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五十六章 暗植羽翼

    谦虚是美德,秦堪无疑具有这种美德,而且美得太过分了。

    把活太监变成死太监其实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特别是那位活太监曾经是赫赫有名的东厂厂公,只差一步便能当上大明内相的太监,这种太监永远是后世无数影视剧里的超级大反派,长着一头白发,面净无须,身怀阴柔的绝世内功,一边打架还能一边绣花的那种,总之,非常厉害。

    当然,最后的结局必然被一群同样是绝世高手的武林侠客活活殴打致死,事实证明,开始太淡定的人下场都不会太美妙。

    秦堪无意中竟也充当了一回武林侠客除魔卫道的角色,亲手收拾了一位东厂厂公,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与朱厚照你来我往互相吹捧了几句,秦堪便告退了。

    至于朱厚照不假思索准了刘健和谢迁的告老,秦堪也没发表什么看法。

    如今他与朱厚照的关系不仅仅是朋友,还是君臣,君与臣之间不是什么事都挖心掏肺的,朱厚照可以这么干,但秦堪不能,在这个尔虞我诈的朝堂里生存,可以多看多听,但绝对不能多说,有时候甚至连多看多听也不行。

    朱厚照似乎也没觉得走了两位朝堂砥柱般的大学士对他有多大的损失,他要的其实很简单,只求耳根清净而已,谁让他耳根子不清净了,立马拱手相送,绝不会有丝毫挽留。

    所以秦堪时刻提醒着自己,尽量不要议论和干涉朱厚照的行为,这是一位历史上最为率性,最渴望追求自由的皇帝,他是最独特的风景,如今朝堂里每一个大臣都试图想破坏这道风景,想把皇帝陛下变得和芸芸众生一样,数百年后人们才会发觉,这道风景是多么的可贵。

    …………

    …………

    信步往宫门外走去,秦堪的步履不急不徐,沉稳却不霸气,一如他的为人。

    宫内来往的宫人武士们纷纷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秦堪似无所觉,他很清楚这些目光里的含义。

    二十岁出头便当上了锦衣卫指挥使,在大明的历史上,他是最年轻的,因为年轻,所以让人侧目,让人惊羡,也让人嫉恨。

    走到太庙玉石栏边的时候,太庙拐角的阴影里闪出一道人影,出现在秦堪面前。

    秦堪脚步一顿,却见来人穿着绛色圆领锦袍,面白无须,四十来岁模样,正满脸堆着讨好的笑容,朝秦堪施礼。

    秦堪微微一笑,回礼道:“原来是戴公公。”

    来人正是昨夜奉了萧敬的命令,给秦堪偷偷打开承安门的司礼监随堂太监戴义。

    昨夜一战惊险万分,双方押上了身家性命,然而最惊险的莫过于入宫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戴义对秦堪实是恩重如山。

    大恩人丝毫没有大恩人的态度,见秦堪朝他拱手,戴义吓得身子一矮,半屈着膝如同邪教拜神似的,两手朝上抱拳。

    “秦帅万万莫要折煞奴婢,您这一礼奴婢可受不起。”

    秦堪揉了揉鼻子:“秦……帅?难道我已帅得如此明显,必须带到姓氏后面了吗?”

    戴义笑道:“奴婢先恭喜秦帅高升,锦衣卫指挥使乃正三品武官,执掌天下数万校尉,大人一声令下,千万人头落地,您不为帅,谁有资格为帅?”

    秦堪怔了怔,这才发觉自己如今的身份又涨了一级,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已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了,数百年以后,他在历史教科书里的形象恐怕不比深闺绣花鸟的东厂厂公强多少,而且结局也是那种被正义侠客活活殴打致死的大反派……

    一想到这里,秦堪心中不由有些悲凉,累了,感觉不会再当官儿了……

    戴公公浑然不知秦堪此刻复杂的情绪,仍旧笑嘻嘻道:“奴婢特意在这儿等着秦帅,就是为了向秦帅道声贺,恭喜秦帅恩宠愈隆,日后封王列侯指日可待!”

    秦堪眉头皱了皱,见戴义眼中除了浓浓的谄媚讨好之色,尚还带着几分惶恐和贪婪,秦堪琢磨了片刻,顿时恍然大悟。

    他想起昨夜戴义给他开了宫门后,自己意味深长地跟戴义说了一句“前途不可限量”的话,此刻戴义特意在这无人的拐角处等着他,恐怕是来求前程了。

    戴义曾是萧敬的心腹,如今萧敬告老,戴义在宫里的靠山已失,昨夜他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星夜为秦堪开了宫门,心中未必没有存着投靠的心思。

    秦堪看着戴义那张对权力充满了渴望和贪婪的脸,心中忽然一动。

    大丈夫不可无羽翼。

    如今朝中势力格局被打破,内阁二位大学士告老,司礼监换成了刘瑾掌印,显然正是广植党羽,瓜分权力资源之时,刘瑾野心勃勃,坐到司礼监这个位置必然不会安分,秦堪他自己呢?在这滔天大浪里难道能独善其身吗?

    该有所作为了。

    心念一动,秦堪的笑容愈发和善温柔,看着戴义道:“戴公公高义,昨夜之役若非公公出手相助,秦某恐怕下场不妙,秦某略通相术,昨夜一见戴公公面相便脱口而出,言曰公公日后前途必不可限量……”

    戴义眼中顿时露出极度喜悦却强自压抑的目光。

    秦堪微笑道:“秦某自问眼光一向很准的,戴公公觉得呢?”

    戴义急忙附和道:“那是自然,奴婢眼里的秦帅向来能够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

    秦堪沉吟许久,慢吞吞道:“昨夜王岳死了,刘公公掌了司礼监,但司礼监秉笔太监尚缺一名,而且按我大明祖制,司礼监掌印不可执掌东厂,所以……”

    戴义再也忍不住了,扑通一声给秦堪跪下,眼中含泪道:“奴婢若领了秉笔太监和东厂,愿为秦帅效犬马之劳,从此唯秦帅马首是瞻,此誓天地可鉴,如若有违,诸神不佑!”

    秦堪笑着把他扶起来,道:“明日我便进宫向陛下保荐你,等事成你再表忠心也不迟。对了,戴公公是个有上进心的人吧?”

    戴义急切点头:“奴婢的上进心简直大得可怕……”

    “很好,要不这样吧,你现在去司礼监把刘公公一刀捅死,我保荐你当掌印如何?考虑考虑……”

    PS:求月票啊!!每次看到月票总有一种蛋蛋的忧伤,为毛不求就不涨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4 17:15:36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