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四十九章 转守为攻(下)

    既然招惹了我,就必须付出代价,不是一两句求饶便能揭过去的。

    这是秦堪做人的原则,至于这个代价需要付出多少,什么时候停止,由秦堪说了算,很显然,现在才刚开始。

    无数的番子抱头鼠窜,在前院哭爹喊娘奔跑逃命,皇城里最精锐的勇士营不是他们这群乌合之众能抵抗的,更何况人家手里还有圣旨,剿灭他们名正言顺。

    说到底,这是东厂厂公给他们造的杀孽啊。

    勇士营由正门攻入,从四面八方集结的数千名锦衣校尉们则把守在东厂大堂的另外三面,正门发起攻击时,番子们一触即溃,纷纷朝另外三面逃命,他们踩着梯子,爬上围墙,刚露出头便被早早守侯的校尉们一刀劈下,几颗头颅溅着鲜血冲天而起,首级跌落墙外,尸体还在墙内抽搐不已。

    触目惊心的惨状令番子们彻底胆寒了,发了狂似的大声嘶叫着,哭喊着,不死心的番子继续跑回前院,妄图找到一线生机,却被迎面而来的勇士营将士一枪捅了个透心凉,挣扎着不甘地死去。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投降无济于事,逃跑入地无门。

    数千名番子的命运此刻只掌握在一个人的手里,只能让他觉得尽兴了,这场屠杀才能停止。

    无数绝望的惨叫声里,王岳颤抖的声音无比苍凉悲怆。

    “秦堪!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一切皆我所为,何苦多杀无辜?”

    秦堪冷笑,朝着东厂大堂扬声道:“王岳,你派人烧我府宅,袭我妻小,取我性命,那个时候可曾想过‘得饶人处且饶人’这句话?”

    王岳语滞。仰天长叹口气,浑浊的老泪滑过眼角。

    成王败寇,夫复何言?

    那个他曾经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捏死的年轻人。今晚却亲手给他掘开了坟墓,如今的秦堪,已不是那个处处低人一头的百户或千户了。不知不觉如润物无声,他已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如果早知今日,王岳一定会有很多选择,要么在他没强大以前出手置他于死地,要么放下架子努力与他结好,绝不得罪。

    如果只是如果,一切都已晚了。

    想到那位远避到天津的牟斌,王岳突然很想笑。

    厂卫斗了十余年,谁曾想今晚之后谁也没成为赢家,反倒被一个斜刺里杀出来的年轻人摘了果子。

    成是天意。败亦是天意。

    仰天哈哈笑了两声,王岳尖着嗓子大声道:“我乃四朝宿老,先帝倚为重臣,是忠是奸,千百年后自有后人评说。哪容得你黄口小儿羞辱我?不就是要我的命么?大好头颅在此,拿去!”

    说罢王岳忽然从身旁侍卫他的番子手中夺过钢刀,当空挽了个凄美的刀花,雪白的光芒一闪,一条细细的血线出现在脖颈处,血线越裂越大。鲜血如喷泉般喷涌而出。

    王岳仰头惨笑,喉头努力地吞咽着什么,又仿佛想说点什么,眼睛死死盯着堂侧高悬着的岳飞画像,那是永乐十八年成祖皇帝赐给东厂的,寓意忠义千秋,辅朝佐政。

    苍老的身躯摇晃几下,王岳终于重重扑倒在地,眼睛一直不曾合上,嘴角仿佛带着几分讥讽般的笑容,不知在讥讽什么。

    四朝宿老,红极朝堂的司礼监副相王岳自刎而死。

    周围的档头和番子们根本来不及阻拦,见王岳倒地,原本低落的士气顿时陷入了绝望。

    不知谁在厮杀中高喊了一句“王岳已死!王岳已死!”

    接着四面八方的勇士营将士和锦衣卫校尉纷纷兴奋地附和着大叫起来,如山崩海啸般的欢呼声回荡在京师的夜空,久久不息。

    天空忽然下起了小雨,雨丝细细绵绵,仿佛清洗着今晚一切的是是非非,为世人昭示着一位忠奸黑白难以评述的老人离世而去。

    秦堪轻轻呼出一口气,面颊不易察觉地抽动几下,终于叹息道:“人死如灯灭,恩怨情仇就此一笔勾销,王公公,若有来世,少一点野心吧。”

    扭头看着孙英,秦堪淡淡道:“攻击停止,让番子们放下兵器抱头出来,负隅顽抗者,诛杀之。”

    “是!”

    ***************************************************************

    被杜嫣救下的金柳神情仍旧怔忪,美丽的俏容布满了深深的悲伤,哀莫大于心死,想到秦堪从此与她天人永隔,金柳便觉得心中有一根刺在狠狠地扎着她的心房。

    调戏二女的番子毫无悬念地被杜嫣揍得满地找牙,原本番子们集结成队准备扑杀她们时,不知得了什么命令匆匆收队离去。

    此刻杜嫣半搂着心神恍惚的金柳,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想安慰却不知从何安慰起,从小到大她动拳脚的时候多,动嘴皮子的时候却少得可怜。

    “你的相公是内城千户所的……校尉?”杜嫣试探着开口问道。

    金柳抽噎两声,点头,又摇头,低声道:“他是锦衣卫的官儿。”

    杜嫣叹道:“我家相公也是锦衣卫的官儿,而且是大官儿,今晚东厂的人甚至杀到我家去了,幸好我家相公早有准备,布置了人手防卫,否则我们……”

    说着俏脸露出忿忿之色,杜嫣咬牙道:“东厂那帮混蛋,今晚且由他们张狂,明日我家相公必一个个狠狠收拾他们!”

    金柳抬眼瞧着她,轻轻道:“你家相公……能收拾他们么?”

    杜嫣俏脸露出自豪之色,像只洋洋自得的小孔雀:“当然,我家相公最厉害了,什么事情到了他手里,只消眼珠一转,坏主意一个接一个的,把人坑得哭爹喊娘。这位小娘子,你且放心吧,我家相公一定会你相公报仇雪恨的!”

    金柳咬了咬下唇,道:“多谢姐姐施以援手……”

    看着千户所前院倒了一地的尸首,金柳的眼泪又汹涌而出。

    “我……我相公就在他们中间,不管怎样,我想找回相公的尸首,让他入土为安。”

    说着便起身往千户所院里走去。

    杜嫣犹豫了一下,见金柳一脸灰败之色,似乎死志已决,杜嫣终究不放心刚刚救下的这位女子,如果这女子为她相公徇了情,刚才出手救她岂不是白忙了?

    “这位妹妹,我来帮你找。”杜嫣紧跟而上。

    **************************************************************

    ps:求月票!!

    等你们投了票我再说件让你们后悔投票的事……

    …………

    …………

    明天29号,我要去几天上海,据说起点老板请客,我去蹭两天饭,老读者都了解我的,只要有人请客,我跑得比兔子还快……

    由于我有飞机恐惧症,只能坐火车去,路上来回大概近20个小时,再加上跟好基友们吹吹牛,喝喝酒,开开会什么的,这三天的更新无法保证,只能说尽量,抽空就码字。

    对了,跟我同一房间的是《明朝好丈夫》的作者,希望此行结束后我的身子仍旧冰清玉洁,没被他半夜玷污……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5:46:26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