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七十九章 善恶有报

    廷杖带着破空声呼啸而落。

    监刑太监陈安的身旁还有一名小宦官大声报着廷杖数。

    王守仁脸色愈发惨白,冷汗流满了全身,他的臀部已皮开肉绽,红黑相间的水火棍落在臀上,每一棍都带出一片触目惊心的血水,王守仁连痛苦的闷哼都已渐渐虚弱无力。

    番子行刑显然下了重手,才只七杖,王守仁便支撑不住,这样下去,不到二十杖绝对能要他的命。

    所有人面无表情听着小宦官的报数。

    “第七杖!着实打!”

    “第八杖!用心打!”

    …………

    …………

    秦堪负着手面无表情地从王守仁身边经过,李二领着百余名早已跃跃欲试的校尉跟在秦堪十步之后,待听得小宦官报到“第十杖”时,李二忽然一挥手,百余名锦衣校尉一涌而上,各自用刀鞘狠狠拍向番子们的脑袋。

    番子们懵了,他们奉刘瑾之命行刑,死活没想到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横插一手。被锦衣校尉们打了个措手不及,人人抱着脑袋哭爹喊娘嚎叫。

    陈安也呆住了,片刻之后回过神来,像大街上被人摸了胸的良家妇女似的尖叫起来。

    “你们……你们锦衣卫要造反么?”

    李二厉声喝道:“王守仁涉嫌一桩命案,锦衣卫要拿活口讯问!”

    陈安怒道:“杂家奉司礼监刘公公之命对犯官王守仁行廷杖,待四十杖打完你再讯问便是,锦衣卫何故对西厂番子动手?”

    李二冷冷一哼,道:“这位公公别说笑了,四十廷杖打完,王守仁还是活口么?”

    陈安一滞,接着恼羞成怒道:“是不是活口关杂家何事?杂家奉的是司礼监刘公公的令,你们锦衣卫敢对刘公公不敬?”

    “我奉的是皇上圣谕,你们敢对皇上不敬?”

    “圣……圣谕?拿出来杂家瞧瞧。”

    李二皮笑肉不笑道:“圣谕自然是口谕,这点小事你难道要皇上用纸笔写好盖上皇帝大印特意给你过目?你有这么大面子么?”

    陈安脸色铁青,犹疑半晌最后一咬牙:“定是你们锦衣卫为劫人犯而矫诏!王守仁这人杂家放不得!来人,给杂家把这帮矫诏犯上的畜生拿下!”

    李二哈哈一笑,忽然沉下脸暴喝道:“弟兄们,把这帮违旨不遵的阉狗拿下!”

    西厂番子和锦衣校尉们顿时打成了一团。

    混乱中,陈安气急败坏,跳脚大骂道:“好你个锦衣卫,刘公公要收的命你们也敢抢,不怕死么?尔等之举秦堪可知?”

    “哈哈,秦帅就在宫门前,这位公公有兴致不妨去问他。”

    一听到秦帅两个字,西厂番子人人色变。

    虽然他们是新招募的番子,可秦堪两月前血洗东厂的事迹早已传得天下皆知,据说直到今日,东厂大堂前仍飘散着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更有好事者以讹传讹,说东厂夜晚常闻厉鬼嘶嚎,夜夜不歇,新任的东厂厂督戴义请道士做了好几场法事仍无济于事。

    一道命令死了几千人,秦堪的凶名已深深刻入了东西厂番子的骨子里,他的名字成了番子们的噩梦。

    西厂番子听到秦堪就在不远处,立马扭头朝宫门望去,远远的,只见一位穿着大红麒麟袍服的年轻人慢慢吞吞朝宫门外走着,不是秦堪是谁?

    一见到那大红色的身影,番子们顿时斗志全失,面现惊惧之色朝后退缩,谁是矫诏谁是违旨他们已无法分辨,他们只知一个事实,敢杀东厂好几千人的凶神如果真奉了皇上旨意,他一定不介意再杀几个违旨的西厂番子。

    西厂番子生了惧意,锦衣校尉们却士气如虹,李二一声招呼,百余名校尉如猛虎下山,朝地上趴着的王守仁冲去,此消彼长之下,番子们如回潮般节节败退。

    混乱里,李二经过呆若木鸡的陈安身旁,眼中凶光一闪,几名校尉身形如鬼魅般悄然围住了陈安,陈安见眼前几人神色不善,正待高声惊问,却忽然被李二捂住了嘴,身后一名校尉倒转刀鞘,用绣春刀的刀柄狠狠朝陈安腰后的脊椎骨上一捅,陈安两眼圆睁,只感到自己脊椎仿佛已碎裂,下半身顿时失去了知觉,身子不由自主地软瘫下来。

    数丈之外,校尉和番子们战成一团,根本没人注意到他,午门外的禁宫武士有人瞧见了,却赶紧将头扭过一边,西厂与锦衣卫打架,实则是刘瑾与秦堪之争,两位都是极得圣眷的大人物,神仙打架,凡人最好视若不见,否则难免遭殃。

