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一十四章 会面花当(下)

    秦堪的八千仪仗离开辽阳不到一个时辰,数骑快马从辽阳出城,各自奔向不同的方向。

    边镇本就是个乱世,乱世里讲究实力为尊。一切的法规和证据由实力大的人说了算,他说朵颜入寇,那朵颜便一定入寇了,他说大明钦差死于乱军之中,钦差就必须要死在乱军中。

    沈阳卫,盖州卫,复州卫等卫所很快得到了李杲的军令。

    辽东的大明驻军顿时陷入一片忙乱,营盘喧嚣,将帅点兵,刀箭出库,战马嘶鸣。

    数万辽东兵马在李杲的一道军令下,终于缓缓发动了。他们要做一件无法无天的事,无论心中有数的将领还是被蒙在鼓里的将领,都必须执行李杲的军令。

    四个卫所官兵数日里集结,营盘连绵数里,将士们刀出鞘,箭上弦,肃杀之气直冲云霄。

    与此同时,一骑快马带着李杲的奏报紧急奔赴京师。

    奏报里,李杲将边镇情势描述得非常危急,说是朵颜对大明久怀不臣之心,今日举骑兵一万南下西拉木伦河,有不轨意图。辽东都司总兵官李杲察觉朵颜三卫举动异常,而朝廷派来的钦差秦堪此时恰好北上巡视,李杲担心钦差有失,遂尽举辽东之兵北上西拉木伦河击之……

    大明朝廷和朵颜三卫这些年来打打停停永无止境,日子稍微安逸一点朵颜便举兵叛明,朝廷于是派兵狠揍,揍得痛了,朵颜又上表乞降,求为大明藩属,什么大明皇帝最最忠诚的鹰犬,愿为大明肝脑涂地的奴仆,大明永远幸福就是朵颜最大的快乐云云,肉麻到牙酸的降表一递进京师,崇尚以儒家仁德治国的朝堂大臣们聚头廷议几句,朵颜由叛贼又变成了忠仆,过不了几年,朵颜又叛……

    如此周而复始,朝廷烦了,对朵颜也越来越不假辞色了。

    所以李杲对自己的奏疏有很大的信心,大明自立国以来,对外战争无论是输还是赢,从来没有妥协退步过,这是历史上最倔强的一个年代,唐宋以来一直被视为正常外交国策的和亲,称臣,纳贡,割让土地等等,在大明朝堂却完全行不通,谁敢提起这个话茬儿,必然被所有大臣批得体无完肤,从此政治前途一片灰暗无光,最后失意归乡,在天下人鄙视的目光中郁郁而终。

    朵颜三卫是异族,大明但凡遇到异族入侵,往往不惜一切代价出兵击之,朝堂里几位大臣碰头一商议,很快就会升级为一场国战,庙堂和民间摩拳擦掌之时,一名深陷敌后的钦差的生死,似乎已不那么重要了,边镇将士皆能为国而死,钦差怎么就死不得?

    更何况,朝中还有一位初掌大权,时刻准备着呼风唤雨一番的刘公公日夜在宫中悄悄焚香祷告,乞求上天让这家伙惨死在辽东,李杲的奏疏送来如此良机,刘公公怎能不大肆利用?

    至于朵颜主动入侵的证据……

    李总帅说有证据,就一定有证据。

    关外越来越冷了。

    出了辽阳城,塞北的寒风愈发凛冽刺骨,还没到冬季,气温已降到很低,低得令秦堪这样的南方人有些受不了,更受不了的是,关外并无官道,行军所经者皆是羊肠小道,这样一样秦堪连舒舒服服坐在马车里烤炭火喝热茶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和其他的将士一样骑在马上。

    冷风一吹,鼻涕缓缓流下,使劲一缩,鼻涕又缩了回去,呼气有时候太快甚至会吹出一个偌大的鼻涕泡儿,在鼻孔下方涨到极致后炸开,像烟花一般,美得凄凉。

    货真价实的“风流涕淌”,形象糟糕,心情自然不好,秦堪有点想杀人……

    丁顺见老上司情绪不佳,于是从仪仗里召来几个箭法好的军士,一阵破坏生态平衡的箭雨过后,秦堪面前多了几张血淋淋的貂皮,未经硝制过的貂皮散发出令人作呕的味道,秦堪的心情更坏了。

    秦堪从不拒绝马屁,如此令人愉悦的事情多多益善,不过有时候手下太蠢,常常把马屁拍到马腿,这就不能不令人冒火了。

    堂堂朝廷钦差披着几张血淋淋的貂皮吆五喝六招摇出巡,这是正常人干的事么?

