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三十二章 火筛借兵

    塔娜觉得自己快爆炸了。

    她想不通以温和友善,风度翩翩为美的大明为何会冒出这么一个怪物,一张毒嘴简直能杀退千军万马,也能令人产生浓郁的把他大卸八块的冲动。

    “我……我死也不会嫁给你!”嘴笨的塔娜只能攥着发抖的拳头,翻来覆去地重复着这句话。

    秦堪摊开手,微笑道:“知道了知道了,用不着一再重复,你看,我不想娶你,而你也不想嫁我,其实我和你之间并非对立,而是统一的,我们之间不该有矛盾冲突,对吗?”

    愤怒的塔娜想了一下,然后不甘不愿地点头。

    面前这汉人狗官虽然很讨厌,但他的话并没错,她和他并无矛盾,君不愿娶,卿不愿嫁,错开不合时宜的相遇,和不得不纠缠在一起的利益关系,她和他只能算是路人。

    秦堪笑得像花儿一样灿烂:“这就对了,你和我所谓的婚事,全是你老爹一厢情愿,你不愿意,我也不愿意,你我都是无辜的受害者,我和你既无冲突,也无矛盾,最初见面我还看出了李杲的杀机,派人赴辽阳城外及时救了你一命,你们朵颜卫百年来三面受敌,饱受打压,连最基本的温饱都得不到解决,我的到来给你们部落带来了曙光和希望,所以,我不但与你无仇,反而对你有恩,对不对?”

    塔娜咬着牙不甘不愿地再次点头。

    秦堪眼中带着笑,却重重叹息道:“你看。我对你有如此大的恩惠,不求你见了我赞颂几句‘大海航行靠舵手’之类的马屁吧。至少也不该见了我就破口大骂,甚至还想将我除之而后快,稍微有个人样子的都不会干出这等禽兽行径,你为何要这么做呢?”

    塔娜满腹的火气渐渐消失,刚刚冲进衙门时的凌人气势也在秦堪如簧巧舌的糊弄下消逝无踪,此刻她有些理亏地睁大了水灵灵的大眼睛,神情颇为失措,清澈的眼珠子四下里乱瞟。就是不敢看秦堪,心虚至极。

    小姑娘有点莽撞,性格也很刚烈,可惜蒙古人性情直爽,而且不谙世事,耍心眼儿耍不过别人,斗嘴也斗不过别人。几句话翻云覆雨间便让她泄了心气。

    秦堪都觉得一个大男人糊弄一个单纯的小姑娘委实太有罪恶感了。

    心口不一是秦堪最真实的写照,心里的罪恶感只是一闪而过,秦堪嘴上仍旧不饶人,目光灼灼地盯着塔娜,一副“我们好好讲道理”的正义嘴脸。

    “塔娜,你是个美丽而善良的姑娘。你父亲说你对放牧的羊群都舍不得抽鞭子,你告诉我,为何我帮了你这么多,施予你这么大的恩惠,却换来你的恶语相向。你说这是为什么?”

    塔娜面色羞惭:“…………”

    秦堪的语气很快变成了语重心长:“你看,我这么一说。你大概知道自己做错了。塔娜,做错事不要紧,不必觉得羞愧,每个人都有做错事的时候,我也错过,虽然汉人和蒙古人种族不同,但我们对真理的态度都是一样的,做错事以后我们应该怎样做?”

    塔娜犹豫了一会儿,声若蚊讷般道:“对不起……”

    秦堪欣慰地笑了:“对,这才是做错事后的态度,道歉不会令自己低人一等,反而让我高看你一头,塔娜,你得到了我的尊敬,为了回报你的坦率,我决定告诉你一个取消婚事的法子……”

    塔娜两眼一亮,方才没精打采的俏脸顿时神采奕奕。

    “什么法子?快说。”

    见塔娜如此迫不及待脱离苦海的模样,秦堪心里不由微微有些不舒服。

    男人的心理很怪,不愿娶她是一回事,但对方一副仿佛急待从窑子脱身从良的表情未免太伤自尊了,嫁给自己难道真这么恐怖吗?京师很多良家和非良家女子都哭着喊着嫁给自己好不好,哪怕做自己的小妾也义无返顾,再看看这番邦婆子什么态度,审美观比她的性格还糟糕。

    心情不爽,给塔娜出的主意自然高明不到哪里去,甚至很馊。

    “塔娜,你知道你家祖坟埋在哪里吗?”

    “啊?”塔娜愕然:“什么意思?”

