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九十章 刘瑾进谗

    一场针对秦堪的阴谋开始了。

    朵颜使节巴特尔打伤礼部官员其实是为了觐见大明天子,化外蛮夷有他们的小心机,屡屡请求礼部安排,而礼部衙门却推诿拖拉,巴特尔急了,于是想出这么个法子来,打伤礼部官员,事情一闹大,皇帝不见也得见了。

    可惜蒙古汉子的这点小心机在大明官员眼里实在不够瞧。

    几乎人人都清楚巴特尔为何要这么做,于是礼部尚书张升向朱厚照禀报事情始末时,轻描淡写就把这事揭过去了,朱厚照以为只是寻常的小事,根本没放在心上,巴特尔人也打了,牢也坐了,想见皇帝的愿望却仍旧无法实现。

    事态已脱离了巴特尔的预料,而且越来越失控,从动手打人开始,他便落入了有心人的眼里,逐渐成为了一颗棋子。

    …………

    …………

    第二天,司礼监给诏狱下了条子,一名小宦官手执刘瑾的手令,将巴特尔从诏狱放了出来,当着诏狱牢头禁卫的面,小宦官大声叱喝训斥了巴特尔几句,然后扬长而去,巴特尔悻悻骂了几声,也跟着走出了诏狱。

    半个时辰后,当巴特尔在京师街头闲逛时,汹涌拥挤的人群中,一柄雪亮尖锐的匕首刺进了巴特尔的胸膛。

    街市大乱,消息传到礼部,张升慌神了,急忙报上顺天府,事关外邦,立刻引起了锦衣卫,东厂和西厂的注意,消息越传越快,数个时辰之后,整个朝堂都知道了。

    朵颜三卫虽在鞑靼瓦剌的压迫下走匿边塞,势力远不如明初,然而毕竟也是名义上的大明藩属,朵颜的使节在京师无故毙命,顿时令朱厚照和大臣们紧张起来。

    如今的朵颜卫都督同知花当是朱厚照刚登基时正式册封的,花当的祖先济拉玛是成吉思汗麾下最英勇的大将,传到花当已是第七世,花当其人性格英武且暴虐,现在花当派往大明的使节被杀,无论是何种原因,对花当来说都是奇耻大辱,以花当的性格必然会兴兵报复。

    战争,仿佛一瞬间便降临到大明。

    乾清宫里,朱厚照正在大发脾气。

    朱厚照尚武,好战,但他不喜欢这种盲目的冤枉的战争,这让他心里仿佛憋着一团火无处可泄。

    “煌煌大明皇都,一个外邦使节说死便死了,朕的正德朝便是这般气象么?”朱厚照怒道。

    刘瑾神情惶恐地连连躬身:“陛下息怒,保重龙体,为这点小事生气不值当……”

    “小事?”朱厚照扭头过狠狠瞪着刘瑾:“那个叫巴特尔的使节一死,我大明辽东马上要打仗了知不知道?这能叫小事吗?刘瑾你这老货,朕要你处置巴特尔打伤礼部官员一事,刚出诏狱他便被人刺死,你便是这么给朕办差的?”

    刘瑾惶恐道:“老奴委实不知,打伤礼部官员本来事情不大,老奴琢磨着严厉训斥几句,叫那化外番邦守点规矩便是了,谁知他竟被刺死了呢……”

    朱厚照气道:“现在怎么办?这消息瞒不住,朵颜的花当过不了多久便知道,届时他若兴兵,外使被刺本就心虚,我大明王师师出无名,忍让又不甘心,受苦的还是朕的边镇军民,刘瑾,你赶紧给朕拿个章程。”

    “是,陛下……”刘瑾嘴角一勾,随即道:“老奴以为当务之急,必须尽快派钦差大臣赶赴辽东,一边整肃辽东边军备战,一边向花当解释始末,若花当听得进解释,此战可免,皆大欢喜,若他听不进去,我大明便只能迎面一战,礼数咱们大明已尽到了,管教其他藩属臣国无话可说,若迎战朵颜,有个陛下信任的臣子在辽东督战,胜望更大。”

    朱厚照凝神思索片刻,终于点点头:“不错,这话在理。先礼而后兵,使节被刺是咱们不对,先派人给花当赔个礼,若赔礼也不能解决此事,那么,要战便战吧,我大明在辽东陈兵十万,还怕他朵颜区区五六千户的部落吗?”

    “问题是,辽东之行凶险莫测,朕派谁去呢?”

