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八十一章 昔日盟友

    目送王守仁远去,秦堪在官道边久久不语。

    李二站在他身后,看着这位自打南京开始便一直跟随的老上司,他深思的样子令人由衷地生出一种敬畏,任何危机在他面前似乎总能想到法子化险为夷,对李二来说,秦堪是真正的大人物,不显山不露水,然而朝廷上到皇帝下到文武百官,谁也不再敢拿他不当一回事了,他发出的声音,正被天下人驻足恭听。

    李二眼里的秦堪是深不可测的,正如对王守仁这件事情的处理,秦堪的决定似乎并不容易理解。

    远处,王守仁的马车已消失不见,秦堪微笑着回过头,看到身后目露迷惑之色的李二,秦堪不由轻笑道:“有什么问题吗?”

    李二迟疑了一下,道:“有。”

    “说来听听。”

    “秦帅……救不救王守仁是秦帅这般大人物的考虑,属下不懂,属下最不可理解的是,昨日午门明明可以直接救出王守仁,为何秦帅非要等到他受了十记廷杖后再出手救人?”

    秦堪笑道:“有句孩童都能背诵的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我要让王守仁先受十记廷杖便是这个缘故。”

    李二愈发困惑了,他没读过书,是典型的粗鄙武夫,这句话对他来说太深奥,想了想,终于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属下明白了,不打不长记性对吗?”

    秦堪楞了楞,接着苦笑道:“如果你非要这样理解也可以。”

    李二不由有些得意,他觉得自己是个很有灵性的人,而且有大智慧。

    “秦帅既已保下了王守仁的性命,再保他的官职也不难,为何秦帅却非要寻个嫖ji不给钱的借口,把他贬到贵州龙场当驿丞?”

    秦堪微笑瞧着他:“你觉得不可理解?”

    李二挠头笑道:“属下只觉得这事儿挺蹊跷的,明明做了一桩善事,却……却没法让人家念秦帅您的好……”

    秦帅叹了口气道:“我做这件事,并不是为了让他念我的好,王守仁得罪了刘瑾,如果还留在京师为官,他肯定活不过今年冬天,不论是为了剪除异己也好,为了与我赌这口气也好,刘瑾不会让王守仁活下去的。”

    李二恍然道:“原来这便是您把王守仁贬谪到贵州龙场的原因……”

    秦堪笑了笑,这其实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他没说出来。

    历史上王阳明真正悟道,一脚跨入圣贤的门槛,正是在贵州龙场驿,秦堪来到这世上或许改变了不少事情,然而这一件事,秦堪并不想改变它,甚至用自己的方式让它原样重现于历史,没有贵州龙场,便没有圣贤王阳明,没有受廷杖,被贬谪,让他的人生遭受痛苦和打击,也没有日后的圣贤王阳明。

    这一世里,秦堪只希望按着上一世的轨迹,亲手打造出一个千古圣贤。

    马车已远去,秦堪能做的都做了。

    ——或许还差一件事。

    “李二。”

    “属下在。”

    “回头我让北镇抚司给你一道调令,调集锦衣卫内的肃敌技击高手百名,让他们马上尾随王守仁南下贵州,刘瑾吃了这个闷亏必然不肯善罢甘休,王守仁这一路上肯定有人刺杀于他,你派人将他路途上的障碍和钉子剪除,我要让王守仁活着走到贵州龙场,一根汗毛都不能少。”

    “是!”

    李二匆匆领命而去。

    不知何时开始,已经有无数人开始服从并奔走于秦堪的意志,甘心为他所驱使,为他的一个命令而赴汤蹈火。

    王守仁的麻烦被秦堪接手了,他优哉游哉乘着马车南下,一路上还有百名高手护卫着他,只等着攒经验值升满级,留下刘瑾这个大*OSS交给秦堪处理。

    一想到自己和王守仁之间待遇的巨大落差,秦堪总觉得嫖ji不给钱这个借口太苍白无力,不该这么便宜他的,应该给他一个奸污八旬老太太的罪名才能让人心理平衡……

    回到城里,秦堪径自去了皇宫。

    乾清宫外的白玉雕栏边,秦堪遇到了一个他最不愿遇到的人。

    刘瑾似乎算到秦堪会进宫,一副等候多时的架势,穿着暗黄蟒袍,袖着手站在殿外,目光如刀锋般在秦堪身上剜来剜去,不住嘿嘿冷笑。

    秦堪苦笑,拱了拱手道:“刘公公,多日不见了。”

    刘瑾身子一侧,避开了秦堪的礼,冷冷道:“秦帅客气了,杂家只不过是个阉人,怎敢当秦帅之礼?”

    “刘公公谦虚了,如今刘公公在宫里红得发紫,不但执掌内廷,而且也领了西厂节制东厂和锦衣卫,下官怎敢不以礼相见?”

