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零九章 朵颜塔娜

    李杲出城时很憋屈,胸中有股郁愤之气无可宣泄。

    他几乎等于是被秦堪掐着脖子逼出城的,当秦堪决定拔营北上时,李杲便只剩下两个选择,一是眼睁睁瞧着钦差把沈阳卫收了,二是将钦差截住迎进城里。

    边军虽说不太争气,但也是他李杲的麾下,不是任谁都能收走的破烂。

    于是李杲只好忍着一肚子火气出城相迎,不论秦堪是故作姿态还是真有收沈阳卫的想法,李杲都不能让他得逞,盘子里本来有六块饼是独属于他的,结果钦差一来便吃下了两块,而且眼睛还盯着第三块……

    敢吃他第三块,李杲会跟他玩命。

    …………

    …………

    领着辽阳府大小官吏匆匆出城,考虑到钦差大人的卑鄙属性和不讲究的办事作风,李杲还带上了两个整编千户防身。

    一个时辰后,李杲等人终于追上了钦差仪仗。

    知府张玉率先上前与秦堪见礼,随后李杲在众侍卫的保护下来到秦堪面前。

    “钦差大人代天子巡狩辽东,末将等接驾来迟,失礼了。末将辽东总兵官李杲拜见钦差大人。”

    说完李杲单膝点地,行了个武将礼。

    秦堪一见李杲身边神情戒备的众侍卫,再抬头环视他带来的两千多官兵,不由遗憾地咧了咧嘴。

    李杲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咯噔一下,接着生出一股怒意。

    这竖子果然不讲究,竟真打着军前拿他的主意,幸亏自己带了军队过来。

    岂止是竖子,简直是孙子啊……

    “哈哈,原来是名震辽东的李总帅,总帅威名天下皆知,今日有幸得见,果然器宇轩昂,英武不凡。”

    “钦差大人谬赞了,大人面前末将怎敢当‘总帅’之名?末将只是代皇上和朝廷镇守辽东,这些年来竭尽全力,却也只堪堪做到无功无过,委实愧对皇上,愧对朝廷。”

    二人一见面便互相客套上了,仪仗里的武将文吏面无表情地远远站着,辽阳府的文官武将们也远远地陪着笑脸,见面的气氛貌似一团和气。

    李杲既然迎出城了,秦堪自然也不好意思再去收沈阳卫,毕竟当着人家的面干这件不厚道的事,秦堪心里还是有小小羞惭的。

    相见甚欢之后,秦堪与李杲笑着相携入城,大家都笑得很开心,笑得很甜,心里各自藏着怎样的杀机却不足为外人道了。

    看李杲的样子,是打算整天把军队拴在裤腰带上了,如何下手除他,委实是一件难办的事。

    而李杲则更发愁,既然双方见了面,再派人刺杀已不合适了,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李杲也没蠢到真敢无法无天公然杀钦差的程度,可是若让钦差活着回到京师,等待他的不知会是怎样的下场……

    入城的路上,二人一路走一路笑,笑容如夏花般灿烂,心思如蛆虫般肮脏。

    双方各自的军队走在一起颇有意思。

    并不算宽敞的官道上,秦堪的仪仗走左侧,李杲带出来的两个千户走右侧,二人则并排走中间,文官武将们远远跟在后面,二人谈笑风生,仿佛多年知交一般说个不停,而双方大军神情戒备,手按刀柄不时互相怒视,一个眼神不对似乎都能激起双方的火拼。

    秦堪和李杲浑若不觉,说到兴奋处,二人竟把臂大笑,丁顺和叶近泉离秦堪只有两步之遥,二人似乎已分了工,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一个护秦堪,另一个杀李杲。

    一行人就在如此古怪的气氛里缓缓而行,离辽阳城越来越近。

    三骑快马从城门处疾驰而出,朝秦堪等人迎面驰来。马上第一人穿着一身大红衣裳,远远看去仿佛一团烈火飞扬跳跃。

    秦堪眉头一皱,飞快扫了一眼李杲,却见李杲也是一脸意外之色。

    三骑越驰越近,驰到仪仗前方数十丈之处时,最前方的仪仗武官上前高举着手厉声喝道:“钦差出巡,官员百姓不得冒犯冲撞官驾,来人速速下马!”