    …………

    …………

    一路哆嗦着往北行军,五日后,仪仗到达西拉木伦河南畔。

    离大宁府还有数百里,花当约定的十日之期已过一半,颇为紧凑的行程里,后方的锦衣密探忽然传来一个坏消息。

    李杲举四卫大军向北推移,牟斌时期便已布下的辽东军中眼线报称,李杲奏报朝廷,言称朵颜入寇,辽东都司担心钦差有失,遂领兵击之,递往京师的奏报里,不仅有李杲的署名,还有辽阳知府张玉,辽东镇守太监任良,以及麾下都指挥使崔鉴,王玺,鲁勋等人的联名,值得一提的是,当初诱骗朵颜三百蒙古军士赴宴然后将其斩杀的行动,具体实施者却正是崔鉴等三人。

    听到这个消息,秦堪脸颊使劲抽搐了几下,神情冷肃不语。

    刘平贵没说错,辽东都司无好人啊。

    丁顺呆了片刻,勃然大怒:“大人,李杲这王八蛋果真要断咱们的后路,他这是公然造反了啊!”

    秦堪冷冷道:“谁说他是造反?朵颜入寇,辽东边军击之正是应当应分之举,乱军之中钦差伤了甚至死了,朝廷也怪罪不到李杲身上,事后向朝廷交几百上千颗朵颜的人头,还有我这个钦差的遗体,然后痛哭流涕忏悔几句救驾来迟,钦差英年早逝,臣罪该万死云云,你觉得满朝上下还有谁忍心责怪他?”

    丁顺楞住了,许久之后怒道:“可……这是假话!”

    “死无对证,假话就是真话!”

    凛冽的寒风天里,丁顺额角竟沁出了微微的细汗,神情惶然道:“大人,李杲抄了咱们的后路,此时就算派人回京师报信恐怕都来不及了,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秦堪不慌不忙道:“自踏入辽东起,咱们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后路,你难道还没看明白情势么?现在,我们和李杲兵力悬殊,掉头反击胜算不高,派人回京师也不大可能,李杲精于兵法,恐怕早已在入京必经之路上布下了埋伏,消息传不回去,眼下咱们能做的只有继续往北,加快行程尽快去见花当。”

    “见花当难道能扭转局势?”

    “百年前成祖皇帝靖难之役,借朵颜三千骑兵便能横扫天下,终成帝业,虽说如今朵颜势微丁薄,但我不求横扫天下,横扫辽东李杲应该问题不大。”

    丁顺无奈叹道:“问题又绕回来了,花当仇视汉人,正欲与火筛结兵攻我大明,他怎么愿意借兵给大人?”

    “事情是谈出来的,没谈你怎知花当不答应?如果最后他仍然不答应,万不得已之下……”秦堪仰头望天,神情黯然道:“万不得已,我只好为朝廷献身,把他女儿的肚子弄大……”

    丁顺一呆,随即眼中挤出几分肃然起敬的光芒:“大人为大明社稷实在,实在是……”

    “闭嘴,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想听!”

    秦堪没有后路,同样的,李杲也没有后路,大家都很明白,自秦堪踏上辽东土地的那一刻起,双方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不论阴谋还是阳谋,目的都是让对方死,自己活。

    李杲举兵只不过是把积蓄已久的矛盾摆到了明面上而已,是阴谋,也是阳谋,秦堪无可逃避,只能迎面而上。

    接下来的五日里,秦堪下令加快了行军速度,八千人迅速渡过西拉木伦河,朝大宁府日夜进发。

    出辽阳后的第九日,气喘吁吁的八千人终于踏着黎明的曙光赶到了大宁府。

    红日初升,其光大道,大宁府这座塞外孤城在朝阳的笼罩下,散发出万道金光,仿若遗世而独立。

    离城二十里时,便有蒙古人的骑兵远远缀在前后,跟了一阵便呼喝着单骑飞驰到城外扎下的一片白色帐篷群中报信,来回奔走不休。

    没走多久,一群朵**兵正面朝仪仗奔过来,仪仗里的前行武官也领着半个百户策马迎上去。

    沟通不是问题,仪仗前方的黄色团龙旗帜已道出了秦堪的身份。

    很快,城外蒙古部落的营盘里奔出百余骑快马,为首一人微微发福,脑袋刮得光光的,只留三绺头发编成小辫,软软耷在肩头,他穿着传统的天蓝色蒙古长袍,五官略为丑陋,眼中精光毕露,顾盼生威。

    秦堪策马行到队伍前方,静静注视着迎面而来的蒙古中年汉子,心中不由有些小人之心的暗暗揣度。

    这位应该就是朵颜的首领花当了,长得如此寒碜,却生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令人不得不怀疑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毕竟听说蒙古人的伦常关系很混乱,继母,大嫂,弟媳等等,只要她们的男人死了,家里的直系亲属都可以合理合法把她们接收过来。

    从遗传学角度来说,这么做委实有太多弊端,当然,也有基因突变的例子,比如塔娜,但绝大部分都是正常的歪瓜劣枣,比如眼前这位花当……

    火红的麒麟锦袍在草原的朝阳里愈发添了几分庄重威严的味道,花当凝目打量了秦堪一阵,然后突然翻身下马,躬身单手抚胸。

    “无所不能的长生天将美好的讯息降临到草原上,二十多年后,朵颜三卫再次感受到大明皇帝圣洁的祥光,朵颜卫都督同知花当见过大明钦差,草原欢迎来自远方的客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1 07:00:29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