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二十八章 私访夏后(上)

    朱厚照这家伙很不靠谱儿,想起一出是一出,秦堪忽然觉得自己很难跟上他的思维节奏,身为一位穿越人士,被古代人弄得如此慌张失措,实在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情。

    朱厚照似乎很得意于自己这个如同神来之笔的主意,两只眼睛泛出了兴奋的亮光,秦堪回想自己前世读小学的时候精心谋划趁小学班主任上茅房时扔个炮仗炸他屁股,当时的表情跟现在的朱厚照如出一辙。

    只希望下场跟前世不一样,秦堪记得那一次班主任被炸得满身是屎气急败坏跑出来,而秦堪被父母混合双打,大约只剩了半条命,后来与班主任见面基本都是不约而同地绕道走,彼此之间对对方都有着深深的忌惮,这种平衡一直保持到小学毕业。

    “未行大婚之礼便私自去岳家偷窥未来的妻子,陛下,若行迹败露的话,你会被朝中大臣活活骂死的,还请陛下三思。”秦堪做着最后的努力,试图劝说朱厚照放弃这个很无聊的主意。

    朱厚照像一块滚刀肉似的笑道:“我在春坊从小被大学士们骂到大,也没见我少一根头发,骂一骂有什么打紧,再说你我若小心一些,事情不会败露的,我悄悄瞧她一眼就走。”

    人至贱则无敌,脸皮至厚则无耻。朱厚照的脸皮实在应该拿到宣府大同挡鞑靼大军的刀箭才是。

    “好吧,臣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你说。”

    “……臣可以不陪你去吗?”

    “不行,你不去谁为朕断后?”

    秦堪叹道:“果然恶有恶报,陛下这句话臣经常对别人说……”

    …………

    …………

    君要胡闹,臣不敢不胡闹。

    好吧,其实婚前瞧瞧未来妻子的模样可以理解的,秦堪不像朝中那些迂腐大臣那样太注重礼仪,前世买条内裤都要挑挑款式颜色,娶老婆这么大的事怎能不先瞧瞧成色?

    朱厚照的性子风风火火。说做就做。

    既然是偷窥,君臣二人自然不能穿着龙袍和官服,必然要乔装的。

    朱厚照突发奇想,命刘瑾给他们一人弄了一套大户人家仆人杂役的衣裳,二人在谨身殿换上后,看着彼此一副青衣青帽的小厮长随打扮,二人不由哈哈笑出了声。

    “秦堪,你比我高呢。”朱厚照比了比自己的头顶。又踮起脚朝秦堪头顶比划。

    秦堪笑道:“陛下,臣比你年长四岁,再过几年陛下就和臣一样高了。”

    “咱俩这副打扮走出去,百姓会不会说咱们是一对兄弟?”朱厚照期待道。

    秦堪瞧了瞧镜子,却见里面一高一矮二人同样英俊白皙,都说世间的丑鬼有着各不相同的丑,而帅哥却有着相同的帅,镜子里的二人同样的赏心悦目,此话果然不虚,现在二人同时照着镜子。可不就像一对兄弟吗?

    秦堪笑道:“陛下说得不错,委实像一对兄弟。而且是一对很英俊的兄弟。”

    侍侯朱厚照更衣的刘瑾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嘴角。

    换了别的大臣,必然惶恐无地的说万死不敢高攀之类的话,这秦堪可真了不得,居然老实不客气地承认了,此人行事颇具城府,然而在陛下面前却率真得很,或许这一点也正是陛下宠信他的原因吧。

    朱厚照乐得哈哈大笑:“好。咱们往后呀,就是一对兄弟了,现在朝中的老匹夫太多。等有机会,我必给你封个异姓王,我当皇帝,兄长当王爷,岂不乐哉?”

    正在给朱厚照整理袖口的刘瑾双手忽然一抖,朱厚照奇道:“你怎么了?”

