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五十八章 家事难为

    看着俩小萝莉无比期待把金柳扔井里的眼神,秦堪背后冒了一层白毛汗。

    多好的小姑娘啊,杜嫣这小八婆把她们教坏了。

    蹲下身,秦堪无比严肃道:“你们听着,金姑娘是客人,咱们秦家没有把客人扔井里的习惯,而且以后也不能有这习惯,这样不礼貌,知道吗?”

    怜月怜星点点头,又咬着下唇委屈道:“可她抢了奴婢们的活儿……”

    秦堪眨眨眼:“金姑娘帮你们干活不好吗?你们多轻松。”

    怜月怜星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小脸板得很严肃,齐声道:“不好!”

    怜月连珠炮似的道:“老爷曾跟婢子们说过,做人要守好本分……”

    怜星依旧保持着应声虫的个人风格,使劲点头:“嗯嗯!”

    “老爷说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分,包括老爷自己在内,老爷忙朝廷大事是本分,主母打理家宅是本分,婢子们在家里干活也是本分,客人就应该好好坐在房里等着婢子们来侍侯,这也是客人的本分……”

    “嗯嗯!”

    “可是那位金姑娘一进内院便抢着干活儿,婢子们怎么办?”

    “嗯嗯!”

    秦堪挠头了,现在他大概知道了怎么回事。

    金柳也许太想图表现来巴结杜嫣这位秦家大妇,却不知秦家两位小萝莉也有一颗脆弱敏感的小心肝儿,在秦堪两年的淳淳教育下,怜月怜星已经明白“自我价值”四个字的意思了,对她们来说,努力做好丫鬟这份工作便是她们的自我价值,而金柳一进门便抢了她们的活计,其性质相当于否定了她们的人生价值,小萝莉们不高兴了。

    所以说,家务事有时候比朝政国事更难处理,打不得杀不得,家主想一碗水端平,结果东边日出西边雨,按下葫芦浮起瓢,哪像国事那么容易摆平,惹得火起全部杀掉杀掉……

    叹了口气,秦堪温声道:“回头我跟金姑娘说一声,叫她老实坐在房里,等你们侍侯她,行不?”

    怜月怜星小脸微微缓和,乖巧地点点头。

    秦堪笑道:“其实就算你们好吃懒做老爷也不会卖掉你们的,至少你们那一招五龙抱柱已经使得炉火纯青,老爷非常满意,旁人必然学不来的。”

    萝莉们闻言顿时转忧为喜,怜月雀跃道:“对呀,咱们还会五龙抱柱,金姑娘肯定不会的,咱们比她厉害。”

    “嗯嗯!”

    俩萝莉一左一右抱住了秦堪的胳膊,道:“老爷可不能把这一招教给她哦。”

    “一定一定……”

    “真的哦!老爷说话算话。”

    “你们要相信老爷的人品!”

    杜嫣在卧房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儿,细心地摆弄着她的三品诰命朝服,大红色的锦袍上,中间那只用金线绣成的孔雀被她抚摩得闪闪发亮,栩栩如生。

    看得出她是真心喜欢这件诰命服,每日都要拿出来细细地摆弄一遍,秦堪不准她穿着诰命服四处招摇,她便只好悄悄在屋子里穿着走两圈,眉宇间洋洋自得的神采那么的可爱迷人。

    秦堪其实最喜欢看她穿着诰命服时的神气小模样,令他心里由衷地感到一种满足,属于男人,属于丈夫的满足,妻子以他为天,以他为傲,以他的荣耀为荣耀。

    上前轻轻搂住她纤细的腰肢,秦堪笑道:“不过一件三品的诰命而已,相公以后请皇上给你封个一品诰命,然后把这件三品破诰服扔了,你晚上用它擦脚也可以。”

    杜嫣气得朝他胳膊狠狠一拧,道:“胡说什么呢,诰服代表朝廷,谁敢拿朝廷擦脚?日后就算我当了一品诰命,这件三品诰服礼部也会派官员收回去的……”

    顿了顿,杜嫣俏脸又笑开了花儿,喜滋滋地瞧着他道:“相公是不是又升官儿了?”

    “你怎么知道?”秦堪摸了摸鼻子,道:“难道你一大早听见门前喜鹊叫了?”

    “院子中间的银杏树上唯一的一个喜鹊窝都被怜月怜星两个淘气丫头掏了,上哪儿听什么喜鹊叫?”杜嫣乐得眉眼眯成了两条弯弯的弧线:“……中午时分便有好多朝廷的官儿,还有京师城里的锦衣卫佥事,镇抚,千户们派人送了贺帖和礼单上门,咱家的库房都塞不下了,我一见便知相公必升了官儿……对了,相公升了什么官儿?”

    秦堪笑道:“相公当大官了,呵呵,陛下皇恩浩荡,相公如今已是锦衣卫……”

    话没说完,杜嫣仿佛想起什么,猛地跳了起来:“哎呀,我忘记清点库房了,这可不行!家里帐房先生还等着入帐呢……”

    说完杜嫣便匆匆往外跑,跑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道:“对了,相公记得去东厢房见见金柳姑娘,人家相公死了,心情必然不好,你是家主,好歹也搭理她一下,问问吃穿冷暖用度,顺便叫个画师来家里给她相公画幅遗像,让她相公从八泉掉进九泉……”

    话说完,杜嫣已不见了身影。

    秦堪脸颊狠狠抽搐了一下,脸色隐隐冒出几分晦气的绿意,语气僵硬地补完了刚才的未尽之言:“……指挥使!”

    …………

    …………

    秦家人丁单薄,内院除了秦堪这一位男主人,余者皆是女眷,杜嫣又是个非常讲规矩的人,规矩严厉得可怕,内院从不允许男性下人踏入半步,以内院的月亮门为限,哪个男性下人敢踏进来,打断腿扔出秦府,连管家有事禀报都只能远远站在月亮门外喊话,不敢越雷池半步。

    金柳住的东厢房就在秦堪和杜嫣的主厢房旁边,秦堪刚跨出门便看到金柳俏面似怒似嗔地倚在门边,咬着下唇恨恨地瞪着他。

    秦堪苦笑,指了指厢房里面,道:“不请我进去坐坐?”

    金柳冷冷道:“你来做什么?”

    “我来给我自己上个坟,顺便探望一下新鲜出炉的金寡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14:12:32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