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临行准备

    锦衣卫指挥使想知道的消息,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丁顺的效率很高,两个时辰已然很保守了,秦堪一声令下,才一个时辰多一点,锦衣卫的密探便带来了秦堪想要知道的消息,而且非常详细。

    辽东总兵官李杲冒功掩罪,杀朵颜三百余勇士以充鞑靼,三百多颗人头入京,满朝赞颂,兵部尚书刘大夏甚至为李杲请功,朵颜的大当家花当派使节以朝贺皇帝大婚为名,求见朱厚照而不可得,不知何故被刺杀街市。

    锦衣卫内的仵作已给巴特尔验过尸,验得很仔细,唯一的致命伤是胸口一柄半尺长的匕首,匕首很普通,上面也没有任何钤记,凶器没有什么追查的价值,不过巴特尔当胸那一刀却不同寻常,丁顺请了军伍里一位厮杀半生的老兵瞧过,这一刀下手既狠又准,看得出下刀的是位老手,起码杀过一百人以上才刺得出如此精妙的一刀。

    老兵啧啧赞叹许久,纯以艺术眼光欣赏的话,杀手起码是大师级别的,同时老兵以异常肯定的语气断然道,这样的手法,军伍里的厮杀汉们没一个人能办到。

    丁顺汇报过这些后,表演很拙劣地假装自言自语,说什么既然不是军伍之人干的,必然是江湖高手所为,据闻刘公公复开西厂之后,招揽了大批的江湖人士为其驱使云云,被秦堪两眼狠狠一瞪,丁顺讪笑着挠了挠头,很有眼力地跑远了。

    …………

    …………

    阴谋的味道越来越浓郁了。

    一股阴冷的感觉围绕着秦堪,为了保住官职,为了掩饰罪过,三百多无辜的人就这样成了李杲的刀下鬼,至死不瞑目。

    虽说非我族类,死几百个无妨,朵颜三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时常勾结鞑靼小王子犯边抢掠烧杀,可道理不是这么论的,李杲的作为令秦堪感到由衷的发寒,如果事情属实,这个李杲骨子里已变成了一条狼,为了达到他想要的目的而不择手段,秦堪此番去辽东,真不知是凶是吉。

    与这样的人交手过招,不论是胜是负,都令秦堪感到不寒而栗,就像跟一条巨蟒搏斗过一般,那种湿湿濡濡的冰凉躯体缠绕在身上的恶心感觉,比被猪亲过还难受。

    更别提朵颜使节被刺,愤怒的花当在辽东磨刀霍霍等着他这个钦差把脖子伸过来,情况更恶劣一点,说不定他已起兵反了大明,迎接秦堪的将是无边的战火。

    边镇涂炭,卫所糜烂,将领腐败,强敌虎视眈眈。

    这便是大明如今的现状,弘治帝和诸多名臣治理了十余年,所能做到的最多也只是将这种腐烂的程度减弱,却无法根治。

    秦堪脑海中没来由地浮现出当初欲刺杀马文升的宣府参将李崇和那数十名军官的面孔。

    如今的大明边镇……究竟是怎样一幅光景?

    秦堪忽然发觉自己对钦差辽东并不排斥了,心中隐隐有了一种好奇。

    崇明岛抗倭死去的吕志隆,京师刺杀马文升而被斩首的宣府参将李崇,冥冥中他们的鬼魂仿佛在遥远的辽东向他招手,期待他能过去亲眼看一看,在他曾经立过的誓言蓝图旁,做几句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注释。

    欲改变这个时代,绝不能坐在富丽堂皇的大房子里不痛不痒地动几句嘴皮子。

    杜嫣哭也哭过,闹也闹过,第二天礼部官员登门拜访,恭敬地告诉秦堪,钦差全套仪仗已送至北镇抚司衙门,勇士营一个满编千户整装待发,秦帅可随时启程。

    杜嫣这才知道,相公的辽东之行已不可更改。军国大事不是儿戏,不是女人家的一番哭闹便能改变的。

    于是杜嫣认命地为秦堪打点行装,又将叶近泉叫来,仔细嘱咐师叔必须豁出一切保护好秦堪,至于秦堪的贴身侍卫,杜嫣更是将他们叫到一起,挨个的试过他们的身手,并教了几式夺命的杀招。

    仪仗不准带女人,杜嫣只好悻悻放弃了亲自跟去的念头,丫鬟自然也不能带,于是从家里的杂役仆佣中精心挑了两名伶俐勤快的小厮跟去,并且从夏衫到冬衣到皮裘,还有数不尽的糕点,果脯,各种肉类,鲜蔬……两大马车堆得满满的,琳琅满目且触目惊心。

    是个好老婆,衣食住行样样都考虑到了,那个曾经在草地上像个精灵般飞奔洒脱的女子,已渐渐蜕变成了一个成熟妩媚持家有道的主妇,喜爱自由的她如今却心甘情愿将自己锁在秦府这片小小的世界里。