    刘瑾赶紧陪起笑脸:“老奴万死,刚才手忽然抽筋了一下。”

    刘瑾又恨又嫉的目光瞥向秦堪,却见秦堪笑吟吟的目光扫过来,刘瑾急忙表情一整,露出一个非常友善的笑容。

    秦堪的笑意更深了。

    ***************************************************************

    朱厚照和秦堪穿着小厮衣裳,二人坐在轿子里偷偷出了宫,承天门外二人下了轿子,张永领着数十名便装打扮的宫中侍卫隔着数丈远远护侍着。

    首先要打听到朱厚照未来岳父夏儒的住所,这件事情不太麻烦,秦堪随手从街边揪过一名巡街的锦衣校尉,低声吩咐了几句,不出半柱香时辰,校尉便匆匆回来,恭敬地告诉了秦堪一个地址。

    夏儒是京师中军都督府的同知,三品武官,弘治帝当初定下婚事时为了恩典夏家,又特意给夏儒多加了一个锦衣卫指挥的空衔,所谓空衔,只是皇帝对大臣的一种恩宠,你可以每个月拿这个空衔实发的俸禄,但你不能行使这个空衔的权力,因为这个衔号是空的,弘治年间被授予锦衣卫指挥衔号的大臣有好几位,但真正实授权力的锦衣卫指挥使只有牟斌一人,谁敢拿着这个名号去北镇抚司衙门吆五喝六,相信牟指挥使大人会用五花八门的刑具帮你测试一下智商。

    夏家并不富裕,可以说过得比较清贫,夏儒府位于北城思诚坊,一套四进的老宅子,围墙很矮,上面布满了青苔,连门口的一对石狮子也仿佛比别的大户人家小了一号似的,有气无力地蔫搭着脑袋。

    秦堪和朱厚照二人在夏府的围墙外溜达了一圈,拿不定主意该怎样进去偷窥一下里面那位大明未来的皇后。

    游移许久,秦堪拍了拍朱厚照的肩,指了指围墙。

    这道围墙恰好位于夏府内院后侧,翻过去的话大概离皇后娘娘的香闺不太远,而且夏府不是什么龙潭虎穴,护院打手之类的不是没有,但也不会太多。

    朱厚照点头会意,张永朝身后一挥手,顿时十几名侍卫上前,互相搭起手桥,一个接一个叠在一起,另外十几名侍卫则飞快分散于四周,负责把风警戒。

    朱厚照和秦堪脚踩着侍卫们壮实的手臂,如同踩着阶梯似的,一级一级很顺利地爬上了墙头。

    今日运气似乎很不错,二人刚从围墙外探出头往里面看,朱厚照的眼睛顿时一亮。

    只见围墙内正对着夏府的内院,院子里站着一名中年男子,他穿着三品绯袍,中间绣着一只威风凛凛的老虎补子,还有一位年轻女子穿着大红色的吉袍,她的旁边站着数名穿着褐色官服的女子,这几人多半是内务府派遣的,进夏府教导皇后出嫁和宫中礼仪的女官。

    院子中间两位想必就是夏儒和他的皇后女儿夏氏了。

    秦堪有点感叹朱厚照的好运气,说要出宫来见皇后,居然真就第一眼让他见着了,难道当皇帝的人八字都生得巧么?

    朱厚照浑然不觉自己的运气有多好,只是兴奋地凝目望去,越看神情却越疑惑。

    “秦堪,有问题啊……”

    “什么问题?”

    “你看那个夏儒,呀!长得真磕碜,狮鼻厚唇大黑脸,可他的女儿,也就是我未来的皇后,长得白白净净,大眼细唇,标致得紧……”

    “所以,陛下不满意皇后的模样,想娶个像夏儒那样磕碜的女子?”

    朱厚照打了个冷战,狠狠瞪了秦堪一眼:“别恶心我啊……我就觉得奇怪,这两人是父女么?长得一点都不像呀。”

    “也许夏家生女儿时抱错孩子了。”秦堪脱口道。

    朱厚照恨恨瞪着他:“…………”

    “……好吧,要不咱们去夏家隔壁看看,或许你真正的老丈人是夏家隔壁的王叔叔……”

    “…………”

    秦堪诚恳正色道:“陛下欲做明君,必善于纳谏,这个,真有可能。”

    **************************************************************

    ps:月中了,正是大伙儿月票最贫瘠的时候,老贼又想很不合时宜的向大家求几张月票,能凑几张算几张吧,好不容易爬到分类第六名,被爆了,思来不胜惆怅菊紧……

    文字,欢迎读者登录  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9:06:1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