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二十九章 师叔往事(上)

    祖坟没被刨还哭得如此凄惨,可见张永这段日子定被刘瑾欺负得很惨。

    “刘瑾他最近干了什么?”

    张永哭道:“这阉贼自从掌了司礼监后越来越不把咱们当初东宫的老弟兄瞧在眼里了,秦帅离京这些日子,刘瑾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个名叫张彩的吏部主事,其人见识非凡,刘瑾将其引为左膀右臂,凡事言听计从,最近张罗着除朝弊,兴新政,想做出点事情让满朝文武瞧瞧……”

    秦堪笑道:“刘公公施新政这不挺好么?我朝沉疴渐深,有刘公公大刀阔斧改革一番,未尝不是件好事。”

    张永气道:“新政本是件好事,这刘瑾却把一本好经念歪了,借着裁撤朝廷冗官冗员精简衙门的由头,却大肆收取贿赂,谁给他送了银子,无论多没必要存在的官儿,刘瑾大笔一挥,一律留用,谁没给他送银子,无论吏部考评多好的官儿,一律卷铺盖滚蛋,秦帅,您说说,这是新政吗?这简直是胡作非为呀!朝廷像他这么个搞法,过不了两年就得天下大乱。”

    秦堪无言苦笑。

    刘瑾新政的出发点是好的,他确实是想做一番事业证明自己的能力,大明历史上的太监不一定全是坏名声,也有好太监,比如成化年的怀恩,比如弘治年的萧敬等等,提起这些太监,就连看太监不顺眼的文官也不得不伸着大拇指夸赞一声,刘瑾终究是有理想的,他也想像怀恩和萧敬一样,在历史上留个好名声。

    然而刘瑾终究不是做大事的人,或者说他缺少做大事的素质,一个终年在东宫里服侍太子的老太监,若说他对天下大势,对朝堂弊病,对祖宗成法有多深的了解,委实不大可能,有限的见识,贪婪的性格决定了刘瑾新政终究只是个笑话,它不知不觉间已变质,成了刘瑾敛财的一个借口。

    秦堪睨着张永:“刘瑾捣弄他的新政,不论是成是败都是他和朝廷的事,你哭得那么委屈干嘛?”

    张永凄然道:“杂家能不委屈吗?这个破新政第一个就拿内宫开刀,说什么节省内帑,精员简兵,把杂家名下的御马监裁了两停不说,还将每年内库拨付御马监的银饷扣下半数,下面的军士骤然间连温饱都不可得,杂家这个御马监掌印还做得下去吗?”

    秦堪很不厚道地挑拨:“这可不能忍,张公公,你应该找他理论,抽他啊!”

    张永愤然道:“谁说我没抽?抽了!别人怕他司礼监掌印,杂家可不怕!杂家当时便打上门去抽了刘瑾一个大马趴,官司打到皇上面前,皇上不咸不淡和了几句稀泥,回去后刘瑾那杂碎立马便将御马监的银饷又扣下一半……”

    “再抽!”秦堪撺掇的表情比小人还小人。

    张永凄然摇头:“抽不得了,再抽他又扣我银饷,抽他太贵,杂家抽不起……”

    “笨啊,你把刘瑾抽死了,以后谁还敢扣你银饷?”秦堪继续煽阴风,点鬼火。

    张永幽怨地瞪着秦堪:“秦帅,杂家千里迢迢来找您,您能否诚恳一点?给杂家建议时能否不要把我想象得那么蠢,可好?”

    秦堪失望地叹口气,神情黯然。

    抽死刘瑾都不敢,张永也不是干大事的人啊……

    …………

    …………

    “秦帅,您是陛下最亲近的人,若论地位,不比刘瑾差,杂家刚才念着圣旨,听着万岁爷给您留的话,心里既羡慕又嫉妒,秦帅,万岁爷拿您当兄弟,当家人,杂家当您是一棵参天大树呀……”张永眼巴巴地盯着秦堪,言中之意,昭然若揭。

    秦堪笑了笑,这话说得太赤luo,只差没有直白说一句抱大腿求包*了,他明白张永的意思,而且与张永的想法也一致,都希望刘瑾倒台,希望他死无葬身之地,但,欲除刘瑾,现在可不是好时机,不怕丢脸的承认,秦堪现在扳不倒他。

    “张公公远来辛苦,关外不如关内繁华似锦,不过塞北风光恢弘大气,倒也颇有一番情致,张公公不如随我一路去辽阳,既然出了京,便好好游玩几日,如何?”

