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五十九章 渐生仇隙(上)

    谎话总要靠一个又一个的谎话来圆,但把谎话圆到自己给自己上坟的地步,实在古往今来罕见。

    秦堪此刻的心情真的跟上坟一样沉重。

    金柳冷冰冰的俏脸忽然红了一下,想想觉得不大好意思,优美的嘴角悄然一勾,又紧紧抿住。

    秦堪没太注意她的脸色,只是叹息道:“其实不是有意瞒你,那几日我连身份都没向你坦白,我已成亲这件事更无法向你坦白了,有心等这次大乱过去之后一股脑儿跟你说了吧,结果再见你时我已莫名其妙与世长辞了,而且还是尸骨无存的那种,思之犹觉悲怆……”

    “噗嗤!”金柳的俏脸再也绷不住,忽然笑出声来。

    “昨夜我以为你被东厂那些人……”金柳忽然一顿,毕竟是件晦气的事,于是小心地瞧了瞧他的脸色,然后红着俏脸接着道:“后来我遇到番子,是杜……姐姐救了我,当时我不知她是你的正室夫人,悲痛之下只跟她哭诉说,说我的……相公死了,后来,这件事便一直这么错下去了。”

    听金柳这么一说,秦堪立马便知事情前因后果,于是也更加确信老天爷在玩他,而且想玩死他。

    “这可真叫阴差阳错啊!”秦堪长长叹道。

    金柳抬头看着他,道:“杜姐姐……一定是好人家的女儿吧?”

    秦堪坦然道:“她是绍兴知府的女儿。”

    金柳神色一黯,喃喃叹道:“果然如此,她……实是你的良配,能娶个这样有情有义的女子,终归对得起你寒窗十年的辛苦了,否极泰来,你是个有福的。”

    秦堪深深看着她,道:“有情有义的不止是她,你也是。”

    金柳黯然摇头道:“我只是个出身风尘的烟花女子,名声已脏了。”

    “不,你比谁都干净,金柳,永远不要看轻自己,连你自己都看轻自己了,以后谁能看得起你?当初我最落魄最潦倒的时候,一个人蜷缩在绍兴城一条窄巷里过夜,连个避风躲雨的地方都没有,落到那般境地,我的腰也从来没有弯过,更不觉得我比别人差,吹着寒风淋着冻雨,我甚至还能仰着脑袋朝天笑,这两年来我经过许多风雨,然而最令我记忆犹深的,便是那一晚的笑声。”

    “金柳,你也是,出身风尘不是你的错,只要心是干净的,谁也不会看轻你,而你,更不能看轻自己。”

    听着秦堪罕见的严肃语气,金柳呆了片刻,眼泪扑簌而下。

    “秦堪,这世上我只想让你看得起我,我的名声是脏的,但我的身子和心都是干净的,至于世俗旁人怎样看我,我理他们作甚?”

    …………

    …………

    金柳就这样在秦府住了下来。

    她的身份有些尴尬,客不客,仆不仆的。秦堪和杜嫣待之以客,而且还吩咐府里下人叫她“二小姐”,对外说是与秦家主母结了金兰的异姓妹妹。

    可金柳似乎没有当客人的觉悟,每日比谁都起得早,然后打扫秦府内院,给杜嫣端水递茶,似乎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下人丫鬟,手脚太过勤快,常常惹得怜月怜星两个小萝莉瘪着小嘴偷偷哭,因为金柳把她们的活儿抢了,令她们感到在秦府很没存在感。

    而主母杜嫣每次见到金柳干活便大发雷霆,说家里主人干下人的活计没规矩,金柳却只是淡淡一笑,笑容里闪过几分不易察觉的狡黠意味,只被老奸巨滑的秦堪捕捉到了,或许也是故意露给秦堪看的。

    很好,很和谐,秦府上下一团和气,浑然不觉小三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悄然渗入了秦家的生活圈子,长袖几番舞弄之下,隐隐已成了秦家不可缺少的一分子。

    秦堪忽然发觉自己像许仙,而金柳则是化为人形的千年蛇妖,不同的是少了一位法海跳出来收了这妖孽,相同的是,他和许仙都知道往哪儿捅……

    朝堂似乎平静下来了。

    刘健谢迁正式递上了告老奏本,朱厚照的反应并无二致,仍旧没有丝毫的挽留意思,奏本一递便御笔一批,准了。

    刘健和谢迁终于对大明朝堂死心了,也对朱厚照死心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话果然没说错。

