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七十六章 营救圣人(中)

    为救王守仁,秦堪入宫跟朱厚照耍着小心眼的同时,王守仁戴着重镣,被西厂番子一步一步蹒跚地从西厂大堂走出来,他浑身血迹斑斑,显然受了一遍刑罚,幸好全手全脚,刘瑾打定主意要再杀一只鸡给猴子们看,没收到杀鸡儆猴的效果之前,这只鸡必须好好活着。

    数十名西厂番子押着王守仁,走两步便狠狠一推搡,推得王守仁一个趔趄,然后继续走。

    王守仁略显青肿的面容表情很平静,从容得如同盛装去赴一场豪宴。

    递上那份奏疏的时候他便对今日的结果早有心理准备了,王守仁并不认识戴铣,可他不能不站出来为这日渐黑暗的朝堂发出一声悲鸣,不带任何功利私心,仅凭一腔公义。

    总有人迟早站出来的,而他,只不过恰好站出来了而已。

    番子们押着王守仁出了西厂大堂,将他推上一辆囚车,几声吆喝之后,囚车缓缓朝午门行去。

    今日司礼监刘公公要当着朝堂诸大臣的面,活活打死王守仁,他要用王守仁的死直截了当地警告大臣们,谁再敢不知死活在奏疏里胡说八道,王守仁就是他们的下场。

    …………

    …………

    王守仁站在囚车里穿街过市,囚车晃晃悠悠来到承天门,承天门外的广场上早已聚集了一群大臣,他们穿着正式的朝服,头上端端正正戴着乌纱,静静地站在承天门两侧。

    一名穿着绯袍的官员站在人群正中,双目清正,年迈龙钟,睁着浑浊着老眼,目含悲怆地翘首看着远处,几名年轻的官员搀扶着他,低声安慰着什么。

    这位官员名叫王华,却正是王守仁的老父亲。

    王守仁的父亲来头也不小,他是礼部左侍郎,不仅官职显赫,而且学问也很不差,曾是成化十七年辛丑科的状元,为官清正,治学严谨,素来被弘治帝所尊崇。

    今日站在承天门广场上,王华只是一位年迈的老父亲。

    远远的,囚车缓缓行来,广场上的大臣们躁动了,愤怒和不安的情绪如同瘟疫一般迅速传染,人群仿佛一股黑色的大潮向囚车移去。

    王华佝偻着身躯走在最前面,无数大臣簇拥着他。西厂番子们紧张了,纷纷拔刀厉声喝道:“这是刘公公亲自下令杖责的犯官,尔等皆朝廷大员,聚集在此难道欲劫囚车么?”

    王华等人理都不理番子,径自从一片雪亮的刀林里穿行而过,来到囚车前,见王守仁伤痕累累站在囚车里,王华不由老泪纵横。

    “我儿何苦如此!”

    神情一直从容不迫的王守仁见到老父亲终于也变了脸色,双目很快涌上泪水。

    “父亲大人,儿子不孝,令父亲担心了。”

    王华摇头:“自小你便没一件事让为父省心,但这件事你做得对,为父以我儿为豪。”

    王守仁泣道:“权奸当道,朝纲混乱,国将不国,诤臣奚用?父亲大人,儿子幼时曾立下当圣贤的志向,父亲当时狠狠甩了我一耳光,儿子今日才觉得这一耳光挨得值,连忠孝都无法两全的人,欲当圣贤何其可笑……”

    王华大哭道:“孝者,小道也,为国舍身方为大道,证得大道可称圣贤,我儿今日已窥得圣贤门径,当年那一耳光,为父不该打的……”

    使劲一擦泪水,王华神情又变得坚毅起来:“我儿且去,家里已为你搭好了灵堂,为父在这里等着收敛你的尸骨,自古最悲者,白发人送黑发人,今日我王家大办丧事,我儿为国舍身,虽悲犹荣,为父定为你风光大葬,只盼来世投胎莫投到这个暗无天日,阉狗当道的朝代!”

    王守仁站在囚车里动弹不得,却仍咬着牙以头重重磕了三下囚车的木栏,含泪道:“儿子谨记父亲的话,父亲大人,儿子拜别了。”

    西厂番子见大臣们虽一个个义愤填膺,却也没见劫囚车之类的过激举动,不由大松口气,也不敢大声叱喝,小心翼翼地催着囚车向午门行去。

    看着囚车的渐渐远去,王华只觉眼前发黑,身躯微微摇晃起来。

    大臣们眼泛泪花,纷纷整理衣冠,自觉朝囚车方向长长一揖,久久不愿起身。

    王华含泪大声道:“诸同僚,站在囚车里的,是我王华的儿子,他的名字叫王守仁!来日我大明的史书上,这个名字将光耀千古!”

    目注囚车离去的方向,王华用尽全身的力气瞋目嘶吼道:“我儿……壮哉!”

    说罢王华喉头一甜,仰天吐出一口浊血,晕了过去。

    王华和大臣们无可奈何地送别王守仁,秦堪却在为营救这位千古圣人而努力着,用他自己的方式为中华的文明留下一颗宝贵的种子。

    “威武大将军壮哉!”

    乾清宫里,秦堪面带惋惜地瞧着那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斗鸡,脸色沉痛。

    朱厚照悲伤地瞟了一眼那只死去的斗鸡,脸颊抽搐了一下,幽幽道:“秦堪啊,你还是直接说来意吧,不要告诉我你今日进宫特意为了杀鸡……”

    秦堪忍不住辩解道:“陛下,那只鸡是你杀的……”

    “我知道!若非被你吓到,我怎舍得杀它?”

    秦堪心头微定,对小动物有爱心的人,对人类应该更有爱心。

    “陛下,臣今日想向陛下求旨要一个人……”

    “你要谁?”

    “兵部主事王守仁。”

    朱厚照显然对这个名字很陌生:“王守仁?他怎么了?”

    “王守仁涉及一桩案子,臣想向陛下要这个人,带回锦衣卫讯问。”

    朱厚照嗤了一声,道:“一个兵部主事而已,想要你自己去提人不就得了,问我作甚?”

    “可是陛下……这个人恰好被司礼监刘公公拿下了,咳,刘公公是为了另一桩案子。”

    朱厚照呆了一下,喃喃道:“朕的朝堂里都是些什么货色呀,作奸犯科之人,而且犯了一桩又一桩,这王守仁怎么混进朝堂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1:53:50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