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三十五章 塞外厮杀

    乌云不是乌云,它是一道万人的潮水,带着无边的杀意和冰冷的刀剑无情地拍向岸边。

    塔娜呆坐在马上,怔怔看着那道无坚不摧的洪流离她越来越近,像飓风一般碾压阻挡它的一切障碍。

    伯颜猛可的鞑靼军!

    “塔娜,快走!回去向可汗示警!”一名随从将她马首后的缰绳强行勒得转头,使劲朝马臀上狠狠一抽,骏马吃痛,嘶叫着飞快跑远。

    随从们用惊骇的目光回头看一眼越来越近的鞑靼大军,纷纷催动马儿往后狂奔而去。

    …………

    …………

    低沉的牛角号呜咽吹响,朵颜卫骑兵开始摆阵仓促接敌,广袤的草原上,鞑靼大军如过境的蝗虫般,黑压压地向朵颜卫扑来,朵颜卫的一万骑兵避开鞑靼锥状冲锋阵型的锥尖,分兵左右两侧迂回包抄。

    没有叫骂没有宣战,一场战争就这样突然开始。

    鞑靼与朵颜双方都是骑兵,而且数量大致相等,遭遇战不会给朵颜卫太多的时间准备,当鞑靼的大军离朵颜卫骑兵五里之遥遥时,朵**兵才仓促摆好阵势。

    中军里,花当神情惊惧,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伯颜猛可此番什么意思?他是冲着汉人的辽阳城而来,还是冲着我朵颜部?”

    “额直革,不管冲着谁,我们是第一个与他迎面撞上的,除了迎敌别无它法。”塔娜语气急促道。

    “不对,这件事必须弄清楚,全部落一万人的性命握在我手上,我不想打一场糊里糊涂的仗,我们朵颜输不起。”

    一名满身伤痕的斥候被人搀扶着踉跄跑到花当面前,按惯例,大军前行时总要往周边散出斥候打探前路敌情,这名斥候是回报敌情的,可惜太迟了些。

    “可汗,伯颜猛可尽起鞑靼各部落青壮共计一万五千人往南进发……”斥候面色发苦,这已经是一句废话了:“……我部三十余名斥候在前方五十里处与对方斥候遭遇,并发生交战,尽皆阵亡,只回来了我一个……”

    花当的脸色愈发惊惧了,抬眼朝五里外黑压压的鞑靼大军大致一扫,拧着眉头道:“不对,前方鞑靼只有一万人的样子,还有五千人马呢?”

    当了半辈子部落首领,花当这点本事还是有的,仅只一眼便看出敌人数量不对。

    “难道伯颜猛可为了吃掉我们,竟还布置了伏兵?”花当语声发颤。

    “可汗,鞑靼并无埋伏,他们奔袭到辽河北岸时,分出五千兵马往西而去,看样子是为了追杀明廷的钦差……”

    花当和塔娜闻言浑身一颤,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朵颜刚与明廷结盟,这个节骨眼上明廷钦差受袭,朵颜救还是不救?结盟的誓书还在钦差手里,皇帝还没盖下大印,论私人感情,花当与秦堪的关系比陌生人好不了多少,出于对汉人一贯以来的仇视,花当甚至对秦堪还残留着一点点敌意。

    可是论大明与朵颜的关系,此刻盟约甫成,正是好到蜜里调油的阶段,明知明廷钦差有难而不救援,况且这位钦差听说与皇帝的交情非常深厚,将来消息传到明廷皇帝耳朵里,他可不管你现在被多少大军包围着,没救钦差就是天大的错,好不容易达成的盟约放到皇帝书案前,他肯不肯盖印可就真的只有长生天知道了……

    然而,此刻对面便是鞑靼的一万铁骑,虽说与朵颜的人数相等,但鞑靼骑兵的战力可比朵颜高出不止一筹,纵是人数相等,朵颜对抗起来也落于下风,哪有多余的兵力分散出去救钦差?

    冷汗一滴滴从花当的额头滑落,有生以来,他从未经历过如此艰难的选择。

    部落的未来,与部落青壮的性命,两个选择在他脑海中反复交战,各占上风。

    “额直革,应该先救钦差!”塔娜咬着下唇道。

    “为何?”

    “钦差不死,朵颜不仅得三市,还能得到四平周边的数百里牧场,我们食有稻米盐巴,穿有布裳绫罗,我们的牛羊皮货可与明廷换取一切我们想要的东西,再不用过回以往缺衣少食的日子。钦差若死,干系太大,里面的变数太多,我们与明廷的盟约有没有效就不知道了,钦差给我们划的三个互市会不会关闭更是未知。”危急关头,塔娜的脑子却异常好使了。

    花当神情凝重,咬着牙迟疑许久,却终下不了决心。

    “额直革,分兵救钦差,我们必然会有很大的损失,可是眼光放长远一些,我们的收获肯定也不小,目前朵颜三面皆敌,交好明廷才是唯一的出路,有了稻米盐巴甚至生铁,我们朵颜部落才能崛起。”

    五里开外,鞑靼大军的战鼓轰然擂响。

    犹疑中的花当浑身一颤,狠下心咬了咬牙,道:“来不及了,伯颜猛可已下令进攻,我们只能全力迎敌,至于钦差……”

    犹豫片刻,花当丝毫没有底气道:“待此战过后,我再分兵相救。”

    “额直革!”

