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零七章 战势逆转

    来到这个世界后遭遇过不少危难,然而这一刻却是最要命的。

    眨眼的眼睛都来不及,秦堪仍在怔忪之时,便听得丁顺一声焦急大呼:“大人——”

    扭过头时,由远及近的炮弹仿佛已近在咫尺!

    根本无法反应,那颗炮弹已快过了思维,连害怕的念头都没来得及产生,炮弹已呼啸而至。

    千钧一发之际,秦堪只觉得臀部被人从后面狠狠踹了一脚,屁股一痛,身子却不由自主地飞了出去,秦堪甚至能感觉到炮弹带着灼烈的温度从耳旁擦过。

    狼狈地趴倒在地上的同时,炮弹在身后不远处轰然炸响。

    刚被放翻在地,贴身侍卫们便神情焦急地冲了上来,几名侍卫用身躯挡着炮弹射来的方向,另几名侍卫半拉半拖地将秦堪带到一处背阳的土山包隐蔽起来。

    脸色苍白的秦堪额头冷汗刷刷直冒,一想到刚才差点被炮弹轰成碎片,便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后怕,后怕渐渐又化作滔天的怒意,极度的愤怒很快彻底压制住了心底的惧意。

    “李杲!”秦堪咬着牙,齿缝里迸出两个字。

    忽然扭头瞧着身旁默然静立的叶近泉,秦堪哼了哼:“看在刚才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你踹我那一脚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叶近泉仍旧酷酷的样子,面无表情地垂下头看着自己的脚,目光复杂。

    秦堪很清楚他的感受,他在恨自己刚才脚贱。

    …………

    …………

    土山包的另一面,野狼峪峡谷内潮水般冒出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人数大约四五千,高声喊杀着朝仪仗冲来,他们人人穿着土布麻衫,形如土匪强梁,然而连瞎子都看得出,这显然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一阵炮击已将钦差仪仗队伍冲乱,除了勇士营和五百少年兵能勉强稳住队形外,义州卫和广宁卫的将士们则已乱成一团,各自四散开来,连建制都被打乱了,兵不知将,将不知兵。

    秦堪纵然不懂兵事,却也知此刻形势很危急,如此混乱的军队哪怕人再多也无济于事,这大概也是敌人为何敢以四五千人对八千余人的钦差仪仗发起冲锋的原因,当军队队形已散,军心大乱之时,这支军队已完全丧失了战斗力,别说四五千人,哪怕只有几百人也能把这八千人杀得片甲不留。

    军队只有在形成如钢墙铁壁般的队列,以基本的总旗百户为单位同进同退同刺杀时,才能发挥战斗力,队形一散等于是溃败的先兆。

    不得不承认,峡谷那一面的敌方将领委实有几分本事,发动袭击和冲锋的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李杲能雄踞辽东多年,得来却非偶然,他的麾下将领不乏厉害人物。

    秦堪眼角直抽搐。

    从来都是他暗算别人,没成想今日竟被别人算计了,对他来说,这是奇耻大辱。

    眼见自己的仪仗队伍七零八落,队不成形,秦堪环视一圈,忽然扬声厉喝道:“丁顺!”

    气急败坏的丁顺踉跄着跑到秦堪面前:“秦帅,咱们中埋伏了,属下派数十个侍卫护着您先退,这里属下挡一阵……”

    一脚狠狠踹去,秦堪怒道:“挡个屁!就你英雄好汉,我是缩头乌龟?现在是什么风向?”

    丁顺一楞,手指沾了口口水朝天一举,试过之后道:“西北风。”

    “好,天不绝我!去,把我出京时带来的小玩意儿给我全部招呼过去,用它们先挡敌军一阵……”

    丁顺想了想,疑惑道:“小玩意儿……是那些炮仗吗?”

    “是加了料的炮仗!别废话,赶紧去给我点上,然后把南京跟来的百多个老弟兄召集起来组成督战队,你们给我把阵型压住,像崇明抗倭时那样……”

    丁顺顿时明白了,眼中露出厉色:“属下知道,谁他娘的敢临阵脱逃,咱们就一刀劈过去!”

    所谓的炮仗,自然是当初秦堪发明出来的毒气弹,其实就是火药里面掺了磨细的胡椒粉,当时还是东宫太子的朱厚照亲自尝过它的味道,用亲身实践证明了这是个好东西。

    这回出京比较仓促,而且前路凶险莫测,秦堪把能带的东西全带上了,包括两大箱子改良版的毒气弹,所谓改良版,意思是胡椒粉的比例比较大,口味比较重……

    两箱子毒气弹被侍卫们全部点燃,引线嘶嘶作响时,毒气弹被他们狠狠朝前扔出去。

    老天帮忙,此时风向不错,秦堪正处于上风口,大约对方将领算来算去,没把风向这个因素算进去,当一批燃着引线的炮仗从天而降,炸响之后便升起一股浓烈的白烟,随风一吹,白烟铺天盖地般朝正在冲锋的敌方席卷而去。