    “你这样,把你老爹叫到你家祖坟前,然后威胁他,如果你爹逼你嫁我,你就把你家祖坟挖了……这事儿我刚干过,很有效果。”

    …………

    …………

    命人把暴跳如雷,叫骂连天的塔娜叉了出去,秦堪心情很愉悦,没事欺负一下小姑娘,也算是在这苦寒无聊的塞外给自己找了点乐事,很有快感。

    连续几天对辽东边军的整肃和清理,甚至在秦堪的默许下杀了几名不服的将领,叶近泉这位辽东都司副总兵终于建立了自己的权威,后面对边军改编和混杂编制重新分配卫所的事进行得颇为顺利,没人再敢轻捋虎须了。

    从古至今,不论向世人昭示真理还是邪说,总免不了刀光剑影,免了杀戮和血腥,免不了在通往塔尖的阶梯上铺垫无数的尸骨。

    无关正义与邪恶,各自有各自不得不为的理由。

    吏部增补的文官陆续到位,军政各安其职,一场巨大的风波渐渐平静了,钦差回京师也摆上秦堪的行程里。

    京师里,刘瑾正在四处呼风唤雨,吞云吐雾,权势熏天盛极一时,不回去给他添点堵,只怕会令刘公公产生英雄无觅,只求一败的寥落感,这样不好,对狂妄的人需要适时抽他一耳光,让他清醒清醒,总之,辽东不可再留了。

    ***************************************************************

    塞北草原,克鲁伦河北岸。

    穿着皮袍的蒙古牧人骑着快马驱赶着羊群,发出粗犷的嚎叫,脸蛋被寒风吹得红扑扑的蒙古姑娘们看着马背上互相竞逐的汉子,发出放肆而大胆的大笑,毫不羞涩的聚集成群指着远处的汉子们评头论足。

    旁边的老人安详地半闭着眼睛,看着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之间朦胧的爱意,不由淡淡一笑,眼睛一阖,开始追忆自己年轻时的爱情,鼻孔里悠然哼出一首不知名的蒙古长调,苍凉而甜蜜。

    一顶黄金大帐高傲地伫立在岸边如群山连绵的帐篷群落中央。

    所有路过它的蒙古人纷纷屏声静气,不敢发出半点声音,不仅如此,而且还要虔诚地朝黄金大帐单手抚胸行礼,然后才慢慢走开。

    这座大帐代表着蒙古人的骄傲,和千年历史里仅有的一瞬间璀璨。

    因为它的主人是成吉思汗的后人,世上唯一有资格用金黄色为帐顶的部落首领,它的每一代主人或许名字不一样,但他们都有一个同样的身份,“黄金可汗”。

    这一代的黄金可汗是伯颜猛可,统领着鞑靼各大小部落,除了“黄金可汗”,他还有一个世代传下来的称号,名叫“达延可汗”,所谓“达延”,汉人常把它理解为“大元”的化音,实际上在蒙语里应为“塔阳”,意思是“全体之可汗”,这个称号也是蒙古成吉思汗直系后人一直传延下来的称号。

    …………

    …………

    黄金大帐内,伯颜猛可正招待远方来的客人。

    伯颜猛可四十多岁,是个身材非常魁梧的大汉,粗犷阳刚的脸上一把乱糟糟的粗犷虬髯胡子,眼睛不时微微眯着,眼中时常闪过一道如鹰隼般锐利的精光,绝大部分时候却如湖面一般平静,不兴一丝涟漪。

    伯颜猛可今天的客人也是老熟人了,正是郭勒津旗的旗主火筛。

    郭勒津旗隶属于鞑靼,是鞑靼各个大小部落里其中的一个,名分上来说,火筛是必须向伯颜猛可称臣的,当然,自元朝败退草原大漠之后,蒙古各部落四分五裂,很多部落虽表面上尊伯颜猛可为黄金可汗,实际上已各自成一国,不再遵从黄金大帐的指令了。

    火筛也差不多,跟草原上其他部落一样,隶属于鞑靼却不听命于鞑靼,只不过今日的他却是来黄金大帐寻求联盟了。

    “世上有推不开的门扉,也有跨不过的门槛,但世上不应该有雄鹰飞不过去的高山。尊贵的黄金可汗,您忠心的奴仆向您匍匐请求,请求您出兵为您的奴仆讨回公道。”

    伯颜猛可眯着眼似乎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帐内数名年轻蒙古女子的歌舞,嘴里却漫不经心道:“你要我出兵帮你征讨明廷和朵颜卫的花当?”

    “正是,请求万汗之汗的伟大首领为您忠实的奴仆讨回公道!花当勾结汉人,设下圈套诱我前去结盟,暗里怂恿明廷的钦差对我发动突袭,杀我随从四十余人,星夜追杀我百余里方才罢手,此仇不报,我火筛何颜再为一部之首?”

    ***************************************************************

    ps:稍晚还有一更……  
时间提醒:2017-11-25 11:42:3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