    刘瑾执掌了司礼监,成了大明名副其实的内相,原本颇为低调的,毕竟劫后余生,能活着算不错了,没想到还能执掌内廷,实在是意外的惊喜。

    事实证明低调的人不会永远低调,有野心的人早晚会露出狰狞的獠牙,早或晚而已。

    京师大乱后的第五天,刘瑾趁着朱厚照心情好,几番逢迎溜须之后,从朱厚照那里讨来了一件蟒袍,当刘瑾双目含泪,恭敬捧着蟒袍从乾清宫走出来,细心的宫人发现刘公公转过身时,神态已然变了,变得趾高气昂,变得霸气四射。

    悄然无声里,刘瑾的心态已渐渐开始变化,有了皇帝的宠信,有了大明司礼监的权力,天下何事不可为?

    秦堪这几天也没闲着,丁顺花了三天时间,领着一干南京的老部下,按秦堪的命令在城外的流民营里挑选了整整五百名身家背景干净的少年,并将他们送到了城外的农庄里待命。

    消息送进北镇抚司,秦堪坐在案头微微一顿,嘴角露出了谁也无法看懂的笑容。

    然后秦堪整了整衣冠,入了皇宫。

    乾清宫的正殿中央,两只凶狠狰狞的斗鸡正伸长了脖子,恶狠狠地盯着对手,脖颈处五彩的羽毛立得笔直,铁钩般的爪子举重若轻地挪着步,如同两名绝世高手在进行着生死决斗。

    刘瑾,谷大用,张永等八虎簇拥着朱厚照,众人神情紧张,鼻翼渗出了细细的汗珠,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殿中的两只斗鸡。

    “威武大将军,咬它!啄它!为陛下打个大大的胜仗!”刘瑾猫着腰,拳头攥得紧紧的,尖细的嗓子充满了干劲。

    张永等人一齐附和着大叫起来。

    朱厚照急得直扬手:“闭嘴,都闭嘴!吓坏了我的大将军,朕把你们扔进虎笼里过夜去……”

    秦堪暗暗叹息。

    王岳死了,刘健和谢迁致仕了,李东阳昨日终于“病愈”,欲进宫面圣却被朱厚照拒绝,连午门都没进得去便回了府,朱厚照现在可谓无人管束,彻底无法无天了。

    没了那些老臣的监督训导,这孩子正朝昏君的康庄大道上义无返顾地飞快奔跑,一路洒下银铃般的欢快笑声。

    孙猴子跳出如来佛的五指山时大抵也是这么笑的。

    一朝脱出生天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也不能太纵容了。

    “威武大将军,咬它!快啄死它!啄死它我封你为……嗯,封你为无敌常胜威武大将军!”朱厚照盯着那只斗鸡,脸孔涨得通红。

    众人期待的目光下,那只得意洋洋的大将军仰天高昂地打了个鸣儿,终于发动了攻势。

    暴起,飞身,尖利如刀的利喙毫不留情地朝对手啄去,气势如虹,去势如箭,如苍鹰搏兔,势不可挡……

    大将军的对手显然也被它吓着了,决定避其锋芒,飞快地闪身一让,大将军啄了个空,踉跄着栽倒在地,还没等它抖擞精神再战一合,秦堪非常适时地出现了,正确的说,秦堪的脚出现了。

    就在大将军飞身着地,鸡头贴着地板,控制不住惯性地往前趔趄着时,秦堪的那只脚巧而又巧的地踩住了大将军的脖子。

    在朱厚照和刘瑾张永等众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下,威武大将军发出一声非常不甘的悲鸣,然后小小的鸡头一歪,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正德泪汪汪……

    正殿里一片寂静,朱厚照和刘瑾等人傻了似的,直楞楞地盯着秦堪脚下那只悲愤咽气的斗鸡,许久没人出声。

    秦堪退开一步,一脸抱歉的笑容:“陛下,实在对不住,臣刚才没看见……”

    “呜——”朱厚照也发出了一声悲鸣,心疼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抬头泪眼婆娑地瞧着秦堪:“秦爱卿啊,你难道是威武大将军天生的克星?第二次了啊……”

    秦堪惊异地低头瞧着那只斗鸡,道:“这只还是威武大将军?上次在东宫那只大将军不是被臣亲手扭断脖子了吗?”

    朱厚照脸颊狠狠抽搐一下,声音低沉道:“上次那只出师不利,这只是世袭的威武大将军……”

    PS:稍晚还有一更……

    房东涨价,我很不爽,白天跑出去租新房子,跑了一整天,晚上才开始码字……感觉活在这个年代好心酸啊……

    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5:54:0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