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三十一章 难演的戏

    无广告看着就是爽!

    丁顺悲愤仰天长问,颇得屈大夫天问神髓。

    无论黄历上写着什么日子,对丁顺来说,今日绝非他的黄道吉日。

    大明的官没什么尊卑概念,他们讲的是浩然之气,讲的是位卑不敢忘国,而且对挑战上司有种狂热的爱好,因为这是一种扬名买直的方式,一旦跟上官甚至皇帝开战,不论输赢都会在士林和民间赢得所谓“不畏强权”的好名声,这个名声便是日后飞黄腾达的政治资本。

    比如数十年后的清官海瑞,便是靠骂嘉靖皇帝而出名,由一名小小的知县直接升到了南京左都御史,可谓踩着嘉靖皇帝的脑袋一步登天。

    相比之下,大明的武官反倒对尊卑之别非常在意,上司便是上司,下属便是下属,上司的每一句话无论对错,都是军令,必须执行。

    从南京东城一个小总旗开始,丁顺便一直是秦堪的手下,这两年随着秦堪飞速的升官,丁顺的官职也水涨船高,一个小总旗两年多时间能当上千户,委实祖坟里冒烟喷火,积了十辈子德。

    这倒不是夸张,事实上丁顺的妻子被接到京师以后,两口子便在家中给秦堪立了长生牌位,日夜焚香礼拜,若秦堪有兴致去丁顺做客,看到自己的牌位一定有种五味杂陈的感觉。

    对丁顺来说,秦堪不仅是他的上官,而且还是他的恩人,尊敬他,崇拜他。愿意为他效死。

    现在秦堪却反过来要向他施礼,虽说是演戏,但丁顺还是有一种撞墙自尽的冲动。

    “不用多礼,我说的是真心话,我家里不讲究这个……”丁顺扶着秦堪的胳膊,眼中带着几分乞求。

    秦堪瞧他快哭的样子,估计如果坚持把这个礼施完。这位忠心耿耿的手下很有可能拔刀自尽,于是秦堪也没再坚持。

    丁顺如释重负吁了口气,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二人之间的暗潮涌动金柳却浑然不知。她不是不聪明,而是压根没往那个方面去想,谁能相信一个曾经被革了功名的落魄生。仅仅两年时间便成为显赫官员,手握数万锦衣卫生杀予夺大权的少年权臣呢?

    在金柳的心里,秦堪仍是落魄的生,和她一样,在这红尘里艰难地打滚求生,为一箪食一瓢饮而终日奔波着。

    俏丽的眼睛看着丁顺,金柳眼中有几分恳求:“丁老爷,秦堪只是个生,对于府上的活计做得不够好,但奴家什么都会的。可不可以让奴家代替秦堪给您府上做工?做饭打扫带孩子甚至写信写公,奴家什么都会,秦堪要考功名,将来有大好前途的,他不能做这些杂役了。”

    一听金柳叫他“丁老爷”。丁顺眼角直抽抽,瞎子都看得出来,这位金姑娘和秦大人有着非同一般的纠葛,或许便是未来秦府的如夫人,这声“老爷”叫来,不知折多少天的阳寿啊。

    求助地瞧了秦堪一眼。丁顺叹道:“可以,金姑娘说什么都可以,你说怎样便怎样。”

    金柳眼睛一亮,却露出寻常妇人的小精明,笑着朝丁顺盈盈一福,道:“丁老爷仁心善意,秦堪与奴家有幸,得遇丁老爷这样的好主家,委实前世积了德呢,奴家倒不识礼数了,千户所里各位军爷的衣裳奴家包了,老爷府上的活计奴家也做了,这可是两份工呢……”

    丁顺苦着脸道:“金姑娘的意思我懂,两份工自然算两份工钱,一都不少,前给你也行,想要多少只管开口……”

    金柳笑道:“自然是萧规曹随,秦堪多少工钱奴家便多少,上次丁老爷给奴家两锭银子足足二十两,工钱便从里面扣了便是,奴家每日会记好帐,丁老爷可随时过目……”

    丁顺叹道:“工钱是工钱,那二十两算丁某送给你们的,不必计较得如此仔细。\\”

    金柳仍甜甜笑着,可神情却无比坚决:“奴家挣钱糊口,该奴家得的,每一奴家都会理直气壮拿捏在手里,不该奴家得的,一也不多取,心领丁老爷好意了。”

    秦堪带着微笑,静静地看着金柳,看着她为了两份工钱计较时的精明样子,心不由得微微痛了起来,为这个在艰难世道面前不肯服输的女子。

    这两年,她都经历了什么?当前身那个懦弱的自己在山阴老宅选择悬梁上吊,草草结束一生时,这个坚强的女子又受着怎样的苦痛煎熬,过着怎样颠沛流离的日子,为了挣扎求生,她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委屈?