    刘瑾做了半天铺垫,等的便是这句话,闻言急忙道:“此行关乎国威,必须是陛下最信任的臣子,老奴有心为陛下分忧,奈何老奴身残之人,此去边镇未必能服众,老奴死不足惜,就怕坏了陛下的大事,老奴万死难辞其疚。”

    朱厚照想了想,道:“苗逵不是在宣府督军吗?就派他去一趟辽东便是……”

    刘瑾苦笑道:“苗逵确实颇具才干,且为人英勇,但是陛下,他……也是太监呀。”

    朱厚照气道:“那还能派谁?难道派朝堂里那些文官去吗?他们一个个炮筒子脾气,去了辽东几句话一顶,打不起来的仗都能打起来了。”

    刘瑾目光一闪,笑道:“陛下难道忘了秦堪?他可是您最信任的臣子呀。”

    朱厚照一呆:“秦堪?他,他办事倒漂亮,朕从没见他办差过一件事,可是……辽东那地方太乱,他一个文弱书生……”

    “陛下,我大明立国之后,历来便是文官兼管武事,此去辽东关系重大,秦堪是您最信任的臣子,况且秦堪是三品武官,又是秀才出身,可谓文武兼备,陛下您试想想,整个朝堂的大臣用筛子筛了又筛,有比秦堪更合适的人选吗?”

    朱厚照眉目间有些意动,却仍沉吟犹豫。

    刘瑾又道:“陛下不是一直想给秦堪封爵吗?朝中那些老顽固死活不答应,盖因我大明立国之后赐爵极吝,非开疆辟土,挽扶社稷之功不能封爵,如今大明处处太平,哪有开疆辟土的机会?若秦堪一生不得封爵,不仅是他,陛下您心里恐怕也非常遗憾吧?”

    朱厚照两眼渐渐放出光亮。

    “陛下,此去辽东正是一个封爵的好机会呀,若秦堪能说服花当息兵,免去一场生灵涂炭的战事,正是大功一件,就算不能说服花当,大明边军与朵颜之战不可免,有秦堪在辽东督战,但有一场小胜,陛下可就此大做文章,秦堪被陛下封爵也就顺理成章了……”

    朱厚照眼睛越来越亮,最后一拍大腿笑道:“好主意!秦堪辛苦跑这一趟,回来朕便封他一个国公,看那些文官们有何话说,不答应?不答应你也去边镇给朕打一场胜仗试试?”

    刘瑾呆了一下,嘿嘿干笑不已。

    就算打一场胜仗也只不过是小胜,想封那家伙为国公?文官们非一个接一个撞死在金殿不可。

    不过朱厚照正在兴头上,而且显然已听进了刘瑾的谗言,此时此刻刘瑾自然不会点破朱厚照天真的幻想。

    朱厚照越想越觉得合适,至于此去辽东的凶险,朱厚照并未看得太重,说到底辽东是大明的疆境,朵颜三卫名义上仍是大明的藩属,而且自成化年开始,朵颜三卫受鞑靼瓦剌打压,三卫愈发势弱。从内心潜意识来说,朱厚照是个比较自信或者说自负的皇帝,他不太相信朵颜三卫敢反大明。

    “来人,速宣秦堪入宫。”

    一觉睡醒,一道晴天霹雳便狠狠劈在秦堪头上,秦堪只觉耳朵里嗡嗡作响,血糖指数超标。

    乾清宫内,朱厚照一脸得意地瞧着他,仿佛给了秦堪一个天大的便宜,甚至连姿势都摆好了,等着秦堪纳头便拜,叩谢皇恩既浩又荡。

    刘瑾在一旁给朱厚照殷勤地扇着扇子,不时侧过头瞧一眼呆若木鸡的秦堪,咧嘴一笑,笑容森然可憎。

    “要臣去……辽东?”秦堪不敢置信地问道。

    “正是,秦堪,朕派你去一次辽东,可是给你机会攒升官的本钱呐……”

    “陛下,臣没想过升官呀……”

    “不升官也要封爵吧?官职是给你一个人的,爵位可是留给你子孙后代的,你不去辽东挣一份功劳,朕如何给你封爵?”

    秦堪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只觉满嘴苦涩。

    刘瑾收起扇子递给小宦官,走到秦堪面前笑眯眯地道:“陛下派秦帅去辽东可全是一番好意,一则为陛下分忧,与朵颜卫都督同知花当化解干戈,二则陛下也是为了秦家的子孙后代考虑,有这么一份功劳垫底,将来封侯列公,世袭罔替,秦家可不就风光起来了么?秦帅可莫辜负陛下这番好意呀……”

    秦堪冷眼朝刘瑾一扫,心中顿时明白了。

    必是刘瑾出的主意,今日上午秦堪便已听说朵颜使节被刺死于京师街头,这事透着蹊跷,进宫以后听刘瑾说了这番话,秦堪便知与刘瑾脱不了关系,他隐隐感到一个阴谋朝他逼近。

    朱厚照笑道:“行了,就这么定了,这事儿朕只能派你去,换了旁人不放心,等你回来朕再给你封爵,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朕一定答应。”

    秦堪忽然伸手勾过刘瑾的肩,语气沉痛道:“陛下,臣与刘公公情同手足,一日不能相离,臣此去辽东别无所求,只求带刘公公一同上路……”

    刘瑾仿佛被狗咬了一口似的猛地跳开老远,一脸惊恐道:“不关我的事!”

    PS:还有一章……求月票……双倍月票啊,本月最后两天,机会难得,赶紧投给我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4 16:59:58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