    “不要说了!来人,擂鼓吹号,勇士们,打起精神来,让我们用手里的弯刀迎接草原上最贪婪的恶狼!”

    看着花当匆匆下令的背影,塔娜的下唇咬得泛了白,杏眼闪过一抹坚定。

    这一仗的艰险不止在战场上,额直革看不透这一点,他把所有赌注押在胜败上,真正的艰险他却没看清楚。

    朵颜,必须有人是清醒的,哪怕只有一个人!

    牛角号声苍凉悠远,双方在同一时间下达了进攻的军令。

    喊杀震天,万马奔腾,双方千余骑兵首先摆开了阵势,开始了第一次试探性的冲锋。

    两股兵马缓缓策动,蒙古弯刀高高举起,刃上的寒光交织成一片森冷的刀林,双方徐徐接近,待相距一里之时,两方队伍里一声呼喝,战马忽然发力狂奔,眼神散发着通红的杀意,无惧地盯着越驰越近的敌人。

    轰!

    迎面相撞,如惊涛拍岸,嘶吼与惨叫,飞溅的血光与挥舞的刀光融合交织,鏖战中,无数生命永止于此。

    …………

    …………

    一片暗红色的人潮向朵颜部中军方向迅速接近。

    斥候禀报过后,一脸惊疑的花当不由大喜,没过多久,满身披挂的新任辽东副总兵叶近泉领着辽东边军赶来。

    交战之地离辽阳城不过数十里,从接报到集结大军进发,叶近泉半刻也没耽误。

    匆忙中集结了近万边军,叶近泉已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喜形于色的花当顾不得场中正在鏖战的两千战士,急忙下马迎上前去,看到的却是叶近泉那张冰冷的脸。

    “可曾分兵去救钦差?”没等花当说话,叶近泉劈头便问了一句。

    花当面露苦色,指了指对面黑压压的鞑靼大军:“副总兵且看,伯颜猛可挟重兵而来……”

    叶近泉眼神愈发冰冷,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花当,加重了语气重复问道:“可曾分兵救钦差?”

    “这……”

    一名朵颜的千夫长跌撞跑来,似乎要禀报什么,恰好听到叶近泉极不友善的这一句话,顿时福至心灵道:“分兵了,塔娜刚才挟制……咳,不对,带领一名千夫长和麾下一千名勇士,朝西面山海关而去。”

    花当愕然睁大了眼睛,脸色立马变得很难看,却不得不挤出一丝笑脸附和着点头:“不错,如此险恶的战势下,我仍下令塔娜去救钦差……”

    叶近泉满意地点点头,随意地朝场中正在厮杀的两千余人瞟了一眼,然后大声下令:“七千步卒留下,于朵颜卫中军结阵,帮助朵颜御敌,其余三千骑兵随本将往西!”

    骑上战马,叶近泉朝失神中的花当点点头:“花当可汗,你做得很好,以后朵颜卫便是辽东边军的朋友。”

    花当脸颊抽搐几下,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这个女儿必须赶紧送出去,太坑爹了!

    八千仪仗往山海关方向缓步而行,队伍平静,气氛祥和。

    队伍走得并不快,此刻秦堪并不知道火筛已向鞑靼借兵,只为除掉自己,一雪昔日朵颜营中仓惶逃走的耻辱。

    未知的巨大危险在接近,秦堪和整支队伍丝毫不觉。

    离开辽阳两天了,由于队伍中大半是步卒,行进速度很慢,两天才只行了一百多里。

    秦堪身份高贵,自然一路骑马,脑子里却在琢磨着回京后如何与刘瑾周旋,这位刘公公正大刀阔斧进行着他自以为得意的所谓新政,从张永的语气中,秦堪知道刘瑾的新政很不得人心,退还农户耕地,减免天下赋税,精简朝廷冗官……这一条条的新政措施若只看名目的话,连秦堪这个穿越者都情不自禁为刘公公喝彩叫好,哪怕他与刘瑾互相不对付,为了公理正义,秦堪也会毫不犹豫地跟他站在一起,竭尽全力为新政保驾护航。

    可惜一本好经到了刘瑾嘴里全念歪了,任何事情跟贪污联系到一起,好事绝对会变成恶事,甚至惨事。

    嗯,回了京必须给热血上头的刘公公泼一盆冷水,让他冷静一下。

    据说刘瑾本姓谈,割了以后才改姓刘,而谈家的祖坟据说埋在陕西……

    PS:还有一更……

    求月票!本月新书太猛,咱们的名次掉下去了!!护菊保肛啊!(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时间提醒:2017-11-23 06:04:50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