    耳边仿佛回荡着燕来楼的常妈妈对她呼喝怒骂的刺耳声音,她忍气吞声,她甘受屈辱,咬牙坚持着活下去……

    她的这份坚持,是否因为怀着一丝来年重遇的渺茫希望?

    金柳拂了拂微微有些乱的发鬓,转身朝秦堪露出一抹长情的笑容,她与秦堪说话总习惯直视他的眼睛,她的眼睛清澈明亮,不沾一丝凡尘,却直透他的内心。

    “你住哪里?”金柳柔柔地问秦堪。

    秦堪摸了摸鼻子,朝丁顺一瞥。

    丁顺表情一苦,他一直是个善解上意的伶俐人儿,但是此刻他非常痛恨自己的伶俐。

    “我家的……仆人,当然住在我家里。”丁顺唉声叹气道。

    金柳朝秦堪轻笑道:“等我给千户所里的军爷洗完衣裳,我便去丁老爷府里给你整理屋子,你一个大男人住着,屋子里肯定很乱,等着我。”

    说着金柳便朝院子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将袖子上挽,院子里有好些大木盆,盆子里装满了许多脏兮兮的飞鱼锦袍,那是金柳今日的工作。

    金柳的背影很欢快,步履虽一如既往的细碎,却透着一股轻盈飞舞的味道。

    她找到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一根主心骨。

    秦堪和丁顺看着金柳在远处洗衣裳,秦堪面带微笑,若有所思,丁顺一张老脸却扭曲得比苦瓜还苦。

    “我的大人呐,您……这到底是玩哪一出呀?这位金姑娘不是上回咱们在燕来楼碰到的那位么?敢情您和她早就认识?”

    秦堪眼神有些缥缈,笑道:“对,其实我认识了,认识太久太久了。”

    丁顺叹气道:“认识便认识吧,您直接把她带回府纳了不完了吗?如果怕夫人生气容不下她,属下给您在城里寻摸个外宅,派人每日保护也可以,您这是闹哪一出呢?”

    秦堪垂头看着自己一身小厮打扮,苦笑道:“今日相遇实出我所料,一些阴差阳错的误会,事情变成了现在这样,而且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这样。”

    丁顺表情愈发苦涩,叹气道:“属下招谁惹谁了?”

    秦堪朝院子内洗衣的金柳投去深深的一瞥,道:“丁顺,她是我必须珍惜的女子,她对我很重要,以后她在你这里做工,你要善待她,不着痕迹地给她加工钱,记得莫让她看出来了,苦活累活别让她干,叫你手下的那些混蛋们对她客气点,谁敢对她不干不净耍嘴皮子,还是那句老话……”

    丁顺一脸门清地接口:“……把他阉了送进宫里王岳的身边,给咱们当奸细。”

    “对。”

    丁顺叹气道:“不让她干苦活累活,还得不着痕迹给她加钱,大人啊,老丁只是个武夫,打打杀杀没问题,豁出命便是,可这动心眼儿属下委实……”

    “蠢货,你就不会给她换个轻松点的事做吗?回头北镇抚司给内城千户所下个调令,把你千户所的司吏调到别处,你就对金柳说,上面的司吏迟迟没派下来,公帐簿之类的东西你又不会,让她暂任司吏之职……”秦堪笑道:“你可别小瞧她,她琴棋画样样皆通,比你强出好几条街了,小小帐簿清算公整理撰写对她来说易如反掌。”

    丁顺楞了楞,接着笑道:“大人果然厉害,一件棘手之极的事情经大人这么一调理,竟迎刃而解,属下听大人的,以后给她发好几倍的俸禄,就说是朝廷所发,拿得理所当然,堂堂正正,想必她不会多说什么的。”

    秦堪笑道:“具体分寸你自己把握便是。还有一件事,刚才金柳不是说了要给我整理屋子吗?”

    丁顺老脸又苦了:“属下明白,属下这就派人去寒舍前院收拾一间屋子出来,既不显得太寒酸,也不会太整齐,总得让金姑娘给您整理屋子时有事可为但又不会太累……”

    秦堪赞许一笑:“老丁你如此伶俐通透,悟性极高,我可以肯定的说,你离升官不远了。”

    丁顺长叹道:“若让我浑家知道我竟让大人的如夫人在我家做杂役仆佣之事,我离死不远了……”

    ps:连着两天求票,没想到竟涨了100多票,位列历史分类第5名,实在太感谢大家了……(欢迎您来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 >,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更多全本txt小说请到下载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04:20:55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