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四十七章 深宫夺兵(下)

    刘瑾不愧是侍奉朱厚照多年的老人,一句话便触到懵懂的朱厚照心底里最敏感的一根神经。

    朱厚照很年轻,也很单纯,但年轻和单纯并不代表他是傻子,生于大明皇室,弘治帝在世时或许没教过他太多为人处世的道理,但最基本的政治常识还是教过许多的。

    比如兵权这个东西,便是帝王心中最敏感的一根刺,单纯如朱厚照者也不例外。

    乾清宫的床榻上,朱厚照穿着雪白的里衣,神情愤怒地扭曲,刘瑾等八人哭喊着在他面前不停磕头,磕得光滑的地板砰砰作响。

    “陛下,王岳确曾调兵入宫,现在勇士营的军士们还在钟鼓司那儿等着呢,说什么帮宫中救火,不过只是一场小火而已,宫中宦官宫女武士逾万,用得着勇士营进来帮忙?再说他们披挂甲胄,手执兵器,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这是灭火的架势吗?分明是要人命呀,况且钟鼓司那把火……”

    朱厚照语气有些森然,冷恻恻问道:“那把火如何?”

    刘瑾顿了顿,声音小了些,道:“那把火刚烧起来,勇士营便披挂入了宫,好像有人会掐指算卦,算准了今晚钟鼓司会起火似的,老奴觉得这把火烧得颇为蹊跷。”

    朱厚照脸色铁青,牙齿咬得格格响:“王岳这老匹夫!还有内阁这几个老……老学士!朕,朕……”

    刘瑾顺势道:“陛下,老奴说句肺腑之言,自从先帝驾崩之后,内阁和司礼监这些老臣子们越来越不把陛下放在眼里啦,陛下您想想,先帝在位时,他们在先帝圣威之下老老实实,先帝怎么说他们便怎么办,可如今呢?他们事事跟您作对,陛下不论说什么做什么,都有无数的言官御史上奏章责备您,这也不对那也不对……”

    刘瑾说着眼泪扑簌直落:“陛下当太子时快快乐乐,开心的笑容整天挂在脸上,老奴也跟着高兴,可您当了皇帝后却笑得少了,陛下,您是大明国君,是江山共主,整个大明天下由您说了算,您已是天底下最尊贵的人了,可陛下为何越来越不开心了呢?老奴万死说句不敬的话,这皇帝当得,反倒不如一个七品御史了,老奴天天为您抹泪心探……”

    朱厚照神情渐变,愤怒的脸色不知不觉浮上无尽的委屈,刘瑾的一番话真正挠到了他心里,瘪着嘴儿沉默片刻,朱厚照终于忍不住哇地大哭起来。

    “说了不想当这皇帝,谁教我这一生只能当皇帝,当了皇帝又没人听我的,天天只知责备我,督促我,要我当什么仁君,圣君,我就是我,我是朱厚照,那些所谓的仁君圣君仿佛模子里刻出来似的,与我何干?满朝公卿大臣为何一定要逼我,为何一定要把我装进那虚伪的模子里去?说是尊贵无比,却连过自己想过的日子都遥不可得,这皇帝当得有什么意思?”

    刘瑾等八人见朱厚照大哭,众人慌忙磕头请罪,殿内一片哭嚎声,分外引人心酸。

    刘瑾磕了几个头之后直起身,抽噎道:“陛下之所以被满朝大臣欺负,正是因为陛下身边无人,外廷掌握在内阁三老手里,内廷司礼监掌握在王岳手里,这些人跟您可不是一条心呀,他们欺陛下年幼,处处掣肘陛下,真正跟您齐心的人,只有老奴这几个……”

    顿了顿,刘瑾有些不甘不愿补充道:“……还有秦堪。”

    一说秦堪的名字,朱厚照精神一振,急忙问道:“秦堪何在?”

    殿门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陛下,臣已久候多时。”

    说服朱厚照只花了一柱香的时间。

    一虎八驴别的本事可能有些稀松,但论起妖言惑上,他们却是行家中的行家。

    王岳今晚最大的失算便是没能要了秦堪的命,现在轮到秦堪要王岳的命了,可以肯定,秦堪绝不会犯王岳同样的错误。

    秦堪几句话便煽得朱厚照龙颜大怒,作为朱厚照最亲近的朋友,秦堪有这个实力控制朱厚照的喜怒。

    “王岳……该死!”朱厚照脸色铁青,从齿缝里迸出几个字。

    “陛下,司礼监王岳已越来越过分了,臣请陛下施雷霆手段,挽局势于将倾,若仍旧忍气吞声,日后陛下在朝堂上恐难以自处。”秦堪躬身道。

    “秦堪,你说该怎么办,我听你的。”

    秦堪眼中闪过一道戾气,森然道:“夺御马监兵权,内靖深宫,外击东厂,诛杀王岳,震慑朝堂!”

    朱厚照一怔,随即狠狠点头:“好!高凤,拿纸笔来,朕要下中旨。”

    中旨,是大明皇帝所剩不多的特权之一,它不须内阁和朝臣们的同意便可执行。

    殿内书案上几乎眨眼间便已摆好了一张空白黄绢和笔墨。

    迎着刘瑾等人迫不及待的欣喜眼神,朱厚照面带怒色在黄绢上匆匆写了几行字,然后郑重地盖上了皇帝大印。

    刘瑾小心地捧着黄绢,轻轻地吹着绢上的墨迹,欣喜的眼中泛出贪婪的光芒。

    它不仅仅是一道诛杀逆臣的命令,它也代表着即将到来的权力空位,司礼监,御马监,东厂,这些位置在向他们招手。

    他刘瑾深宫内摸爬打滚数十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圣旨已捧在秦堪的手里,朱厚照看着他,重重道:“秦堪,今晚一切便交由你来调度,给我好好收拾那帮家伙,告诉他们为人臣子的本分。”

    “臣,遵旨。”

    殿外,小宦官的声音远远传来。

    “启奏陛下,御马监掌印宁瑾求见。”

    殿内众人一楞,朱厚照怒哼一声,拂袖往殿后走去,一切交给秦堪后,他便不打算再过问,他只要结果。

    秦堪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机,忽然朝殿外扬声问道:“宁瑾可带了侍卫军士?”

    殿外宁瑾带着几分惶恐的声音传来:“老奴觐见陛下怎敢带兵?老奴孤身而来。”

    “丁顺!”秦堪放声暴喝。

    “在!”丁顺在殿门外应道。

    “诛杀宁瑾!”

    “啊!陛下这是为何?老奴不曾……”

    喀嚓!

    殿外再无一丝声音。

    刘瑾等人面如土色,惊恐地注视着秦堪。

    这一刻他们才发现,原来文弱书生杀起人来,下手丝毫不比杀人如麻的武将逊色,甚至更加狠毒残酷。

    秦堪立于殿中凛凛生威,如煞星下凡,杀气腾腾。

    府宅被袭,家**小被袭,锦衣卫被袭,一路从城外到皇宫被人紧紧追杀,忍了一晚上的怒火终于勃然喷薄,倾泄而出。

    终于到了翻盘的时候了!

    “搜出宁瑾身上的牙牌虎符。”

    “是!”

    “张永,你持牙牌虎符接管御马监。”

    “是!”

    “丁顺,随我接管勇士营,并召集全城锦衣卫,直击东厂大堂!”

    “是!”

    PS:被万恶的电信破功了……网络出了故障……

    看在我打那么多电话求爷爷告奶奶的份上,扔几张月票安慰一下吧,月底了,大家手里月票应该不少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3 06:07:06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