    马上骑士一勒缰绳,三匹马儿人立而起,喘着粗气聿聿嘶叫几声。

    秦堪这才看清,当先的骑士竟是一位穿着大红夹袄的女子。

    女子的发饰很怪异,黑顺的长发编成几十缕小辫,自然地搭在肩后,看发饰应是异族女子,却穿着一身分明是汉族的大红衣裳,大红乃女子出嫁服色,寻常日子没有哪个汉家女子敢这样穿,可这位女子似乎并不知道,大明大亮地穿着汉家红衣裳,顾盼间神采飞扬。

    女子眉目颇为精致,肤色不算太白,透着几分健康的古铜,杏眼琼鼻,目光流转精光四射,小巧的嘴唇紧紧抿着,显示出刚强爽直的性格。

    秦堪冷眼打量半晌,心中不由暗赞,没想到荒凉塞外竟有如此美丽的异族女子。

    李杲远远瞧见那名女子后,却迅速变了脸色。

    女子的表情颇为愤怒,身下的马儿似乎感应到主人的情绪,也喘着粗气不安地打着响鼻,来回游走。

    虽受到武官呵斥,女子并未下马,仍旧骑在马上,美若星辰的眸子打量仪仗许久,嘴唇一张,说的竟是一口流利的汉语。

    “前面可是大明皇帝派来的大官儿?我是朵颜卫都督同知花当的女儿塔娜……谁是朝廷的大官儿,出来说话行不行?”

    “大胆!钦差大人受皇帝委派,身份高贵无比,岂是你这番邦女子说见便见的?”仪仗里一名武官怒极大喝。

    塔娜眼睛眨了眨,道:“原来皇帝派来的大官儿叫钦差?哼,钦差了不起么?我的额直革花当也是皇帝封的都督同知,大家都是皇帝封的官儿,怎么就见不得了?钦差,快出来见我!”

    “来人,把这不识礼数的番女拿下!”武官暴怒道。

    十余名官兵抽刀上前,神情不善的将塔娜围了起来。

    塔娜楞了一下,接着俏脸渐渐浮上愤怒之色。

    “都说明廷里官儿护着官儿,果然没说错,你们便是这般对待向明廷臣服的仆人朵颜吗?感受大明皇帝圣洁的光辉,我们朵颜愿意从翱翔天际的雄鹰变成皇帝膝下忠心的猎狗,主人为何对忠心的猎狗如此残暴不仁?”

    秦堪飞快瞟了一眼李杲,忽然扭头朝丁顺使了个眼色。丁顺会意,于是高举起手朝后一挥,十余名官兵按刀退下。

    再看李杲,脸色却愈发难看起来。

    今日与朵颜花当的女儿城外相遇这一出,显然不在李杲的意料中,塔娜与钦差的相遇令他更为被动了,羞恼中,李杲朝知府张玉投去阴沉的一瞥,花当的女儿竟混入了辽阳城,这知府怎么当的?

    张玉见李杲目光阴沉可怕,不由吓得浑身一颤,脸色有些苍白。

    将众人表情看在眼里,秦堪这才哂然一笑,策马上前扬声道:“我就是皇帝派来的钦差,塔娜姑娘有何见教?”

    塔娜疑惑地打量了秦堪一遍,眼神却越来越失望:“皇帝派来的官儿怎的如此瘦弱?连只雁雀都拎不起的人,能扛得起皇帝的差命吗?皇帝为何不派个健壮如牦牛的官儿来当钦差?”

    仪仗里不少文吏武将顿时脸色憋得通红,想笑却不敢笑。

    秦堪摸着鼻子苦笑不已。

    居然被一个蒙古女人鄙视了……

    “我们大明……咳,以瘦弱为美,况且本官用不着做拎雁雀这种无聊的事情,塔娜姑娘穿得跟大红包似的,本官不也没嘲笑你么?”

    塔娜或许汉语仍不到火候,没听懂秦堪损她的话,闻言撇了撇嘴,道:“好吧,就当你是钦差,既然是皇帝派来的大官儿,我们朵颜有比大海还深的冤屈,必须向你说清楚……”

    久不出声的李杲忽然阴森插言道:“塔娜,当着钦差的面竟如此无礼放肆,你想给朵颜卫惹祸么?”

    塔娜神色一变,秦堪笑着摆摆手,道:“不管怎么说,朵颜三卫是我大明的藩属,花当也是陛下登基后亲自册封的都督同知,本官既代表陛下巡视辽东,藩臣有话本官怎能不听?李总帅不必生气,且由她说吧。”

    李杲抿着唇不说话了,表情却愈发阴沉可怕。

    塔娜美眸一转,道:“你这官儿倒是比李杲和气多了,可惜终究不如牦牛般健壮……”

    秦堪忍不住摸着鼻子苦笑道:“除了不如牦牛健壮,我还是有很多优点的……”

    当着数千大军的面,塔娜骑在马上嘻嘻笑了两声,一点也不见做作,反倒显得非常的爽直开朗。

    笑过之后,塔娜忽然神情一整,修长的长腿一偏,像只灵巧的燕子般翩然下马,单膝跪在秦堪面前,一手抚胸垂头大声道:“钦差大人,我要告状!辽东总兵官李杲诱杀我朵颜卫三百余人,割其头颅送进京师,却说是鞑靼入寇,边军大胜所斩首级,此仇不报,我朵颜三卫无法再对明廷皇帝效忠,必兴大军而伐!”

    PS:抱歉,昨天身体真的很不舒服,码到一两千字就不得不躺上床休息……

    今天还有更,一更还是两更看身体状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5:08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