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四十二章 秦家女人(上)

    “……背水绝境,将士力竭,援绝气尽,生望殆失。将有必死之心而士无贪生之念,臣率残部三千坚守辽河东畔,誓死不降,唯以残身而全气节,死社稷矣。臣,秦堪绝笔。”

    朱厚照拿着信笺的手微微发抖,泪水迷蒙的眼睛死死盯着信笺,目光透出一种深深的恐惧,一颗心如同坠入深不见底的深渊,一直往下沉,往下沉……

    这种恐惧他曾经经历过,当他看到父皇永远闭上眼睛的那一刹,心中亦如此刻般刺痛。今日,他再次被这种恐惧所包围。

    乾清宫里静静的,刘瑾等人见朱厚照的表情也纷纷着了慌,又不敢问信上写了什么,一个个伏首跪在地上,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眼泪不停滴落在信笺上,发黄的信笺被浸湿了一大块,朱厚照强忍着哀恸一字字看下去,直到看到最后那一句“陛下,陛下,臣走啦,你以后好好保重自己。”时,朱厚照猛然抬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陛下节哀!”众人跪地齐声道。

    “秦堪他,他怎么会死?他那么大的本事,怎么可能会死?来人,快来人!宣旨,宣朕的旨意,叫五军都督府,十二团营,宣大边军……不管是谁都好,速速发兵救秦堪!快!”朱厚照一边哭一边重重跺脚。

    门口的小宦官楞住了,一脸茫然无措。

    皇上情急之下发的这道圣旨可真令人糊里糊涂,十二团营是拱卫京师的精锐,每营皆由一位开国侯掌管,它是京师最大的一支拱卫力量,总计约十万人马,没头没脑的,就凭皇帝一句话便将他们调到关外辽河边去,而且只是为了救一个人,这……恐怕满朝文武不会答应吧?

    朱厚照慌了神,小宦官呆立门口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连宣旨都没个去处。

    张永瞧出了朱厚照的无措,急忙高声道:“慢着!”

    走到痛哭不已的朱厚照面前,张永轻声道:“老奴万死,陛下,您看是不是先把事情弄清楚再做决断?秦大人是生是死还不知道呢,陛下了解清楚了再兴刀兵也不迟。”

    朱厚照哽咽点头,张永当即朝小宦官道:“报信的人呢?”

    小宦官讷讷道:“报信的是秦大人身边仪仗,勇士营的军士,此刻正躺在承天门外等着呢,据说换马不换人连跑了三天三夜,马都断气了,人还撑着一口气没昏过去,说是等陛下圣裁。”

    “赶紧宣他进殿!”

    报信的军士邋邋遢遢形容狼狈地跪在乾清宫大殿正中,眼神涣散无光,虚弱的身躯仿佛下一口气便会倒下去似的,却强撑着最后一丝精神,诉说着辽河一仗的惨烈。

    “……五千鞑子骑兵山崩海啸般向我们冲来,秦帅所率大部为步卒,鞑子第一轮冲锋过后,我们便损了近千将士,万马军中,将士们死守不退,属下等人已无数次磕头乞求秦帅渡河先逃,秦帅却一直扼守中军,誓与将士共生死,小人被秦帅强令带信横渡辽河,直到小人游到辽河对岸,还看到秦帅的钦差龙旗仍旧屹立不倒,小人所见到的最后一幕,便是鞑子骑兵突破了中军,向秦帅围去……”

    军士说着说着,伏地大哭起来。

    朱厚照失魂落魄,重重朝椅子上一坐,脸色愈发苍白。

    张永,谷大用等人脸上顿时露出惋惜甚至哀伤的神情,刘瑾垂着头,眼中飞快闪过一抹喜色。

    不论殿中众人各怀怎样的心思,所有人都清楚,秦堪必然凶多吉少了。

    事发已过三天,此时发兵再救还有何意义?

    朱厚照呆坐了许久,嘴一咧,又大声哭了起来。

    “秦堪,是朕害了你,朕不该让你去争那劳什子爵位,不该把你派到辽东,朕……朕该如何是好?朕以后如何是好?”朱厚照哭得肝肠寸断。

    刘瑾抽了抽鼻子,眼眶变戏法儿似的立马泛了红,接着哭得比朱厚照还大声:“陛下,一切都是老奴的错,当初老奴不该建议陛下派秦大人巡视辽东的,可老奴当时全是一片好心,想为秦大人争个爵位呀,陛下,老奴罪该万死!”

