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二十三章 边镇动荡

    老爹打女儿,天经地义的事,秦堪本是怜香惜玉的人,不过对塔娜是例外。这女人太野了,领着十几个人就敢在茫茫草原上追杀火筛,如果她真是他老婆,早下黑手抽死她了。

    更何况被追杀的还是她名义上的亲夫……

    杀火筛可谓壮举,但杀亲夫……不可提倡。

    所以对于塔娜挨她老爹鞭子,秦堪表示喜闻乐见,他甚至干脆盘腿坐在不远处,笑吟吟地欣赏这赏心悦目的一幕。

    到底是草原上最璀璨的珍珠,老爹都下不了狠手。花当只抽了几下便心疼不已,鞭子也不知不觉地放下了。

    眼一抬,见不远处的秦堪正在看戏,花当立即向他投去求救似的目光,意思大约是想请秦堪出来打个圆场,让他下个台阶。

    秦堪不幸被他瞧见,只好长叹一声,不情不愿地站起身,然后……无视花当的目光,转身往回走。

    花当急了,当即喝道:“你这不知死活的蠢女人,我让钦差大人评评理,让他说说你该不该打!秦大人——”

    秦堪动作一滞,揉着鼻子苦笑着回过头:“我们汉人有句俗话,清官难断家务事,花当可汗若觉得她该抽,尽管抽便是,我们汉人还有句俗话,叫棍棒之下出孝子,为你晚年幸福生活计,没事打打孩子其实是很有必要的……”

    花当惊愕地张大了嘴,塔娜恶狠狠地瞪着他,目光很不善,至少跟目前汉蒙人民大团结的气氛很不符。

    从他们的目光里,秦堪感到自己的言论很不妥。

    于是秦堪只好昧着良心改口:“花当可汗,孩子犯了错稍微抽几鞭子就算了,别抽太狠,惩前毖后是手段,治病救人才是目的……”

    花当呆了半晌,忽然扭过头朝塔娜恶狠狠道:“你男人说了,别抽太狠,今日我便放过你,领着十几个人就敢追杀火筛,你不顾自己的命没关系,难道连我们部落老小的命也不顾了吗?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干系有多大?”

    塔娜神情有些狼狈,狠狠横了秦堪一眼,咬牙拗道:“他是坏人!谁要他做我的男人!我不嫁他!”

    花当大怒,不禁又扬起了手中的鞭子。

    秦堪摸着鼻子喃喃叹道:“追杀亲夫的女人居然反过来说我是坏人……这世道怎么了?”

    塔娜怒视着他,道:“不要你说好话,反正我绝不会嫁给汉人。”

    很好,很有骨气的女子,不成全她的骨气未免太不绅士了。

    于是秦堪对花当非常绅士地道:“你知道抽鞭子的时候怎样才令被抽的人更痛吗?”

    花当愕然:“…………”

    秦堪侃侃而谈:“很简单,鞭子用盐水泡一下……”

    西拉木伦河南畔。

    扎营十余日后,李杲下达了军令,全军渡河,往大宁方向进发。

    大军有条不紊地渡河时,一骑快马匆匆朝李杲奔来。

    “报——李总帅,大宁府探子急报!”

    李杲眉头一拧:“说。”

    “朝廷钦差秦堪已与朵颜卫都督同知花当立誓结盟,十月初六,二人于大宁府外合兵一处,共计一万八千余人,正朝西拉木伦河行军。”

    李杲悚然一惊:“立誓结盟?秦堪和花当?这……怎么可能!”

    冷汗顿时浸湿了背脊,这个消息令李杲的心沉到了谷底。

    朵颜卫这数十年来被明廷频频打压,整个部落本来便对大明很仇视,更何况前些日子他亲自下令杀三百朵颜勇士冒功,事发之后,据说花当曾对天盟誓,从此与明廷不共戴天。

    正因为有了这层原因,秦堪欲赴大宁府恩抚朵颜时,李杲根本拦都没拦,心里只希望花当一刀把秦堪砍了,借他之手杀了钦差,李杲便轻轻松松除去了心头大患,同时也给他提供了一个征伐朵颜的借口。

    可是……花当吃错了什么药,竟跟秦堪结盟了?他疯了吗?

    想破头都想不通秦堪到底用了什么法子说服花当与他结了盟,原因已不必细究,李杲只知道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随军来的辽东镇守太监任良此刻也在李杲身旁,听说秦堪和朵颜结了盟,任良脸色顿时惨白一片,失神地瞧着李杲,片刻之后,任良尖着嗓子叫嚷起来。

    “杂家早说过,这秦堪是个祸患!辽阳城里便该布置人马杀了他!你瞧瞧,祸患果然惹下泼天的**烦了,这可怎么办!”

