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二十一章 花当提亲

    汉人有句俗话,“强扭的瓜不甜”,虽可解渴,但……它真的不甜啊!

    还有句俗话,“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因为拆婚是件很损阴德的事,按这个逻辑来说,秦堪目前为止已拆了三十座庙,强拆工作可谓成绩喜人,而且善后事宜处理得非常好,原本配给别人的女人,自己全部接收过来了,洞自己的房,让别人无房可洞。

    杜嫣可以接受,毕竟他和杜嫣真心相爱,金柳也可以接受,毕竟这个痴情女子苦苦等了他两年,而且为了他而洗尽铅华,情愿过着贫苦却干净的日子。

    塔娜呢?

    凭什么接受塔娜?

    秦堪与她总共才见过两次面,充其量记住了她长啥模样,至于脾气性格,完全不了解,就算秦堪是天生玩弄女性的禽兽,也不至于找一个没事喜欢抽人鞭子的女人给自己找虐呀……

    这事不可答应!

    秦堪下定了决心,无论从个人感情,还是从秦家如今的现状,都不能再添女人了,否则杜嫣会手刃亲夫之后再一把火烧了秦府,最后自己抹脖子。

    不知别的大户人家三妻四妾的生活是如何过的,秦家不一样,秦家一个主母相当于十条藏獒,等闲不可招惹。

    花当打什么主意秦堪心里跟明镜似的。

    朵颜地处草原,但他们并非完全消息闭塞,尤其是大明朝廷的风声动向他们尤为关注,秦堪与大明皇帝的交情以及他在皇帝心中的分量,花当想必非常清楚,既然大明与朵颜结了盟,花当便不能不为朵颜的以后考虑,把女儿许给秦堪,正是为了给双方的结盟关系上了一道保险。

    不把女儿许给皇帝,而是许给皇帝最宠信的臣子,这也正是花当的聪明之处。皇帝如今年幼,但迟早总有佳丽三千,那时皇帝乱花迷眼,怎会记得后宫里有塔娜这么一个异族妃子?但许给秦堪便不一样了,少年权臣,对皇帝有绝对的影响力,而且可以肯定,家中妻妾就算再多。至少不会比皇帝多。

    还有原因恐怕连秦堪都不清楚。

    此次辽东之行,秦堪分明剑指辽东总兵官李杲,李杲扳倒了,辽东局势必然风起云涌,钦差趁此机会整肃辽东军政两界,那时安插替换上去的官员和将领人选,只怕跟这位施展雷霆手段的钦差大人关系非浅,可以说,未来辽东的军政两界,秦堪的影响力不一定弱于大明皇帝。

    这是一个非常诛心的想法。连说都不能说,但它却是事实。李杲倒后。大明朝廷对辽东的掌控力必然加大,各府各城的文官书吏或许由朝廷吏部补员充替,但辽东的军中将领却如何充替?军中无小事,处置稍有失当便是一场兵变,最后还得由鼎定辽东的钦差大人一言而决。

    朵颜部落的势力范围与辽东紧邻,他可以不在乎京师城里谁当皇帝,但他不能不在乎辽东之地由谁做主。

    很显然。面前这位年轻的钦差大人,对未来的辽东局势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力,付出一个女儿对花当来说是值得的。

    秦堪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花当可汗。你真的不必这样,实话跟你说吧,朵颜与大明的关系一损俱损,你们所在的大宁范围恰好位于鞑靼与大明的中间,你们,是大明的第一道屏障,也是最具战略意义的缓冲地带,鞑靼小王子伯颜猛可励精图治,整合了鞑靼大部分部落,将来必然为祸大明,于公于私来说,朵颜三卫对大明或者对我都很重要,我们的结盟是大势所趋,你完全不必再搭上一个女儿……”

    花当见秦堪左右推搪,顿时有些不悦了。

    蒙古人性情爽直,而且爽直得令人发指,我要的东西必须得到,不给我就抢,反过来,我给你的东西你必须得收下,不收就是看不起人。

    见秦堪死活不答应,花当不由动了气,对蒙古人来说,客人拒绝礼物也是一种羞辱。

    “秦大人,塔娜是草原上最美丽的女人,她的名字令所有的小伙子魂萦梦牵,她像黑夜里最亮的一颗星辰,像大海里最晶莹的一颗珍珠,我把这颗珍珠送给你,你左右推搪是何道理?难道我蒙古姑娘配不上你吗?”

    秦堪咧了咧嘴,他觉得花当的话有些夸张,不可轻信,塔娜有多闪亮多晶莹他不清楚,但十足女王范儿的抽鞭子倒是秦堪亲眼所见,杜嫣在他面前轻捶薄嗔只当是撒娇,这个塔娜抽鞭子可是真抽。

    若把塔娜带回京师,跟杜嫣见了面,塔娜是何下场且不管她,他秦堪能活过今年冬天么?

    “花当可汗,真没有嫌弃的意思,只是我委实不能再娶了……”

    “怎么就娶不得?”花当怒了:“不是我吹嘘,我的女儿绝色之姿,性格恬静,放羊的时候对羊群都舍不得抽鞭子,不论嫁给谁她都会温柔服侍,对待丈夫就像獒犬对待主人一样忠心不二,一生不改,这样的妻子,你举着火把都找不到,凭什么不愿娶她?”

    话音刚落,一名朵颜勇士踉跄冲进大帐,无情且残酷地击碎了花当恬不知耻的吹嘘。

    “可……可汗,查清楚了,刚才营地里趁着大乱射了火筛一箭的人是,是……塔娜!”

    噗!噗!

    帐内花当和秦堪二人同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相顾猛咳不已,咳得脸色已泛了青紫。

    “塔……塔娜?混蛋!你们到底查清楚没有?”花当的老脸顿时仿佛被无数巴掌扇过,而且还是被自己扇的,咳过之后勃然大怒,揪着这汉子的衣襟狰狞问道。

    “可汗,我们真的查清楚了!确实是塔娜干的……”

    已不敢再看秦堪的脸色,花当扭曲着老脸恨声道:“她人呢?”

    “她领着部落十余名勇士骑马追火筛去了,离营时扔了一句话,说今晚过后,火筛必然做不成她的丈夫了,一把年纪还打她的主意,不如斩草除根,把他干掉拉倒……”

    花当身躯顿时一阵摇晃,脸上青红不定变换半晌,终于长长叹了口气:“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秦堪眉眼不动,幽幽地附和道:“是啊……”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3 07:41:25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