    …………

    …………

    接到圣旨的那一刻,秦堪已散出了探子分批前往辽东。

    掌握着大明最大的特务机构就有这层好处,论上阵杀敌,锦衣卫差一点,论刺探消息,锦衣卫当世第一,东厂的情报系统跟锦衣卫相比仍逊色许多。

    先知而后行,这是秦堪做事的原则,这个原则他力行了两辈子,两辈子能始终坚持着这个原则,至少说明这个原则是真理。

    情报是最重要的,秦堪不能糊里糊涂一头闯进辽东的烂泥潭里,他要知道辽东如今是何局势,谁势大,谁势弱,谁和谁有矛盾,谁的性格温和,谁的性格暴虐……只有知道了这些,他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至少逃命时也能跑对方向。

    …………

    …………

    一切准备妥当,明日便要启程了。

    这一夜许多人无眠。

    秦府主厢房内,烛光微微摇曳,秦堪穿着白色的里衣,坐在床头拧眉思索着此去辽东的行止,侧门轻轻打开,秦堪抬眼一看,不由呆住了。

    刚刚沐浴过的杜嫣里面只穿着一件小小的粉红肚兜儿,露出了白皙纤细的蛮腰,一件改裁过的小亵裤紧紧贴在她的下身,白玉般的修长**似乎还带着几滴未拭的水滴,浑身披着一层薄薄的黑色轻纱,轻纱蜿蜒而上,将她的俏面也遮住了大半,只露出一双秋水明眸。

    秦堪呼吸不由粗重起来。

    这身装扮却正是以前跟她提过的阿拉伯女郎的装扮,秦堪跟她提过几次,杜嫣却总嫌这身装扮太轻浮浪荡,不符合她三品诰命夫人的身份,她总觉得正经人家特别是身负诰命的女子,就算是*房也应该四平八稳躺在床上被动等待丈夫的怜爱,披着一层轻纱扭来扭去,一定不是好人家的女人。

    或许是因为秦堪明日要远行,浓浓的离愁气氛里,杜嫣终于含羞为秦堪披上了这层被她视为浪荡的薄纱。

    一切只为丈夫的欢心。

    秦堪被点燃了情欲的同时,心中一股淡淡的感动如清泉般流淌。

    杜嫣深情地看着秦堪,藏在黑纱下的俏容嫣然一笑,双手如两条灵蛇般蜿蜒而上,举过头顶,纤细的腰身亦如蛇一般轻轻扭动几下,一个阿拉伯肚皮舞娘的形象赫然在目。

    秦堪眼中的yu火愈烧愈旺,纵然杜嫣的动作有些青涩,却已令他非常满足了。

    秦堪忘情地朝她招了招手,杜嫣又是嫣然一笑,然后赤着雪白的莲足,缓缓朝他走去。

    哐!

    动作生涩自然免不了瑕疵,盈盈走动间,被一张绣凳绊了一下,绊得杜嫣一个趔趄。

    秦堪表情还没来得及凝固,却见杜嫣凤目含煞,射出一道杀机,然后足尖一挑,那张害她出丑的绣凳被挑到半空中,最后一记鞭腿……

    砰!

    绣凳四分五裂,下场惨烈。

    发泄过后的杜嫣这才惊觉自己破坏了大好的旖旎气氛,不由吐了吐香舌,继续摆了个舞娘的姿势,继续妩媚地嫣然一笑……

    秦堪呆了片刻,黯然长叹:“这婆娘要不得了,好好的娇媚舞娘被她一扮,生生成了基地组织核心成员,造孽啊。”

    好吧,制服诱惑略有瑕疵,秦堪可以无视,凡事只要勇敢迈出第一步都是值得鼓励与奖励的。

    粉色的帐幔里,两条人影上下翻滚,如怒海里的扁舟,随着风浪而摇曳,不时传来轻轻的**呻吟。

    昏黄的烛光也似带了几分羞怯,火光轻轻一炸,迸出两朵成双并蒂的灯花。

    云住雨歇,兴尽收兵,分别的话儿都来不及说,杜嫣便已疲累地睡着了。

    秦堪微笑看着她熟睡如孩童的面庞,想象刚刚那一场疯狂的暴风骤雨,满脸怜爱地朝她额头轻轻一吻。

    披衣起身下床,秦堪走出屋子,忽然想弄一壶酒坐在院中独饮,梳理一下脑海里这两年的点点滴滴。

    房门打开,满天的星光。

    一只纤细的手斜刺里伸出,忽然揪住了他的衣襟将他狠狠往外一拉,把他顶到回廊的柱子上。

    黑暗里,一双清澈带着深深幽怨的眸子像星辰般闪亮。

    “金柳?你……在我屋外做什么?”

    “哼!等你半晚上了,听了半晚的活春宫,你这狠心的人,我若不在这里等你,你便打算明早一声不吭地走了么?”

    秦堪干笑:“我这不出来了吗?正要去偷偷找你呢……”

    感觉有点怪异,秦堪忽然想起“守株待兔”的成语,毫无疑问,他便是那只撞到树桩的傻兔子。

    黑暗里只觉得手心握住了一只柔荑,将他牵往另一个厢房。

    “我曾经跟一个色目女子学过肚皮舞,姐夫喜欢看么?”

    PS:还有更……

    昨天求票,居然求到了300多票,实在让我受宠若惊,原来我竟如此招人喜欢……谢谢大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3 07:41:10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