    李杲冷冷叱道:“闭嘴!辽阳城里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本帅如何下手?现在说这些已晚,再说,我们还没到输的时候……”

    “总帅可有法子?”

    李杲的脸上布满了浓浓的阴霾,狞声道:“一不做二不休,咱们挥军迎头而上,索性就当这是场抗击鞑子的战事,把朵颜和秦堪全部留在辽东,他们二人死了,朝廷那里本帅想怎么奏报便怎么奏报,整个辽东还有谁敢说半个不字?”

    任良神色阴沉道:“总帅是不是太小瞧秦堪了?宫里与杂家交好的太监给杂家的信里可说了,这个秦堪可不是省油的灯,京师不知多少老狐狸遭过他的暗算,总帅欲对付他,还需提起精神才是。”

    “背地里的小小阴谋伎俩岂能上得了台面?任公公,明刀明枪面前,阴谋诡计可挡不住。”

    黑色的令旗在西拉木伦河边忽然急促地挥动起来,数万正在渡河的辽东将士看到风中猎猎挥舞的令旗,纷纷心头一沉。

    那旗帜,好像地狱的招魂幡……

    大明最重要的边镇之一,宣府。

    府城下是一条宽阔的护城河,河边高耸的城墙处处斑驳,长满青苔的墙砖上甚至隐隐可见刀劈斧凿的痕迹,和一抹抹已化成暗黑的血迹。

    宣府,是鞑靼犯边的必克之城,它正处于长城以内,鞑靼大军越过长城便无法避免地要经过宣府,他们的铁骑才能长驱直入,宣府不克,南下无望。

    所以大明立国百余年来,除了太祖和成祖主动对外作战时期外,宣府一直都是饱受战乱荼毒的最前沿。

    …………

    …………

    一骑东来,洒落身后滚滚黄尘。

    不知跑了多少里路,马儿的腿已发软,马嘴冒着白沫儿,马上骑士身子半趴在马背上摇摇晃晃,他的背后肩胛处插着一支箭,不知怎样的精神信念支撑着他,竟一直没有倒下去。

    宣府的城门遥遥在望,疲倦至极的骑士终于露出一丝欣然的笑容,马儿仿佛也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踉跄几下后重重扑倒在地。

    守城的军士见来人只有一人一马,于是赶紧上前察看。

    走近骑士,发觉他已奄奄一息,眼神涣散无光,嘴唇干裂如树皮,口中却在无神地喃喃低语。

    “辽东,辽东李杲……作乱,举兵欲杀钦差……”

    军士凑近仔细听完,不由大惊失色,急忙探手解下骑士背后的红翎匣盒,验过匣盒上的红漆后,一名总旗匆匆吩咐道:“快,快将匣子送至张总兵。”

    “可……总兵大人昨日离城巡视长城,御史监军史大人也跟着去了,城中大小官吏并无调兵之权呀。”

    总旗想了想,道:“半月前,三边总制杨一清大人不是亲自来宣府与张总兵商讨修缮长城一事吗?他可还在城中?”

    “好像是在的……”

    总旗官位虽小。却对朝廷官制颇为熟稔,于是道:“杨大人虽实授三边总制,但他还挂着左副都御史的衔,目前宣府城中,就数杨大人的官儿最大,这个匣子赶紧送到杨大人处,由他来定夺。”

    “是!”

    …………

    …………

    总旗的判断给秦堪争取了时间。

    半个时辰后,宣府城中传来隆隆击鼓声。

    杨一清接到急报后没有矫情,毅然接手了宣府军务,下令击鼓聚将,集结兵马。

    文官统兵权,武将只厮杀,这是大明军制的规矩,杨一清多年来在边镇发展马政,抗击鞑靼,修缮长城,以文官之身而行武将之事,多年来早已赢得诸多边镇将军的真心敬佩。

    接手兵权很顺利,一则杨一清占了人和之利,二则秦堪的钦差身份也起到了作用,三则辽东总兵官李杲欲举兵作乱一事也引起了边镇武将们极大的震撼,如此大事谁也不敢推诿怠慢,有一个文官领头带着他们,是胜是败也不关武将们的事了。

    宣府是边镇重地,杨一清不敢轻举妄动,留下大部分军队驻守城池,派出信使八百里急报京师,最后领着两万人马匆匆出城往东而去。

    秦堪的一封急信,令平静的大明诸边镇动荡起来。

    PS:晚上还有一更……

    昨天终于停了针,不用每天浪费四五个小时跑医院打点滴了,以后更新会慢慢恢复正常……

    求月票为我鼓而呼!!(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时间提醒:2017-11-25 04:29:14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