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一十三章 会面花当(上)

    “钦差……救了你一命?”花当的脸色有些阴沉了。

    这些年来频频被鞑靼和大明两面打压,朵颜卫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然而生存空间仍在一步步的压榨下减少,如今的花当对汉人和鞑靼人都很敏感。

    塔娜点点头,道:“李杲派兵追我,中途被钦差派出来的勇士救了……”

    花当冷冷道:“汉家无好人,明廷钦差为何无缘无故救你?”

    “他说救下我就当是送给朵颜首领的一份见面礼,汉人钦差期待与额直革见一面,他说李杲杀朵颜勇士冒功一事,他会给朵颜一个交代。”

    花当忽然发怒道:“愚蠢!汉人的话能信吗?我当然要跟汉人见一面,不过不是现在,而是当我率领帐下最英勇的勇士攻破辽阳城,让我们的蒙古弯刀架到钦差脖子上,那才是我最期待的见面方式!”

    “额直革,你真要反了明廷吗?”

    “明廷这些年来除了册封我一个都督同知的空衔,还给过我什么?他们蚕食我朵颜封地,关闭开原,广宁两处易市,杀我朵颜勇士冒功,我们朵颜派进京师的使节无故被杀,这样的明廷,值得朵颜再为他效忠吗?最忠心的猎犬,终有一天也会不得不离开最残暴的主人。”

    塔娜垂下头,道:“额直革,汉人钦差以救我一命为见面礼,如果额直革不愿接受这份见面礼,塔娜是不是应该以自戕来成全额直革对汉人的回绝之意?”

    花当叹道:“塔娜,你是朵颜最璀璨的珍珠,是长生天赐给朵颜部落最宝贵的礼物,你怎能当着额直革的面轻易言死?告诉我,你是希望额直革与汉人钦差见一面吗?为什么?”

    塔娜依然垂着头,道:“我只是感觉这个汉人钦差与寻常的明廷官儿不太一样,或许,他真能给朵颜一个交代。”

    花当神情犹豫,怔忪不语。

    一名蒙古汉子走进帐内鞠躬单手抚胸,道:“伟大的和通可汗,火筛已来到我们朵颜肥美的牧场,可汗要不要见他?”

    花当立即站起身朝帐篷外走去,脚步一顿,扭头对塔娜道:“向火筛借兵伐明是不得已的法子,而且必须付出代价,塔娜,我们朵颜的尊严不能被明廷如此践踏……”

    塔娜咬着牙毅然道:“额直革,我明白的,塔娜愿意为了朵颜的尊严而献出一切,但是……”

    “我知道,看在汉人救过我们草原最璀璨的珍珠的份上,明廷派来的那位钦差,我可以见他一见,给他一个说服我的机会,十日后的清晨,我在大宁府等着他。”

    叹了口气,花当眼中浮现温柔之色:“塔娜,你愿为朵颜而献身火筛,额直革怎忍拒绝你唯一的请求?等我和火筛定下盟约,你便是火筛部落的人了,但你永远是朵颜不可替代的珍珠,永远是额直革心中美丽的百灵鸟。”

    “秦帅,花当好没诚意,十天时间咱们怎么可能从辽阳赶到大宁?再说,秦帅是堂堂天子钦差,凭什么他要我们去大宁,我们就必须去大宁?”丁顺气得想拔刀。

    “化外蛮夷不识礼数,你跟他们计较什么?欲结朵颜,咱们必须把面子放下来,眼下咱们有求于朵颜,别老摆着天朝上国的嘴脸,收拾了李杲之后,咱们再收拾朵颜便是,朋友和敌人这两种关系永远不会太长久,因利而合,因利而散,花当正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才敢对我这个钦差摆架子。”

    面对花当的无理,秦堪倒是很淡定,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钦差只不过是一种身份,这种身份有着特定的使用范围,出了这个范围便不管用了,比如在早有不臣之心的朵颜花当眼里,大明的钦差恐怕还比不上一只架在火上滋滋冒油的烤全羊。

    当然,秦堪绝不会承认自己连一只烤全羊都不如,他敢肯定,花当找遍整个草原也找不出如此英俊帅气且直立行走的烤全羊。

    花当没看重钦差的身份,秦堪自己也没把钦差这个身份当成筹码。

    如果可以的话,秦堪愿意将他和花当的见面当成一种商业行为,见面是一场讨价还价的商业谈判过程,自己能拿出来的筹码可以一个个摆上桌面,双方据理力争,锱铢必较,稍微让让步没有达不成的协议。

    从官员转变到商人的心态后,这件事情便容易处理多了,商业谈判这种事,秦堪前世做过不知多少次,总的胜率大约在八成左右,对于谈判,秦堪太有经验了,口才其次,重要的是筹码。

    说起筹码……一脸淡定的秦堪神情一怔,接着突然浮现懊恼之色,旁边的丁顺瞧得满头雾水。

    “失算了!”秦堪咬牙切齿。

    丁顺大惊,秦帅居然有失算的时候?

