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严嵩投靠

    秦堪躺在冬日的院子里,阖着眼晒着暖洋洋的太阳,院子的槐树下传来悠悠的抚琴声,大着肚子的金柳一脸恬淡笑意地轻轻弹奏着悠扬的琴曲,琴曲说不出的喜悦和期待,可惜不成章法,偶尔停下来空出手,爱怜地抚抚小腹,整张脸透出比岁月更静的母性光辉。

    槐树下的小石几上搁着一具精致的小炭炉,炉上烫着一壶酒,酒烫得正好时,杜嫣便纤手取过,再将它轻轻倒入酒盏里,送到秦堪嘴边,秦堪闭着眼,动动嘴皮子一啜,温度正好的酒液便入了喉。

    此情此趣,纵然比不得古人“鸣笙起秋风,置酒飞冬雪”的意境,却也相去不远了。

    怜月怜星出落得愈发亭亭玉立,二女一左一右坐在秦堪身边,一个给他揉腿一个给他捶肩,见秦堪没睁眼,不时取过秦堪的酒盏儿,小心地啜一口,被辣得无声的吐了吐舌头,小脸蛋涨得通红通红的。

    “俩丫头小小年纪不学好,老爷的酒好喝吗?”秦堪闭着眼却仿佛什么都知道,只是享受眼下着温馨恬静的气氛,懒得睁开眼而已。

    怜月怜星一惊,然后嘻嘻一笑,按揉的力道却愈发卖力了,不乏讨好的味道。

    杜嫣恨恨横了他一眼,忿然道:“相公倒真享受,左拥右抱的,一群女人侍侯你,咱家后院女人越来越多了,如今又多住进来一个蒙古女人,要不妾身花银子把咱家后院扩建一回,再添十几个厢房虚位以待如何?”

    “嫣儿不可胡说,塔娜远来是客,又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待她要礼貌一点,不可冲撞。”

    一提“救命恩人”四字,杜嫣也没了脾气,怔怔半晌,叹了口气道:“说来倒是我小心眼儿了,若非塔娜领兵驰援辽河,咱秦家的天可就塌了,本该对她待以大礼,可我也是武人,最看不得人家耀武扬威的样子,每次一见我便生气得紧。”

    秦堪叹气道:“看来你们之间难免一战,夫人莫急,回头我跟皇上说说,请他把奉天殿的房顶空出来,你俩上去打一场,前提是不准动兵器,只准用拳脚。”

    “为何要去奉天殿的房顶?”

    “要么不打,要打就打出名堂来,‘决战紫禁之巅’,多好听……”

    杜嫣顿时颇为意动:“真的吗?相公不会有麻烦吗?”

    “没什么麻烦,无非几百个大臣和言官参劾我无法无天,目无君上,罪当凌迟而已……”

    杜嫣兴奋的目光立马黯淡,忿忿掐了一下他,气道:“相公每次总捉弄我……”

    说罢杜嫣没好气将酒盏往秦堪嘴里一灌,拍了拍手风风火火到前院视察下人工作去了。

    院子又恢复了静谧,秦堪侧过身,爱怜地摸了摸身旁金柳隆起的小腹。

    “孩子踢你没?”

    金柳噗嗤一笑,将他的手按在自己小腹上不动,嗔道:“妇道人家的事,相公懂什么,如今才三个多月,孩子都没成人型儿呢,哪来手脚踢我?”

    秦堪眨眨眼:“晚上相公去你房里,好好跟咱孩子说说话儿……”

    金柳笑道:“可不行呢,杜姐姐会吃了我的。相公以后夜里好好……陪姐姐,让她也怀上,不然姐姐一把火将房子烧了的心思都有了。”

    秦堪黯然叹道:“这几日我陪过她了,你是不知道,夜里她把我当牲口使啊,一次又一次,非要怀上才肯罢休,如今一到天黑我腿肚子便发软……”

    转头瞧着怜月怜星,秦堪无限爱怜道:“俩丫头出落得愈发水灵了,晚上给老爷留着门,老爷去房里给你们做个体检……”

    回京之后应酬一直没断过,不停有人登门拜访,当然,拜访时礼物孝敬必然免不了的。

    大明的朝廷风气很怪异,非常的人格分裂。

    大臣们白天在金殿大义凛然,时刻叫嚣着人君人臣的气节,正可谓左青龙右白虎,一手执孔孟,一手抓道德,人前人后一副道德先锋的样子,不骂几句皇帝昏庸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然而一到晚上,这些所谓的道德先锋什么男盗女娼的事都干得出来。

    一个深受圣眷,能让当今皇帝力排众议,甚至不惜举屠刀杀人也要给他封爵授印的人,绝对是朝中诸多大臣巴结的对象,更何况这位极得帝宠的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手里还掌握着令天下闻风丧胆的锦衣卫。

