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二十二章 朵颜出兵

    秦堪终于知道原来蒙古人也有“家门不幸”这样悲凉的事情。

    很想破口大笑,但看到花当那张铁青色的老脸,又觉得不厚道,于是只好拼命忍住。

    虽然花当说他女儿“性格恬静”这一条不符合事实,但塔娜追杀火筛无意中倒是帮了秦堪的忙,就算花当心中还有些摇摆不定,出了这事以后他只能铁了心跟明廷结盟了。

    被明廷的人刺杀说得过去,迁怒朵颜以后也有转圜的余地,但塔娜领着人去追杀火筛,这便彻底断绝了朵颜和火筛之间和好的可能性,仇恨算是永远结下了。

    首领毕竟是首领,花当发了一阵怒以后很快恢复了冷静,扭头看着秦堪道:“尊贵的大明钦差,花当愿出兵帮你清理辽东,诛杀李杲。”

    秦堪也很识趣地笑道:“解决李杲后,辽东边军将与朵颜三卫合兵一处,共击火筛。”

    花当大笑:“好,说定了,我们立书为誓,永不言叛!”

    “好!”

    “等塔娜回来,我把她嫁给你,这件事也立书为誓。”

    “你这是讹诈!是碰瓷!”

    整只的牛羊摆在供台上,长长的牛角号声低沉如呜咽般传荡草原。

    自正统年以后,大明与朵颜三卫终于再一次立下了正式的藩属之盟,盟书里约定大明开放开原,广宁,四平三城为合法互市,供朵颜三卫的牧民和商人以牛羊皮货和肉类等草原产出,来交换大明的稻米,盐巴,茶叶,绸缎等生活用品,但严格限制生铁,硝石,军械等战备物资的流通。朵颜三卫称臣于大明,双方在军事上互为依托,任何一方发生战事时,另一方有责任派出盟军相助。

    黄色的丝绢上,汉蒙两种文字详细写下了结盟诸多事宜条款,秦堪代表大明皇帝,花当代表朵颜三卫,二人分别在黄绢上盖上大印,约定永不言叛,誓成。

    朵颜营地里顿时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普通的牧民们纷纷露出欣喜的笑容,可以预见,这份盟书将会令他们的生活发生怎样的改变,朵颜从此再也不是一个被世人隔绝排挤,被三面强敌打压的孤单群体,而是有着强大后援,从此不再缺衣少食的崛起部落。

    冗长的牛角号不知多久才停歇下来,秦堪与花当站在供台前,接受着人们的欢呼,花当的身子隐隐落后于秦堪半步,显然从盟书誓成的那一刻起,花当才真正以藩属部落的礼节对待来自大明的钦差,此刻在秦堪面前,他以藩臣之礼恭谨相待。

    拱了拱手,秦堪笑道:“花当可汗,按盟书所说,请可汗这就点兵吧,李杲出动数万大军,如今就在西拉木伦河南畔陈兵列马,枕戈待旦,随时准备向草原进发,平灭朵颜入寇之乱……”

    花当一呆,道:“朵颜入寇?这……从何谈起?”

    秦堪冷笑道:“这是李杲给朝廷的奏疏上说的,朵颜入寇,烧杀抢掠大明百姓无数,更于乱军之中杀死朝廷钦差,辽东总兵官李杲为肃靖大明边镇,为报钦差被*杀之仇,于是尽起辽东四卫大军,北击朵颜……”

    花当顿时勃然大怒:“他放屁!我朵颜何时入了寇?何时杀了钦差?”

    “他不这么说,怎掩他大动刀兵的罪过?觉悟吧,花当可汗,我们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我死了,大明将你视为逆藩,李杲杀你不死,以后还会有大军来征讨你,朵颜三卫灭族之祸即在眼前。我若不死,你就是大明同进同退的盟友,如果能把李杲扳倒,大明朝廷甚至可以记你一道军功。”

    花当点点头,随即又怒道:“本来不关朵颜任何事,全是你们汉人之间争斗,把战火引到我身上。”

    秦堪正色道:“不是‘你们’,而是李杲,他是罪魁祸首!”

    花当重重一哼。

    秦堪接着道:“所以,从现在起,你要好好待我,不能让我死了,我一死你就说不清了,不指望你把我当祖宗一样供起来吧,至少也该待我如亲爹,让我有宾至如归的幸福感,别人若再刺杀我,你可不能再装聋作哑了。”

    听秦堪又提起这事,花当愤怒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尴尬,仰天打了个哈哈把话题岔开了。

    “秦大人,我们朵颜的一万勇士已准备好了,请您下令开拔吧。”

    秦堪点点头,看着朵颜部落的年轻健壮汉子和自己麾下八千兵马,心中不由一阵意气风发。

    劣势终于在他的亲手拨弄之下,一点一点地朝有利的方向扭转了,有了这直接听命于他的一万八千名将士,辽东危局欲破何难?

