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百零六章 笼络军心

    不可否认,李杲这辈子活到四十多岁,自然见过许多不讲究的人,然而不讲究到秦堪这个程度的,委实生平仅见。

    李杲肺都快气炸了,整个辽东名属他麾下的总共六个卫所,数日之内竟被那个朝廷派来的钦差不声不响收服了两个,这是赤luo裸的侵略,蚕食!是对辽东总兵官威严的践踏!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这姓秦的来者不善啊,照面都没打,便收了我两个卫所的将士,他是打算不声不响把我麾下六个卫全收了再来见我这无兵之将么?”李杲在内堂里来回踱步,怒极反笑。

    任良忍着恶心将脸上刚刚被喷的茶水小心细致地擦拭干净,淡淡道:“兵来将挡便是,秦堪如今已踏上辽东的地面,李总帅难道拿他没办法么?”

    “谁说本帅拿他没办法?辽东,是我李杲说了算的辽东!旁人休想染指,朝廷也不行!”李杲像只野兽般嘶吼。

    任良悠然道:“杂家还是那句话,总帅诛除秦堪无过有功,刘公公必青眼相看,只要讨了京师刘公公的欢心,总帅在辽东至少能保数十年荣华不衰,总帅还犹豫什么?”

    李杲眼中杀机顿现,扬声喝道:“来人!”

    一名军士应声而出。

    李杲瞪着军士冷冷道:“钦差仪仗如今到哪里了?”

    “回总帅,仪仗已至盖州,直朝辽阳府而来。”

    李杲狞声道:“杀头的买卖本帅也不是头一回干了,八百里快骑传令盖州卫和复州卫,给本帅半路截杀钦差!告诉两卫指挥使,天大的干系我李杲担了,本帅就在辽阳府等着,只见死钦差,不想见到活钦差!”

    死钦差现在还是活钦差。

    秦堪骑在马上,迎面吹拂而来的寒风隐隐带着几分大海腥咸味道。

    离开广宁卫往东便是辽东湾,辽东湾即前世的渤海湾,这条径自东去的官道途经渤海,往前便是盖州。

    官路崎岖,八千余人蹒跚而行。

    一路上又经过了几座塞外孤城,这些日子为了笼络这数千新加入麾下的卫所官兵,秦堪出关后收取的官员贿赂十停中去了九停,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时间太紧,秦堪实在没空闲邀买这些官兵的军心,于是只好用银子暂时稳住他们。

    银子发得很实在,从不经百户总旗等基层武将之手,而是由丁顺亲手发到每一名军士手上。最初发完银子后,普通军士们并不见多激动,后来丁顺瞧出不对,暗里观察一番,发现银子发到军士手里还没捂热乎,转过身就被他们的总旗或百户收去,禀报秦堪之后,秦堪勃然大怒,亲自下令斩了两名百户以立威,这才彻底禁绝了基层将领喝兵血的现象。

    以前的卫所将领待这些边镇军士太过寡恩,除了给他们饭吃以外,朝廷每年拨下来的银饷却没有一文钱落到军士手上,从督府到卫所,再从卫所到千户所,到百户,到总旗,一层层盘剥下来,轮到普通军士却连渣滓都不剩了。

    说到底,大明朝廷的军饷养的不是兵,而是将。

    这些生下来便注定是军户的士卒们一直生活得非常穷困,绝大部分人所盼者无非两餐饱食而已,当一锭锭实实在在的银子发到他们手上,而总旗百户们又嫉又恨却不敢朝他们伸一根手指的时候,军士们终于动容了。

    那位文质彬彬的钦差大人在最短的时间内赢得了军士们的好感,很直白很现实的原因,就冲那一锭锭闪耀着白光的银子,既然同样是卖命,给这位出手大方,不喝兵血况且还代表着朝廷的钦差大人卖命,何乐而不为?

    军士地位虽卑贱,但他们不是毫无感情的木头,人心的冷与热,他们体会得更深刻,更敏感。

    当然,笼络军心单靠发银子是不够的,秦堪没有幼稚到以为银子便能收买人心,这世道不像前世那般现实,对普通军士来说,情分比利益更重要。

    数十名从南京便一直跟随秦堪的老部下被派了出去,与卫所官兵们同吃同睡,每到扎营时,百来人聚成一堆,听着钦差大人的老部下绘声绘色讲述着钦差的种种传奇故事,从最初的崇明抗倭,到后来的京师坑大臣,坑太监,四面环敌之时孤身入深宫请旨,夺勇士营兵权,领精锐将士血洗东厂,反败为胜……

    一桩桩经过夸大加工的故事被那些忠心的老部下描述出来,听得无数军士热血沸腾,激动不已,渐渐的,大伙儿瞧秦堪的目光变了,由原来畏惧变成了敬畏。

    直到有一天,秦堪发现不少卫所官兵行军时刻意模仿他喜欢摸鼻子的招牌动作,骑在马上的秦堪悄然笑了。

    军心,终于可以为他所用。

    …………

    …………

    过广宁,穿渤海之滨,盖州府遥遥在望。

    过了盖州便是辽阳了,秦堪心中隐隐有些兴奋,一股蓬勃的斗志油然而发,心跳也徒然加快许多。

    朝廷钦差与辽东土皇帝斗法,孰胜孰负?

    渤海之滨到盖州的官路蜿蜒前伸,离盖州近百里处有一道狭窄的峡谷,前行的探子已探听过,峡谷名曰野狼峪。

    兵法逢谷慎入的道理秦堪还是懂的,眼见峡谷幽长狭窄,只容两人并排而行,虽是朗朗白日,里面却漆黑一片,秦堪当即有种不好的感觉,皱了皱眉,命八千余人分四批而过。

    侍卫刚将命令传下去,杀机悄然而至,划破了峡谷的宁静。

    几声沉闷的巨响,秦堪所处的中军位置周围爆开了几发实心炮弹,十余名军士顿时倒地,尸首被炸得残缺不齐。

    将士们人仰马嘶,正惊惶之时,一发炮弹带着呼啸之声闪电般径自朝秦堪飞来……

    PS:昨天码多了,不仅伤到了小心肝儿,估计还伤到肾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11:54:51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