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八十三章 欲觐天颜

    跟小处男解释何谓一炮而红委实有些绕口,这些男女生理上的知识以及洞房的知识,都应该由大婚正使或者礼部官员来教他,光教理论还不够,为了把理论和实践完美地结合起来,一般还得从宫中选出几名十八到二十岁尚是处子身的年长宫女,送给皇帝陛下睡一夜,等到处男皇帝对男女之事完全了解之后,才会轮到皇后和皇帝洞房。

    这些还只是大婚之前的准备事宜,寻常大户人家成亲之前,顶多由父母拿几幅春宫教一下子女,皇家气派自然不同凡响,直接上演真人秀。

    秦堪现在没兴趣跟朱厚照解释男女之事,当一件本来很美好的事情形成了一种教条式传授,其美好的滋味肯定荡然无存。

    …………

    …………

    大明皇帝说要放炮,而且不是放洞房的那种炮,秦堪不得不照办。

    朱厚照的意思很简单,他要在大婚时听声响,他自幼尚武,大婚也得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大婚,不但要吉利喜庆,还要威武霸气。

    至于二者能不能共存,看起来有没有违和感,这些不在朱厚照的考虑内。

    他要的只是热闹而已。

    秦堪忍不住想象未来的大明皇后被礼部官员恭敬接出府时忽然万炮齐发的景象。

    ——皇后娘娘会不会被吓尿?以后她还怎么活?礼部官员会不会答应?他们怎会容许皇帝在大婚时干出这么荒唐的事?

    秦堪重重叹气。

    朱厚照又给他找了个好差事啊。

    出了皇宫,秦堪左思右想,终于一咬牙,去了礼部衙门。

    礼部如今的尚书名叫张升,是个五十多岁的干瘦小老头,老头其貌不扬,可他的资历却不小,他是成化五年己丑科的状元,其人颇具风骨,曾经因直言而得罪当时的大学士刘吉,而被刘吉邀科道言官所诬,被贬离出京,直到刘吉被罢官才回京复职。

    礼部衙门内,张升忙得脚不沾地。

    朱厚照大婚在即,几乎所有关于大婚礼仪仪式方面的事情全由礼部负责,甚至连招待朝鲜,琉球,交趾等藩属国朝贺使节也由礼部承担,张升最近已心力交瘁了。

    这是个做人做事很踏实的人,讲究“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而这种人往往也非常讲原则,行事古板,思想顽固,简直是大明文官的典型代表。

    秦堪穿着大红麒麟袍服慢慢走入礼部衙门,却见衙门内人影穿梭,来往匆忙,一股如临大敌的紧张气氛扑面而来,秦堪怔忪片刻,这才终于对朱厚照大婚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

    是啊,那个只懂玩闹嬉戏的少年马上要大婚了。

    …………

    …………

    官场是个讲规矩的地方,锦衣卫指挥使到访,张升再忙也要见一见的。

    衙门二堂的暖厅内,张升与秦堪二人分主宾落座,当秦堪摸着鼻子颇有些讪讪地道出来意,张升却呆楞住了。

    “大婚那日……调十门火炮?”张升脸色隐隐泛出铁青,身躯微微发颤。

    可以肯定,他绝不是兴奋。

    秦堪急忙解释道:“助兴,纯粹只为助兴,别无他意。”

    张升阴沉着脸道:“你知不知道皇帝大婚是大吉之日,大吉之日连刀剑都必须封鞘不出,你却要放炮?”

    秦堪急忙撇清:“不是下官要放炮,是皇上要放炮,下官只是来转达皇上的话。”

    “简直荒唐至极!皇上怎会如此胡闹!这是他一个人的事吗?这是举国上下臣民的事!是关乎社稷宗庙的大事!礼部绝不允许他这么做,想放炮可以,把老夫塞炮筒子里去!”

    “这多没礼貌,尚书大人言重了。”

    “哼,秦指挥使,虽说君君臣臣乃人伦纲常,但也不能凡事唯唯诺诺,皇上年幼,所言所行难免胡闹,正需我等臣子教导纠正,而不该放纵自任,此非为臣之道,长久下去,陛下必被臣子娇惯成昏君暴君不可……”张升捋须盯着秦堪,缓缓道:“老夫曾闻秦指挥使虽为武官,却是文人出身,曾中绍兴府试第一,又作千古佳篇《菜根谭》而扬名天下,能写出如此传世之作的人,按理说应该颇具气节,为何见陛下胡闹也不劝谏,反而为其乱命而奔走?”

    秦堪闻言微微色变。

    话说得很委婉,但话里的意思秦堪还是听懂了,言下之意无非暗讽他没有文人气节,为邀皇帝欢心而唯唯诺诺。

    张升对秦堪的看法,或许正代表着如今整个大明朝堂对秦堪的看法,他秦堪果然不被朝堂文官所容。

    沉默许久,秦堪强自一笑:“陛下不过想在大婚那日放几声空炮而已,尚书大人非要将此事与气节风骨扯在一起,是不是小题大做了?”

    张升笑容有些冷了:“由小而见大,老夫不觉得小题大做,秦指挥使,老夫明说吧,陛下大婚由礼部承办,老夫但凡执掌礼部一天,便不允许陛下在那么重要的日子里胡闹!此事无可商量。”

    话不投机便是如此了,再待下去必然会闹得更无趣。秦堪摇了摇头,起身告辞。

    到底是礼部尚书,谈崩了也保持着君子文人的风度,张升很客气地亲自送秦堪出门。

    走出礼部大门,秦堪正与张升拱手作别,却听得身后一阵喧哗。

    一名穿着破旧蒙古长袍的中年汉子如敏捷的豹子般窜到张升面前,用不太纯熟的汉语大声道:“张尚书,我朵颜卫蒙受天大冤屈,数次向礼部请求面见大明天子陛下,尚书大人为何屡屡不肯应承?”

    张升楞了一下,接着冷冷道:“来人,将这不懂规矩的狂徒拖走!”

    几名衙门差役快步上前将那蒙古汉子架住往外强拖,蒙古汉子悲愤至极,不停挣扎嚎叫,隐隐带着焦急的哭腔。

    张升朝秦堪强笑道:“朵颜卫自成祖以来便反复无常,时顺时叛,朝廷拿他们头痛不已,这回更危言耸听说什么受了冤屈,教秦大人见笑了。”

    秦堪呵呵应付几句,与张升拱手作别,接过侍卫递来的缰绳后,疑惑的双目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那个被礼部差役赶远的蒙古汉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19:07:2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