    张永见秦堪不动声色,而且也不接他的话茬儿,张永厮混宫中日久,自然也不是凡事形于色之人,既然秦堪似乎不愿谈这件事,张永也直爽一笑,点头应了。

    大军东进,数万人浩荡前行,十余日后入了辽阳府。

    一路被押解的李杲,张玉,任良等人一进辽阳,脸色愈发绝望。他们知道,自己的人生恐怕也走到头了。

    果然,秦堪进辽阳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开堂审案,辽阳知府衙门内,当着本地乡绅和百姓的面,锦衣校尉将收集起来的罪证一桩桩一件件摆在公堂上,李杲任良等人跪在堂中,似乎连辩解都没了力气,浑身抖如筛糠,几乎瘫软在地。

    秦堪没打算跟他们讲什么莫名其妙的仁慈,这些人多年来犯下的罪案太多,仅杀民冒功一事,有证可查的便有数千人,为了他们自己的官位,数千个无辜百姓在他们的指令下就这样被一刀砍了,人命在他们眼中形同猪狗,抛去其他欺男霸女,圈地夺田,欺上瞒下的罪状不提,仅只冒功一项,足以让他们死一百次了。

    审理很顺利,堂中原辽东都司诸官诸将几乎没做任何辩解,垂头认了罪。

    签供画押之后,一支批箭扔下了公堂,原辽东都司一应犯官罪将三十余人,一律明日法场问斩。

    第二日,辽阳城内人山人海,城内城外的乡绅百姓们纷纷进城,聚集在城东法场边。

    午时三刻,鼓声擂响,刽子手朝钢刀上喷了一口烈酒,随着监斩官一声令下,三十多颗血淋淋的人头落地。

    法场弥漫一股欲呕的血腥气的同时,无数百姓忽然失声痛哭,面朝知府衙门方向虔诚跪拜磕头。

    知府衙门里,秦堪独自站在内堂的院落中,静静看着一群大雁排成人字往南飞。

    此时此刻,他忽然想起了吕志隆,想起了他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想起了功过难评的宣府参将李崇,想起他曾经说过的边镇现状,一句句振聋发聩的言语至今仿佛还在他耳边嗡嗡回响。

    秦堪很想再去一次崇明岛,去吕志隆墓前拜一拜,然后认真地告诉他,当初在他墓碑前发下的誓愿,自己一直未曾忘记,并且,正在一步一步地实现它。

    今日辽阳斩下的三十多颗首级,便是一个开始。

    改变一个时代何其艰难,一路永远不可能和风细雨,那么,便从血腥杀戮中证道吧。

    李杲死了,死不足惜,他的死并未在秦堪心中泛起丝毫涟漪,此刻他脑子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辽东都司上下数十个官位,麾下六个卫所的将领,无疑要全部换掉一批,趁着杀李杲立威的时机,大刀阔斧对辽东来一次大换血,正其时也。

    问题是,如何梳理这千疮百孔的辽东呢?秦堪迟早要回京的,辽东下一任的总兵官交给谁才合适?若换上一个心性恶毒的人上来,没过几年又将辽东弄得民怨沸腾,那么自己这一次清洗辽东有何意义?终究为了他人的富贵做了嫁衣。

    总兵官的人选是个大问题啊。

    院子不远处,叶近泉精赤着上身,举着一块石磨,偌大的石磨在他手里轻若无物,随着他的意志在手上翻腾。

    秦堪心中一动,走到叶近泉面前问道:“师叔,你随张宗师学艺几年?”

    提起张松溪,叶近泉急忙停了下来,神色恭敬地往南面一抱拳,这才道:“十来年了。”

    秦堪若有深意问道:“除了跟随张宗师学艺,你的人生应该还有别的经历吧?”

    叶近泉抿唇,脸色有些难看了。

    秦堪自顾道:“一代宗师大侠的入门弟子,竟混到沦为流民,被我从流民营里选出来当店伙计,与张永对打的时候分明手下留情,故作不敌,我家夫人三番五次试探你,你也非常配合,每次被她一巴掌狠狠拍到地上也不生气,东厂番子围攻我家时才显露出了真正的身手,后来主动请缨为我练新兵,军伍战阵无一不通,分明有将帅之才,随我出京巡视辽东,一路安营扎营,布置探子,安排粮草更是行家……”

    叶近泉神色越发难看了。

    秦堪却丝毫不觉,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师叔,令师与我岳母有师徒之实,传延两代也是难得的缘分,你已没有家人,这世上唯一可称作‘家’的地方,就是秦府,可称作你家人的人,只有我和我夫人,师叔就不打算跟家人说几句实话么?”

    PS:晚上还有一更,求月票!!月底了,大家手头的月票应该不少,赶紧投了别浪费……(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3 06:03:26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