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二十章 乱配鸳鸯

    讨价还价是一门学问,很明显,这门学问花当学得不够好,至少不如秦堪好。

    一个整天在草原上放牧兼抢劫的人,实在没有太多机会接触这些家长里短的东西,蒙古人的想法很直接,我要,你就必须给,不给就抢,然而一旦身份和实力与对方平等,他们就有点无所适从了,拿惯了刀剑的手哪里拨得动算盘珠子?

    当初成祖皇帝靠朵颜的三千骑兵靖难才夺得大明天下,如此大的功劳,成祖皇帝也只是把大宁府封给他们放牧,就这样,朵颜三卫还高兴得跟什么似的。而对宁王,成祖皇帝则许诺曰“天下,你我分而治之”,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成祖皇帝对朵颜三卫和宁王的智商估计得都很客观,朵颜傻,一个大宁府可以糊弄,宁王不傻,于是“天下分而治之”,当然,事后宁王和朵颜同时发现自己遭遇到了骗子,那是另一码事……

    由此可见,谈生意真的不是蒙古人的强项。

    遇到前世当过业务员,也当过商业公司副总的秦堪,花当那点可怜的算计和口才更显得不堪一击。

    从花当略有些不镇定的表情,秦堪看得出,朵颜部落很在意大明对他们开放的三个互市。

    自从正统十四年,大明关闭了对朵颜的两个互市后,朵颜的日子比叫花子好不了多少,部落的首领贵族可以过着没有茶叶,瓷器和绸缎的日子,但整个部落不能没有盐和稻米,草原上的人虽然放羊放牛,但不能每天都吃牛羊肉的,一来经不起吃,二来只吃肉容易得病,谷物和蔬菜才能维持人体的营养,大明关闭互市便意味着这些东西他们无法再从大明的商人处获得。

    不仅如此,他们的牛皮羊皮也无法售出去,而且作为冷兵器时代的草原部落,没有充足的生铁资源,打造不了锅瓢和兵器,部落的安危更无法保证。

    这些年来蒙古部落赖以生存的生活资源和生铁资源,都是依靠某些不争气的大明商人买通边军悄悄走私而来,或者穿过海西女真部的势力范围,从朝鲜和日本购买,其中不知要经历多少艰险困苦。

    所以秦堪提出的开放互市这一个条件,便狠狠打动了花当的心。

    大明三个城池同时向朵颜敞开,从此可以合理合法地用部落的牛羊换取大明的稻米,盐巴,茶叶,瓷器以及……

    “生铁……”

    花当刚开了口,就被秦堪粗暴地打断:“花当可汗,生铁是大明的战备物质,这个你就别想了。”

    看着花当失望的表情,秦堪脸色一缓,安慰地道:“没有生铁照样也能过日子嘛,没有吃饭的锅可以用别的,比如我们大明的陶罐就很不错,炖羊肉汤特别香,比铁锅强多了。”

    谈判的过程并不艰难,花当是典型的蒙古粗汉,没有锱铢必较的耐心,差不多就可以了,对明廷的恩抚,花当并没有表示出太大的抗拒,火筛跑了之后,花当根本已没有别的选择。

    更何况,唯一的选择对朵颜来说,似乎并不差……

    一桩商业味道浓重,其中掺和了政治和军事因素的生意渐渐走到了尾声。

    双赢的局面令二人的脸色都很不错,其中出兵攻打李杲这一项或许会令朵颜部落损失不少勇士,但花当并不觉得可惜,百余年来处于大明,瓦剌和鞑靼的三面夹缝中挣扎求生,如今正是改变局势获得新生的好时机,机遇这种东西是必须要付出代价的。

    一切谈妥,秦堪和花当交换了一下目光。

    很不错,彼此的目光都很和善,很满意。

    一碗马奶酒仰头饮尽,花当忽然没头没脑问了一句题外话。

    “不知大明的钦差大人可有婚配?”

    秦堪一楞,然后道:“婚配了,都配了两次了……”

    花当顿时失望地咂摸咂摸嘴,小眼睛闪烁着莫测的光芒,凑过身笑道:“不知大明的钦差大人有没有第三次婚配的意思?”

