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六十七章 师叔自荐

    编鬼话说瞎话是秦堪的强项,这个领域内至今未逢敌手。

    一脸难受地说着石桌太硬,话刚出口,金柳却噗嗤一声,待杜嫣愕然望去,金柳嘴一瘪,又嘤嘤哭了起来。

    秦堪颇为感叹,大家都是演技派,不容易啊。

    杜嫣粗枝大叶,浑然不觉秦堪和金柳之间桌下的暧昧动作,桌下那只轻巧纤美的莲足却像一根柔软若绵的青藤,不死心地继续在秦堪腿上撩逗,攀爬,缠绕……

    很刺激的感觉,秦堪看了看杜嫣浑若无觉的脸色,鬼使神差般向桌下探出手,将金柳那只不老实的莲足握在手心,轻轻地揉捏,感受手心那团温热细腻的触感,秦堪的心跳渐渐加速。

    金柳小惊了一下,接着俏脸愈发羞红,心中小鹿砰砰乱跳,慌张地瞟了杜嫣一眼,拼命咬住下唇,想抽回玉足但却被秦堪紧紧握着,一时动弹不得。

    极度刺激的**经历,冒着随时被发现的危险,金柳觉得自己仿佛在刀尖上跳舞,直到秦堪的手悄然从她的莲足缓缓蜿蜒而上,伸进了她的绸裙里,抚摸着她洁白细腻如玉般的小腿,金柳浑身一震,她终于感到害怕了。

    怯怯的目光迎向秦堪那双已充满了情欲的眼眸,金柳盈盈如水波荡漾的眸子带着几许求饶之色。

    秦堪是大官人,但不是西门大官人,终究还是有理智的,小妖精不安分,教训一下便好,若真当着杜嫣的面把戏演过了,他的下场大约比西门大官人好不到哪里去。

    见到金柳眼中哀哀求饶的神色,秦堪轻轻一笑,终于放下了她的莲足,放开前恶作剧般在她脚心挠了一下。

    “呀!”金柳痒得终于惊呼出声。

    “妹妹怎么了?”杜嫣好奇问道。

    “没……没怎么,”金柳略带慌乱道:“有只小虫爬到手上,又飞了。”

    杜嫣不疑有它,金柳却羞红着脸,娇媚地白了秦堪一眼,那一眼的风情,令秦堪忍不住又是一阵心旌荡漾。

    “咳,嫣儿,你们聊,相公还有些公务没办,办完了再来陪你。”秦堪尴尬地站起身,有个喜欢玩火的小妖精在,此地不宜久留。

    语气很威严,派头很家主,奈何秦堪离开时弓着腰,走得像一只大虾米,似乎为了掩饰某种突然凸显出来的生理特征,匆匆忙忙地走远了。

    杜嫣盯着秦堪略显狼狈的背影,喃喃道:“相公走路的样子怎么怪怪的?”

    金柳俏面如霞,捂着嘴羞怯不已,声若蚊讷般道:“可能……姐夫肚子疼吧。”

    离开水榭,秦堪沿着内院的池塘走了许久,才渐渐平复了被金柳勾起的那团心火。不知想起什么,秦堪又笑了起来。

    挺好的,家里粗枝大叶的正室夫人,却拥有绝对的武力,还有一个柔弱不禁风的小妖精,偶尔玩点魅惑的小手段,却不敢把小心机玩得太过火,因为她经不起正室夫人的一招排山倒海,再加上他这个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家主在中间均衡双方的势力,三者之间竟莫名其妙形成了一种非常微妙的平衡,小日子过得不但充实而且刺激。

    就这样过一辈子,挺好的。

    欲念渐消,新愁又生。

    招募的五百名少年已获得朱厚照的同意,他们的存在合理合法了,可还有许多问题要解决,要练兵必须有武器,如今大明的造作局所制造的鸟铳属于比较落后的火绳枪,完全依靠点火的形式来激发火药,而且每放一弹必须重新填装弹药,战场上分秒必争,眨眼间便是你死我活,哪有那么多时间由你放完一枪再装填弹药?

    因为鸟铳填装麻烦,所以哪怕在工艺相对先进的明朝,鸟铳在战场上也只能属于辅助兵器,真正对战争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刀矛箭盾这一类的冷兵器。

    若欲练一支新兵,首先要解决的是武器问题,只有先进的武器才能以压倒性优势赢得每一场战争。

    或许,燧发枪和后装枪要提前问世了……

    武器可以研制,可练兵也是个大问题,如何利用前世学来的半吊子军事理论,将这支五百人的军队训练成一支战无不胜的铁血军队?秦堪不缺理论,但他缺少的是专业练兵的教头,毕竟他只是个文弱书生,不可能身先士卒领着几百名少年摸爬滚打。

    池塘边蝉蛙齐鸣,给这个炎热的夏天莫名添了几分烦躁之气,更烦躁的是,叶近泉这家伙老在秦堪面前走来走去,本来冷得如同一块寒冰般的家伙,此刻像一缕无主冤魂似的飘荡在秦堪眼前,秦堪脑子里想着事,无端却被他挡了好几次路。

    秦堪只好停下脚步,无奈地叹道:“师叔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是为了刷存在感吗?”