    陈安忍着脊椎处的剧痛,倒在地上两眼失神地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

    一片喧嚣的混乱声里,李二凑近陈安耳边狞笑着轻声道:“咱们秦帅说了,你笑起来的样子很讨厌,秦帅讨厌的人,便是整个锦衣卫的敌人。”

    又是一记刀柄狠狠砸向陈安的太阳穴,陈安一声不吭便晕了过去。

    李二站起身哈哈笑道:“弟兄们,把王守仁抬上,回镇抚司衙门。”

    一柱香的时间,王守仁的命运急转直上,在秦堪的布置下逃出了生天。

    刘瑾一心要处死的人被秦堪中途截了胡,王守仁被锦衣卫抢走之后下落不明,西厂番子被打伤一地,司礼监随堂太监陈安尾脊椎碎裂,太阳穴挨的那一下更狠,太医都救不醒,成了活生生的植物人。

    情势突变,承天门外等着给儿子收尸的礼部左侍郎王华和一众大臣惊愕不已,回过神后随即纷纷向王华道贺。

    王华呆楞半晌,随即哈哈笑了两声,也不说话,赶紧朝府里赶去。

    儿子既然死不了,家里的灵台丧棚可以撤了,不吉利。

    …………

    …………

    中午时分抢了人,下午的时候,锦衣卫北镇抚司忽然向吏部通传了一道锦衣卫指挥使的公函,京师某ji女被害一案经查实,与兵部主事王守仁无关,不过王守仁嫖ji不给钱,品行着实不堪,奉皇帝陛下圣谕,王守仁贬谪贵州龙场驿丞,三年内朝廷不复起用。

    公函上特意强调了三个字,“奉圣谕”。

    至于王守仁上奏疏,司礼监刘瑾欲杖毙他的事情,公函上一字未提,仿佛锦衣卫指挥使对此事毫不知情一般。

    对于官员的任免升贬,一般由内阁和吏部廷议,皇帝下的旨意其实用处不大,不过先前刘瑾杖毙戴铣之举激起了外廷的公愤,有心之人立马从秦堪的这份公函里闻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这次吏部的办事效率很快,而且在事先没有沟通的情况下与秦堪配合得非常默契,立马准了秦堪的这道公函,刘健和谢迁致仕之后,内阁首辅是李东阳,人老成精的李东阳一见吏部送来的公文,顿时便明白是秦堪在背后搞风搞雨,于是使了个小计支开了焦芳,文华殿里与杨廷和商议了几句,二人同时在公文上批蓝照准。

    有了皇帝的旨意,内阁两位大学士的准许和吏部的大印,王守仁贬谪贵州龙场一事板上钉钉了。

    当天夜里,城郊秦府的大门前行来一乘官轿,老态龙钟的礼部左侍郎王华在家仆的搀扶下走出轿子,看着秦府门前那一对幽暗昏黄的大灯笼和紧闭的大门,王华抿了抿唇,沉默无声地面朝秦府大门跪下,恭敬而虔诚地磕了三个头,起身离去。

    王华离去没过多久,秦府大门前又驶来一辆马车,几位妇孺和小孩下了马车,在秦府门前站成一排,也朝秦府大门跪下,恭敬地磕了三个响头,沉默地离去。

    这几位妇孺和孩子是已死在陈安杖下的南京户部给事中戴铣的家眷,陈安被锦衣卫打成了活死人,仇怨已了,大恩未报,家眷们用这种沉默的方式向秦堪表达谢意。

    善恶恩怨皆有报,冥冥中自有一双眼睛注视着世间每一桩善恶,等待着合适的时机一一报还。

    同样的夜里,司礼监里阴云密布。

    刘瑾穿着蟒袍坐在白烛前,昏暗的灯光里,那份由内阁李东阳杨廷和签署照准,吏部盖了大印的公文刺得刘瑾两眼眯成了一条缝。

    浓浓的阴霾布满了刘瑾那张苍老却狰狞的面孔,公文上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幻化成了一根根尖利的针,扎得刘瑾的心头滴血。

    忍了多年的屈辱终于有朝一日掌了内廷大权,这是他刘瑾用毕生的委屈和自贱换来的权力,如今竟被秦堪生生再次践踏……

    刷刷几下,那份公文被刘瑾撕成了碎片,在司礼监空旷的屋子里片片飘落。一阵夜风吹来,屋内的烛光无力地摇曳,最后熄灭。

    “秦堪!你安敢如此对杂家!”

    黑暗里,回荡着刘瑾极度愤怒的低声嘶吼。

    PS:抱歉,这章是昨天已码好的,没来得及发出去便被俩哥们找上门来,强行把我拉出去喝酒,将我灌得大醉后二人扬长而去,留下我吐得肝肠寸断,老婆守着我欲哭无泪,连假都没力气请了……

    今天最少三更,如果身体宿醉不那么难受的话或许四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3:40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