    恕与杀而已。

    自成祖靖难一百余年后,朵颜三卫闻名天下的骑兵终于再次为大明所用。

    一万八千人的军队在秦堪的一道军令下开始集结,杂乱的蹄声和马儿不耐的嘶鸣连成一片,连绵数里的大营拔橛收绳,朵颜卫的年轻勇士们一边收拾着帐篷,一边大声唱着蒙古草原的苍凉长调,时而传来霍霍磨刀声,欢腾中带着几分不可掩饰的森森杀意。

    战鼓和牛角号交织成一片,为首一名武官和一名朵颜卫千户长模样的汉子挥动手中旗帜,大军分成两部分缓缓启行。

    两门佛朗机炮揭去了炮衣,万马奔腾中忽然发出怒吼,一连十发实弹打在一里外的小丘陵上,眨眼便将丘陵铲平。

    满身披挂的花当和一众朵颜贵族惊得半晌没出声儿,亲自操炮的勇士营参将孙英朝他们龇牙一笑,挑衅似的扬了扬眉毛。

    花当额头不由冒了冷汗,他很清楚这位参将笑容背后的意思,昨晚若钦差大人在朵颜营地里有丝毫不测,恐怕这两门小炮不会太跟他讲客气,径自在他的金帐里开花了。

    争取到了朵**兵后,两骑快马离开大军飞快向宣府和大同方向奔去,李杲已封锁了辽东到山海关的路,不让钦差的消息传回京师,秦堪只能用一个笨法子,从长城外绕远路,先把李杲谋害钦差,欲乱辽东的消息递进宣府,再由宣府递进京师,李杲能遮辽东的天,但遮不了整个大明天下。

    无数军前斥候如芝麻般撒下去的同时,秦堪领着一万八千人的队伍上路了,目标直指西拉木伦河,文弱书生与百战将军各施机谋,在辽东这片黑土上掀起漫天战云。

    …………

    …………

    大宁府到西拉木伦河行军大约要十余日,一万多人的队伍行军的速度不会太快,后勤补给拖慢了速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一万多人要吃要喝,不可能轻装上路。

    两军合为一军,多少不大适应,连扎营时都泾渭分明,营帐风格不一,各具民族特色。

    日落后的草原寒风阵阵,篝火一堆堆燃起,秦堪负手微笑着在营帐间行走,特别在五百少年兵的营帐间逗留许久。

    看着一张张稚嫩青涩的脸庞日渐成熟,不少人嘴边甚至长出了少许的茸毛,见秦堪走来纷纷笔直站好,身躯一动不动如同标枪一般。这也是秦堪吩咐叶近泉写进操练科目的一项,——站军姿。

    叶近泉开始还不大接受,认为傻站着没有丝毫意义,后来试用了几日后,发现少年兵们的精气神大不一样,叶近泉这才对站军姿这种看似无聊的科目逐渐重视起来。

    满怀欣慰地瞧着少年兵们一个个昂扬抖擞的样子,秦堪心头微微有些激动。

    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秦堪已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生存之本,数年以后,他们将是一颗颗改变这个时代的种子,他们承载着秦堪的希望。

    他们不是普通的兵,他们除了严酷的操练,还要学会认字,读书,将来还要学兵法,学习很多千百年来闻所未闻的新奇军事理论,这群人,将是未来最耀眼的新星。

    像前世首长那样拍了拍几个人的肩,几句“小鬼,我看好你哟”之类不痛不痒的勉励,少年兵们仿佛接受了佛光普渡一般,兴奋得脸颊发红,令秦堪虚荣心大生,刚要继续轮着个儿的把肩膀拍下去,却听得不远处一阵喝骂声。

    秦堪扭头看去,却见花当一脸怒色站在大帐前,手里倒拎着一根马鞭,他的女儿塔娜满身风尘,倔强地咬着牙,一声不吭地任由花当斥骂,脾气火爆的花当骂得怒火上升,不时一鞭子抽在她身上,塔娜却高高地昂着头,死不认错的样子。

    秦堪噗嗤一声,幸灾乐祸地笑了。

    丁顺摸了摸下巴,笑道:“大人,这可是英雄救美的好机会呀,只要大人点点头,属下这就上去把花当满嘴牙敲了,美人一感激,晚上就投怀送抱……”

    秦堪一脚踹去,沉声道:“别多事,阴天里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别坏了人家的雅兴……”(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4 17:01:1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