    于是刚换了侯爵招牌的秦府门前络绎不绝,新晋秦侯爷整日里扯着笑脸面部抽筋,晚上数钱手抽筋。

    四五天之后,客人才略少了些,秦堪由衷松了口气。

    很想在大门挂个牌子,也不说什么主人好静,恕不见客之类的客气话,单只写一句“此间主人擅挖祖坟”大抵能让大部分客人望风而逃,可惜又舍不得他们带来的长长礼单,几番犹豫,终究作罢。

    丁顺登门不需要带礼物,理论上来说,丁顺现有的一切都是秦堪给的,连他的小妾都是秦堪从中作保才没被他家正室婆娘扔井里,熟人就不用客气了。

    前堂里,秦堪翘着腿慢悠悠品着茶,丁顺则恭敬向他禀报着京里这几日的风闻时事。

    他嘴里说出来的事情,朝廷邸报上可看不到。

    “侯爷,还记得当初侯爷岳父身陷绍兴织工案,当时您收买了个名叫严嵩的国子监贡生帮您煽动国子监闹学吗?”

    秦堪一楞,眼睛微微一眯,嘴角露出一抹笑,饶有兴致问道:“严嵩?他该高中了吧?”

    丁顺笑道:“侯爷慧识人,这严嵩果真高中了,先帝取了二甲进士呢,当时便授了庶吉士,入翰林院当了编修……”

    秦堪道:“翰林编修是个熬资历的位置,苦苦熬上几年,日后腾达不在话下,又是庶吉士的身份,将来拜相入阁也不无可能。”

    丁顺恭声应是,有些奇怪道:“侯爷倒是挺看好这家伙的,不过严嵩最近有点背运……”

    “他怎么了?”

    “严嵩当了翰林编修不到一年,手眼倒是通天,吏部右侍郎王鏊和国子监祭酒谢铎都很喜欢这个年轻后生,有了这两位大人的荐举,吏部上个月便将严嵩调出翰林,任为兵部主事,谁知却被焦芳焦大学士驳了回去……”

    秦堪愕然:“为何?”

    丁顺笑道:“只因严嵩是江西人。”

    秦堪明白了。

    老焦入朝之后,被江西人打压了一辈子,如今抱着刘瑾的大腿好不容易手握大权,报复社会正是应有之义。

    秦堪摇头笑道:“焦老大人今年快八十岁了吧?都说人老心宽,他老人家的心眼儿可真是……”

    丁顺笑道:“越活越回去,说的就是这老杂碎……严嵩被灰溜溜打回翰林院,心里也顺不过这口气,这不,昨日他不知怎地找到了属下……”

    说着丁顺小心瞧了瞧秦堪的脸色,道:“严嵩托了属下的门路,想来拜会侯爷……”

    秦堪笑了,年纪轻轻颇善钻营,难怪未来有本事成为权势熏天的大明首辅,这样的人才当笑纳入麾下才是,有野心是好事,不怕制不住他,就怕他没本事。

    斜眼睨着丁顺,秦堪哼了哼:“丁顺,说实话,收了严嵩多少孝敬?”

    丁顺恬着脸笑道:“属下该死,真不多,姓严的其实是个穷鬼,说请我逛窑子结果还是个半掩门的暗娼,银子真没送过,他家乡的特产倒送了许多,什么紫玉杨梅,双林夏布……搁了别人送属下这玩意儿,早把它们扔大街上了,不过严嵩不一样,属下记得侯爷当初夸过他,从此留了心,他纵不送我分毫,属下也乐意帮他这个忙,属下琢磨着侯爷身边都是咱们这种粗鄙武夫,如今您封了侯,也该有个读书人帮衬一下……”

    秦堪笑道:“你倒有心了,不过人家请你逛窑子,姑娘你睡了,事情我来办,丁顺啊,这事儿本侯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丁顺狠狠一拍胸脯:“属下这就包了燕来楼,里面的姑娘随便侯爷睡,看上哪个睡哪个,睡完这个睡那个!”

    “免了,最近腿软,没兴趣……”沉吟片刻,秦堪轻轻敲了敲桌子,道:“告诉严嵩,过几日来府上见我,我给他一份前程。”

    丁顺笑嘻嘻道:“侯爷仁义。”

    不说不觉得,丁顺顺嘴一提,倒是说中了秦堪的心思。

    锦衣卫指挥使是武官,身边确实都是些粗鄙武夫,像丁顺李二这些老部下,叫他们杀人放火挖祖坟没问题,这帮杀才什么事都敢干,可说到出主意,丁顺他们都不行了。

    身边确实缺少一个能为他出谋划策,趋吉避凶的读书人啊。

    刘瑾大刀阔斧忙改革,趁这个空档,秦堪觉得自己也该广植羽翼才是。

    “侯爷,还有一事……”

    秦堪回过神:“什么事?”

    “兵部尚书刘大夏那个老匹夫在兵部大堂骂您家祖宗十八代,还口口声声说要去金殿参您……”

    秦堪奇道:“我最近没招惹他啊,老匹夫吃错药了?还是你们这帮杀才冒充我的名字睡他小妾了?”(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时间提醒:2017-11-25 04:19:22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