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严嵩破题

    别人赌男赌女倒也平常,塔娜居然赌金柳将来生个蛋,其心何等恶毒。(/baojian/宝鉴)

    咬牙切齿盯着塔娜落荒而逃的背影,秦堪很想把她吊起来抽一顿鞭子,鞭子上最好沾点盐水,抽起来爽歪歪。

    丁顺也瞧着塔娜很没义气落跑的背影,目光很幽怨,可怜巴巴道:“是她说一切皆有可能……”

    秦堪忍不住又踹了他一脚:“等着,将来我把她睡了,让她生个蛋出来!”

    眼睛余光一瞟,却见一袭绿色官袍的严嵩颇显局促地站在不远处,脸色有些尴尬。

    见秦堪注视他,严嵩整了整衣冠,上前施礼:“下官翰林编修严嵩,拜见侯爷。”

    秦堪点点头,眼中泛起了笑意,扭头望向丁顺等人时又迅速换了一脸怒色:“你们这些粗鄙汉子都跟严大人好好学学礼数!”

    丁顺等人怪异地瞧了严嵩一眼,不敢出声,唯唯应是。

    自见了严嵩后,秦堪的心情忽然好了很多。

    任何时代都不缺钻营攀附之人,地位和官职在他们心里显然比名声重要,为了飞黄腾达甚至攀附奸党也在所不惜,比如焦芳就是这类人,严嵩也是。

    令秦堪高兴的是,从此自己身边终于有了一位货真价实的文化人。

    摆了一个礼贤下士的姿势,秦堪客气地请严嵩入府,刚走两步,秦堪忽然想起什么,转身盯着丁顺道:“不对,你们教塔娜耍钱我知道,但她从来没赌过这么大,她押的那五两银子是谁借的?”

    七八只手同时默默指向严嵩,严嵩的白脸忽然一红,接着很快恢复如常。一脸正色道:“胡说,绝无此事,侯爷不可轻信。”

    秦堪满意地笑了,很好,无耻的样子颇具他当年的神韵,就冲这一点,秦堪决定欣赏他,今后想必跟他一定有很多共同话题。

    ***************************************************************

    侯府前堂。

    严嵩坐在宾位,神情有些紧张不安。

    下人奉上清茗。秦堪慢吞吞啜了一口,然后朝严嵩笑了笑。

    “严大人……”

    “不敢,侯爷当初对下官有提携馈赠之恩,万不可如此称呼,折煞下官也。下官表字惟中。”

    “好,本侯不跟你见外了,惟中,你如今仍是翰林编修?”

    “是。”严嵩表情泛了几分无奈:“上月蒙吏部王侍郎和国子监谢祭酒不弃,荐举下官入兵部任主事,可惜焦阁老……”

    秦堪笑道:“焦老大人大约为了提携后进,毕竟你还年轻。也许他觉得你应该多磨练几年再委以重任,此乃一片栽培之心,惟中不可心生忌恨。”

    严嵩急忙道:“侯爷提点得是,下官也深知焦老大人一片苦心。心中只有感激,怎会忌恨?”

    秦堪点头,很好,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大家旗鼓相当。不分伯仲。

    此刻严嵩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紧张却不慌乱。心情却如同走进科考的号房一般忐忑。

    今日,是他人生的第二次科考,从整个人生的意义上来说,这一次比上一次更重要,它关系着自己的人生是碌碌无为还是飞黄腾达。

    严嵩心怀忐忑的同时,秦堪却在打量着他,越看越满意。

    史书上说严嵩“无他才略,惟一意媚上,窃权罔利”,基本没一句好话,可是史书这个东西不实之处太多,或许严嵩确实有一颗钻营贪权之心,不过在秦堪看来,这是一个年轻人入了官场后应该具有的野心,“野心”是个好词儿,端看用在什么人身上,各类古今中外书籍里,若把“野心”换成“志向”,听起来就顺耳多了,不仅励志,而且正面。

    盯着慢吞吞地品茶的秦侯爷,严嵩悄悄咽了口口水,刚入官场,终究还是少了几分官员的气度,见秦侯爷久久不语,严嵩忍不住先开口了。

    “侯爷,刚才下官在门口听丁千户说,侯爷因量产佛朗机炮一事而跟刘尚书理论去了?”

    秦堪笑道:“不错。”

    严嵩犹豫了一下,道:“下官斗胆,观侯爷气色,怕是不大顺利吧?”

    秦堪叹了口气,道:“刘尚书担心量产佛朗机炮耗费国库,也是一片老成谋国之心呀。”

    严嵩微微笑了笑,话是句好话,不过他听出来了,秦侯爷的语气跟这句好话不大搭配。

    好,严嵩终于找到考官给他出的题目了。

    “若侯爷坚持量产佛朗机炮的意思,下官愿为侯爷分忧。”

    秦堪饶有兴致道:“惟中有何高论?”

    严嵩正视秦堪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司礼监刘公公为推行新政,这一年来以屠刀而证天道,不下百位官员或被杖毙或被贬谪,刘公公杀得,侯爷为何杀不得?侯爷若不忍下手,最少也能将拦路的人扫到一边。”

    “如何扫到一边?”

    严嵩垂头看着自己的指尖,声音忽然压得很低,仿若轻叹:“侯爷,刘尚书今年七十岁,他……已经很老了。”

    秦堪仰头看着头顶的房梁,也仿佛在自言自语:“可是……如何让他自己上疏告老呢?”

    “借刀杀人或可。”

    “借谁的刀?”

    严嵩声音更低了:“如今满朝公卿文武,当然是司礼监刘公公的刀最锋利。”

    秦堪渐渐坐直了身子:“如何借?”

    “下官听朝堂和市井传闻,说侯爷与刘公公貌合神离,怨隙渐深,不知可有此事?”

    秦堪犹豫了片刻,坦然点头道:“不错,感情早已破裂了。”

    严嵩笑道:“如此,下官断言,侯爷若说往东,刘瑾必然往西,我等若虚张声势一番,刘瑾这把刀侯爷必能借到手。”

    秦堪笑得有点狐疑:“刘瑾这么容易上当?他可是五十多岁的老太监,不是十几岁的青春叛逆少年。”

    严嵩拱拱手,道:“下官冒昧,斗胆问侯爷一句,侯爷觉得刘瑾是怎样的人?”

    “阉人?坏人?作死的人?”

    严嵩缓缓道:“侯爷,刘瑾其实是个蠢人。”  
时间提醒:2017-11-23 07:52:00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