    秦堪眉尖一拧,转头注视着花当,似笑非笑道:“花当可汗有话不妨直言。”

    花当笑道:“我们蒙古人信奉誓约,一旦约誓便一生不变,为了让誓约更有保证,我们蒙古人奉行通婚,这个传统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比如我们伟大的成吉思汗的祖先俺巴孩汗,就曾经将自己的亲女儿嫁予塔塔儿部落的首领,又比如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也曾与弘吉剌部提亲,以通婚来换取大家都渴望的和平……”

    神情遗憾地摇摇头,花当叹道:“可惜,也速该被塔塔儿部落下毒毒死了……”

    秦堪噗地一声喷出口里的马奶酒,惊愕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在酒里下了毒?”

    花当脸色有些发黑,沉着脸道:“我的意思是说,我想与你,大明的钦差大人通婚!我把女儿塔娜嫁给你!”

    秦堪两眼徒然睁大,脑中嗡嗡作响。

    此刻他想到的不是塔娜多么娇美有个性,也不是自己以后享有多么旖旎多么羡煞旁人的艳福,而是杜嫣捧着两锅新鲜出炉的红烧肉,巧笑倩兮的森然模样,一锅名叫金柳,一锅名叫塔娜,然后伤痛欲绝的花当在红烧肉面前悲愤发誓,举兵伐明,以报大明佞臣家的恶婆娘烹女之仇,最后给女儿立个坟还得先挑出肉里的八角桂皮和蒜子,一边挑一边哭……

    “不要!消受不起。”惊恐莫名的秦堪断然拒绝,他很清楚蒙古人的性格,委婉拒绝只会让他们误会意思,于是又补充了一句:“你女儿我不能娶,因为我已成亲了。”

    花当笑眯眯道:“没关系,花当的女儿不介意当你的如夫人。”

    “你女儿许配人了……”

    “她要许配的人被你打跑了……”

    秦堪:“…………”

    ——要不要叫叶近泉进来顺便把花当干掉?

    谈判时气定神闲的秦堪,此刻却不复从容淡定,额角甚至微微冒出了冷汗。

    “花当可汗,我们汉人不讲究这一套,通不通婚对大明和朵颜之间的关系并无丝毫影响,就算要通婚你也应该把女儿嫁给我们大明皇帝陛下才是。”

    花当摇头笑道:“听说大明皇帝陛下年幼好嬉乐,朝中风评很坏,很多大臣都说当今陛下是昏君之姿,塔娜是草原上最璀璨的珍珠,我不能把珍珠送到一个昏庸的人手中,他会令珍珠失去耀眼夺目的光华……”

    “其实吧,我家习惯把珍珠磨成粉敷脸……”

    花当笑道:“雄鹰虽老,不能凌击长空,但雄鹰的眼睛还没瞎,纵拥八千之众,但却敢只带着两个随从入我朵颜大营,而且以机智躲过了火筛的暗算,不仅如此,还以区区三人之力痛下杀手,反击火筛,你的这份胆色和智谋告诉我,你绝非无能之人,塔娜交给你,我很放心。”

    此刻花当的笑容越来越像一只老狐狸,而且是一只偷了二十只鸡的老狐狸。

    “更重要的是,我们蒙古草原有抢亲的习俗,你不会没听说过吧?”

    秦堪眼皮猛地一跳。

    花当笑得很开心:“没听说不要紧,我给你解释一遍,所谓抢亲,意思就是当我把女儿许配给别人时,草原上任何一个年轻健壮的男子都有资格向娶我女儿的那个男人挑战,赛马也好,摔交也好,甚至动刀杀人也好,只要能击败那个男人,胜利者便能合理合法地拥有我的女儿……”

    笑眯眯地望定秦堪,花当道:“我的女儿塔娜原本许配给郭勒津旗的旗主火筛,今日火筛入我营地甚至带来了几百头牛羊和五十个健壮的奴隶为聘礼,结果晚上却被你杀得落荒而逃,按我们草原上的规矩,你击败了火筛,塔娜便是你的了。”

    此时此刻,秦堪发觉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中隐隐有一种被人碰瓷讹上的感觉,当初在绍兴城里搅黄了佟应龙和杜嫣的亲事,杜嫣含羞带怯问他以后怎么办时,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杜嫣的亲事是他拆散的,之前佟应龙要纳金柳为妾,也是他亲手把佟应龙打得吐血搅黄的,今晚再次出手,把火筛和塔娜的婚事拆了……

    来到大明两年了,正事没干几件,婚事拆了三桩,拆完了还把她们全部笑纳……

    这些事情不管用怎样的褒义语气来粉饰,秦堪都觉得自己简直是个欺男霸女的禽兽。

    谈判怎么谈出这么个光景了?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时间提醒:2017-11-21 14:17:07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