    “怎么可能!”丁顺急了。

    秦堪瞟了他一眼,拧眉沉吟道:“上回让叶近泉救下塔娜之后,真应该直接把她囚禁起来,一直关押到我和花当见面谈判,那时……”

    丁顺恍然大悟,立马插嘴道:“可不是亏了!大人若把那个塔娜的肚子弄大,让花当那老小子喜当外公,就不信花当还忍心举兵反叛大明,就算没这个好处,如今这荒凉边城里,把塔娜这个姿色上好的蛮婆子弄上床,好歹也能为大人泄泄心火……咳,大人,您干嘛这样瞧着我?我说错了吗?”

    秦堪长叹口气,喃喃道:“这世道怎么了?满世界充斥着卑鄙小人,哪里才是正人君子的净土?”

    “大人……”

    目注丁顺,秦堪板着脸道:“你知不知道辽阳城外有一条浑河?”

    “知道。”

    “去,本官命令你把自己脱光了跳进河里,好好净化一下你龌龊的心灵……”

    “啊?”

    “顺便叫锦衣卫密探在辽阳城里打听一下,看城里有没有花当的二女儿三女儿什么的混在其中,如果有,速速弄来。”

    钦差大人启程了。

    辽阳城外,八千仪仗静静肃立,旌旗如林,遮天蔽日。

    辽阳城的文武官吏以李杲和张玉为首,一众官员站在城门外与秦堪作别。

    秦堪面带微笑与众人寒暄,表情随和且平静,却令李杲等人愈发不放心。

    秦堪的名声李杲自然如雷贯耳,这人实在称不上什么正人君子,反而睚眦必报,心肠狠毒得紧,李杲秘密调兵杀他,此事其实大家心照不宣,钦差入城后李杲在都司府里专门等着秦堪来报复,他早已做好了兵来将挡的准备,谁知钦差在官驿里住了好几天却一丝动静都没有,仿佛高僧闭关似的,连大门都不出。

    好不容易等到秦堪出门,结果又说什么离城北去,奉旨宣慰封赏朵颜三卫,彰显新皇恩德……

    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乱花渐欲迷人眼啊。

    彻底无视他这个大仇人的行为令李杲心中颇不是滋味儿,我是仇人啊,派兵杀过你的仇人啊,对待仇人的态度怎能如此不端正?

    累了,感觉不想再杀他了……

    微笑着与李杲等人道别后,秦堪上马北行,转身的一刹那,如沐春风的笑脸已渐渐变冷。

    “丁顺。”

    “在。”

    “下令仪仗队伍出城二十里后全速急行军,十日之内务必赶到大宁府!”

    “是!”

    …………

    …………

    看着钦差仪仗绝尘而去,辽阳城门前,李杲的笑脸也渐渐冰冷。

    辽阳知府张玉疑惑道:“总帅,这秦堪没头没脑忽然说什么封赏朵颜三卫,他该不会是想拉拢朵颜对付你吧?”

    李杲冷笑道:“他若敢拉拢朵颜对付我,我便参他一个私通外邦乱我边镇的罪名,京里的刘公公想必很早便在等着这份奏本了,再说……花当如今对我大明恨之入骨,难道他秦堪念一遍皇帝的圣旨,封几个毫无意义的空衔,便能令花当臣服于他么?简直是笑话!一个文弱书生什么都不懂,大明皇帝的圣旨出了辽阳城再往北,可没那么多人买帐了。”

    张玉笑道:“总帅妙算,以前总听说秦堪在京师如何飞扬跋扈,如何坑害同僚,如今亲眼一见,却原来也是徒逞书生意气,当真幼稚得紧,所谓跋扈坑害,大抵全是仗着皇帝宠信罢了,若无皇帝恩荫,他还能有什么作为?”

    李杲也笑了:“刀剑加颈之时,他便会知道,辽东之地谁主沉浮……来人,传令下去,尽起沈阳中卫,盖州卫,复州卫,三万卫之军聚合于西拉木伦河南畔,渡河寻着朵颜三卫部落后发起突袭。”

    张玉一惊:“总帅,您这是……”

    李杲意味深长笑道:“朵颜入寇,全歼我大明钦差仪仗数千,钦差大人死于乱军之中,如此大辱,本帅岂能不击?”

    张玉呆了片刻,顿时明白了李杲的意思,一时手脚冰凉如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3 08:00:13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