    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前方的一片平原上,正在冲锋的敌军忽然被一阵邪恶的白烟笼罩时,他们的厄运便来临了。

    兵器丢了满地,人人掐着自己的喉咙,舌头伸得老长,眼泪鼻涕流了满脸浑然不觉,犹自力竭声嘶地哭喊嚎叫,痛苦的样子比当初的朱厚照更不忍睹。

    这种生化武器不致命,但比死更令人难受。

    与此同时,丁顺领着百余名督战队用钢刀压住了阵型,当场劈翻了几名临阵脱逃的军士后,混乱不堪的队伍终于渐渐成型,虽然看起来仍有些凌乱,但多少有了几分军队的样子。

    敌方的火炮仍在轰鸣不休,实心炮弹落在队伍里激起数声惨叫,却再也没人敢擅自逃跑,督战队的钢刀正在他们身旁闪烁着雪白的冷光。

    队伍的后方,叶近泉眯眼盯着峡谷内的炮弹射来的方向,比出大拇指测量了一下方位,调整了一下两门佛朗机炮的炮口角度,然后填药,装弹……

    轰!

    佛朗机炮本就比大明的火炮射程远,精度高,几炮试探性攻击后,最后一炮终于令对方的火炮哑然无声了。

    战场的局势就这样被秦堪一点点的强行逆转过来,当白烟散去,痛苦不堪的敌军强撑着拿起兵器时,却愕然发现对方已整好了队伍,一排长枪的枪尖散发出森然冷光,离他们不过丈余之地,随着传令官大喝一声“刺!”

    第一排百余条长枪动作整齐划一地刺出,无情地收割完第一批敌人的性命。

    “刺!”

    刷!

    “再刺!”

    刷!

    无情的杀戮里,传来秦堪冰冷的声音:“丁顺!”

    “属下在。”

    “换少年兵上第一排,让他们见见血。”

    “是!”

    人命在战场上仿佛已不是人命,连猪狗都不如。

    惨叫声此起彼伏,被杀的人痛苦,杀人的人也痛苦。

    五百少年兵人人脸上泛着绿,强忍着即将喷薄而出的呕吐感,仿佛一具具没有思想的杀人机器般,机械地重复着刺出,收回,前行,再刺这些训练了不知多少次的动作。

    有的少年忍不住了,浑身浴血哇哇大吐,黄的白的流满一身,却丝毫不敢停止冲刺动作,有的甚至一边哭一边刺,鲜血和眼泪同时布满他们稚嫩的脸颊,动作却从无一丝停滞。

    秦堪脸颊微微抽搐,心中极为不忍,好几次欲冲口而出让勇士营替换他们,话到嘴边又咽下。

    从流民营将他们选出来的那天起,杀人已是他们的宿命,不可避免了,他们这一生必须要见过血才能真正成长,才能在未来的战场上活下去。

    杀人,本来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但,至少比被杀要愉快得多。

    …………

    …………

    血流满地,伏尸遍野。

    敌人占了先手,但失了先机,毒气弹和督战队的出现令这次突袭完全失去了效果。

    就在少年兵们意志快崩溃的时候,敌军先崩溃了。

    不知是谁带头,一名敌军军士面色惨白,扔了兵器掉头便跑,这个举动瞬间传染了整个队伍,大伙儿纷纷惊恐嘶嚎着往回跑,几名明显是将领的人物挥刀劈翻了十余名逃跑的士卒,却仍挡不如如山崩般溃败的战势,最后连将领也干脆扔了兵器,跟士卒一起跑得无影无踪,刚才战况激烈的战场上,只扔下一地的尸首。

    少年兵们完全松懈下来,扔下手中长枪,互相搀扶着弯腰尽情呕吐起来,一边吐一边哭。

    叶近泉眉梢一挑,正欲上前斥责,却被秦堪伸手拦住了。

    他们有权利发泄,好的或者不好的情绪,都应该适时发泄出来,秦堪需要的是一批有情有义会哭会笑的忠诚班底,而不是一台台冰冷不带一丝人味的杀人机器。

    丁顺倒提着钢刀浑身是血跑了过来,一脸怒色道:“秦帅,这帮杂碎多半是盖州卫和复州卫的官兵,他们绝非土匪响马!”

    秦堪睨他一眼,道:“用得着你说?土匪响马冲锋时懂得用三角锥型阵吗?”

    丁顺狠狠一跺脚:“秦帅,咱们不能挨了闷棍不出声儿,必须要报复回去!”

    “你的意思是咱们钦差仪仗走一路杀一路?而且杀的还是咱们大明自己的官兵,李杲是傻子吗?朝廷诸多大臣是瞎子吗?”

    丁顺噎了一下,忿忿不语。

    秦堪抬头目注远方,淡淡道:“传令,清点伤亡后,仪仗继续开拔,直赴辽阳府。”

    丁顺不甘道:“秦帅,盖州卫和复州卫敢乔扮响马截杀钦差,这事儿不追究了?”

    “此战根源在李杲,今日李杲已称量过我秦某的斤两,该我称量他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19:25:44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