    朱厚照大哭道:“这事怎能怨你?谁都没料到秦堪命中竟有此一劫,朕悔不该当初啊!”

    二人抱头痛哭,旁边的谷大用,马永成等人也纷纷拭泪不止,不论真心还是假意,所有人都哭得很伤心,其中最伤心的莫过于张永了。

    张永不能不伤心,与刘瑾的关系一天比一天恶劣,张永正是需要外援相助的时候,盼星星盼月亮等着秦堪回京与他联手,结果却等来了秦堪的噩耗,秦堪死了,满朝之中还有谁能制衡刘瑾?

    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呀,被刘瑾排挤出内宫权力圈子已成必然,内宫的争权夺利激烈程度比外廷不知惨烈多少倍,失了权的太监下场怎生凄惨,张永连想都不敢想。

    各有各的计较,真正纯粹伤心的,却只有朱厚照。

    自父皇驾崩,时隔不到一年,朱厚照再次尝到了熟悉的痛苦滋味,这种痛苦如同失去至亲一般,他这才发觉,原来自己竟不知不觉将秦堪当成了亲人。

    “刘瑾,你说,朕怎么办?朕怎么跟他家夫人交代?秦堪和朕一样都是一根独苗,他死了,连子嗣都没留下,朕不仅害死了秦堪,更绝了他秦家的香火啊!”

    说起秦家夫人,朱厚照猛然坐直了身子,使劲一擦眼泪,道:“对,秦夫人还不知这个消息呢,朕要出宫去秦家府上,这事儿瞒不住,哪怕被他夫人打死朕也认了!来人,快,给朕更衣。”

    朱厚照风风火火跑出殿门赶往谨身殿更衣,刘瑾等众人连忙跟在朱厚照身后出了殿。

    张永呆立原地,不甘地张了张嘴,却又满脸苦涩地闭住。

    万岁爷的性子太毛躁,哭也哭了,伤心也伤心了……你倒是先下旨确认秦堪的尸首再奔丧也不迟呀!

    ——或许,秦大人没死呢?

    张永脑中刚冒出这个想法,随即苦笑摇头。

    秦府依然宁静如昔,秦堪离京后,府里由杜嫣这位正室夫人打理着一切。

    内院东厢房刚盘好的大炕上,艳丽如故的杜嫣身穿翠色夹袄褶裙,足着罗袜,两只秀气的小脚在袜内不时调皮地伸展扭动一下脚趾头,神情专注地盯着手里的一块描好了图样的绣布,正一针一针笨拙地绣着,图样画着旭日东升,虽只寥寥几笔,却非常传神,此图正是出自金柳的手笔。

    秦家大妇要做个贤良淑德的温柔主妇,配得上相公的官位和她自己的诰命身份,自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上窜下跳胡闹了。

    当初在绍兴时,杜嫣很害怕有一天会失去自由,害怕像落地的风筝一样从此失去蔚蓝的天空,与秦堪成亲两年多了,直到如今她才渐渐发觉,原来女人遇到心爱的男人以后,她们那对向往蓝天的翅膀却是自己心甘情愿剪下来的。

    万里长空的寂寥,怎比得过举案齐眉的一盏清茶?

    杜嫣的绣功很差劲,差到出乎金柳的想象,旭日东升图已然是绣活儿里最简单最易学的一种了,一轮红色的太阳,几朵白色云彩,照着样子绣描便是,可杜嫣还是学不会。

    秦家大夫人的脾气尚待磨练,绣了没几下,杜嫣气得将丝线生生扯断,随手一扬,一道白光闪过,绣花针已被钉在房梁上。

    “不绣了不绣了!女人为何非要干这种事?磨磨唧唧难受死了!家里缺什么绣件儿难道外面店铺里买不到吗?相公又不差银子……”杜嫣气道。

    同样穿着翠色夹袄,模样身段儿却比以前丰腴许多的金柳轻轻一叹,苦笑道:“杜姐姐,不是银子的事儿,女人天生就该干这活儿,男人都喜欢女人这样,所以女人不得不这样……”

    杜嫣哼道:“胡说,哪有什么事是女人天生该干的?”