    秦堪这番温和的话令刘瑾面色稍缓,刘瑾如今得罪外廷不少文官,自掌司礼监以来引得天怒人怨,唯一所恃者,无非朱厚照的宠信而已,然而刘瑾也清楚,秦堪在陛下面前的宠信不比他低,满朝文武勋贵里,刘瑾唯独只感觉在秦堪面前似乎毫无优势可言。

    这正是刘瑾对秦堪忌恨却又不得不忌惮的地方。

    叹了口气,刘瑾终于决定忍下满肚子的怒火,大家的身份已高到这般层面,为了某件事大吵或大打出手,未免都失了仪态和面子。刘瑾好不容易坐到今日这般地位,他绝不容许自己干出任何一件与大明内相身份不相宜的事情。

    “秦帅呀,杂家一直真心拿您当朋友的,咱们都是东宫里出来的老人,陛下登基,咱们都有从龙之功,当初王岳这个老杂碎联手内外廷向陛下威逼,甚至调集了勇士营入宫欲将我等剪除,多亏了秦帅那晚当机立断,立斩御马监掌印宁瑾,夺得勇士营兵权,并且转守为攻,我们这些人才逃出了生天,秦帅,说真话,杂家心里一直记着这份恩情呢。”

    秦堪淡淡一笑道:“些许小事不必再提,我那时也只为保命而已。”

    刘瑾重重叹了口气,道:“经历了这件事后,杂家心里一直觉得咱们是共患难的朋友,在朝中应该如一块铁板一般坚不可破,可结果呢,秦帅你不但没有与杂家守望相助,遥相呼应,反而给杂家暗里使绊子,出阴招儿,秦帅啊,杂家掌了司礼监后为了站稳脚跟,确实对外廷干了两件出格儿的事情,但杂家自问并没开罪于你,你何至于跟杂家过不去呢?”

    秦堪也叹了口气:“刘公公,请你相信我,王守仁之事我并非特意针对你,只因此人是我知己好友,我不得不保他周全。”

    刘瑾呆了一下,语气不由自主有些激烈了:“为了保他,你便不惜与昔日共患难的盟友为敌吗?”

    秦堪不慌不忙微笑反问道:“为了一个兵部主事,刘公公何忍与昔日盟友反目?”

    刘瑾睁圆了眼睛,气得浑身轻轻颤抖不已,良久,刘瑾不知怎地霜雪尽融,忽然绽开了笑脸,目光却分外冷厉了。

    “罢了,多争无益,秦帅,杂家不妨坦言告之,这件事呀,还没完。”

    说完刘瑾恨恨一拂袍袖,闪身进了乾清宫。

    秦堪微笑注视着他离开的背影,目光有些怜悯。

    他知道刘瑾话里的意思,这句话里暗藏杀机,此刻刺杀王守仁的刺客应该已上路了,刘瑾打算用王守仁的尸体来严厉警告秦堪,告诉他司礼监掌印的意志是不可动摇的,他要处死的人无论跑到天涯海角都必须要死。

    真不忍心告诉他真相啊……

    锦衣卫百余名肃敌高手已在路上等着这些刺客了,纯洁烂漫的刘公公很快就会发现,这个世界比他想象的残酷得多,权力疯长的同时,脑子也该长一长的,所谓知耻而后勇,原本就比普通男人缺了一个零件,不能再缺心眼儿了……

    刚准备进乾清宫向朱厚照禀报对王守仁的处置结果,走了两步迎面来了一名小宦官,语气恭谨地告诉秦堪,慈宁宫里王太皇太后和张太后召见。

    秦堪楞住了。

    他和张太后,王太皇太后毫无交集,无缘无故的为何见他?

    满头雾水跟着小宦官来到慈宁宫,王太皇太后和张太后垂帘召见,碧绿的水晶珠帘后,两位太后头戴凤冠,端庄地坐在殿上。

    弘治帝去世后,张太后清减了许多,与王太皇太后整日一起专心修道,对朝堂政事从不过问,朱厚照和刘瑾把朝堂弄得乌烟瘴气也见她出来说句话,今日破天荒召见他,却不知所为何事。

    进了慈宁宫,秦堪整了整衣冠,屈膝一拜。

    “臣,锦衣卫指挥使秦堪,奉懿旨拜见太皇太后娘娘,拜见太后娘娘。”

    珠帘后传来张太后清冷的声音:“起来吧。”

    “谢太后娘娘。”

    秦堪起身后恭敬站在殿中,心中不由暗叹。

    一不叫人赐座,二不叫人奉茶,两位太后看来对他观感不佳啊。

    果然,张太后连基本的寒暄程序也免了,直接开门见山道:“秦堪,你是坏人,你坏起来甚至不是人。”

    “啊?”

    PS:分类月票榜追兵甚急,后面一名离咱们只差几十票,转眼便要超过咱们了,虽然我昨日喝醉没能更新固然不对,但我这个同志还是可以挽救一下的,诸友何妨义伸援手,多投几张月票,把老贼狠狠拉回**队伍?

    拜谢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11:36:11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