塔娜进了皇宫。

    塔娜自进城的那一刻起便罕见的沉默起来,紧紧抿着嘴不说话,眼睛却好奇的四下打量,眼中充满了惊叹之色,显然,京师的繁华对这个从未离开过草原的小姑娘来说,绝对是闻所未闻的。

    当她最后看到雄伟巍峨的大明皇宫时,目光已变得极度震惊,此时此刻,她终于对这个传延了几千年,有着蒙古人无法比拟的灿烂文明的民族感到深深的敬畏了。

    “喂,狗官……”塔娜终究有些怯意了,悄悄拉了拉他的袖子:“你们明廷的房子好大,这是你们皇帝住的地方吗?”

    秦堪笑道:“对,只有皇帝才配住这么大的房子。”

    塔娜咬了咬下唇,道:“前年马奶节的时候,我随额直革去伯颜猛可的黄金大帐朝拜,今日一比,他的黄金大帐……”

    秦堪笑着接道:“蜗居,他那顶破帐篷只能算蜗居。”

    塔娜怅然失落道:“那我额直革的大帐简直……”

    “简直像个棺材,你爹躺在里面左翻一下,不得劲,右翻一下,还是不得劲……”

    “…………”

    秦堪的毒嘴终于令塔娜惧意渐消,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烈的欲将他立斩刀下的冲动。

    好在塔娜颇识时务,此处是大明禁宫,据说是天下最雄伟也是戒备最森严的地方,来回不停的禁宫武士巡弋经过他们的身边,纷纷朝秦堪抱拳为礼,恭敬之态连她这个不谙世事的蒙古女子也看得出,这狗官在朝中的势力很不一般,若敢殴打他,大抵会被无数弩箭射成蜂窝。

    恨恨剜了秦堪一眼,塔娜决定忍气吞声,不跟这狗官计较。

    二人缓步慢行,进了承天门,穿过太庙太社稷,前方不远处便是金水桥。

    秦堪一边逗着塔娜一边悠闲缓步,猛不丁抬眼一瞧,秦堪楞了一下,接着眼眶顿时泛上一层湿意。

    河水潺潺的金水桥上,朱厚照穿着一袭白色绸衫,头顶挽成一个发结,镶嵌着碧绿宝石的玉簪将黑亮的头发固定在头顶,修长的身影静静地立在桥上,如浊世里的洁白莲花般出尘脱俗。

    朱厚照的嘴边已长出少许绒毛,嘴角带着轻轻的笑,远远地注视着秦堪,眼眶却蓄满了泪水。

    二人再见,恍若隔世,秦堪心情一阵激动,急忙上前几步,一撩蟒袍下摆,跪在朱厚照身前,大声道:“臣,锦衣卫指挥使,辽东督抚秦堪,奉陛下旨意巡辽归京,此行整肃辽东,诛李杲,结朵颜,血战鞑靼,臣幸不辱命。吾皇万岁!”

    朱厚照弯身将秦堪扶了起来,眼泪扑簌而落。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二人相视一会儿,接着哈哈大笑。

    重逢的泪水随着笑声滑进嘴里,细细一品,竟是甜的。

    PS:许久不码字,正在调整状态,慢慢会恢复的……

    月底了,那啥,求月票!算是庆贺老贼恢复更新吧……诸兄莫吝啬,快快投来!!(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9:04:41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