    抬眼瞧了瞧房里点着的一柱檀香,杜嫣顿时面露喜色:“哎呀,今日贤良淑德的时辰已过去了,明日再继续吧!怜月怜星,俩丫头死哪儿去了?快来帮我熨好那件诰命朝服,太后娘娘快过寿了呢……”

    一边往屋外走一边唠叨,忽然,杜嫣脚步一顿,目光朝金柳身上打量。

    “金柳……”

    “杜姐姐何事?”

    杜嫣拧着秀气的黛眉沉思道:“你……最近好像胖了不少呢,而且更白了。”

    金柳俏脸一白,神情略有些慌张地强笑道:“妹妹我住在秦家吃得好喝得好,又没什么烦心事,心宽自然体胖呀,姐姐,你都快把我养成小猪了。”

    杜嫣到底是粗神经,闻言哈哈一笑:“明日我教你习一套简单的拳法,当是健体瘦身,女儿家家的胖成猪一样,将来怎么嫁人?”

    挥了挥手,杜嫣像只穿堂的燕子一般,灵巧地飞出了屋外。

    金柳怔怔坐在炕上,忽然噗嗤一笑,手抚着小腹,俏脸浮上幸福的神采,迷离若醉地喃喃自语:“孩子,知道什么叫幸福吗?幸福就是娘亲想着你的父亲,想着想着,就笑了……”

    接着金柳纤手不自觉地抚上了微微隆起的小腹,笑靥渐渐化作满面愁苦:“杀千刀的冤家,你若再不回来收拾这烂摊子,可快要瞒不住了呢,杜姐姐……以后有何脸面再见她呀。”

    朱厚照的登门很突然。

    晌午刚过,秦家的老管家打着呵欠刚从侧门里走出,打算出去遛遛腿,活动一下老骨头,刚跨出门,却赫然见到秦府门外,朱厚照一身白色儒衫静静地站着,仰头注视秦府正门上方那块黑底金字的牌匾,神情犹豫踌躇,他的身后恭立着几名白面无须的半老之人,不远处还散布着一些魁梧精悍的侍卫。

    朱厚照曾是秦府常客,老管家自是识得他的身份,楞了一下之后赶紧双膝跪下。

    朱厚照的目光从牌匾上收了回来,他的眼睛仍旧红肿,表情阴沉而哀恸,没等老管家说出恭迎的话,朱厚照便淡淡挥了挥手,沉声道:“免礼,秦家夫人可在府里?”

    老管家赶紧恭敬道:“回陛下,夫人在家。”

    “请秦夫人来外堂,朕有事跟她说,不必大开中门了,朕与秦堪……”朱厚照顿了一下,提起秦堪的名字,声音又有了几分哽咽:“朕与秦堪亲若兄弟,不用这些虚礼。”

    “是是,陛下请进外堂稍候,老朽这就去内院知会夫人。”

    老管家将朱厚照等人请进门后,脚下快步如飞朝内院走去,心情却越来越沉重。

    老管家活了大半辈子,眼力自然不凡,刚才大门前跪拜相迎时不经意地抬头,瞧见朱厚照那副哀恸欲绝的模样,心中顿觉不妙。

    坏了!

    家主离京多日不见回,今日皇上如此伤心的模样贸然登门,秦家必有祸事!

    …………

    …………

    秦府外堂。

    朱厚照一边哭一边艰难地将噩耗说了出来,低声的呜咽也渐渐变成了嚎啕大哭。

    杜嫣的脸色越来越白,藏在袖中的拳头却越攥越紧,随着朱厚照抽泣着将噩耗道出,杜嫣的身躯也摇晃得越来越厉害。

    待朱厚照说完,杜嫣猛地站了起来,俏脸白得吓人,连红润的嘴唇也瞬间失去了血色。

    “相公……相公战死辽河边?”杜嫣抖颤着重复问道。

    朱厚照闭眼重重点头,眼泪不停滑落脸庞。

    砰!

    堂内后侧的一扇山水屏风忽然倒下,悄悄跑到堂后偷听的金柳跟着屏风一起倒地,竟已晕厥了。(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时间提醒:2017-11-25 04:23:48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