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四十章 上天示警

    刘健的心软只有短短的一刹。

    理智令他很快恢复了淡漠,他没忘记此刻他是臣,朱厚照是君,君在往昏君的方向慢慢变化,臣的责任便是将这种变化扭转过来,让君往正道上走。

    那几个奸佞必须要杀,不杀不行!

    刘健于是硬起了心肠。

    金殿的气氛越来越喧腾,得了内阁两位大学士的授意,文武百官们没了顾忌,肆无忌惮地罗织秦堪和刘瑾等人的罪状,当然,爬夏府的围墙窥视未来皇后,挑唆皇帝悔婚等等,真真假假的罪名全扣在秦堪等九人头上。

    几件事情一煽,殿内群情愈发激愤,火药味也变得极其浓烈。

    朱厚照张着嘴,眼泪终于忍不住掉落下来,他只有一张嘴,却辩不过一百多张嘴。

    少年人火气大,更何况是少年天子,朱厚照终究不是忍气吞声的人,见殿内越来越混乱,腾地站起身,指着殿内百官大叫道:“说来说去,你们就是要朕听你们的话,把秦堪刘瑾他们杀了是不是?朕若不杀便是千古昏君,便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对不对?”

    急促喘了几口粗气,看着殿内面无表情的官员们,朱厚照嘴一咧,终于哭出了声音。

    “说他们媚上,你们算什么?你们这是欺凌君主呐!”

    群臣跪地齐声道:“臣等不敢。”

    “你们有什么不敢?爬夏家的墙头是朕自己的主意,秦堪被朕强拉过去的。朕欲悔婚也是我自己的主意,因为我不喜欢这个女人,秦堪半个字都没说,一切都是朕干的,与秦堪何干?秦堪到底做了什么,令满朝文武如此不能容他?”

    “陛下!”

    朝班中又站出一人,却是刑部右侍郎魏绅。魏绅冷着脸,凛然不惧地盯着朱厚照道:“明明是陛下身边奸臣撺掇,陛下何苦为他们掩饰?恕臣放肆。祖宗基业尽托陛下一人,陛下担负着天下万民和江山社稷,奸佞不除。朝纲不振,天下何安?臣等并非逼陛下,而是为江山社稷万年久安向陛下请命。”

    众臣跪拜齐声道:“求陛下诛杀奸佞,正我朝纲。”

    朱厚照气得浑身发颤,铁青着脸指着殿内群臣大哭道:“你们……你们这是在欺凌于朕!朕绝不答应!”

    扭头注视着刘健和谢迁,朱厚照眼中布满了失望:“刘先生,谢先生,你们也要逼朕么?”

    谢迁叹息不语,刘健神情冷漠缓缓道:“老臣以为众同僚没说错,陛下。二人私谊与江山社稷相比,算得了什么?”

    朱厚照呆呆地看着刘健,仿佛从不认识这个人似的,眼神一片冰冷。

    …………

    …………

    一名宦官匆忙奔入金殿,跪拜大声道:“陛下。云南,山东军驿急奏,两地地震,波及甚广,房屋桥梁倒塌无数,百姓死伤逾数万人。两地布政使和总督八百里报急,请求朝廷赈济救灾。”

    殿内群臣呆住了,方才吵吵嚷嚷的金殿此刻一片寂静。

    首辅刘健皱了皱眉,扭头看去,却见钦天监监副杨源快步走出朝班,厉声奏道:“陛下!此乃上天示警,天子德行有失,方致上天震怒,降灾警醒陛下,求陛下速速诛杀奸佞,并下诏罪己!”

    群臣一阵议论纷纷,接着不知何人带头,朝班中忽然有人大叫:“诛九虎,振朝纲!”

    大臣们纷纷直起身子,齐声厉喝:“诛九虎,振朝纲!”

    朱厚照脸色苍白,坐在龙椅上忽然觉得身子一阵阵发虚,发寒。

    ****************************************************************

    司礼监内弥漫着淡淡的檀香味道,香炉里几丝青烟扶摇而起,很快消散于空气中,如梦似幻。

    王岳坐在炕头缓缓抚摸着炕桌上略显陈旧的红木桌面,嘴角的笑容若有若无。

    这个位置原本是萧敬的,位置很好,坐南朝北,冬暖夏凉,一伸手便能够得着炕外茶几上的紫砂小茶壶,而王岳以前的位置若想喝口热茶则要吩咐下面的小崽子给他端来,否则便只能下炕亲自走到茶几前喝两口。

    现在,王岳用不着下炕了,因为萧敬的位置已属于他。

    伸手端过茶几上的茶壶,凑在嘴边啜吸一口,然后放回去,王岳发出一道满足的呻吟。

    “好位置呀……”王岳喃喃叹息,眉宇间全是笑意。

    外廷内廷联手除奸,只消把秦堪和刘瑾那些人全杀了,不但报了大仇,也剪除了一个有能力威胁司礼监掌印位置的对手,那时皇宫之中除了他王岳,还有谁有资格坐这个位置?陛下纵然心不大情愿,也不得不下旨把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置交给他。

    他,即将成为名副其实的大明内相。

    此刻他离梦想只有一步之遥。

    一名小宦官匆匆入内,垂头禀道:“老祖宗,朝会散了。”

    王岳神情一敛:“陛下可曾下了诛杀秦堪刘瑾他们的旨意?”

    “没有,陛下又在金殿上哭了,哭着跑进了华盖殿,朝会不欢而散。”

    王岳想了想,嘴角露出了笑容:“陛下……毕竟年幼啊,待除了这几个混帐东西,杂家好好帮陛下保住这江山社稷便是,几个只知阿谀逢迎之徒,治得好这锦绣江山么?”

    “老祖宗说得是,陛下欲做圣明天子,终究还得靠内阁和老祖宗这些老成谋国之人。”

    王岳点点头,眼中忽然射出了一道冷冷的杀机。

    “外廷的戏唱得差不多到火候了,现在该咱们内廷登场了,软的硬的,陛下总得吃一样吧?”

    “是,老祖宗吩咐。”

    “派人知会牟斌一声,告诉他,东厂要出手了,这回合外廷内廷联手之力,锦衣卫何去何从,叫他看着办。”

    ***************************************************************

    ps:求月票……这两天更新时间有点不稳,实在是作息完全紊乱了,都说码字的人短命,像我这样作息无规律的人更短命,我都不敢去医院做身体检查,就怕查出个什么大病摧垮自己……)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9:15:36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