    叶近泉神情依旧酷酷的,却比以往多了几分赧然,有种跟初恋表白似的羞涩,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一个魁梧汉子脸上,令秦堪一阵恶寒。

    “师叔,有话不妨直说,能帮你的我一定帮,不能帮的坚决不帮。”

    叶近泉抿了抿嘴,一句话也不说,却忽然从秦堪身旁扶住了一块比磨盘还大的花岗石。

    秦堪两眼睁大,惊愕地瞧着他。

    只见叶近泉腰身一沉,双臂的肌肉徒然涨大,脸孔憋得通红,然后吐气开声,猛地一声暴喝,数百斤的花岗石却被他生生举了起来。

    秦堪惊骇大呼:“师叔你疯了?”

    叶近泉脸色通红,咬着腮帮子不出声,仍执拗地高举着那块花岗石,两只充血通红的眼睛死死瞪着秦堪。

    秦堪的呼声吸引了不远处水榭里众女的注意,杜嫣像只穿林的燕子般轻巧掠身而来,见叶近泉高举着花岗石,杜嫣亦惊愕道:“师叔怎么了?吃错东西了?”

    秦堪忍不住责怪道:“都是你每天跟师叔动手,一出手便拍他脑袋,现在他整个人都被你拍得傻乎乎的了……”

    杜嫣嘟着嘴道:“人家很久没跟师叔动手了,相公先让他把石头放下,再问个究竟……”

    秦堪点点头,指着叶近泉的下身,冷不丁道:“师叔,你裤子掉了,好小……”

    几名女眷红着脸噗嗤一笑,叶近泉却中了计,忙不迭将石头往池塘里奋力一扔,然后双手捂住了裤裆。

    扑通!

    池塘激起了滔天巨*。

    秦堪终于放了心,叹息道:“师叔有话不能好好说吗?你搬个石头所图为何?”

    叶近泉咳了两声,道:“我嘴笨,不懂怎么开口,我只想向你证明,我能力举千斤,而且有万夫不当之勇……”

    “然后呢?”秦堪满头雾水。

    “听说你找了五百少年练新军……”

    “所以?”

    “我会排兵布阵,颇识兵法韬略,愿自荐为新军教头。”叶近泉喘息着终于把他的目的说完整了。

    秦堪久久沉默。

    叶近泉眼神里似乎有了一些与往常不一样的东西,沧桑,愤怒,以及淡淡的酸楚。

    秦堪忽然想起,自从第一见到这位师叔开始,他的眼睛便一直告诉秦堪,他是个有故事的人,这个故事一定不怎么动听。

    叶近泉瞧着秦堪的目光分明带着几分乞求,秦堪很费解他以前究竟经历过什么,更不明白他为何要当这五百新军的教头。

    良久,秦堪长长叹道:“师叔,当不当教头这话且先不提,我只问你,排兵布阵跟力举千斤有必然的关系吗?”

    叶近泉楞了楞,摇头。

    “既然没有关系,你举个石头来证明自己懂得兵法韬略,是不是太多余了?”

    叶近泉:“…………”

    杜嫣,金柳和一众丫鬟也楞了许久,接着杜嫣实在忍不住了,噗嗤一笑,最后几个女人全部笑开了。

    叶近泉的脸色如同被煮过的螃蟹似的。

    秦堪见叶近泉头顶开始冒烟了,急忙止住众女的笑声,挥手让她们走远。

    叹了口气,秦堪道:“师叔,别怪我说话直,我一直都觉得嫣儿把你脑袋拍得不灵醒了,你说你懂兵法,我实在对你很没信心……”

    “我懂!”叶近泉握紧了拳头争辩。

    “你知道我要练出一支怎样的军队吗?”

    叶近泉摇头:“我不知,但无论怎样的军队,兵就是兵,一样要摸爬滚打,一样的刀口舔血,这些东西我能教。”

    秦堪缓缓道:“为将者除了超乎平常的勇武,还需要冷静的头脑,和敏锐的目光,这些你都具有吗?”

    “有!”叶近泉斩钉截铁道。

    “现在证明给我看。”

    “行。”叶近泉站起身,忽然大声道:“我早看出你和家里新来的那个金柳姑娘有奸情,敏不敏锐?”

    秦堪大惊失色,冲上前一把捂住他的嘴,惊骇地扭头瞧了瞧身后,见杜嫣她们早已走远,这才松了口气,苦笑道:“你真是我祖宗啊……”

    “我是你师叔,不是祖宗。”

    “理论上你是我师叔,但自从刚刚发现你目光如此敏锐之后,你就是我祖宗。”

    PS:稍晚还有一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3 06:08:06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